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病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到底是什么病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虎子关上了房门,屋内就只剩下安芷媛,小西和晏斯南三人。

“他怎么样?”安芷媛的声音都在颤抖。

“情况比想象的好,不要太担心,我们都要相信小西,他是个坚强的孩子。”晏斯南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他又拿出其他的药品,开始为小西注射。

客厅内,宁萱拉着还在不停流血的男人来到客厅,她找来药箱,为霍西扬止血。

此时此刻的男人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任由她折腾着,宁萱一边为他包扎一边哭,“扬,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呜呜……这得多痛啊。”

他的手背上被划了好几道伤口出来,血不停的往外涌,她弄了好久才替他止住了血。

虎子一声不吭的站在门外,一双黑眸阴沉的可怕……

半个小时后,经过晏斯南的不懈努力,小西的情况才彻底的稳定下来。

“还是尽量不要让他受刺激,他的身体真的经不起……”晏斯南的声音有些无奈。

安芷媛蹲在床边,大手不停的轻摸着儿子的头,心痛如绞。

“你先去收拾一下,这里有我守着,如果小西醒了看到你这样,他还会心疼的。”晏斯南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芷媛对晏斯南是百分之百信任的,儿子多少次犯病,都是被他从死神的手里救回来的。

所以她对他是无条伯的信任着……

安芷媛慢慢的站起身,又不舍的看了一眼小西,才低声说道,“晏医生,小西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我会守着他。”晏斯南看着她脸上的伤,清润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疼惜。

安芷媛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着他说道,“晏医生,你可不可以先不要回医院,我害怕……”

晏斯南温和的笑了笑,“我和医院请了三天的假,如果不够,我可以续到一个星期。”

他的话让安芷媛彻底的安下心来,她对着他笑了笑,“谢谢。”

安芷媛相信只要晏斯南在,小西就绝对不会有事了。

安芷媛走出卧室,虎子立刻站直身体担心的看着她,问道,“媛媛,小西怎么样了?”

“有晏医生在,不会有事的。”安芷媛简单的说了一句。

客厅内的霍西扬也立刻站了起来,抽回自己被宁萱抓着的手,快步走到安芷媛面前,他困难的吞了吞口水,问道,“小西怎么样了?他到底怎么了?”

“你放心吧,已经没大碍了。”安芷媛凝视着他的黑眸中有着点点的泪光。

她真的好想扑到他的怀中大哭一场,小西是她的儿子,也是他的,骨肉相连,她相信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她的感受了……

可是她不能这么做……

一滴泪从眼眶中掉落下来,宁萱适时的出现在霍西扬的身侧,安芷媛连忙低下头,绕过他准备离开。

霍西扬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然后在虎子和宁萱吃惊的目光中,他拉着她快步的离开了。

楼上卧室。

霍西扬进门后便将门关上反锁了起来,他转身质问,“小西他到底……”

他的话还没说完,安芷媛突然扑到他的怀中崩溃的大哭,她紧紧的搂着他,哭得全身颤抖,她真的好害怕,每一次看到儿子在她面前昏倒,都像有一把刀子在凌迟着她的心……

那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

可是这几年来,她一个人却取独自承受过无数次……

她真的已经撑到了极限,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

霍西扬呆呆的站在那里,听着怀中女子极力压抑却依然能听出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的手慢慢的搂住她,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黑眸中一片复杂……

安芷媛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从浴室进走了出来,打开门便看到霍西扬站在那里,白色的衬衣袖子破碎,被染红了一大片,手上缠着的纱布也渗出血迹……

衬衣的两边衣角,一边露在外面一边掖在裤子里,样子极为的狼狈。

“小西……到底是什么病?”霍西扬声音沙哑的问道,眉间打着一个死死的结。

安芷媛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一下子便拧痛了起来,心里受着世间最痛苦的煎熬,脸上却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哥,你别担心,小西就是从小贫血,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很容易至脑供血不足而昏倒。”

“只是这么简单?”霍西扬的声音中透着艰涩,眼睛紧紧的凝视着她。

“我因为在怀着他的时候,营养跟不上,他生下来营养不良,你也看到了,他刚生下的时候很瘦小……这都要怪我,是我没本事,才让孩子跟着我受苦,后来……小西还没断奶的时候,我也没办法出去找工作,只能帮人家做一些零活来赚钱,生活也过的非常的拮据,他的病就这样耽误下来了……我没敢告诉你和爷爷,就是怕你们会担心。”安芷媛刚刚在洗手间一直在想要怎么解释小西昏倒的事才能让他相信,这是她唯一能想出来的方法了。

霍西扬岂是那么好糊弄的,所以她只能尽量的说的逼真一些,多一些真事,更容易取得他的信任。

她说的这些都是事实,除了小西的病情。

霍西扬一直紧紧的盯着她,指尖都忍不住在颤抖,所以,儿子现在的体质全都要怪他!

安芷媛失踪初期,爷爷就下令,让他务必把她找回来。

其实没多久,他便得到手下的回报,说找到她了,可是当时他却对手下吩咐,不要管她,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

而且,还要阻止霍家其他的人找到她!

那时,他非常的痛恨她的母亲,恨不能杀了这对母女,自然不会在乎她的死活!

所以,这就是老天对他最好的报应!

如果当初他没有做的如此狠绝,小西的就不会因为母体的营养不良而得了这种病?

安芷媛完全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更不知道霍西扬曾经下过这样的命令。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安芷媛不安的向他道歉。

霍西扬嘴角扬起一抹苦涩,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她,而是他,是他对不起她们母子二人。

“我去看看小西醒了没有。”霍西扬的声音有些沙哑。

“还是先让晏医生替你看看伤口吧。”安芷媛看着他依然在往外渗血的伤口,鼓起勇气走上前,拉住他的手向楼下走去。

宁萱看着手拉手下楼的男女,差点没昏倒,她想上去分开二人,但是今天小西已经因为她昏倒了,如果她再闹,恐怕霍西扬对她就真的失望了。

小西已经醒过来了,人还很虚弱,正和和晏斯南聊天。

晏斯南听到声音,立刻站了起来,安芷媛连忙对着他说道,“”晏医生,麻烦你帮我哥看一下伤口,他的手受伤了。”

小西本来还在生爸爸的气,在听说爸爸受伤的时候,小脸立刻皱了起来,目光落在霍西扬受伤的手和手臂上,一片心疼的神色。

晏斯南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小西和安芷媛心疼不已的神色,对着霍西扬说道,“霍先生,还是去外面吧。”

霍西扬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说道,“爸爸一会儿再来看你。”

客厅内,晏斯南重新拆开了霍西扬被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手,他的伤口较深,这样简单的处理根本不行,必须要缝合才行。

他拿出医药箱里的工具,准备好针和线,准备替他缝合。

“需不需要打麻药?”晏斯南问道。

“不必了,拜托你了。”霍西扬还着急回去看儿子。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这样狼狈的出现在小西面前,他一定会心疼自己的……

“扬,怎么能不用麻药,很痛的。”宁萱坐在他的身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柔弱和心疼。

霍西扬看了她一眼,从前他最喜欢的就是宁萱这副模样,柔弱的让他心疼,总会让他有种强烈的保护欲。

可是现在,看着她这样,只是让他烦躁。

“缝。”霍西扬只说了一个字,便不再多说。

晏斯南拿起针线手法利落的替他缝合好伤口,三道伤口一共缝了十三针,缝合好后,又给他上了些止血止痛的药,非常专业的替他包扎好。

手臂上的伤口不深,不需要缝合,晏斯南只简单的替他上了药。

做好一切后,晏斯南将东西收拾好,霍西扬向他道了谢,上楼先换了一身衣服,才去了小西的房间。

安芷媛正坐在床边陪着小西,虎子沉默的站在一旁,眼睛紧紧的锁定在二人身上,就好像生怕他一眨眼,她们母子就会消失一般。

小西虽然没说,但是他其实很担心爸爸,见他回来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别扭的转过头,故意不看他。

安芷媛听到声音站起身,她看了一眼走进来的男人,说道,“哥,你先陪陪小西吧,我出去和晏医生谈些事情。”

霍西扬有些狼狈的点了点头,现在他的心情极为的复杂,躺在床上的男孩,他的儿子,在他的心里已经占据了最柔软的那个位置,让他每次想到他的时候,心都柔软的一塌糊涂。

这种感觉真的很神奇,在没见到小西之前,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喜欢小孩子,甚至看到别人家的小孩还会厌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