先生,有事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先生,有事吗?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江心语先回了预定的酒店,洗澡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先去趟医院看看受伤的工人。

  工地已经被迫停工,一天的损失不可估计。

  这是江心语从业以来,遇到的问题最麻烦的一次。

  夜琛打过电话来,说他这边忙完马上飞过来,让她不要着急,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去见那些伤者,万一家属情绪激动的话,她一个女孩子根本处理不了。

  房门被敲响,江心语以为是刚刚的同事,和夜琛匆忙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走到门口,打开房门,抬起头,当她看清外面站着的男人时,呼吸凝滞,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凤易寒站在门口,他贪婪的凝望着面前的女子,高大的身躯忍不住轻颤着……

  看着她那头利落的短发,让他的眼睛又酸又涨,五年前,她就狠心的剪掉了他最爱的那头长发,当时他只想到了四个字。

  剪发断情……

  现在,她的头发更短了,是不是说明,她对自己的恨有增无减……

  江心语的目光慢慢的变成了讽刺,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唇,淡淡的勾起,“先生,有事吗?”

  先生,有事吗?

  五年不见,她第一句话竟然是如此的疏离陌生。

  就好像,他们根本没认识一般!

 

  凤易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对她的思念,他突然上前,一把搂住她,低着找到那个她的唇瓣,急切的亲了上去!

  江心语的眼睛倏的瞪大,她立刻就要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是凤易寒哪里舍得放开她,五年的思念,五年的煎熬,五年的痛苦让他再也没办法对她放手,她的味道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的香甜,这一刻,他才知道,他有多么的想念这个女孩!

  江心语被他逼的不停的后退,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凤易寒紧紧的抱着她,企图撬开她的唇牙齿汲取更多,江心语紧咬牙关,就是不肯放他进去。

  直到她尝到了一股咸涩的滋味,那是他的泪……她因为震惊而忘记了防守,终于让他得逞,凤易寒疯狂的吻着她,疯狂的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寸,缠着她不停逃避的舌共舞。

  凤易寒只感觉自己的舌尖锐的疼了一下,一股血腥味在二人的口腔中蔓延开来,凤易寒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唇,江心语猛的推开他,扬起手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响彻了整个房间,凤易寒英俊的脸上立刻现出五个清晰的巴掌印。

  “滚!”江心语气的全身发抖,手指着房门的方向怒吼,俏丽的小脸涨的通红。

  “语儿,对不起,我……我就是想你!”凤易寒说完这句话就哭了,眼泪瞬间爬满了他的脸颊。

  “你滚!我不想见你!出去!”江心语激动的去推他,凤易寒见她全身发抖的样子,不敢再刺激她,只能顺从的被她推出了房间。

  “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江心语背靠在门板上,眼泪疯狂的落了下来,身体慢慢的下滑,最后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凤易寒站在门外,嘴巴里全是她清甜的气息,手情不自禁的摸上自己被打的脸,凤易寒站在那里傻笑了起来。

  脸是疼的,真的是语儿,这次不再是他的梦。

  她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

  不管变没变,都是他深爱着的丫头。

  江心语坐在地上许久,直到手机的铃声响起,她才慢慢的起身,拿起手机接了起来,是夜琛打来的电话,担心她一个人会处理不来这边的事。

  “喂?”

  “语儿,你的声音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夜琛紧张的问。

  “没有,我听你的话,没有去医院,我还在酒店里。”江心语现在心里一团乱,已经没心情处理别的事了。

  “这样最好,你先别去,我本来是打算马上飞过去的,可是我这边也出了点乱子,今天恐怕是过不去了,我尽快处理,尽快赶过去和你会和。”

  江心语本是想问他能不能马上来陪她,她一个人在这里面对凤易寒,她怕自己会撑不住。

  可是听他这么说,她也只能说,“好,没关系的,你忙你的,我处理的来。”

  “千万听话,不要去医院去见伤者。”夜琛叮嘱。

  “知道了。”江心语实在难受,和他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凤易寒没有再敲门,江心语一直握着手机在床上发呆,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她警惕的看向门口……

  “江小姐你好,我是饭店送餐人员,你订的餐送来了。”

  “我没有订餐,你弄错了。”

  “不会错的,是一位先生帮你订的餐。”

  “我不要!拿走!”江心语激动的喊道,心里又气又怒,凤易寒你太过分了!

  “是一位夜先生订的,你确定不要?”对方的语气有些迟疑。

  江心语,“……”

  夜琛给她订的,她这才下床,走到门口,挂上了安全链才将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外面只有一个送餐员,她这才打开门,让对方把吃的推了进来。

  “祝你用餐愉快。”服务员离开了。

  远处,凤易寒看着餐车成功的送了进去,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餐车上摆放着一束薰衣草。

  她看着那束花,虽然心情依然糟糕,但是最起码好了那么一点。

  吃过东西后,江心语又和当地的负责人沟通了一下,仔细的询问了一下伤者的情况,最后确定两名伤者,一名轻伤,一名重伤。

  江心语处理了一些工作,将电脑放下,她想,就算凤易寒在这里,她也不能因为他一个人,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去。

  既然已经见面了,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吧。

  反正她和夜琛已经订婚了,和他也再无可能!

  只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了西言和西吾的存在。

  两个孩子是她拼了命才保下来,生下来的,她绝对不会让他抢走两个孩子。

  打定主意后,心里反而轻松了,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出门。

  江心语看着镜中的自己,酒红色的短发让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的雪白,五官比五年前多了一丝别致的韵味,简单的化了个淡妆,她换了一件黑色的T恤配了一条水洗白的牛仔背带裙,这样的打扮,让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青春无敌。

  出门的时候,江心语知道,其实她还是没办法轻松。

  那个人不是别人,是凤易寒!

  那个让她爱到发疯,又伤她到极致的男人。

  凤易寒自从被她赶出来,他就没离开,躲在远处一直看着那扇房门,仿佛只是这样看着那扇门,他都是幸福的。

  所以,江心语出来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

  他看着那个俏丽的身影,微微有些恍惚,其实江心语的脸形长的标准,五官又漂亮,长发短发都非常的好看,可是她的那头短发看在凤易寒的眼中,却让他想要流泪。

  他还清楚的记得,她长发时的模样,他还能清楚的忆起,手指穿过她的发丝,那清凉顺滑的感觉,让他有多么的迷恋。

  江心语能感觉到有人在看她,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沉痛,让她的步伐都变的凌乱了。

  江心语骂自己,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过是一个伤害过你的男人,你至于吗?谁这辈子还没谈过几段失败的恋爱?

  眼瞎一次就够了,不要瞎两次就好了!

  进了电梯,终于阻隔了那道视线,到了一楼,江心语打了辆车去了医院。

  夜琛说不让她去,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是在道义上,她真的没办法让自己不去看一下。

  她想到那以后,她先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去看一下那两位伤者的情况,这样应该不会有事的。

“小姐,到了。”

江心语听到司机的声音才回神,没想到自己竟然出神了一路。

付钱下了车,江心语走进医院,到了住院区,她问了前台那两个病人所在的病房。

江心语到了病房,见到了两名伤者,她很想上去安慰伤者的家属,但是怕会对方真的会因为激动做出过激的行为,只能在外面看了一下。

就在江心语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句,“这个女人就是施工方的负责人!”

一句话,病房里的家属立刻冲了出来,将江心语给围住了,一个女人质问,“你是负责人?”

“是,我就是这次工程的总设计师,你们放心好了,关于受伤的工人,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江心语没办法让自己对这些已经在承受痛苦的家属说谎。

“负责,你们怎么负责!我老公现在是高位截瘫,这辈子就毁了!都是你这种奸商害了我老公。”女人激动的上前抓住了江心语的手臂。

“大姐,你别着急,我们公司一定会给你们补偿的。”江心语的手臂被她抓的生疼。

“补偿?到现在负责人都没有露过面!我们连人都见不到!今天你不给钱就别想走了!”

“就是,赔钱!”其他几个家属也很激动,

“你们现在难道不是先想办法治好你们的亲人吗?我们会负责找国际上知名的专家来给他们看病,一定让伤者恢复到最好……”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