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江心语的胸口又狠狠的拧了一下……

她把托盘放到桌子上,没有任何迟疑的向他走了过去。

凤易寒刚吸了一口的烟,手上的烟突然被抽走,他低下头便看到她站在自己身旁,把那根烟熄灭在了烟灰缸内。

江心语没看他的表情,直接打开了所有的窗子让风吹了进来,以便于烟味散去。

“我做了一碗面,你刚刚吐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江心语完全没做错事的自觉,抬头看着他,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凤易寒的手还保持着拿着烟卷的姿势,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女孩,比他矮了那么多,瘦瘦的小小的,在他面前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小脸上被他捏出的红印退了一点,但还是能看出来,眼神清澈,不含一丝的杂质,他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在她眼中的倒影。

“去尝尝。”江心语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拉着似乎傻掉的男人进了屋。

来到桌子前,凤易寒的目光落在桌上的那碗面上,上面摆放着整齐的蔬菜丝,黄黄绿绿的很漂亮,中间放着一个煎的漂亮的鸡蛋,看一眼便让人食欲大开。

凤易寒是真的饿了,晚饭没吃就去喝烈酒,吻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又被恶心的把今天一天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

现在他的胃空的发疼。

坐到桌子上,凤易寒把面条端到自己的面前,拿起筷子夹起一筷子便吃了起来。

面条的味道很淡,只有一点香味和咸味,吃在他的嘴里却成了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江心语慢慢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吃,眼睛却是有些发酸,她恨自己太不争气,在想到他因为喝酒吐了,怕他会难受,她竟然可以忽略他所做的一切。

包括他湿掉的衣服,身上的女人香,他对她的粗鲁……

一碗面条很快下肚,凤易寒干脆端起碗,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他回来吐了后,又喝了那么多的冰水,胃里生冷疼痛,现在暖暖的汤汁下肚,再次面条填满,他整个人都觉得暖洋洋的,胃也不痛了。

“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去做。”江心语看着那空了的碗有些发怔。

“你吃了吗?”凤易寒抽了一张纸巾慢条丝理的擦了擦嘴。

江心语本想说不太饿,出口却变成了,“还没有,甜甜已经做了晚餐,我把碗拿下去,现在去吃。”

她站起身端起碗放到托盘上,准备离开,凤易寒沉默的看着她的动作,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手抓住她的手腕,“她做的东西能吃吗?”

江心语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他,“我看挺好的。”

“我让肖言叫了外卖。”

凤易寒看着她,江心语很少化妆,平时只涂一层润肤露,皮肤却像剥了壳的鸡蛋,唇红齿白,眼珠漆黑,睫毛浓密的比画了眼线还要漂亮,一头乌黑的青丝披在肩头,纯美动人。

只是这样看着,都能让人心潮澎湃。

“真不用那么麻烦。”江心语咬了咬唇,被他抓着的手腕,变得有些发烫。

“放下,陪我说会话吧。”凤易寒松开了她的手。

江心语把托盘放到桌上,刚要坐下,凤易寒站起身拉着她向阳台走去。

到了阳台上,凤易寒便放开了她,身体靠在门上,因为开着窗,院子里的花香飘了进来,清香怡人。

“你就没有什么话问我吗?”凤易寒的眼睛凝视着她的侧颜,语气有些淡。

江心语扯了扯好看的唇瓣,转头对上他深邃的黑眸,“舒服一点了吗?胃有没有痛?还想不想吐?后背的伤还痛不痛?”

凤易寒的身体僵硬,黑眸微微的收缩,似是不敢置信,“你……你想问的只有这些?”

“对……我想问的只有这些。”江心语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清澈。

“……”凤易寒的喉结滚动着,一股熟悉却又陌生的情绪在他的胸口翻滚着。

江心语依然盯着他,似乎在认真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我的胃不痛了……伤口还有点疼,可能是泡了水的原因。”凤易寒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帮你看看,如果有需要,还是让医生过来一趟。”江心语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臂,拉着他走向屋子。

凤易寒顺从的跟她回到卧室,江心语转身替他解身上的扣子,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想到他后背上的伤口,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凤易寒看着她,他不相信她真的是那样随便的女人,大手突然抓住她的手,江心语抬起头,眼神撞进他的黑眸当中,凤易寒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狼狈,他低下睫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我今天……和君天,西扬去酒吧了。”

江心语继续看着他,心尖突然颤了颤……

他这是在向她解释吗?

呼吸变轻,就连他握着她的手,都变得滚烫。

“我喝了很多酒,君天硬要拉我去跳舞,我不想跳,回去的时候,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凤易寒的语气有些纠结,后面的事,要不要告诉她?

他很想用自己处理公司事务的思维去分析一下这件事的利弊,可是他没有办法,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完全没有任何思维可言。

“那个女人戴着面具,和你在酒吧跳舞的时候,有一分的像……后来……”

望着那双清澈漆黑的眼眸,他觉得难以启齿,如果让她知道了自己和那个女人亲吻了,她会不会嫌弃自己?

“后来怎么了?”江心语皱眉看着他,等待着他后面的话。

“后来她泼了我一身的酒,我和她什么都没发生。”凤易寒还是没敢把自己亲了那个女人的事说出来。

而只是短短几句话的时候,他的手心竟然已经一片黏腻。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洗手,我的手怎么了?”江心语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

“我先帮你看看伤口吧。”江心语看出他的为难,也不想逼他,先一步岔开了话题。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凤易寒握紧了她要抽回的小手。

江心语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摇了摇头,她们天天在一起,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能有什么要和他说的?

凤易寒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那颗火热的心一下子冷却了下来,他放开她的手,转身走到床边,看也不看她,自己脱掉了上衣,趴到了床上。

他突然离开,没有丝毫的留恋,让江心语的心也空了一下,她忽略掉心底那点不舒服,走到床边看着他后背的那道伤疤,像条丑陋的蜈蚣趴在他的后背上,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不过,似乎他身上原来那些留下的疤痕比原来浅了许多,不似之前那么严重,只有一点浅浅的痕迹。

难道是因为自己给他输血的关系?

“少爷,再让医生给你输点血吧,你后背的伤肯定痊愈的更快,你看你身上的疤痕都淡了。”江心语毫不在意的话,却让凤易寒的脸色大变。

他猛的直起身,把正准备检查他伤口的江心语给吓了一跳,抬头对上他阴郁的黑眸,江心语眨了眨眼睛,“少……少爷。”

凤易寒看着开着的房门,快速的下床把门关好,转身回到床边,表情冷的可怕,“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种事以后不许提,不许说!”

“可是……可是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啊。”江心语弱弱的缩了缩脖子,心“砰砰砰”的狂跳个不停。

“那也不许!江心语,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动不动就要给别人输血,你以为你身体里有多少血?”凤易寒恶狠狠的瞪着她。

“我……”

“如果一个人失血过多,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一般来说,人体血液总量占体重的百分之七到八,你的体重是45公斤,如果你失血在六百毫升以上,就很可能危机到你的生命!”凤易寒一字一句的分析给她听。

“可是医生会掌握,上次我给你输了一千毫升,也好好的啊。”江心语没敢提自己头晕差点昏倒的事。

“我好像该考虑是不是要撤回在莲花岛的投资了!”凤易寒的眼神是闪过一丝阴郁,握着她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

“不要这样……我觉得医生会有分寸的。”

“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一旦被人知道了的你的价值,你觉得谁还会顾你的小命!他们会直接抽干你的血!”凤易寒见她不开窍,干脆狠狠的威胁她。

果然江心语被他吓得哆嗦了一下,抽干她的血,那她岂不是变成人干了!

“知道怕了?”凤易寒开始后悔和她讲了那么多没用的道理,如果知道威胁最管用,他就直接用这招好了。

看来,以后对她还是要简单粗暴!

“可是……我只想给你输血……你身上的疤痕都淡了。”江心语弱弱的说道。

凤易寒看着她可怜的样子,一口气卡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脑海中的那点理智在她的话语中彻底的崩溃……

她说只想给他输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