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清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说清楚!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你又回去上学了?”南宫冥夜侧头看着江心语,语气倒是很自然。

江心语点了点头,“今天开学。”

“好好上课。”

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看向一旁的男人,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想起来了?

南宫樱讨厌他们这样对视,会让她有种怎么也无法融入进去的感觉,她刚要打断二人,唯安又问了一句,“南宫小姐,你的下巴也是垫的吧?”

“凤小姐真会说笑,我没有整过容,都是自然的。”

“南宫小姐真逗,你看看我们家心语,这才是纯天然美女,你看那卧蚕,那苹果肌,那小下巴,多自然啊。”

唯安虽然话一直不中听,但是她一直用特别温柔特别低地语调说出来,她年龄本来就小,所以并不是让人觉得很不礼貌。

“我的也是自然的。”南宫樱从来没人敢在她面前如些放肆,更别说污蔑她是整容的了。

“你这嘴是从哪漂的?颜色还行,不过还是没我们家心语的好看,你看她的小嘴巴,跟樱花花瓣似的,又粉又嫩的,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可爱死了。”唯安根本不在意南宫樱说什么。

她这么一说,南宫冥夜不自觉的便把目光落在二人的唇上,果然,还是江心语的漂亮,唇形完美,很粉很嫩很Q的感觉。

眉头一拧,他这是在做什么?

南宫樱就算再怎么好脾气,再怎么理智,也要破功了。

尤其是,他注意到了,南宫冥夜似乎被这丫头带着走了,在拿她和江心语做对比。

“南宫小姐……”

“够了!”南宫樱终于冷下了脸,把手上的刀叉摔在桌上。

桌上的三人都吃惊的看着她。

“我想说,你的眼睛其实挺漂亮的,也挺自然的。”唯安心里狂笑,却依然做出一副受惊吓的样子,这样就受不了了,也不怎么样嘛。

“阿冥,我没胃口了,我们走吧。”南宫樱站起身,脸色不好。

南宫冥夜也站起身,凤唯安立刻说道,“服务员,这里结账。”

就算不吃,也要把钱付了再走。

不然她和心语怎么办。

服务员走过来把账单递了过来,南宫冥夜把卡交给服务员。

“我也吃饱了,心语,一起走吧,冥哥哥应该是开车来的吧,不介意送我们一程吧。”唯安优雅的拿起餐巾轻轻的拭了一下嘴角。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南宫冥夜走到南宫樱身旁,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服务员把账单和卡送来,四个便离开了餐厅。

江心语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人,从外形看,二人真的非常的般配……

只是,想到他手腕上那个纹身,她相信那是夜琛留给她一个人看的,他在告诉她,他想恢复记忆。

如果他不想恢复,根本没有必要弄那个纹身。

江心语的心里乱极了。

“心语,你怎么了?你该不会是喜欢这个男人吧?”唯安拉住她的手,轻问。

江心语刚刚对南宫樱的态度,怎么看都像是吃醋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等会告诉你。”

“我就想知道,如果刚刚的事被我大哥知道了,他会怎么样?”凤唯安十分担心这个问题。

大哥,你可要相信你妹妹,我的心可是向着你的,但是我也必须得支持心语她想做的。

江心语的呼吸一窒,心顿时揪紧成一团,握着唯安的手也紧了紧。

抬头看着前面的男子,咬了咬唇,不管凤易寒有多生气,她也不能放弃帮夜琛恢复记忆!

如果她放弃了,她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大不了到时候她向他赔罪就是了,他想怎么惩罚自己都行。

江心语内心焦灼不已。

保镖替南宫冥夜打开了车门,南宫樱先一步上了车,凤唯安紧跟着上车,江心语看了一眼南宫冥夜,他也在看着她,眉头轻皱。

车上。

南宫樱自然的和南宫冥夜坐在一起,江心语和凤唯安坐在二人对面。

车厢内一度很安静,南宫樱把头自然的靠在南宫冥夜的肩膀上,微笑着说道,“我和阿冥这周末会举行个订婚仪式,到时候给江小姐发请柬,你一定要来啊。”

“不一定,可能没空。”江心语没兴趣参加他们的订婚仪式,有那个时间她宁愿在家里多看看书。

“南宫小姐家不是在英国吗?怎么会跑凤城来订婚?”唯安一脸吃惊的看着二人,目光在二人脸上来回的穿梭。

“咳,只是订婚仪式,我和阿冥是打算年底结婚的,所以先在凤城办一下也可以。”

“那你们的家长不用参加吗?亲戚朋友呢?没有亲人的祝福,这仪式举行的有什么意思?”

“我家人会过来凤城,这个不需要凤小姐操心。”南宫樱的表情有些挂不住,从小到大,也没人敢像凤唯安这样和她说话。

如果是在英国,她早就给她好看了。

“南宫小姐,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我是为冥哥哥担心……”唯安就是不喜欢南宫樱。

当然,只要江心语不喜欢的,她统统都不会喜欢。

南宫樱鼻子都快气歪了,她又不敢再接话了,生怕这小丫头片子又说出什么让她生气的话。

要不是她姓凤,她一定要找百八十个男人来弄死她。

江心语的眼睛一直紧盯着南宫冥夜,他也会时不时看她,放在腿上的手慢慢的握紧成拳。

“我不知道国内长大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这么没礼貌,江小姐,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的未婚夫,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南宫樱忍无可忍。

“他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吗?南宫小姐!”江心语一字一句的质问,眼神凌厉。

“你什么意思?阿冥,你倒是说句话啊?”南宫樱怎么也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讨厌的人,要知道在英国,她可是所有人巴结的对象,每个人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

“我也很想知道江小姐是什么意思?”南宫冥夜淡淡的看着她,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面。

“我的意思是,她根本不是你的未婚妻。”江心语深吸了一口气,语气认真。

“她不是,难道你是吗?”南宫冥夜反问。

江心语一愣,南宫樱和唯安也愣住,尤其是唯安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大事不妙。

“我……”

“江心语,你一直把我说成另外一个男人,我想问你,如果我真是那个男人,你和我又是什么关系?你是我的什么人?我又是你的什么人?说清楚!”南宫冥夜收回自己的手臂,身子坐的端正笔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江心语脸上的血色褪尽,手紧紧的握成拳,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面对着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几乎喘不过气来。

车内安静的落针可闻,没有一个人开口,气压有些低,南宫冥夜的眼睛紧紧的凝视着对面的女孩,一双琉璃的黑眸中有着执着的光芒。

江心语紧紧的咬着唇瓣,几乎将唇瓣都咬出血……

夜琛离开的前夜,她答应过他做他的女朋友……

可是……

“小心!”唯安突然惊呼出声,南宫冥夜眼神一利,江心语立刻向着车外看去,一辆车瞬间便从她和南宫冥夜这边向着车子撞了过来。

江心语几乎没办法反映,因为太快了,她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她等待着疼痛的来临,等了许久,疼痛没有到来,她反而被拥进一个安全的怀抱当中。

头顶上传来一声重重的闷哼声。

江心语吃惊的抬起头,便看到南宫冥夜那双布满惊慌的黑眸,在看到她没事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唯安也被震到一旁,还好她并不是车被撞的方向,额头撞了一下玻璃。

南宫樱也受了点轻伤,但并不重。

南宫冥夜的保镖已经下去抓人。

“少爷,怎么样?”盖亚打开车门,紧张的看着里面的人。

“少爷,您受伤了。”

南宫冥夜的腿上被划开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

南宫樱坐在座位上,看着紧紧的拥着江心语的男人,满脸的不敢置信,在遇到危险的第一瞬间,南宫冥夜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第一时间去保护江心语。

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她恨不能将江心语杀死!

唯安捂着撞疼的额头,心想,完了完了,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大哥,都怪我,没事带心语吃什么西餐!

盖亚的惊呼让江心语立刻低下头,当她看到南宫冥夜腿上的伤口时,黑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你受伤了。”

“没事,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南宫冥夜紧张的检查着她,仿佛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我没事,你得先止血。”

盖亚立刻找来药箱,先替南宫冥夜止了血。

唯安见状,拉着江心语说道,“心语,这没咱什么事了,咱们不过就是蹭个车,也是受害者,我们下午还有课,先走吧。”

“是啊,你们先走吧,还不知道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谁连累谁还不一定呢。”南宫樱见南宫冥夜受伤,脸都变了。

不过,更主要是因为南宫冥夜对江心语的态度,让她愤怒。

“心语,走吧。”唯安伸手拉江心语。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