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清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解释清楚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我替你说出了你想说的话而已,凤易寒,就算你说你喜欢我,可是我从来没把我放在和你平等的位置上看待过我,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欠你钱的人,所以,我不能有自己的情绪,不能有自己的感情,不能有自己的一点私人空间,我只能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能反抗!”

“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不然呢?我确实欠你很多钱,多到我还不完,可是我会还给你!”江心语坚定的看着他,如果这钱还不完,她在他面前,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主权。

“够了!江心语,你到底有没有心!”凤易寒愤怒的上前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恨不能直接掐死她。

他不过就是吃醋了,她就给他扣了这么多帽子!

“……”

江心语抿唇不语,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易寒愤怒离去。

她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去捡那些碎掉的玻璃。

指尖被刺破,有血珠冒了出来,她看着自己指尖冒出的血,神情有些恍惚。

她有些颓然的扔掉手上的碎片,无论如何,她也要想办法把欠凤易寒的钱还上,这样不平等的生活,她再也不想要了。

可是,怎么才能有钱还给他呢?

那么多钱,她就算工作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

和江心语吵架后,凤易寒便把自己关进了书房,脾气暴躁的吓人。

江心语也不去吵他,自己拿了书在卧室里看,即便是如此,还是能听到书房内巨大的动静,就好像是故意给她听的一般。

到了晚上,江心语下楼做了晚餐,上楼敲响了书房的门,叫凤易寒下去吃饭。

“滚!谁也不许来打扰我!”凤易寒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怒火。

江心语直接推开了房门,一个东西向她飞了过来,她也没躲,任由那个文件夹砸在额头上。

一阵尖锐的疼过后,有东西流了下来。

凤易寒砸完后才看清是她,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她额角细细的流出一道血迹,快速的来到她的面前。

“你……你怎么不知道躲?”凤易寒哪里还顾的上生气,连忙拉着她进到屋内,让她坐到沙发上。

文件夹虽然不重,但是塑料菱角很尖锐,把她的额头砸破了一点,江心语是故意没躲的,今天的事,如果她不见点血,没那么容易过去。

“江心语,你傻了吗?东西砸过来躲开是本能!”凤易寒连忙找来药箱,紧张的替她止血。

“没来的及躲。”江心语觉得头很疼,也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好像从早上起来,就没什么力气。

“你进来干什么?”凤易寒给她处理好伤口,贴上了一小块纱布,还好伤口不重,只是破了一点。

“饭好了,我来叫你吃饭。”江心语淡淡的看着他。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凤易寒收拾药箱。

身子突然被抱住,江心语紧紧的搂着他,亲了亲他的耳垂,“别生气了,我错了,你不吃饭我会心疼的。”

“……”凤易寒僵着身体,感受着她温暖的体温,柔软的身子,还有那股让他舒心的香气,喉结滚动。

“今晚我伺候你,你吃饭好不好?”江心语主动坐到他的腿上,捧住了他的脸。

“江心语,你别……唔!”

凤易寒反抗的话被江心语堵了回去,她的十指插入他的发间,用力的亲吻着他。

凤易寒哪里经的起她这样的撩拨,她只要坐在那,对她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更何况她如此主动。

伺候……

这个词,这他整个人都酥了。

就要凤易寒的大手探进她的衣服内时,江心语放开了他,“少爷,先去吃饭吧,不然菜凉了。”

“我想吃你。”凤易寒隔着衣服亲吻上她的胸口。

“晚上再吃,我刚做了饭,一股油烟味。”江心语推他。

“你不让我先吃一下,我就不去吃饭。”凤易寒不理妥协。

“……”

“乖,伺候我。”凤易寒喜欢看着她伺候自己的样子,那样会让他觉得,她爱他。

江心语抿了抿唇,从他身上下去,解开了他裤子的拉链。

楼下的饭菜早就凉透了,江心语实在没力气去热了,人已经软的不像话。

最后是修罗重新热了饭菜,凤易寒一直抱着江心语,江心语靠在他的怀中,闭着眼睛休息。

“语儿,乖吃饭了。”凤易寒轻拍着她的脸。

“我好困,不想吃了,你吃吧。”江心语有些烦躁的转过脸,不让他拍。

“乖一点,吃一点再睡。”凤易寒掐着她的脸颊,强迫她睁开了眼睛。

江心语无奈,只能勉强的吃了几口,凤易寒把她抱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凤易寒坐在床边看着她,眼神幽深,大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这才起去了浴室。

站在花洒下,凤易寒的脑海中反复的回放着江心语今天说的话,他其实也在反思,他真的有像她说的那样吗?

因为她欠他的钱,所以他就一直以一种高姿态和她相处?

不,他并没有那么做!

他只是太想独占她了!

他受不了她心里有别的男人,更加不能忍受她竟然设计去见那个男人!

可是,今天的情况他也看到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只会让她越来越痛苦。

关于那笔欠款的问题,他得想办法解决一下了。

洗完澡后,凤易寒吹干了头发,便上了床,把已经入睡的女孩搂回到了自己的怀中。

轻声的叫了她两声,江心语依然是一点反映都没有。

难道是前几天他太卖力了,把她给累坏了?

凤易寒也没多想,搂着她很快便睡着了。

周一。

江心语吃了早餐便准备出门去学校了。

“等一下。”凤易寒从楼上下来,手上拿着一件薄款的针织外衫。

江心语扭头看向他,凤易寒已经到了她的面前,说道,“早晚天气都凉了,加件外套。”

凤易寒展开衣服,亲自替她穿上,又帮她把长发从衣服里弄出来放好。

眼神落在她额头上的伤口上面,伤口已经凝固了,不再流血了,但还是有些红肿的。

“你们学校的图书馆准备开建了,我打算用你的设计稿。”凤易寒双手握着她的肩膀,那份设计稿,她是用心的了,后来被江心爱夺去,后来他又拿了回来,写上了她的名字。

“啊?这样公平吗?”江心语奇怪的看着他。

“我并没有给你走后门,评选绝对公平公正,原本你的设计稿就得了冠军,后来你退学了,校长把设计图署名了你姐姐,这件事我一直压着,没让动工,现在你回学校了,图书馆也可以动工了。”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江心语有些微怔的看着他,怎么也没想到,她退学前还有这件事,而且……他竟然一直都在关注着。

“这样一来,你也算是有作品的设计师了。”凤易寒轻轻的把她搂进怀中。

江心语靠在他的胸口,眼睛突然有些热,她甚至怀疑自己昨天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自己想错了?

是不是自己在他面前太自卑,才会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好了,去上课吧,这件事后期我会亲自跟进的,到时候我们就是同事的关系了。”凤易寒亲了亲她的鼻尖。

“少爷……我昨天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见到南宫冥夜,可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看看他的伤好了没有,还有,我昨天也不是故意不理你的,我昨天身体不太舒服。”江心语的眼睛通红,抬头委屈的看着他。

凤易寒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她给甜化了,“哪不舒服?”

昨天他竟然以为她故意在自己面前装柔弱。

自己真是该死!

“可能是之前没睡好,现在已经没事了。”

“不行,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真的没事了,而且也不急于这一时,我还要去上课,下周再去吧。”江心语搂住他的腰,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确定不难受了?”凤易寒摸了摸她的头,懊恼的要死。

“不难受了。”江心语摇头。

“我见沈念慈也只是因为她工作上的需要,已经没事了,我以后不会再见她了,如果再见她,一定带着你。”凤易寒想了想,认真的说。

“嗯。”江心语笑的更甜了。

“傻瓜。”凤易寒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我送你。”

“不要!”江心语果断拒绝,推开他就往外走。

“小丫头你什么意思?”

“你要是送我,我的腰又该受罪了。”江心语到车边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

“噗~~”

周围一片憋笑声。

江心语见大家想笑又不敢笑的扭曲表情,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耳根发烫,她连忙逃也似的钻进了车里,没等保镖关门,便自己“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快开车!”

凤氏集团的大厦内。

尹君天正在处理一些公务,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