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你叫什么名字?”凌楚楚和蔼的看着江心语。

江心语看着她温柔的面容,心里瞬间不那么紧张了,“江心语,江河的江,心情的心,话语的语。”

“心语,好名字,先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凌楚楚主动给二人夹了菜。

坐在她身旁的男人咳嗽了一声,凌楚楚瞪了他一眼,替他夹了一块鱼。

凤惜爵这才满意,拿起筷子尝了一下鱼,忍不住夸道,“这鱼做的不错,谁做的?”

“老爷,是我的做的。”江心语就差举手回答了。

“是吗?我也尝尝。”凌楚楚也夹了一块,尝了一口,夸奖道,“真不错。”

“谢谢老爷夫人的夸奖。”

“那这些是谁做的?”凌楚楚看着满桌子的家常菜。

“其他的都是少爷做的。”江心语抢着说道。

凤易寒的脸上闪过一丝别扭的情绪。

“没想到寒也学会做饭了呀,那我可得尝尝。”

“你们也吃吧,别拘谨,寒,你照顾心语。”凌楚楚夹了菜开始吃,没想到凤易寒改变这么大,竟然学会下厨了,看来都是这个女孩子的功劳啊。

像自已孙子这么优秀的男孩子,只有遇到自己真爱的女子,才会主动去学做菜,希望可以做给她吃。

江心语见他们一点架子都没有,慢慢的也放松了。

席间的气氛很和谐,也很愉快。

凌楚楚每吃一道菜就会夸奖一下,不是敷衍,而是认真的说出这道菜的优点。

那种涵养,非常人能比。

吃过饭后,江心语走进厨房切水果,凤易寒也跟着走了进来。

“你怎么不陪着你爷爷奶奶,进来做什么?”江心语吃惊的看着他。

“切水果。”凤易寒说的理所应当。

“不用,你出去陪他们吧,我来切就好。”江心语推他。

“……”

“去吧,很快就能好。”

凤易寒迅速的在江心语脸上亲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了。

江心语摸了摸自己的脸,脸颊发烫。

凤易寒端着两杯水走进客厅,“爷爷奶奶,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我也好去接你们。”

“接什么,我们有手有脚的,对了,我看这个女孩子很不错,看你也很喜欢她,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凌楚楚问的直接。

凤易寒一愣,“奶奶,我们还没到那个地步。”

“没搞定人家就直说,什么叫还没到那个地步,我怎么有你这样没出息的孙子,想当年我……”

“咳……”

“我也是追了你奶奶很久,才把她追到手了,你继续努力。”

“相信奶奶的眼光,这个女孩子比沈家那丫头更适合你。”凌楚楚轻轻的握住了孙子的手。

“嗯。”凤易寒抬头便看到江心语端着果盘走了出来。

“老爷,夫人,少爷,你们吃水果,我先回房了。”江心语觉得他们肯定有话说,自己在场不太合适。

“别叫老爷,夫人了,叫爷爷奶奶吧,早晚都要改口的。”凌楚楚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江心语嘴角抽动,什么叫早晚都得改口?

偷偷的看了一眼凤易寒,见他没什么反映,只能把手放到凌楚楚手上,被她拉到身旁坐下。

“奶奶,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少爷……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江心语不想被误会,尤其是长辈。

“没有误会,寒喜欢你,我看的出来。”凌楚楚微笑的看着她,觉得这女孩越看越好看。

江心语只能干笑两声,希望凤易寒出来澄清一下,可是人家往那一坐,稳如泰山,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可是这样被长辈误会真的好吗?

难道是因为她们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不好向老人家解释。

江心语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爷爷奶奶,你们这次回来要住多久?还是回来定居不走了?”凤易寒拿起果盘里的水果递到两位老人的手上。

“三天后就离开。”凤惜爵说道。

凤易寒虽然不舍,但还是问道,“您这次回来是为了……父亲的事?”

“算是,也不全是……也该回来看看你了。”凤惜爵点了点头。

凤易寒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您说的真好听,看我是顺便吧。”

“你这个臭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

凤惜爵瞪他。

“哼,我说的是事实。”凤易寒生气的拧紧了眉头,就像一个跟家长吃醋的小孩子。

“你父亲这边,怎么也是凤家的一支,出了事,不能不管。”凌楚楚柔声开口。

“我知道这事不怪你,是你父亲自已作孽,现在落了这样的下场,也是他自作自受,他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得到报应了。”凌楚楚有些感叹。

对凤过,她也算尽心尽力,无愧于心了。

“你愿意管他,还不如不管,当初让他自生自灭。”凤惜爵一直不喜欢凤过,这个他被偷了精子才出生的孩子。

“做人不能问心有愧,当初他也只是个婴儿,我怎么能不管。”凌楚楚不悦的看向他。

“好好好,是我错了,你别动不动就生气嘛。”凤惜爵立刻认错。

“其实我和你爷爷更担心菲菲还有洛尘。”凌楚楚提起这两个孩子便忧心忡忡。

“凤洛尘你们应该不用担心,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虽然现在规模不大,但发展不错……至于凤凌菲……”凤易寒说到这里不知该怎么说。

那天,他答应凤凌菲帮她约修罗,为的就是怕爷爷奶奶跟着操心。

只是,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修罗对那天的事也是沉默不语,他也不好强人所难。

“菲菲对修罗的感情已经成了一种执念,如果得不到修罗,那孩子恐怕就彻底毁了。”凌楚楚还是很疼凤凌菲这个孙女的。

“我下令让修罗取了菲菲,那个混小子,我们家菲菲哪里配上不他了?”凤惜爵也偏疼爱孙女。

“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凌楚楚郁闷的瞪了自己的男人一眼,表情变得不悦。

“……”

“我只是说说,别生气。”

“我们不是达成共识,孩子的感情问题,绝不干涉和强制,你这样做,对修罗公平吗?”

“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说这种混话!再说一次,我睡书房。”凤惜爵义正言辞。

江心语,“……”

怎么也没想到,凤城曾经的凤云人物,竟然是个妻管严。

江心语有些好奇,这位凤夫人是怎么把凤先生收拾的如此服帖了。

“这件事我们问问修罗再说吧。”凌楚楚也是担忧不已。

“爷爷奶奶,你们这次回来,没我的事吗?”凤易寒指着自己的鼻子,心里发酸,敢情这两位老人千里迢迢的赶回来,只是为了那家子人,到现在都没问他一句。

“你还能有什么事,都二十九了,抓紧你的人生大事!赶紧给我们娶个孙媳妇回来。”凌楚楚握紧了江心语的手。

江心语心里哀嚎,让凤易寒娶媳妇,为什么一个劲的握她的手啊。

她手心都出汗了。

“心语,你今年多大啦。”凌楚楚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孩,一脸的和蔼。

“夫人,我二十了。”江心语认真回答。

“叫奶奶……还在上学?”

“额……奶奶……我是还在上学。”

面对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岁的女人,这声奶奶叫的可真艰难。

“小是小了点,但是现在上学不是也允许结婚嘛。”凌楚楚转头看向孙子。

“……”

“奶奶,您真的误会了,我和少爷,不是那种关系。”江心语见凤易寒眉头紧锁,连忙辩解。

“你们不住在一起吗?”

“……”

“不睡在一个房间吗?”

“……”

“你敢始乱终弃,小心我让你爷爷打你屁股。”

“……”

“对,我拿最粗的棍子打。”凤惜爵补了一句。

江心语,“……”

“爷爷,奶奶,再吃水果,这瓜可新鲜呢,我和少爷回来的时候,路过菜市场买的。”江心语连忙转移话题。

凤易寒看了她一眼,低下睫毛考虑着自己身世的事,要怎么跟两位老人家开口。

凌楚楚显然很喜欢江心语,让她陪着自己把这里逛了个遍。

晚上,两位老人家都安歇了,江心语回房的时候,凤易寒正半倚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眼神有些迷离。

听到声音,他的眼神才聚焦在一起,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我先洗澡,一身的汗。”江心语走进了浴室。

凤易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沈念慈的电话。

“寒,你答应过抽时间陪我吃饭的,明天中午有空吗?”

“明天可能不行,这周末吧,我安排好时间。”

“好,那说好了,你不许反悔。”沈念慈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江心语从浴室中走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浴袍,粉红色的浴袍衬的她的脸像花瓣一样柔嫩。

“少爷,你的爷爷奶奶看起来好年轻。”江心语感叹。

“嗯。”凤易寒站起身,走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出来。

“我自己来吧。”江心语觉得不好意思,怎么能总麻烦他,给女人吹头发,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