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不会再单独见她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下次不会再单独见她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放手……我要打也是打我自己,吃了多少次亏,都不知道长记性,你对我一点好,我就什么都忘了!是我自己太傻太笨,怨不得别人。”江心语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滚落,每一滴都落进了凤易寒的心坎里。

“对不起,你说要怎么罚我你才能消气!只要你说,我一定照做。”凤易寒抬手替她擦掉脸上的泪珠。

“不需要,你走吧。”江心语生气的推开他的手,扭过头不看他。

凤易寒看着她是真伤心了,心疼的无以复加,上前搂住她,江心语愤怒的将他推开,她还在气头上,力气也比较大,凤易寒一下子被她推开了,扯到了腰上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怎么了?”江心语紧张的看着他。

“没事,没事。”凤易寒对着她摆了摆手。

“你受伤了?哪里受伤了?”江心语上前去解他的浴袍。

“语儿,别……”

凤易寒想要阻止已经晚了,江心语已经扯开了他的浴袍,腰上贴着纱布的位置暴露出来,虽然已经重新包扎了一遍,上面依然渗出了一点血迹。

江心语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怎么弄的?伤的重不重?”

“没事,只是小伤,你别担心。”凤易寒有些难堪的想要把衣服拉起来。

“我怎么能不担心?”江心语生气的瞪他,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好了,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不接你电话,真的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伤口,都不需要缝合的那种,不信我打开给你看看。”凤易寒说着,低下头想把修罗刚给他包扎好的纱布拆下来。

“你别弄开,万一感染怎么办?”江心语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乱来。

“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了,对不起,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凤易寒伸手拉住她的手。

“你刚刚洗澡了?没有打湿伤口?”江心语皱眉瞪着他。

“打湿了,不是又重新包扎了一下嘛。”凤易寒乖乖的交待了。

“你是笨蛋吗?你受伤了不会告诉我啊,我让你洗你就洗……你怎么……”江心语又气又心疼,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男人这么笨。

“你让我洗,我怎么敢不洗,语儿,你看我都受伤了,原谅我一次,我答应你,下次不会再单独见她了,好不好?”凤易寒的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颊,现在他才清楚,在他心里,没有比让她开心更重要的事。

如果他单独去见沈念慈,会让她如此的不安和难过,他为什么还要去做?

“你是认真的?”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湿漉漉的睫毛无辜的扇动着。

凤易寒终于松了一口气,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当然是真的。”

“少爷,其实你也没必要这么迁就我的。”江心语伸手搂住他,声音有些闷。

“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迁就你迁就谁?下次我再去见她,我都带你一起去。”凤易寒的大手轻轻的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我才不要去,我看不了她虚伪的嘴脸。”江心语不领情,她可不想见那个女人。

“语儿。”

“要去还是你自己去吧,不然我不知道她又用什么招害我呢。”

“好好,都听你的,现在气消点了吗?”

“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今天就原谅你一次吧,但是不许再有下一次了。”江心语抬起头看着他,表情认真。

“遵命,我的女王。”凤易寒用力的搂住她。

“谁是你的女王?”

“当然是你啊,女王大人,现在可以跟我回房了吧,没有你我睡着。”凤易寒胡乱的亲吻着她的脖颈。

“哎呀好痒,回去回去,你别再弄我了。”江心语用力的抱住他的头。

“我抱你回去。”

“我自己走,你身上有伤。”江心语拒绝他抱,自己下了窗台,向外走去。

凤易寒一只手搂上她的肩膀,江心语郁闷的看了他一眼,喃喃的说了一句,“没有你,我也睡不着的。”

凤易寒愣了一下,随即笑开了,低下头在她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这一晚,二人相拥着彼此,睡的都十分的香甜。

……

霍家。

虎子已经暗中联系好了依云国原本支持自己的势力,眼看着年底依云国大选在即,他必须尽快回去准备。

不然,云凌这次肯定会当选依云国的总统。

可是,他舍不得安芷媛和小西。

“虎子,你又在玩游戏啊,我发现你最近对游戏特别感兴趣。”小西走进来,虎子迅速的切换了界面。

“是啊,很无聊。”虎子依然是一副呆萌的模样,眼神单纯。

“不然你出去陪我打游戏啊,你现在天天闷在房间里,我和妈妈都怕你闷坏了。”小西上来拉住他的大手。

虎子看着小西小小的手掌,比自己的小那么多,他突然伸手把小家伙抱进了怀中,眼晴又酸又涨,他已经得知了小西的病,那天,安芷媛和晏医生的谈话,被他全听到了。

也许,他们觉得他是个‘傻子’所以没有特别的防备着他。

虎子心里难受极了,他这一走,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小西。

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那种感觉就像在拿一把刀割着他的心。

二人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全都在他的脑海中,这个小家伙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小西虽然有头脑,可毕竟还是个孩子,有自己在身边保护,才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安芷媛更不用说了,只是一介弱女子。

如果他走了,他们母子该怎么办。

那个霍西扬,根本就靠不住。

“虎子,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教训他。”小西推开虎子,担心的抬手替他擦掉脸上的泪。

“没有谁欺负我,我就是饿了。”虎子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尽量不让小西怀疑。

“饿了你早说啊,我让妈妈快点做饭。”小西立刻转身出了厨房。

小西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媛媛。”虎子走进厨房,看着正在忙碌的安芷媛。

“怎么了?”安芷媛回头看了他一眼,她突然愣住了,这一刻的虎子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我想吃可乐鸡翅,你今晚可不可以做给我吃?”虎子又变回了那个呆萌可爱的大男孩。

“又馋了?你和小西都是不折不扣的小馋猫,我看看有没有材料。”安芷媛回身去看冰箱,里面有满满一袋子的鸡蛋,还有两大桶可乐。

可是她不记得她这几天有买这些东西啊。

“有吗?”虎子一脸担心的问。

“有,还很多。”安芷媛对着他笑了笑。

“那你可以多做点吗?我特别想吃。”

以后,我可能很长很长时间都吃不到了。

“不行,吃多了会不消化,你想吃,我明天再给你做,乖一点,出去吧。”安芷媛对着他笑了笑。

“好……我都听你的,我帮你洗菜吧。”虎子走进来,拿过菜开始认真的清洗。

“这个菜重点洗它的根,把上面的泥洗干净。”安芷媛见虎子洗的方式不对,手把手的教他。

虎子感受着她温暖的体温,胸口如同被生生的撕裂开一般,“怎么了?”

安芷媛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哦,没有,我已经会了。”

“那你洗吧,我洗鸡翅。”安芷媛倒了一些鸡翅出来,想了想,还是多放了几个。

虎子将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心里更难受了,眼泪如同雨点般落下,一颗一颗的砸在了手上。

他真想什么都不要,就这样一直守在她们母子身边。

什么国家,什么皇位,他通通都不稀罕。

他只想要他的媛媛和小西。

可是,虎子比谁都清楚,他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去争夺什么。

他要想真正的拥有她们母子,永远不和她们分开,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只有他真正的变成强者,他才有资格站在她们母子身边。

抬手擦掉脸上的泪,他转过头,把洗好的菜放到菜篮中沥水。

“媛媛,我也想学这道菜,你可以教我吗?”虎子看着身后正仔细的清洗着鸡翅的女子。

“怎么突然想学这个了?你想吃就告诉我啊,我做给你吃。”安芷媛没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

“你也不可能给我做一辈子。”虎子的声音中带着试探。

安芷媛停下了动作,想了想说道,“也对,我们虎子早晚都是要娶媳妇的。”

“不要,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你和小西。”虎子的语气激动。

安芷媛突然笑了起来,转头看向他,“你呀,还跟个孩子似的。”

“……”

“来我帮你,你做我看着。”安芷媛把材料准备好,开了火。

“先倒油。”

虎子听着她的指挥一步一步的做,把材料都放好,可乐也倒进去后,安芷媛把盖子盖上,说道,“大概煮十五分钟就好了,如果汤多就大火收一下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