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告诉她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能告诉她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现在说也不迟!”凤易寒冷笑着向后退了两步,沈念慈,这只是一个开始!

  “寒……你竟然真的如此狠心的对我。”沈念慈的眼泪如雨点般掉了下来,她那么爱他,为了他做了多少事,可是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残忍的结果。

  他亲自把刀插进自己的身上。

  “沈念慈,你别恶心我了,你又是怎么对我的!”凤易寒的手上再次多了一把刀。

  “寒,不要,你听我说,是关于江心语的!”沈念慈紧张的大叫,身上痛的要命,还好,她还有保命的筹码。

不然今天她肯定会死在凤易寒的手里。

 凤易寒听到江心语的名字,黑眸倏的收缩,他上前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你要是再敢耍什么花招,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咳咳,不是我……你让我把话说完。”沈念慈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

  凤易寒不悦的放开她,冷声说道,“说!”

  沈念慈缓了一下,才深吸了一口气开口,“你身上中了病毒,其实是不能要孩子的!”

  “你说什么!”凤易寒再次掐住她的脖子,她敢说他的宝宝!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最好让江心语把孩子打掉,不然留着孩子,不仅孩子会死,她也是死……”沈念慈困难的说道。

  “我杀了你!”凤易寒像是疯了一般我们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恨不能将她的脖子都扭断了。

  沈念慈的眼睛不停的翻着白眼,身体也开始抽搐着。

  “寒,别冲动,她还不能死!”霍西扬及时的冲了进来,阻止了他。

  沈念慈被掐昏了过去,霍西扬怕凤易寒再受刺激,让保镖先把人弄下去关了起来。

  “她在胡说,她在胡说八道!宝宝怎么会有事?昨天做产检的时候还好好的。”凤易寒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紧紧的抓住了霍西扬的手臂。

  “寒,你先冷静!她说的不一定是真的。”霍西扬安慰着他。

  “是吧,你也这样觉得对吧。”凤易寒紧紧的掐着他的肩膀,急切的寻求着他的赞同。

  “是,我也觉得,你现在必须冷静。”霍西扬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语儿,我想她了,我要回家陪她了,要是我不回去,她可能不会乖乖的睡觉。”凤易寒说完,放开他,急切的向外面跑去。

  霍西扬眸光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头疼不已。

  凤易寒开着车子回到家,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台阶上的小人儿,她坐在那里,在看到他车子进来的时候,眼睛一亮。

  凤易寒立刻推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走到台阶下面问,“怎么坐这里了,多凉啊。”

  江心语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想你回来第一时间看见你嘛!”

  “快起来。”凤易寒立刻要接她起来。

  “腿麻了。”江心语难为情的冲着他笑了。

  凤易寒弯下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快步进了别墅,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坐了多久,身上很冰。

  这些个保镖,都是些粗人,也不知道给她加件衣服。

  把她放到沙发上,凤易寒立刻命人去倒了杯温水送过来,塞到她的手里让她暖着,他弯着腰开始替她揉麻掉的腿。

  江心语一边喝着温水,目光落在男人认真的脸上,笑的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已经不麻了。”江心语也舍不得看他受累,抓住了他的大手。

  凤易寒抱起她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说道,“吃过饭了吗?”

  江心语摇头,“还没,在等你一起吃。”

  “如果我不回来呢?”凤易寒胸口就像堵了团棉花,感觉是那么的无力。

  江心语抱着杯子想了想,没想出答案,于是就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想不出来。”

  “如果我不回来,你就自己吃饭,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饿着自己,知道了吗?”凤易寒握住她的小手要求。

  江心语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可是没有你,饭都没有味道,不好吃。”

  “你……”凤易寒无奈的摸上她的脸颊,胸口闷痛的难受。

  “少爷,我危险物品了,我们叫外卖吧。”江心语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兴高采烈的要求。

  吃过饭后,凤易寒陪着江心语睡下了,可能是她怀孕的缘故,现在她比较嗜睡。

  凤易寒站在阳台上抽了一包的烟,按灭了最后一个烟头,他转身走了进来,床上的小人儿睡在正想香甜,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轻轻的弯着。

  如果日子就能这样一下直去多好。

  可是他害怕的事,终于还是来了。

  凤易寒用力的抬起头,抑制住差点爆发的泪水,快步离开了卧室。

  沈念慈身上的伤被处理过了,被关在一间地下室里。

  她坐在床上,嘴角扬起一抹狠毒的笑容,凤易寒,我那么爱你,你却对我下这么狠的手!

  呵呵……

  我现在不止要江心语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你也不例外!

  就像料定好的一般,铁门被打开,凤易寒走了进来,看着沈念慈的眼中有着浓烈的厌恶。

  “寒,我就知道你会来,我一直在等你,看……还是我最了解你!”沈念慈站起身,笑的妩媚。

  “我现在看到你只觉得恶心!”凤易寒冷冷的看着她。

  “恶心啊?当初你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你们男人啊,更是没一个好东西!”沈念慈的语气变得凄厉。

  “沈念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凤易寒赤目欲裂,拳头握的咯咯直响。

  “你不会杀我的!因为……江心语的命在我的手上。”沈念慈冷笑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凤易寒觉得胸口一阵窒息般的疼,现在只要事关江心语,他就没办法让自己冷静。

  霍西扬这时候也赶了过来,他交待过手下,如果凤易寒来,一定要通知他。

  他怕凤易寒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你身上中了病毒,潜伏了这么多年,这病毒已经存在于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面,所以,即便是你让江心语怀孕了,那个孩子也是个病毒携带者,他会死的,甚至还会连累母体!”沈念慈说到这里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杀了你!”

  凤易寒想去杀了沈念慈,被霍西扬拦下,“寒,你先冷静一点,凡事都有解决的方法,听她还有什么说的。”

  “其实呢,我身体里有解药的,只要你肯跟我上床,你身上的病毒自然就解了,可是你不肯啊……你自寻死路……你非要跟江心语上床,其实啊,你已经把病毒慢慢的传染给了那个贱人了。”

  “啪!”的一声响,凤易寒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我警告过你,不许侮辱语儿。”

  “沈念慈,你说的都是一面之词,我们凭什么相信你?”霍西扬用力的拉着暴怒的凤易寒。

  “很简单啊,给小贱人做个测试不就行了,这种病毒,又不是检测不到,我劝你们啊,最好快点带着那贱人去把孩子打了,孩子越大对母体的伤害也越大,打了孩子,如果有解药的话,那小贱人也许还能活下去!”

  “你去死!”凤易寒不顾霍西扬的阻拦,一脚踢在沈念慈的身上,沈念慈的肋骨都被他踢断了。

  霍西扬冷冷的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女人,说道,“寒,冷静,这个女人还不能死,我们要通过她找到唐少卿,拿到解药,救你和心语。”

  凤易寒转头,一拳头砸在墙上,他的拳头瞬间血肉模糊,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下来。

  霍西扬亲自送凤易寒回了别墅,后半夜,二人沉默的坐在沙发上,霍西扬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唐少卿。”

  “……”

  凤易寒沉默不语,身体内就像有一只魔鬼在疯狂的撕咬着他,都怪他,是他害了语儿,如果不是他,语儿也不会被感染上病毒!

  还有……宝宝!

  “你是怎么打算的,把真相告诉心语吧,她不会怪你的。”霍西扬轻轻的拍了拍他。

  “不!不能告诉她!”凤易寒痛苦的捂住了脑袋,他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他以为死他一个人就够了,大家都可以好好的,可是为什么,要伤害到语儿。

  这是他最怕的事,可是还是发生了!

  “不告诉她,那你打算怎么办?”霍西扬吃惊的看着他。

  “找解药!找到唐少卿!”凤易寒眼睛通红的说道。

  ……

  江心语还是在凤易寒的怀抱中醒来的,她看着搂着她的男人,幸福的笑了起来,她故意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然后又回到他的怀中,不停的蹭啊蹭,像一只听话的小狗。

  凤易寒睁开眼睛,大手刚抬起头,一下子便被江心语抓住了,“你手怎么受伤了?”

  她紧张的看着他,凤易寒一阵懊恼,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哦,昨天半夜上厕所,不小心撞墙上了。”凤易寒硬着头皮解释。

  “拳头撞墙上了?这也撞的太大力了。”

  手上都缠纱布了,估计坏的不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