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给我大哥戴绿帽子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别给我大哥戴绿帽子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不行,我不能走,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得看着他没事才行。”江心语一直认真的凝视着南宫冥夜的伤,南宫冥夜听她这么说,竟然莫名的松了口气,那只一直握着她手的手,紧了紧。

江心语以为他是疼了,紧张的抬起头看向他,见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抬手打算帮他擦。

唯安已经彻底的抓狂了。

南宫樱上前狠狠的将她推开,“江心语,你给我离阿冥远点!”

江心语被推倒在地上,唯安见状立刻上前,一巴掌打在南宫樱的脸上,“敢欺负心语!活腻了吧!”

“你敢打我,来人,给我杀了这个两个贱人!”南宫樱气得发抖,从小到大,从没人敢动她一根手指。

“够了!别再吵了!”南宫冥夜的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带着冷冷的警告,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阿冥,她打我!”南宫樱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冥夜。

“凤小姐,就算你哥哥是凤易寒,你这样打我的女朋友,也不妥吧?”南宫冥夜皱眉,这事关南宫家的荣辱,他不能不管。

“她欠打!她要是再敢欺负心语,我就告诉我大哥!”唯安才不会在乎呢,谁敢欺负她在乎的人,她就跟谁没完。

南宫樱是吧,南宫家大小姐是吧,她记住了!

“心语,我们走吧,你没看到吗?你在这也是多余,走吧。”唯安用力的拉着江心语。

“盖亚,让人送她们回去。”南宫冥夜沉声下令。

“是,少爷。”

“不必了!我们自己打车走,谁稀罕坐你们的破车。”唯安拉着江心语离开了。

“阿冥,你到底什么意思?”南宫樱等人走了,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脸上全是委屈。

“阿樱,现在是在凤城,你不能动她们。”南宫冥夜了解南宫樱,她是南宫家大小姐,从小便养成了骄纵的性格,得罪过她的人,不管轻重都没有好下场。

以前南宫冥夜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错,毕竟那些都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你是在担心她们吗?阿冥,你变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南宫樱的眼泪掉的更急了。

“我现在很难受,你确定你还要继续下去吗?”南宫冥夜失血过多,脸色已经变的很白。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太激动了,盖亚,救护车到了没啊。”南宫樱担心的搂住他的手臂,心里又气又急。

出租车上。

唯安见江心语一直紧拧着眉头,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眉间的皱褶,“再皱就成老太太了。”

“对不起啊。”江心语愧疚的向她道歉。

“跟我道什么歉啊!不过……江心语,你别给我大哥戴绿帽子好不好?”唯安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一脸的郁闷。

“嗯?你想什么呢?”

“你分明就喜欢那个叫什么阿冥的男人,我都看出来了,他好像也喜欢你,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和我大哥看你的时候差不多。”唯安有些同情自家大哥了。

“你想多了,他不可能喜欢我的,你没看他未婚妻就在那啊。”江心语只是淡淡的陈述一个事实。

“他未婚妻就在他身旁,可是有危险的时候,他却毫不犹豫的去救你。”唯安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哎呦,自己这张嘴怎么这么欠,做什么解说员。

江心语愣在那里……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自己遇到危险的瞬间,不顾一切的救自己了。

“心语,你答应我,看在我们两个关系这么好的份上,不要给我大哥戴绿帽子好不好?”唯安决定现在开始,只为大哥说好话,绝对不能再为别的男人解释一句。

江心语心里很乱,但依然被唯安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凤唯安,我是那样的人吗?除非……除非你大哥不要我,不然,我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

唯安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心里想的是,如果大哥能听到这句话多好。

“我不是还欠他很多钱嘛!钱还清前,我……我……我只属于他。”江心语轻咳了一声解释。

“反正不管怎么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唯安立刻开心起来。

江心语心里却没那么轻松了,心里记挂着南宫冥夜的伤,她也察觉到了南宫冥夜态度上细微的变化,到底是为什么,她搞不懂。

看样子又不像已经恢复记忆。

出租车先把江心语送回到了大学门口,江心语和唯安说了再见,便推门下了车,她看着出租车驶走,刚要走向校门,雷伊便出现在她的身旁,“小姐,少爷有请。”

江心语回头便看到凤易寒的车停在树下,豪华的房车就算再怎么低调依然很惹人眼球。

她跟着雷伊走到车旁,雷伊替她开了门,她弯腰钻了进去,凤易寒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江心语进来后,坐到他的身旁,轻轻的拉了拉他的手,“少爷。”

凤易寒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由下而上,落在她的小脸上,江心语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抿了抿唇瓣,也不知道要不要和他说自己见过南宫冥夜的事。

如果不说,他以后知道了,一定会很生气,她一点也不想他生气。

“少爷……”江心语只说了两个字,凤易寒便一只手轻抚上她的脸颊,另一只手快速的摘掉了她脸上的黑框眼镜,吻上了她。

江心语的眼睛倏的瞪大,感受着他微凉的唇瓣,脑海中瞬间空白,凤易寒的双手抓住她的手臂,吻更加热烈。

直到他的大手去扯她的裤子,江心语才猛的反映过来想要挣扎,凤易寒完全不给她机会,也许是顾忌着她下午还要上课,没把裤子撕碎,退下一条裤腿,另一边就那样挂在她的脚踝上……

“乖,去上课吧,放学我来接你。”凤易寒替她穿好衣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拿过眼镜戴在她的脸上。

“少爷,你……你吃饭了吗?”江心语不知道怎么就想问他这个问题了。

“去上课。”凤易寒没回答。

“你没有吃午饭?”江心语皱眉看着他,觉得他的情绪不太对。

“不太饿,你关心我吗?”凤易寒眸光幽幽的望着她。

“你……”江心语胸口狠狠一疼,这叫什么话,什么叫不太饿。

“现在去吃饭。”江心语的表情不太好。

“……”

“开车,马上去饭店。”江心语对着驾驶室喊了一句。

车子立刻驶离了原地。

“你下午不上课了?”凤易寒有些吃惊的看着她问。

“不上了,陪你吃饭。”江心语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总之很生气。

干嘛不好好吃饭?

凤易寒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胸口涌过一股暖流,他伸手去抱她,江心语气恼的打开他的手,凤易寒的嘴角狠狠一抽,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敢这么对他。

“不吃饭饿的是我,你生什么气?”

“不知道!就是生气,没为什么!”

凤易寒看到江心语眼圈泛红,这次不再由着她,坚定的把她搂进怀中,江心语的脸贴在他的胸口,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凤易寒将她搂的更紧,黑眸一片复杂沉痛,语儿,你到底是因为我只是一顿饭没吃而落泪,还是……因为那个男人受伤而落?

低下头,轻轻的吻上她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水一点一点的吻干……

江心语照顾着凤易寒吃完饭,凤易寒公司还有公务要处理,江心语看了看时间,现在回学校也快下课了。

“去公司陪我,下班我们一起回家。”凤易寒搂着她要求。

江心语点头,跟着他回了凤氏集团。

他在办公室里办公,她便拿着平板电脑查些资料。

办公室内很安静,凤易寒时不时便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看着坐在沙发上认真看东西的女孩,阳光静静的照在她的身上,让他想起四个字。

岁月静好。

眸光变的更加的柔和,如果他和她可以这样一辈子该多好。

江心语翻查了一些资料,心里还是担心南宫冥夜的伤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去下洗手间。”她放下平板站起身。

“去吧。”凤易寒眸光一闪,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江心语进了休息室的浴室,她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南宫冥夜的电话。

“喂!是江小姐吧?”南宫樱看了一眼睡着的男人,站起身走出了病房。

“你在哪家医院?”江心语觉得他的伤不像他说这么简单,当时那车冲过来的时候,把车身都撞凹了,玻璃也都碎了。

“南宫小姐,南宫冥夜的伤怎么样了?”

“不管他伤的怎么样,都与你无关,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来了!”南宫樱的话刚说完,手上的手机便被人从后面抽走了。

她回头便对上南宫冥夜冷淡的黑眸,心脏微微一抽,南宫冥夜已经把手机拿到手,“喂。”

江心语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立刻坐正了身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伤怎么样了?严重吗?血止住了吗?”

“只是小伤,你不用记挂。”南宫冥夜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