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748.离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 748.离开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江心语愣愣的看着他,就好像从来都没认识过他一般,“怎么,后悔出来了?你现在可以选择回去!”

    凤易寒将她从身上拉了下来,转身打算去开船,“少爷,算我求你了,行吗。”

    “我说了,你可以选择回去!”凤易寒的语气依然冰冷。

    江心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游艇,转身对着凤易寒喊道,“你让我选,我已经选你了,我现在回去是为了救他,不是选他!”

    江心语转身打算回去看看夜琛的情况,虽然他一直说没事,她还是放心不下。

    走到游艇边,正准备跳到对面去,腰被搂住,身体腾空而起,凤易寒黑着一张脸搂着她把她扔到了游艇的沙发上面。

    “少爷,你不救他,但不能阻止我去。”江心语想要起身,凤易寒直接过来压住她。

    “你放心!他肯定死不了!”凤易寒说完,松开她,开着游艇离开了。

    江心语担心的回头看向那艘大一点的游艇,夜琛已经从里面出来,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抓着栏杆。

    江心语见他还能动,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游艇靠了岸,凤易寒直接下了游艇,看都没看她一眼,江心语自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保镖立刻来扶她。

    码头上已经有车等在那里,凤易寒上了车,好歹没有开走,江心语强忍着胸口的不适,走到了边边坐了进去。

    夜琛在栏杆上站了一会儿,便有些撑不住了,他回到驾驶室,直接摔在了地上,凤易寒刚刚下手太狠,如果不是怕江心语会担心,他根本爬不起来。

    “少爷。”盖亚终于赶来,见他受了伤,立刻叫人进来把他扶了出去。

    夜琛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脑海中全是江心语的身影,他眼睛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却是暖暖的。

    从小便生活在冰冷无情的环境当中的他,不敢想象有一天,他会因为一个女孩,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的温暖。

    病房门被推开。

    南宫玄和南宫樱走了进来。

    南宫樱愤怒的质问,“南宫冥夜,你疯了吗?你这样当着所有宾客面让我没面子!”

    夜琛强撑着坐了起来,“今天过去,我们的订婚仪式也算举行过了,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夜琛的表情微冷,虽然他名义上是南宫家的养子,但实际上,他的身份比南宫家的人都要高贵。

    南宫家族不过是放在台面上的,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主人。

    不管是南宫玄还是南宫樱,都不过是为别人卖命而已。

    身份自然比不过夜琛身为少主来的尊贵。

    虽然他也只是别的人傀儡。

    “阿樱,还不向少主赔罪。”南宫玄立刻对着女儿使眼色。

    夜琛坐在那里,表情很淡,因为失血,脸色也很苍白,但依然尊贵不凡。

    “你是说……我们今天的订婚算数?”南宫樱的心情终于好了,对她来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如果没别的事,你们就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南宫玄立刻给女儿使了个眼色,南宫樱就算不情愿,也只能先离开了。

    “主人让我问问少主,今天您这是怎么了?”南宫玄低下眉眼,轻声询问。

    “那个叫江心语的女人一直缠着我,我不过是有些事想要向她问清楚,我现在和阿樱已经订婚了,将来你就是我的岳父大人,我们是一家人,该怎么回话,你应该明白吧。”夜琛的声音清冷。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怀疑,如果被怀疑了,他会被人拉去做检查,如果一旦检查出他已经恢复记忆,那会很麻烦。

    “是,属下明白了。”

    “我累了,出去吧。”夜琛躺了回去。

    南宫玄立刻退下了。

    “爸爸,阿冥和你说了什么?”南宫樱紧张的看着父亲。

    “你没事就回家去吧,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南宫玄拉着女儿离开了。

    “我不回,我要和阿冥一起回!”南宫樱跺了跺脚,生气的跑开了。

    凤易寒一路上都没有理会江心语,江心语也一直安静的坐着,闭着眼睛不说话。

    “怎么?对我失望了?觉得我冷血?”凤易寒忍无可忍的开口,一把把对面的女孩拽了过来。

    江心语猛的睁开眼睛,人已经摔在他的怀中,下巴上传来一阵刺痛,她无奈的叹气,“不是,我没有这么觉得。”

    她理解他的那种感觉,当她看到沈念慈亲他的时候,她也是气的想杀人。

    当时,她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她都会那样,更何况是他。

    “说谎。”凤易寒很显然不信她。

    “我没有,少爷,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江心语主动的搂上他的脖子。

    “……”

    凤易寒有些怀疑的看着她,觉得今天的她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

    “我和那个男人,你选谁?”凤易寒又问了一遍。

    “选你。”江心语非常认真的回答。

    “为什么?”凤易寒脱口问了出来。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难过,不想看到皱眉,伤心的样子。”江心语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凤易寒的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大手箍住她的腰说道,“以后不许抱别的男人大腿。”

    “……”

    “更不许缠别的男人。”

    “……不会的!”她疯了才会那么做。

    “如果你敢缠,我就剁了他!”凤易寒想如果她真敢那样对别的男人,他一定会发疯。

    “……”

    “少爷,你以后不要乱吃醋了好不好?我不会和别的男人跑的。”

    “真的?”

    “当然,你忘记了,我还欠你好多钱。”

    “……”

    “我这人虽然优点不多,但是诚实可信,绝对不会做欠钱跑路的事。”

    “江心语,我看你就是找打了!”凤易寒直接将她掀翻在沙发上,对着她的小屁屁就拍了几下。

    “我又说错什么了,很痛的。”江心语委屈的扭了扭自己的小屁屁。

    凤易寒看着火一下子就起来,裙子直接向上一掀,拉下了她的打底裤。

    “少爷,别!”江心语反抗了两下,对男人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反而还会起调节气氛的作用。

    凤易寒抱着已经软成一滩水的女孩下了车,进了别墅,他把江心语放到沙发上,她立刻抓住他的手,“你脸上的伤得擦药。”

    “不急,我先去给你倒杯水。”凤易寒起身进了厨房。

    江心语给凤易寒擦了药,二人一起洗了澡便睡下了。

    ……

    霍西扬已经搬来和安芷媛小西一起住,一家三口每天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安芷媛虽然很纠结,但是这样难的幸福她真的不想破坏,她只希望可以这么份快乐可以再延长一些。

    一周后,安芷媛决定先把肚子里的胎儿打掉。

    可是,她的计划还没来的及实行,小西便留书离开了。

    安芷媛看着儿子留下的信,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霍西扬守在她的床边,显然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小西在信中把事情都交待的明明白白,包括他有心脏病的事,他这封信是写给父母两个人的,所以,也交待了妈妈怀孕的事。

    他希望爸爸能够好好照顾妈妈和弟弟。

    安芷媛醒来,像疯了似的要去找他,霍西扬紧紧的抱住她,不管她怎么哭怎么闹,都只是抱着她。

    安芷媛哭的累了,趴在他的怀中,整个人像傻了一样。

    “小西,小西……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安芷媛的手紧紧的抓着霍西扬的衣服,指甲断开开来。

    “你先别急,我们去找晏斯南问个清楚。”霍西扬安慰着她,得知儿子的病他也很痛苦。

    “对,晏医生,我要去找晏医生。”安芷媛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就要下床。

    “你现在身子很弱,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霍西扬连忙拦住了她。

    安芷媛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我怎么这么笨,小西这么反常,我竟然没有想到他已经打算离开了。”

    “他在信里不是说了吗?他是去治病了,治好了病,他会回来的。”霍西扬并不知道小西病情的严重性。

    小西在书信里面说,晏斯南认识一个神医,那名神医可以治好小西的病,所以小西和他走了,但是那个神医向他提了个条件,就是在陪伴在他身边二十年。

    也就是说,小西会在二十年后回来。

    安芷媛根本就不信,这不过就是儿子为了让她活下去而精心编制的谎言。

    只要一想到小西小小年纪,就托着生病的身体离开了,她的心已经跟着儿子一起离开了。

    小西,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小西的病,治不好的!他在骗我们。”安芷媛抬起头看着霍西扬。

    “不可能!他是我的儿子,他不可能……”霍西扬的语气坚定,那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晏斯南推门走进来,眼神清澈而坚定,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晏医生,小西呢,他去哪了?你把小西还给我。”安芷媛大力的推开霍西扬,从床上下去,一下子跪在了晏斯南面前。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