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第二天。

凤易寒打算去医院看看沈念慈,问江心语要不要去。

“我不去,我宁愿在家待着。”江心语立刻摇头。

“要不这样吧,你陪我一起去,你要是实在不想进病房,就在外面等着我,我看她一下,我们再去看唯安和小豆芽怎么样。”凤易寒搂住她商量。

“我直接过去,你自己去医院吧。”江心语坚持不肯去医院。

对于昨天沈念慈被人绑架的事,她持保留意见。

“我昨天才答应你,以后再见她,都会带着你的,我不能对你食言。”凤易寒坐在她身边轻哄着她。

“少爷,你这样强词夺理,真的很过分。”江心语气的瞪他。

“走吧,我只看一下,确定一下她的情况就走。”凤易寒不顾她的反对,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江心语无奈,只能跟着他上了车。

到了车上,她直接抱着平板电脑在一边玩游戏,直接把身喧的男人当空气。

到了医院,江心语又被凤易寒拉进了住院楼。

到了病房外,江心语不想进去,凤易寒也不再强迫她,叮嘱她在外面不要乱跑,便一个人进了病房。

沈念慈正躺在病床上,手上扎着一根针头正在输液,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格外的孱弱。

昨天绑架的事件是真实的,虽然让她受了点伤,但是她还是得感谢那个绑架的男人。

“她的情况怎么样?”凤易寒问一旁负责看守的看护。

“已经好多了。”看护站起身说道。

“寒,你来了。”沈念慈睁开了眼睛,打算坐起来。

看护立刻去帮忙,让她半靠在病床上。

“感觉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其实我原本也没什么事,倒是让你受伤了,伤口好点了吗?”沈念慈紧张的看着他。

“只是小伤。”

“我输完这瓶液就出院了,电视台还有工作要做。”

“别这么着急出院,我帮你请个假。”凤易寒皱眉看着她,觉得她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出院。

“不用……我真的没什么事,昨天谢谢你救了我。”

“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救你是应该的。”

江心语有些无聊的在走廊里来回的走了几圈,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江心语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乔暮尘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江心语的时候,他明显怔了一下,江心语也愣住了,她有好久都没见过乔暮尘了。

“语儿……”乔暮尘走到她的面前,眼睛紧紧的凝视着她,放在身侧的手指僵硬着,直到见到她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想念她。

“乔先生,好久不见了。”江心语对乔暮尘的感觉很复杂,这个男人开始的时候,对她真的很过分,但是后来又帮过她不少。

“你怎么在这里?”乔暮尘硬生生的压下了心里的思念,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

“我和少爷一起来的,他在病房里。”江心语对着他也笑了笑。

乔暮尘看着她瘦弱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当初他没有帮沈念慈,她也不会失去孩子,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

在她面前,他已经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心语,你和寒……你们两个……”

“我和少爷挺好的。”

“那就好。”

“暮尘,你来看小慈?”凤易寒的声音响起,二人转头看过去,凤易寒从病房走了出来,步伐从容的走向二人。

“是啊。”乔暮尘点头,嘴角却是扬起一抹苦涩,他心里清楚,这辈子,他和江心语都再也没有可能了。

凤易寒走到江心语的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问道,“等急了?”

“没有。”江心语摇头,他进去的时间并不长。

“我们先走了。”凤易寒对着乔暮尘点了点头,拥着江心语进了电梯。

江心语忍不住看了一眼乔暮尘,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

直到电梯离开,乔暮尘握紧成拳的手才慢慢的松开,他快速的按下了电梯的按键,另一部电梯停住,他立刻冲了进去,按下了一楼的按键。

“你在担心他?”凤易寒搂着江心语肩膀的手紧了紧,语气中显然透着不悦。

“乔先生的脸色看着不太好。”江心语皱眉说道。

“你该关心的人在这里!以后不许看别的男人!”凤易寒捏住她的下巴,表情变得十分的不悦。

江心语被他捏疼了,郁闷的打开他的手,“少爷,你别忘了,你刚从谁的病房里出来。”

你能去看别的女人,我只是担心一下乔暮尘都不可以?

“江心语,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跟我顶嘴了!”

凤易寒一脸的严肃和不高兴。

“还不是你给我的胆子?不然我哪敢啊!”江心语伸手搂住他的腰。

“嘶~”凤易寒的表情微微一变,“你谋杀亲夫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你腰上还有伤。”江心语连忙松开手,一脸的歉意。

“看我一会儿上车怎么收拾你。”凤易寒的目光扫过她高耸的胸口。

“……”

乔暮尘下来的时候,凤易寒和江心语已经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他闪身到一个墙角处,眼睛紧紧的盯着站在凤易寒身边的身影。

胸口突然一阵闷闷的痛意,他转过身,背靠在墙上,手捂着胸口,额头有汗流了下来。

“先生,您没事吧?”一个路过的护士见他好像很难受,紧张的看着他。

“没事,谢谢你。”乔暮尘站起身,大步走向电梯。

凤易寒和江心语去了唯安家,中午吃完饭后,凤易寒便带着江心语离开了。

“这么着急干嘛?”江心语不悦的瞪他,唯安都不太高兴了,唯安喜欢热闹,希望他们两个能多陪陪她。

“晚上陪我去参加个宴会。”凤易寒搂着她,唇不停的在她身上流连。

“什么宴会?”江心语微惊,下意识的联想到了南宫冥夜和南宫樱的订婚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凤易寒把她抱到腿上,更方便自己揩油,这丫头真是太水嫩了,他怎么亲都不够。

江心语想问,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她想躲也躲不了。

突然,江心语脸色微变,一股莫名的疼痛感从她的小腹处传遍全身,“少爷。”

“怎么了?”凤易寒抬起头,皱眉看着她微变的脸。

“没事。”江心语喘息了一下,刚刚那股痛意过去,现在已经没事了。

“哪里不舒服?”凤易寒看着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担心的问道。

“没有。”江心语否认。

“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凤易寒皱眉看着她。

“知道了。”江心语搂上他的脖子,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凤易寒所说的宴会是在海上举行,车子驶到码头,那里已经有了不少宾客正在蹬船。

二人上船后,进入到主厅的时候,江心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南宫冥夜和南宫樱,南宫冥夜穿着燕尾服,表情淡漠,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南宫樱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镶钻礼服,二人站在那里,看起来格外的般配。

南宫冥夜在江心语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了,眼中闪过一丝阴蛰,随即便消失不见。

“凤总,您能来小女的订婚宴,真是蓬筚生辉啊。”南宫家的大家长南宫玄特地从欧洲赶过来,为女儿筹办订婚宴。

而这次宴会的宾客也都是从世界各地赶过来,可以说是聚集了全世界的政商的名流,还有许多黑道上的人物。

“恭喜南宫先生。”凤易寒的态度不冷不热,并不打算和他寒暄。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来人,先带凤先生和这位小姐去休息一下。”

凤易寒对着他点了点头,跟着工作人员离开。

江心语的目光扫过南宫樱,她正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瞧着自己。

路上,凤易寒遇到了几个认识的人,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工作人员带着二人进了房间,凤易寒立刻搂住江心语的腰,将她压在墙上,问道,“不高兴了?”

“你该提前告诉我一声的。”江心语抬起眸子望进他深邃的眼眸当中。

“不想来?为什么?让我猜猜……不想看到自己的旧情人和别的女人订婚?”

江心语皱眉看着他,“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凤易寒放开她,烦躁的扯开了颈间的领带,大步走进了卧室。

凤易寒知道夜琛对她的意义,其实这几次,她和南宫冥夜见面,他都知道,他只是强迫自己,给她时间去解决。

这并不代表他不介意。

没有人知道,她每一次和南宫冥夜见面的时候,他有多难受,他什么都做不下去,心神不宁,吃喝不下。

凤易寒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疯了,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半分原来的样子。

“如果你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江心语走进卧室,背对着他坐到床上,牙齿咬着唇瓣,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凤易寒看着颤抖的双肩,心里狠狠一疼,他快步上前,走到她的身后,小心的扶住她的肩膀,“别哭了,你就当我刚刚在发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