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再想别的男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许再想别的男人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凤易寒给她穿好鞋子后,江心语立刻从床上站了起来,逃也似的向外走去。

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脸色惨白,凤易寒从身后抱住她,感受着她身体的僵硬,他的手慢慢的向下,拉住她的手,说道,“我陪你一起。”

“……”

凤易寒十指紧紧的扣住江心语的手,快到凤唯安病房的时候,他突然问道,“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唯安肯定是要问的。”

江心语立刻顿住脚步,扭头看着他,一双如水晶般清亮的黑眸有些焦虑,“我还没有想好。”

“我倒是想了一个。”凤易寒转过身,面对着她。

“什么?”江心语立刻问道,唯安死里逃生,生下了宝宝,她不想让她失望。

“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凤易寒的声音有着特有的磁性,他紧握着她的手,眸光专注的凝视着她。

“你想要什么好处?”江心语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就像两把小刷子刷在他的心尖上。

“我要你全心全意的和我在一起,不许再想别的男人。”凤易寒的大手轻轻的抚过她水嫩的脸颊,黑眸中闪过一丝着迷的神色。

“你总要求我,那你呢?”江心语有些困惑的反问。

他总是要求她不许想别的男人,可是他呢?他不止想着别的女人,还有过无数的女人。

“……”

“名字我自己想,不需要你的。”江心语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大步走向唯安的病房。

手臂被他抓住,凤易寒将她拉了回去,看着她满是倦意的小脸,无奈的说道,“孩子的名字叫连城,价值连城的意思。”

“凤连城!”江心语轻轻的念出这个名字,觉得还不错,寓意很好,也很响亮。

虽然面前的男人有些讨厌,可是江心语觉得他取名字还是不错的。

江心语抽回自己的手臂,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凤易寒跟在她的身后,一起走进了病房。

唯安已经醒了,护士正在喂她喝一点米汤类的东西,因为她刚进行了剖腹产,暂时还不能吃别的,只能吃些流食。

唯安已经骂了小豆芽几百遍了!

小豆芽吃饱喝足,正躺在婴儿床上呼呼大睡,对于妈妈的怨念毫不知情。

“心语,大哥,你们来了,心语快告诉我,名字想好了没有!”唯安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小豆芽的名字。

江心语有些心虚,但看着唯安期盼的眼神,她还是微笑着说道,“小豆芽的名字叫连城吧,凤连城!”

“连城!价值连城的意思吗?不错不错,好听又大气响亮,我喜欢!谢谢你心语,我就知道你最会取名字了!”唯安对这个名字也相当的满意。

郁思佳坐在一旁,也觉得这个名字取的好。

“大哥,你觉得怎么样?好听吗?”凤唯安眼神期盼的看着走到床边的凤易寒。

凤易寒看了一眼婴儿床里的小婴儿,微笑的说道,“还不错,我想等他长大了,一定喜欢自己的名字多过小豆芽这个代号。”

江心语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名字分明就是他自己取的,不过,他是孩子的舅舅,他给孩子取名字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其实她一早就想把取名字的事交给他的,毕竟小豆芽是凤家的孩子,取名字这等大事,还是让他来决定比较好。

“大哥,你懂不懂啊?小豆芽是昵称,昵称!”唯安对着哥哥吐了吐舌头。

“……”凤易寒对于这个昵称实在无法认同。

“大哥,心语,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怪怪的!”唯安恢复光彩的大眼睛不停的在二人之间打转,依然是那么的古灵精怪。

凤易寒和江心语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二人对视一眼,又立刻移开视线,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有!”

“怎么没有啊?我看分明就是有!你看看心语脸色多差啊!大哥,你说,你是不是欺负心语了?”

江心语的脸色有些差,明眼人都看不出来,而且她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你小孩子懂什么?不要乱说话!”凤易寒瞪了妹妹一眼,他也不想欺负她,可是她总是有办法让他发狂!

现在想到她唇上不属于她的血迹,他都觉得胸口的气血不停的翻涌!

“我都是做母亲的人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两个才幼稚吧?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让我操心!你们两个也早点要个小宝宝安定下来吧。”唯安指着一旁酣睡中的小豆芽说道。

提到宝宝,凤易寒和江心语的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凤易寒看了身旁的女孩一眼,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也许,唯安说的是对的,有了他的孩子,她就不会再去想别的男人了!

可是……

他偏偏没办法给她孩子!

“小豆芽,你说是不是?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宝宝的?你们两个别在这傻站着了,坐吧。”唯安转头看着愣在床边的两个人。

江心语缓缓的坐了下来,胸口一阵阵窒息般的闷,“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医生刚刚进来检查了,说本小姐体质超强,造血功能也是强大到无敌,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你可以放心啦。”

唯安笑靥如花,眼睛时不时的就会瞄一眼熟睡的儿子,可见对他有多么的喜爱。

“连成,快谢谢舅妈,舅妈帮你取了好好听的名字,这名字可是要跟着你一辈子的,你也要感谢舅妈一辈子哦。”

唯安的眼中闪出母爱的温柔,看着一旁的小家伙,想起他软软的小屁屁,小脚丫,她的心软的一踏糊涂。

“唯安,你不要乱教他!我是他阿姨。”江心语立刻纠正,转头对着小豆芽说道,“豆芽,我是阿姨,不要认错了。”

江心语有些无奈,她和凤易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哥,你怎么搞的?为什么都这么久了,还没搞定心语?我可告诉你,除了心语,别的女人想做我嫂子我一律不认!”唯安气恼的瞪向凤易寒。

凤易寒还没说话,江心语便生气的站起身,说道,“唯安,你再胡说,我可不理你了!”

什么舅妈,嫂子的?

她和凤易寒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凤易寒要娶的人也从来都不是她!

“好嘛,好嘛,我不说就是了!你别生气,先坐下,坐下来,你都吓到连城了。”唯安见她是真生气了,伸手拉着她坐了下来。

江心语都要被她气哭了,牙齿用力的咬着唇瓣,从凤易寒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向下垂落着,她脸部的轮廓特别的秀美,粉颈上有着他留下的痕迹……

江心语并不是真的生唯安的气,她只是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总有一天她要让自己独立强大!不用再受制于人!

唯安知道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了,生怕江心语会真的生自己的气,紧张的握住了她的手。

小豆芽要被护士抱走去打个疫苗,唯安不能动,她便让江心语和郁思佳帮忙跟着去,别的人她全都信不过,生怕自己的小豆芽会被人抢走了一般。

唯安眼巴巴的看着儿子被抱走,直到房门关上,她才不舍的收回视线,凤易寒坐到她的面前,无奈的说道,“只是打个疫苗。”

“哼,你还好意思说,当初是谁硬是逼着我打掉小豆芽的!”唯安冷哼一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凤易寒的嘴角染上一丝苦涩,她今年也才十七岁,知道怀孕的时候才十六岁,他这个当哥哥的还能怎么做?

难道任由着她生下一个被强暴后来的孩子?就此毁了她的一生吗?

“你比哥哥强。”凤易寒伸手摸上她的额头,眼中闪动着难得的柔情。

“那当然了,如果不是我跑的快,我怎么能和我的小豆芽见面,大哥,你说你当初是不是错了?你看着我的小豆芽,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触吗?没有罪恶感吗?”唯安睁着一双大眼睛,认真的看着他问。

凤易寒摸着她额头的动作顿住,脑海中想起的竟然是江心语当初流产后的样子,她当时脆弱的就像一个水晶娃娃,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般,那种绝望的气息到现在都让他记忆犹新……

“是我错了。”凤易寒在看到小豆芽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谁也没有权力去剥夺掉他生的权力。

“知错就好。”唯安终于满意的扬了扬唇。

“不过大哥,你是怎么回事?你到现在都没有搞定心语吗?”唯安皱眉看着他,一脸的鄙视。

“唯安,有些事,你还小不懂。”凤易寒无奈的看着妹妹。

“我都有儿子了,怎么不懂啦?你是不是还和那个沈念慈在一起?所以心语才会生你的气对不对?”唯安愤怒的瞪着他,一副要被他气吐血的样子。

“唯安,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专心养好身体最重要。”凤易寒收回手,表情变得严肃。

“哥!你怎么……”唯安科简直要被他气死了,哥哥怎么到现在还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呢,也难怪心语会生气。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