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什么?”修罗耐心的看着她。

“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上次凤小姐跑来找少爷说了一些话……凤老的事是不是和南宫冥夜有关?他现在怎么样了?”

修罗听了她的话,眉头轻皱了起来,江心语连忙摆手,“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

“你是担心少爷对南宫冥夜做什么吧?你为什么那么关心那个男人?”修罗的语气变的有些冷了。

江心语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没什么,你不想说就算了,真的没什么。”

江心语现在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看到南宫冥夜手腕上的纹身,如果没有看到,她就不会那么确定南宫冥夜就是夜琛,她也不用一直牵挂着他了……

想到这里,江心语的眼睛倏的瞪大,心脏仿佛骤停了一下,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她看到南宫冥夜手腕上的珍珠纹身,确定了他的身份,所以她一直努力的想要让他想起之前的一切。

可是她却没有想过,夜琛为什么要把那颗珍珠纹在手腕上……

夜琛是故意的,他知道自己可能失去记忆,所以才把只有他们二人知道那颗紫珍珠纹在了手腕处。

不会有人懂那颗珍珠对他的意义,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懂……

他是希望自己看到那颗珍珠,那样就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他相信她,会帮助他找回记忆……

江心语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胸口一阵阵的抽痛,她猛的蹲在地上,手紧紧的捂着胸口。

“你怎么了?哪不舒服?”修罗紧张蹲了下来,懊恼于自己刚刚的态度。

她想知道什么,他告诉她就是了。

“我去叫少爷过来。”修罗不敢轻易碰她,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会变得贪婪。

“不要去!”江心语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摇头,“不要去,我没事!”

“你……”

“我真的没事,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好吗?”

“……”

江心语松开修罗,站起身走出了花园,仔细想来,夜琛失忆应并非意外,应该是人为造成的。

他手腕处的纹身说明了他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他是希望她能够帮助他恢复记忆的。

江心语回忆着二人重逢以来的点点滴滴,夜琛说那颗珍珠是他和他未婚妻的定情信物,现在想来,一定是他的未婚妻撒了谎,因为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夜琛的手腕上会有一个珍珠的纹身。

能被一个男人纹到身上的东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也只有定情信用这样的说词,才能让人信服。

江心语心里变得很乱,就算是失忆了,在她有危险的时候,夜琛也会毫不犹豫的来保护自己。

修罗还是不放心她,不远不近的跟在她的身后,原本走在路上的女孩突然摔倒了,修罗的胸口顿时一紧,飞快的冲到她的身边,江心语吃惊的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跟着自己。

“怎么了?”

“没事,脚崴了一下。”

路上有一个小坑,她想事没注意到。

修罗拿起她的脚,脱掉了鞋袜左右看了看,他轻轻的动了动,问道,“痛吗?”

“有一点。”

“还好没伤到骨头,估计是肌肉拉伤,回去上点药。”修罗想要把鞋袜给她穿回去。

“我自己来,没那么严重,应该不碍事的。”江心语有些尴尬的拿过自己的袜子。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修罗的手僵在半空中。

“嗯?怎么会啊?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江心语不希望修罗误会,对着他笑了笑。

“南宫冥夜勾结凤老,想要谋夺凤氏集团,他用了很多诡计,被少爷一一破解了,前一段时间,他们又想通过控股公司……”修罗把事情告诉了江心语。

“你怎么跑这来了?”凤易寒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二人看过去,凤易寒身影已经到了近前。

修罗连忙站起身,恭敬的向他行礼,“少爷。”

“嗯……怎么搞的?”凤易寒蹲下身,看着江心语还没穿上袜子的脚。

“哦,地上有个坑,一时没看到,脚崴了一下。”江心语立刻就要把袜子穿上,凤易寒一把抢过袜子又拎起她的鞋子,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别墅的方向走去。

“少爷,我没事,放我下来自己走吧。”江心语抬头看着他要求。

“该吃晚饭了你跑出来做什么?散步也得晚饭后吧?”凤易寒不悦的瞪着她。

“我就是出来透透气,本来是打算回去的。”江心语有些心虚的别开了眼睛。

“你要是想透气,我陪你,下次别再一个人出来了……我不放心。”凤易寒搂着她的手紧了又紧。

江心语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严肃的表情,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这么大的人了,出来走走有什么不放心的?

“笨蛋!别这样看我,让我想吃了你。”凤易寒低头蹭了蹭她的鼻尖。

江心语的脸颊涨红,她连忙别开脸,心却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二人回到别墅,凤易寒让人找来了医生,医生检查了江心语的脚,确定没什么大事,擦些跌打药,明天就能好了。

大家听说没事,也就放心了,凤易寒抱着她进了餐厅,细心的照顾着她吃东西。

“少爷,我自己来。”江心语被大家看的难为情,现在所有人都不吃东西,全都瞪着眼睛看着她们两个人。

“张嘴。”凤易寒把刚剥好的虾肉递到她唇边。

江心语只能张嘴吃了下去。

“少爷,我自己来就好。”

“乖,张嘴,你负责吃就好。”

“……”

“大哥,你还让不让我们好好吃饭了,心语是脚受了一点点点的小伤,手是好的,你要不要这样啊!”唯安咬着筷子一脸的郁闷。

“少爷,还是我自己来吧。”江心语也是很尴尬。

“张嘴……别理她,她就是嫉妒。”凤易寒警告的瞪了桌上的人一眼。

除了唯安以外,所有人都低下头开始猛吃面前的食物。

“我嫉妒?大哥,你这样秀恩爱很可耻你知不知道,而且,你这样……你还让我以后怎么找男朋友啊?长兄为父懂不懂啊!我以后找不到男朋友都赖你!”唯安用筷子用的敲着桌子。

“这跟你找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啦,女孩子找男朋友都有个标准,你这饭都喂着吃,我也会幻想,找一个给我喂饭的男人!你说,我能找到吗?”

“你大哥可以给你买一个!”霍西扬强忍着笑说了一句。

“奴隶啊!”凤唯安差点把筷子拍桌子上。

“也可能是个机器人。”

“大哥,你听到了没有!我以后找不到男朋友都赖你,你得养我和小豆芽一辈子。”

“想的美!我只养你到大学毕业,毕业生自力更生,我一分钱都不会再给你!”凤易寒说着话,继续喂着江心语。

“放心吧,他不养你他也得养小豆芽,你是监护人,钱还是你的。”霍西扬呲牙一笑。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嘴除了用来吃,就是用来说话的,吃和说话并不冲突。”霍西扬无辜耸肩。

“老爸,你嘴里掉饭粒了。”小西淡淡的插了一句。

霍西扬立刻闭嘴,连忙用手去摸自己的下巴。

桌上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吃过饭后,凤易寒便抱着江心语回卧室了。

“我去放洗澡水,一起洗澡。”凤易寒亲了亲她的唇瓣,转身走向浴室。

江心语看着他的背景,胸口有些莫名的烦闷。

洗好澡后,二人躺在床上,凤易寒把她搂在怀中,说道,“明天和唯安去买点东西,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给我省钱。”

“少爷,我现在是什么?”江心语知道有些话不该问,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你说呢?”

“知道了,我困了,想睡觉。”

江心语后悔了,觉得自己的问题太蠢,难道她在期望着他能给她什么承诺吗?

这个想法吓到她了,她连忙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什么了?”凤易寒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

“知道了就是知道了,睡觉吧,我好困。”江心语又蹭回到他的怀里,把脸贴在他的胸口。

“语儿……对不起。”凤易寒关了灯,屋内陷入一片黑暗,他的黑眸中满是复杂。

对不起,我现在给不了你承诺,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处理好一切……

第二天,吃过早餐后唯安便拉着江心语出发去商场了。

江心语总算见识了唯安的购买能力,从小便从奢侈品里泡大的妞,对所有品牌了如指掌。

就连学习用品,唯安买的都是某个奢侈品牌的,每样要了两套,她一套江心语一套。

无论江心语怎么拒绝,这丫头依然坚定的刷卡,只丢下一句,“不喜欢就扔了吧。”

江心语郁闷的想吐血,服务员们差点惊掉下巴。

唯安喜滋滋的看着服务人员把东西包起来,偷偷的看着一旁郁闷的女人,开玩笑,如果只买她一份,没有江心语的,她大哥肯定不乐意。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