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她是人,不是物品!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她是人,不是物品!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质问?

她没资格!

闹!

她更没资格!

莫甜小心的看着她的闷闷不乐的样子,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你怎么了?”

“没什么。”江心语抱紧怀中的抱枕,精致的眉头皱的更紧。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莫甜担心的看着她。

江心语摇了摇头,显然不太想说话的样子。

莫甜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不发烧了,心也放回了肚子里,“那我去做些吃的,一会儿让少爷也下来吃点。”

江心语想说没胃口,可是想到凤易寒呕吐的样子,最终也没有说话。

莫甜去厨房做饭了,江心语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眼泪莫名的就掉了下来……

江心语用力的擦去眼泪,忿忿的将枕头抱的更紧,“哭什么啊,有什么好哭的!江心语,你真是蠢死了!不要哭了!”

莫甜躲在厨房里,听着江心语这边的动静 ,无奈的叹了口气,少爷也真是的,怎么又惹心语伤心了?

心里莫名的有些发堵,揪着菜的叶的手更加的用力!

凤易寒洗了澡,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下了楼,走到楼梯中央,目光便落在坐在沙发的身影上面,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眉心,他下了楼梯直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了一瓶冰水,仰头喝了下去。

“少爷,请让一让,我要拿鸡蛋!”莫甜走了过来,语气生硬。

凤易寒皱眉放下手上的水瓶,冷眼盯着挤过来的女人,很明显,莫甜今天的态度不好。

这是对自己有意见了?

不过,她哪来的胆子,竟然敢对自己大呼小叫。

“莫甜,别忘记你自己的身份!”凤易寒把水放到一旁,语气中透着凌厉。

莫甜的动作一僵,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羞赧,她立刻转身单膝跪在了凤易寒的面前,“属于该死。”

五行卫有着很严格的等级制度,这个等级制度决定着每个人的地位,和军队的形式相仿,修罗,雷伊,卫一,卫三他们在五行卫中的地位是最高的,而莫甜比他们低了不止三等。

她之所以会被选上来,是因为她的性格,比较活泼,天生一张娃娃脸,派到江心语身边正合适。

如果不是这次任务,以她的级别,根本不可能见到凤易寒!

莫甜因为生气,竟然把这个忘记了。

“下不为例!”凤易寒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拿了水离开了厨房。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莫甜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她虚脱般的坐在地上,全身发软,真的是太可怕了,刚刚她做了什么,竟然对自己的主子不敬!

如果凤易寒追究的话,等待她的惩罚将是残酷的!

江心语听到脚步声,抱着抱枕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她咬了咬唇,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里面正在播放着一个娱乐节目,父子二人极力的搞笑,现场的观众笑声不断。

凤易寒越过了江心语坐到她的身旁,和她一起看着电视,他不动也不说话,时不时喝着瓶子里的冰水,后背的伤口可能因为沾了水的缘故,隐隐的疼着。

不过,这点疼对于凤易寒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抵不上胸口的闷痛,想起今天那个画面,手中的塑料瓶被他捏个“咯咯”作响,电视的声音有些吵,但江心语依然能听到他咽下冰水时,喉咙发出的声音……

江心语努力的让自己把精神集中的电视节目上,可是身旁哪怕一点点他制造出的声音,都能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

这让她很挫败。

凤易寒喝光了瓶子里的水,他把那个空了的瓶子抛了出去,塑料瓶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弧度,准确的落在了垃圾筒里。

“我去厨房帮忙。”江心语放下抱枕,双腿放下来,穿了拖鞋准备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凤易寒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扯进自己的怀中,低下头便准确的吻上她的唇瓣。

她的唇很Q很软,甜甜的带着香味,就像一颗美味的糖果,每次亲吻都会让他上瘾。

想起自己之前吻的那个女人,凤易寒的黑眸微暗,那个女人的唇也挺软的,但还是让他觉得恶心,只有她的唇让他舒服。

他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虽然刚刚他刷了两遍牙,但还是觉得那股恶心的味怎么也散不去。

现在吻了她的唇,他才觉得不那么恶心了。

江心语对他这个吻有些莫名其妙,刚刚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现在又抱着她亲吻。

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就算他是她的债主,也不能这样不讲理吧?

她是人,不是物品!

她也是有感情的!

而且……

谁知道他刚刚和别的女人做了什么。

这么想着,江心语的手便推上他的肩膀,也许是有些生气,她的力气有些大,一下子便把沉迷的吻着他的男人给推开了。

凤易寒没想到她会反抗,皱眉看着她……

现在他脑中唯一想的就是,南宫冥夜吻她的时候,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温顺,现在他想吻她一下,她都不乐意了?

凤易寒受了刺激,动作也变得对着粗鲁,大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脸颊,将她的脸都捏变形了,低下头继续亲吻上她的脸颊,江心语再去推他,这次凤易寒有了准备,哪是她的力气能抵抗的?

凤易寒认真的亲吻着她,舌扫过她口腔内的每一处,似乎要将某人的记忆全部抹去一般,直到感觉到身下人儿的颤抖,他才停住了动作。

抬起头,便看到她黑眸涣散,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凤易寒的手就像烫着一般,一下子松开了她。

江心语的皮肤很薄,水水的,十分的娇嫩,被他这么一捏,脸颊上立刻现出三个红红的指印,印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他看着她角的泪水,胸口一阵抽痛……

伸手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用力再用力,直到江心语痛的受不了,才忍不住出声,“疼……”

凤易寒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她,把她放到沙发上,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厅。

江心语皱眉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双腿慢慢的收拢,她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膝盖,黑眸中一片茫然。

她甚至开始怀念二人在莲花岛的日子。

胸口的痛意愈发的明显。

电视里的节目还在继续,现场笑成一片,江心语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莫甜做好了晚餐,叫她吃饭,叫了三遍,江心语才应声。

莫甜看到她脸上还未消退的红印子,不敢置信的问,“少爷弄的?”

江心语摸了摸自己的脸,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无言。

说什么呢,别墅里就三个人,说不是他,谁信啊?

“你去叫少爷吧。”江心语有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凤易寒。

“好。”莫甜没多说什么,上楼去了。

江心语看着桌上的饭菜,莫甜做的西餐,看上去有些油腻,江心语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凤易寒刚刚吐了,这么油腻,他能吃的下吗?

没多久,莫甜便走了下来,江心语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少爷让我滚!”

莫甜一脸的郁闷,她刚敲了门,说了一句话,便被凤易寒送了一个“滚”字。

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哪还敢再敲。

江心语安慰了她两句,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卷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她在冰箱的找到了面条,锅里烧上水,把面条煮上,又洗了几样蔬菜,切成了细细的丝。

莫甜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尴尬的道歉,“心语,对不起啊,我不太擅长做饭。”

“不是你做的不好,刚刚少爷回来的时候可能喝了酒,吐了,我怕他吃不了油腻的,给他做碗面条会更好。”江心语压下内心的不舒服,转头对着她解释。

“少爷吐了呀,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莫甜立刻释然。

“应该不用吧,你帮我煮点黄豆吧。”江心语把蔬菜切好,拿起筷子去搅面条了。

莫甜立刻去帮忙煮了点黄豆。

江心语又煎了一颗荷包蛋,把面条捞在碗里后,把那些蔬菜码放了进去,又把荷包蛋放在是中央的位置。

莫甜看着她做出来的这一碗色香味俱佳的面,忍不住赞叹,“心语,你真厉害,什么都会。”

“只是一碗普通的面。”江心语对着她笑了笑,把碗放到托盘上面,又拿了筷子端起走出了厨房。

“少爷在书房。”莫甜跟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知道了。”江心语端着托盘上楼,到了书房外面,她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面再次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不是让你滚了!”

“少爷,是我。”江心语捏紧了手上的托盘,回了一句。

里面没有动静,江心语不再犹豫,伸手扭了一下门把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烟味,江心语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抬起头便看到凤易寒正站在阳台上,背影看起来孤寂而落寞。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