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受伤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她竟然受伤了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我要这种的,我要染个颜色,你要不要染。”

“不了,这样挺好的。”

二人选好发型后,造型师便忙了起来,两人足足弄了一下午,才把头发做好。

“江小姐,您看看还满意吗?”造型师把她带到一面全身镜面前。

江心语看着镜中的自己,原本又黑又直的长发被卷成了大波浪卷,让她平添了几分妩媚,小巧精致的脸镶嵌在海藻般的发丝当中,美若精灵。

唯安的也弄好了,她不但把头发烫了,还染成了金棕色,搭配上明媚的五官,让她看起来像个洋娃娃般漂亮可爱。

“不错嘛,比直发更适合你。”唯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的有些奸诈。

“我们回去吧,太晚了。”江心语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快五点了,再开车回去,估计得六点多了。

“等一下,我给你买的衣服,你先换上。”唯安已经命人把她要的衣服送了过来。

“换衣服干嘛呀?”江心语不解的看着她。

“让你换就换,别问那么多为什么,我也换,造型当然要配全套的。”唯安推着她进了更衣室。

二人回到落花别苑的时候,唯安立刻问道,“我大哥回来了没有?”

“少爷还没有回来。”保镖恭敬的回答,低着头不敢乱看。

“还没回来啊。”唯安显然有些失望,遗憾她看着旁边漂亮的小美人。 

今天她可是刻意为江心语打扮了一番,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的。

“我先去换件衣服,这衣服穿着不太舒服。”江心语立刻就要回房间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别呀……先让小西看看,他也是男人嘛,我们好不容易做的造型,不能白做!”唯安拉着江心语进了客厅。

“咦,不是说我大哥还没回来吗?你们怎么回来了?”唯安吃惊的看着坐在客厅内的一家三口。

三人同时看着走进来的两个完全变了一个造型的女孩,霍西扬轻咳一声说道,“寒还有些事没处理完,要晚点回来。”

“我上楼去换件衣服。”江心语和大家说了一句,微笑着转身准备上楼。

“等一下,等一下。”唯安立刻叫住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对准了江心语。

“唯安你干嘛?”江心语皱眉看着她。

“留个纪念嘛,快,笑一下。”唯安对着她要求。

江心语无奈,只能笑了笑,这才转身上楼了。

凤唯安保存好的照片,然后找出凤易寒的号码,把江心语的这张照片发了过去。

凤易寒站在病房内,手机响了一下,他拿出来看了看,是唯安发来的短信,他忍不住轻皱了一下眉头,手指滑动打开,一张照片出现在屏幕上面。

照片上的女孩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卷发,身上穿了一条暗红色的长裙,衬得她的肌肤比雪还要白,美艳的像个妖精。

凤易寒惊艳极了,印象中,江心语从来没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她一向喜欢清爽的颜色,很适合她,没想到换了个色系,她依然美的惊心动魄。

不过,下一秒,凤易寒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立刻把照片放大,江心语脸颊上那道红色的伤痕映入他的眼底,他的指尖忍不住去摸了摸,胸口顿时一紧,该死的,她竟然受伤了。

病房门被推开,沈念慈被人推了进来,凤易寒收起手机,走到她面前,问道,“怎么样?”

沈念慈见到他,眼泪立刻掉了下来,她猛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寒,对不起,我本来不想给你打电话的,可是……可是……”

凤易寒皱眉想要拉开她,想了想,还是没那么做,对沈念慈,他心里多少有一份亏欠在,尤其是在他决定要和江心语在一起的那刻起。

凤易寒将她抱起走到病床前,把她放了上去,看着她打上石膏的脚,转头看向医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沈小姐脚上本来就是旧疾,最怕的就是二次创伤,可是这次伤的就是旧疾。”医生介绍着。

“寒,都是我自己不好,不能怪唯安。”沈念慈拉住他的手,眼中是隐忍的泪光。

“小慈,对不起,我代唯安向你道歉。”凤易寒轻轻的抓住她的手。

“我说了没关系,他是你的亲妹妹,我也一直拿她当妹妹看,我怎么会怪她,你回去也别为难她,我想她不是故意的。”沈念慈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

这让凤易寒对她更加的愧疚。

他本已经打算想要和她说清楚,可是现在她受了伤,只能再往后拖拖。

“寒,今天可以留下来陪我吗?我一个人害怕。”沈念慈的眼中染着泪花,惨白的唇瓣犹如枯萎的花朵,看起来我见犹怜。

如果是以往,凤易寒一定毫不犹豫的留下来,可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江心语脸上的伤痕,他还没开口,病房的门被推开,凤易寒转头看过去,乔暮尘从外面走了进来。

多日不见,乔暮尘好像又瘦了,白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依然清雅绝尘。

“寒,好久不见了。”乔暮尘对着凤易寒问好,一双漂亮的黑眸中全是复杂。

凤易寒点了点头,“最近身体还好吗?”

“暂时死不了。”乔暮尘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沈念慈,转头对他说道,“你回去吧,今晚我留下来陪她。”

沈念慈气恼的瞪着乔暮尘,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行,那就麻烦你了。”凤易寒转头看向沈念慈,她的脸上的愤怒及时的收了起来,她柔柔一笑,“寒……你才是我的未婚夫,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小慈,今晚不行,我还有事,我明天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吧。”凤易寒现在恨不能飞回到别苑。

“那我等你,明天你一定要来看我。”

“我送你。”乔暮尘转身打开了病房的门。

凤易寒没拒绝,二人一前一后出了病房。

沈念慈看着那扇关上的房门,气的想杀人。

乔暮尘,这个该死的男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现在出来坏她的事!

凤易寒和乔暮尘走到住院楼的门口,二人止住脚步,乔暮尘转头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你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你可以放心。”

凤易寒狐疑的看着他,有些纳闷的问,“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和能娶沈念慈吗?怎么今天你的态度……”

“心语好吗?”乔暮尘淡淡的看着他问。

“她是我的女人,她好与不好都与你无关。”凤易寒的语气冷了下来。

乔暮尘轻笑一声,“算了……你回去吧,省得她等急了。”

凤易寒皱眉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转身走到车旁坐了进去。

以前他和沈念慈在一起的时候,他并不在意沈念慈和乔暮尘见面,可是知道乔暮尘喜欢江心语之后,他便用尽了手段阻止他们再相见。

那是一种强烈到霸道的独占欲,江心语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

凤易寒打开手机,翻出那条短信,他细细的看着江心语的照片,命令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去。”

乔暮尘推开病房的门,只感觉迎面飞来一个东西,他偏头一躺,一个坚硬的烟灰缸砸在门上,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忍不住皱眉,“怎么这么大脾气?”

“乔暮尘!你是故意的!”沈念慈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这段日子,她一直在找他,他都不肯出现,甚至连见都不愿意见她了。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他分明就是故意来坏自己的事的。

“沈念慈,够了!我不会再允许你伤害江心语一分一毫!”乔暮尘关上房门,慢走走向她。

“江心语江心语,你们一个个的都偏向她!她到底有什么好?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沈念慈激动的把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扫在地上。

“沈念慈,你闹够了没有……如果你答应放过江心语,不再找她麻烦,我娶你,我们结婚。”乔暮尘深吸一口气说道。

沈念慈愣了一下,似是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随即她大笑起来,笑的全身颤抖,乔暮尘看着她癫狂的模样,眉心紧皱,沈念慈笑够了,才指着他,语气比刚刚还要愤怒,“乔暮尘,你疯了吗!为了一个江心语……你……你……”

乔暮尘已经不爱自己了,甚至可以说是讨厌自己,可是为了一个江心语,他竟然说要娶自己!

“滚!我不会嫁给你,你知道我的目标,一直都是寒!你怎么和他比!”沈念慈瞪着他,说出的话也相当的绝情。

乔暮尘的脸色微变,一个男人最无法接受的恐怕就是一个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把自己看轻。

沈念慈冷静下来察觉自己说错了话,虽然她不爱乔暮尘了,但是这个男人对她一直是极好的,她也是被他刺激的发疯了才会说出这种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谁让你们一个个的都为了江心语那个贱人……你说娶我,不也是为了她吗?”

她的声音中带着委屈。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