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嫁,我就敢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敢嫁,我就敢杀!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凤易寒走进来,莫甜立刻走出来迎接,恭敬的对着他行了个礼,叫道,“少爷,您回来了。”

“她人在哪?”凤易寒脱下外套递给莫甜,又将领带摘了下来。

“心语……小姐在房间里。”莫甜恭敬的回答。

“一直没出来过?”凤易寒的黑眸变得暗沉,想起她早上吃早餐时的情景,他甚至不敢问,她有没有吃午餐和晚餐。

莫甜低着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江心语没出来,她也没敢再去打扰,午餐和晚餐也没吃。

凤易寒抬起脚步,快步的走向楼梯,到了卧室的门口,他迟疑了一下,推开门走了进去。

卧室内依然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窗户处只拉着纱帘,江心语躺在床上背对着门,她将自己全部缩进被子里,身体蜷缩成一团。

凤易寒在看到她的时候,那颗一直都漂浮不定的心瞬间便安定了下来。

江心语将自己全部盖在了被子里,他慢慢的走到床边,伸手将被子慢慢的拉了下来,江心语依然躺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反映。

他的大手轻轻的去摸她的脸颊,想让她看看他,触手的却是一片冰凉,凤易寒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江心语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眉心紧皱,唇色惨白。

“语儿……语儿……”凤易寒抱着她冰冷的身体,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脸颊。

“痛……好痛……”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捂着胃部的位置,轻声的呢喃着。

“是胃痛吗?”凤易寒想要拿开她按着胃部的手,可是她的力道太大,他根本拿不开。

“莫甜,把绮罗叫过来!”凤易寒立刻吩咐。

莫甜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情景,已经被吓傻了,听到凤易寒的声音才反映过来,哦了一声连忙去打电话了。

凤易寒将江心语放平躺在床上,他快速的转身取了药箱,从里面拿了一颗治胃痛的药出来。

“水!”凤易寒在屋内扫了一圈,看到桌上放着水壶和水杯大步走过去,手颤抖倒了一小杯水,又将胃药放到水里融化,这才快步的回到床边。

“语儿,吃药,吃了就不疼了。”凤易寒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

他把水送到她的唇边,可是她因为疼痛,一直紧咬着牙关,现在根本不肯张嘴。

凤易寒见喂不进去,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将那杯药喝掉,低下头覆在她的唇瓣上,江心语还是不肯松口,他便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开启了牙关,凤易寒抓住机会,将嘴巴里的药水全部渡入到她的口内。

因为苦涩,江心语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想要躲开他的吻,凤易寒连忙固定了她的头,不让她乱动,直到强迫她将药全部吞了下去,他才慢慢的离开了她的唇瓣。

看着她因为摩擦而变得微红的唇瓣,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她的唇真的好美,就像毒药,碰上就不想离开。

哪怕是苦涩,他也甘之如饴……

江心语难受的口申口今了一声,凤易寒这才反映过来,小心的将她放到床上,转身进了浴室,拿过毛巾用热水浸了一下,拧到半干又走了出来,坐到床边开始替江心语擦脸和身上的冷汗……

那微热的温度,让江心语觉得格外的舒服,她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凤易寒的大手,不想让那温暖的毛巾离开自己。

“语儿乖,我帮你擦一下,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凤易寒轻轻的拿开她的手,继续帮着她擦着,刚擦到脖颈,她的手又过来了。

也许是胃药起了效果,江心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有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反映过来的时候,黑眸剧烈的收缩,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条件反射般的向一旁躲,就好像他是瘟疫一般。

可是她刚一动,胃就又痛了起来,里面就好像有块石头,只要她一动,就痛的她直冒冷汗。

凤易寒被她的反映给吓了一跳,连忙按住她的肩膀,说道,“不要动!”

“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你要杀了我!”江心语立刻摇头,害怕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昨天那种失重的感觉让她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凤易寒看着她顺着指缝流出来的泪水,心疼极了,他有些郁闷的皱紧了眉头,他哪有想杀她,他只是太生气了,吓吓她而已。

也许是他的做法太极端了,可是当他听到她说要去找那个男人时,他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嫉妒就像一个魔鬼,在他的心间疯狂的滋长,从而失控……

“如果你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去想别的男人,我就不会再伤害你。”凤易寒抓着她的肩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我想不想其他男人关你什么事?我会把钱全部都还给你,到时候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江心语哽咽的回答。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抓着她肩膀的手倏的收紧,江心语吃痛,哭的更厉害了,“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会把钱都还给你!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江心语突然不顾一切的去打他,推他的手。

凤易寒的手却像钳子一样紧紧的钳制着她的肩膀,似乎要将她的骨头都捏碎了,“你竟然一直在想和我没有关系?你是想回到那个男人身边?!”

“我回不回去关你什么事?你爱的人又不是我!将来你和沈念慈结婚了,我绝对会马上立刻离开你!如果没还够你钱,我就把自己卖了,钱还你!”

“你敢!”凤易寒被她气得脸色发黑!

“难道你想在你婚后,还霸占着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你敢那样做,不用你杀我,我去自杀!”江心语挣扎着对着他吼道。

“……”凤易寒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胸口就像压着一块千斤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

江心语看着他的脸,脑海中浮过无数次他舍命救她的画面,她突然放弃挣扎,转过头不再看她,声音沙哑的说道,“你一定会娶沈念慈,而我……也会嫁给别的男人。”

说到这里,江心语的心突然密密麻麻的痛了起来,她的手动不了,只能任由它痛着……

“不!你是我的,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嫁给别人,你敢嫁,我就敢杀!你嫁谁,我就杀了他全家!”凤易寒突然放开她,站起身愤怒的咆哮。

“凤易寒!你没资格这么做!我没卖给你!”江心语黑眸剧烈的收缩,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能说这么丧心病狂的话出来。

难道他希望他结婚后,她还留在他的身边,做一个让全世界人所不耻的小三吗?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凤易寒突然上前将她压在床上,江心语根本没力气反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江心语眼神空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她不再哭泣也不再流泪,只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那颗有些动摇的心再次变得坚定,她会不惜一切代价逃离这个男人!

莫甜焦虑的站在门外,也不敢进去,如果她敢趁少爷办事的时候进去,估计少爷会直接杀了她吧?

可是心语现在还在生病,这少爷也真是……

凤易寒低下头看着江心语麻木的表情,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心也狠狠的痛了起来,难道在这场情里面,动情的只有他一个人吗?

他知道他该离开,她的反映便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可是他真的不舍,低下头抱住她,他再次加快了速度,最后完成了冲刺……

凤易寒离开她,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他怕再次看到让他心碎的画面。

他快步进了浴室,很快浴室内便传来哗哗的水声。

江心语手指颤抖的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眼泪终于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莫甜和战绮罗都站在门外,听到声音二人对视一眼,莫甜先一步走了进来,见江心语躺在床上,便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心语……战医生过来了,让她帮你看看吧?你哪里不舒服?”

“出去!”江心语声音虚弱的说道,转个身背对着二人,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心语……”莫甜有些担心。

“我让你们出去,你们没听到吗!出去!”江心语突然失控般的大叫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

莫甜和战绮罗都被她的反映给吓了一跳,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作何反映。

“哗!”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凤易寒披着一件浴袍走了出来。

“她胃痛,给她看病!”凤易寒冷声下令!

“是!”战绮罗立刻应道,走上前想要去碰抓江心语。

“走开!我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都出去!我没病,出去!”江心语愤怒的坐起来,对着众人吼道,眼睛气得通红。

她坐在床上,长发凌乱,颈间着很明显的吻痕,唇瓣在微微的颤抖着,指着战绮罗的手臂都在发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