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刚叫我什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刚刚叫我什么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我没有这么想,但是你救了我是事实!你不在乎,可我不能不在乎!所以,我必须对你的伤负责!”江心语凝视着他非常认真的回答。

“是吗?那你最好能够负责到底!”南宫冥夜说完,抬手开始解自己的扣子,一双黑眸邪魅的盯着对面的女孩。

江心语看着他脱衣服的样子,条件反射般的就要转身,可是下一秒,她便停住了动作,洋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南宫冥夜脱掉上衣后便趴到了病床上,他受伤的后背暴露在她的面前,上面一片青紫的颜色,看起来非常的触目惊心。

江心语走到床边,看着他受伤的后背,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强忍住了眼睛的酸涩,没有让自己掉下泪来。

低下头,她快速的把两管药膏打开,放到自己的掌心混合后,手掌在接近他后背的时候,脸颊莫名的有些发烫……

看着他的伤,她的手掌轻轻的放到他的后背上,然后一点一点的在他的后背上面涂抹着药膏,温热的掌心轻抚过他的后背,她轻轻的揉动着,以便于那些药物可以更好的吸收。

南宫冥夜感受着她温柔的动作,眸光微微的闪动,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江心语努力的让自己集中精力,可是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她的脸颊还是慢慢的烧得通红,呼吸也有些凌乱了……

大概用了半小时的时间,江心语才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南宫冥夜猛的睁开了眼睛。

“好了……下次不要再拒绝护士给你上药。”江心语立刻放下药膏,脸热的似乎要爆炸了,狼狈的转身就想逃走。

南宫冥夜长臂一伸,便将她拉了回去,江心语惊呼一声,人已经被他拉到床上,他的双手撑着床放在她的身体两侧,四目相对,江心语紧张的几乎要不能呼吸了……

南宫冥夜的脸一点一点的向下,江心语感受着他越来越近的呼吸,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刚要转头躲开他,身上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她猛的睁开眼睛,吃惊的看着他。

“怎么?你很期待我吻你吗?”南宫冥夜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我没有!你不要乱说!”江心语猛的推开他,狼狈的站起身,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黑眸中全是慌乱。

“没有?”南宫冥夜一脸嘲讽的看着背对着他的女孩,果然这些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分明有男人,还想着要勾引别人。

还是他的阿樱最好,身心都只爱他一个人。

江心语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应该会窒息而死了,她再次想离开,南宫冥夜再次将她抓住,这次直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二人的脸差点撞在一起,唇瓣的距离不超过一厘米,江心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立刻就要后退,南宫冥夜突然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四片唇紧紧的贴在一起……

江心语愣了几秒,立刻就要推开他,南宫冥夜知道自己该离开她的唇瓣,可是她的唇真的好软好甜,竟然对他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他情不自禁的加深了这个吻。

江心语反映过来,激动的要推开他,脑海中闪过凤易寒那张脸,她反抗的更加剧烈,南宫冥夜感受到她的反抗,心底莫名的升起强烈的不悦,他将她搂得更紧,舌强势的撬开了她的唇瓣……

江心语的眼泪莫名的就流了下来,南宫冥夜的舌头已经侵入到她的嘴巴里,不停的汲取着她的甜美……

江心语愤怒的咬住了他的舌头,南宫冥夜躲避不及,只感觉舌头一疼,他连忙离开她的唇瓣,舌尖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一股血腥味在嘴巴里蔓延开来。

“嘶……语儿,你好狠!”南宫冥夜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嘴角有血流了出来。

江心语本想推开他,可是听到他那声‘语儿’,她的动作猛的怔住,像是不敢置信般,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滴血从她的眼眶中掉落下来,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南宫冥夜不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委屈的说了一声,“疼……”

江心语激动的伸手抱住他,泪水掉的更多,“夜琛,你想起来了对不对?你想起我了!”

南宫冥夜感受着女孩发自内心的狂喜,黑眸中闪过一丝冰冷和厌恶,别怪他心狠,要怪就怪你是凤易寒的女人!

南宫冥夜突然抱住江心语站起身,江心语被吓了一跳,连忙推开他,南宫冥夜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抱着她在原地转了几圈,最后二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夜琛,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你告诉我,是不是?”江心语还沉浸在夜琛恢复记忆的喜悦当中,也顾不得二人的姿势有多么的不妥当,一直抓住他的手臂质问。

“你说呢?”南宫冥夜但笑不语,低下头,轻轻的蹭了蹭她的鼻尖。

江心语的表情倏的怔住,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将他推开,眨了眨眼睛,“你……你在故意骗我?”

“我只是很好奇,那个叫夜琛的男人,对你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南宫冥夜侧躺在病床上,脸上一片慵懒,没有丝毫愧疚之意。

江心语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她连忙从床上跳下去,不停的后退着,她摇着头,心痛到仿佛要没办法呼吸了,“你竟然骗我!你竟然骗我!”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夜琛对她那么好,不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他怎么可能舍得骗自己!

“我从来就没说过我想起了什么,一切都是你说的!”南宫冥夜坐起身,表情深邃的凝视着她回答。

“可是你刚刚明明就……叫我语儿。”江心语用力的摇着头,眼泪如同雨点般落下。

“你一直说我就是那个男人,所以我去调查了有关他的一切,这样应该不算过分吧?你以为我一直被你说成另一个男人,我会对那个男人不好奇?”南宫冥夜说到这里,突然掩住唇瓣咳嗽起来。

“你……你怎么了?”江心语紧张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跑到他的身边,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没事,胸口有点疼,如果你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你走吧。”南宫冥夜一副伤心失望的样子,手捂着胸口继续咳嗽。

“我……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先吃药吧,药在哪?”江心语看着他脆弱的样子,心里十分的后悔,也许是她过分了,他想不起来也不是他的错,自己怎么能责怪他。

“床头柜上,上面有写着用量。”南宫冥夜又轻咳了两声,江心语立刻跑到床头柜去拿药了,倒了一杯水过来。

“先把药吃了。”江心语将手中的药粒送到他的唇边,见他不动,紧张的说道,“张嘴。”

南宫冥夜看了她一眼,这才慢慢的张开了嘴巴,江心语把手送过去,将手上的药粒全都倒进他的嘴巴里,又把水递了过去,让他喝了几口水。

南宫冥夜把药都咽了下去,江心语这才放下心来,又倒了一杯水,让他喝了下去。

“感觉怎么样了?我去叫医生过来。”江心语站起身打算去叫医生。

“别走,陪我坐一会儿。”南宫冥夜拉着她坐到床边。

江心语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南宫冥夜凝视着她,突然问道,“你和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江心语迟疑的看向他,总觉得今天他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说要带我去海边的小房子……帮我找回忆。”南宫冥夜深深的凝视着她。

“当然……只要你有时间,我们就一起去,那里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江心语有些激动,她相信,如果夜琛去了那里,一定会想起什么的。

“不如,我们约在这个周六,我们海边见。”

“好!周六我们不见不散。”

“你先回去吧,如果你出来久了,凤易寒该找你了,周六见。”南宫冥夜轻轻的抚了一下她的长发。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心里忽然就有点不舒服,但是想到如果夜琛到了海边的房子,也许就能想起一切,她便强压下了那点不舒服,对着他笑了笑,和他说了再见便离开了。

江心语离开后,房间的窗帘后面立刻走出一名男子,南宫冥夜看了他一眼,冷声问道,“怎么样?”

“少爷放心,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被我们从各个角度录了下来!”盖亚恭敬的回答。

“凤过那个老头子出的这招虽然有些下流,但也不失为一个打击凤易寒的绝佳方法。”南宫冥夜讽刺的扬了扬唇。

他倒要看看,这对父子怎样斗个鱼死网破的。

“少爷,那这些东西?”

“剪得漂亮点,留着备用!”

“如果姓凤老家伙问起来?”

凤老还等着这些精彩的画面去打击他的儿子呢。

“告诉他没录成!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给他!”南宫冥夜表情冷酷至极。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