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你听我解释行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你听我解释行吗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继续想办法。”叶炔无奈的闭了闭眼睛,后悔自己当初太心软,或许,在他发现那个孩子存在的时候,就该当机立断。

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江心语沉默的看着他,问道,“叶炔大哥,你真爱过一个女人吗?”

“什么意思?”叶炔的面前闪过裴青青和金紫紫的脸旁,但是说真爱,谈不上,只是暂时合适待在他的身边。

他真爱的只有妹妹一个,其他女人在他心里的地位,都远及不上他从小带到大的妍儿。

“你没有真爱一个人,你甚至没有想过投入自己的感情去真爱一个女人,你对你的女朋友都有所保留,你不允许自己全身心的去爱一个女人,你的爱情,是可以用金钱,利益来衡量的。”

江心语的声音清亮好听,对面的男人知道她说的都对,却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

“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错。”

“你是怕受伤害吗?所以不敢去爱。”江心语十分的笃定。

“我们在讨论妍儿的事,不要扯到我的身上,你也没必要这样分析我。”叶炔的表情有些冷漠。

“我就是想说妍儿,妍儿和你是不一样的,她一旦爱上一个人,是不计后果的去爱,轰轰烈烈的去爱,哪怕最后粉身碎骨也甘之如饴,所以,无论你现在做什么,都不可能让她有哪怕一丝一毫离开尹君天的念头……所以,与其处心积虑的想要拆散他们,把熙妍推的更远,不如……改变策略,守在熙妍身边,尽可能的保护她……”

“……”叶炔沉默不语,握着杯子的手,不停的在摩挲着。

他在思考江心语的话。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在乎熙妍的幸福……你在担心彩薰儿会再来报复熙妍,是不是如果没有这回事,让你接受尹君天,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呢?”江心语的声音如潺潺流水,缓缓的便侵入人的心田。

叶炔知道,他已经被她说动了,如果不是担心坏女人来捣乱,而尹君天曾经为那个女人发过疯,他是不会如此激烈的反对。

“我答应你,只要尹君天不再伤害熙妍和宝宝,我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如果他一旦让妍儿和宝宝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我会把妍儿带走,让他永远都找不到。”叶炔终于做了妥协。

江心语终于笑了,但是想到昨天那个熟悉的背景,心里也是没底。

如果那个人真是彩薰儿怎么办?

“吃饭吧,都凉了,我让人再去热一下。”叶炔叫来服务员,把菜热一下再端上来。

“心语,我发现其实你很适合去和人谈判,每次你都能说动我。”

“同样的道理,别人不一定没说过,你只是比较能听进我的话,因为你知道,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都希望熙妍幸福。”

“是啊……你……你和凤易寒……你……”

叶炔不知道该怎么提这件事。

“没关系,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也是你妹妹啊。”江心语对着他调皮一笑。

“其实想起当初那样对你,我也后悔了,我没想到你能这样宽宏大量,和你比起来,我真的差远了。”

面前女孩让他自惭形秽。

“既然知道错了,今天这顿饭你请客,我可就不客气了。”江心语拿起筷子开始吃东西。

吃完饭后,江心语拉着叶炔去了尹家。

叶熙妍看着哥哥,激动的哭了起来。

“傻丫头,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多丢人。”叶炔替她擦掉了眼泪。

尹君天把江心语拉到一边,问道,“怎么回事,我这死心眼的大舅子,怎么突然开窍了?”

虽然叶炔没说话,他肯上门,就说明,他是妥协了。

“可能是你上次刺伤自己他感动了吧……不过,尹君天,你说,你会不会辜负熙妍?”江心语皱眉看着他。

“我发誓,绝对不会,如果我再让熙妍伤心,我天打雷劈。”尹君天举起自己的手。

“不会因为任何人而辜负熙妍?”江心语虽然不确定那个背景是不是彩薰儿,她还是要向他确定一下。

“谁都不行!我这辈子只爱妍儿一个。”尹君天提起叶熙妍一脸的满足。

江心语能感觉到,他说的是真心话,尹君天现在和熙妍是真心相爱,所以,即便那个背景真是彩薰儿,尹君天应该也不会因为那个有心机的女人,而伤害熙妍吧。

除非他脑子有问题。

江心语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别墅,原本以为凤易寒已经回来了,可是进门后,别墅内依然空空荡荡的。

她拿出手机,拨了凤易寒的号码,响了许久都是无人接听。

江心语默默的放下了手机,自己一个人回了房间,拿出书开始看,但是她的书拿倒了,自己都没发现。

凤易寒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江心语躺在床上,其实她并没有睡,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习惯了被他拥抱着入睡,突然没了他,她竟然怎么也睡不着。

可是她没动,凤易寒走到床边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上前,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低着凝视着她。

“睡着了?”他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走开,你身上别的女人的味道太重了,恶心。”江心语的语气很冷淡。

凤易寒的表情僵了一下,起身去了浴室。

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江心语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身上的味道是沈念慈的香水味,很浓烈,到底是怎样接触了,他身上才会沾上这么重的味道。

江心语觉得烦躁不已,气恼的站起身,打开了窗子。

凤易寒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他走到床边,想要伸手抱她,江心语抗拒的向一旁躲。

“语儿,不要闹了,我很累。”凤易寒皱眉看着她。

“你累也不是因为我!”江心语毫不客气的瞪向她。

“语儿,我可以跟你解释……今天我去见了小慈,可是她被……”

“够了!我对那个女人的事没兴趣!我不想听!”江心语直接从床上跳到了床下,语气非常的激动。

自从他离开去赴约,她就觉得整颗心都空了,她只不停的让自己找事做,希望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他不是说今天去见沈念慈是想和她说清楚吗?

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没说吧。

沈念慈那个心机沉重的女人,最会耍花招了。

“语儿,你能不能别这样无理取闹,你听我解释行吗?”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疲倦。

江心语简直要被他气炸了,她无理取闹?是啊,他从没承诺过她什么。

“少爷,真对不起,是我自己没摆正自己的位置,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向我解释!您现在有需要吗?有需要我就伺候,如果没有需要,我去睡客房。”江心语说完,快步向卧室外走去。

凤易寒沉默的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房门关上,他靠回到了床头上。

慢慢的掀开自己的浴袍,小腹上贴着一块纱布,上面沾着血迹,但现在已经湿透了。

他系好浴袍,把修罗叫了进来。

修罗替他重新包扎了伤口,问了一句,“少爷,怎么不跟小姐解释一下。”

“你以为我不想啊,她跟个小疯狗似的,哪里给我机会?”凤易寒想起江心语刚刚气极的样子,有些心疼。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受伤的事,免得她担心。”

“……”修罗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

今天他去和沈念慈约定好的地点赴约,约定的时间到了,也没有等到沈念慈,后来竟然接到了勒索电话。

绑架沈念慈的也不是专业的绑匪,沈念慈原来做过一个污染的专题,曝光了一个工厂,后来这家工厂被查封了,老板便恨上了沈念慈,认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所以他绑架了沈念慈打算敲诈一笔钱。

他为了救她,被那个人给刺伤了一点。

他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也流了不少血。

如果他真置那个绑匪于死地,自己也不至于受伤,但是想了想,那个男人虽然犯了错,也罪不至死,就留了他一条命。

沈念慈也受伤了,现在人还在医院里。

他放心不下江心语,便撇下沈念慈一个人回来了。

江心语坐在客房的飘窗上,手上紧紧的抱着一个抱枕,抱枕已经被她揉搓的不成样子。

凤易寒推开了客房的门,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飘窗上的女孩,他走到她身边,弯腰抱住她,向她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你走吧,别碰我。”江心语绷着一张脸,不让自己心软。

“等我道了歉,我就走。”凤易寒坐在她的身旁,和她面对面。

“你没错,是我错了。”江心语摇头,低着头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你哪里有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别难过了,不是你无理取闹,是我无理取闹,我该打,你要是还生气就打我吧。”凤易寒拉住她的小手,打向自己的脸。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