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谋杀没什么分别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跟谋杀没什么分别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怎么了?”霍西扬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黑眸中闪过一丝紧张。

前两次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关心她,所以起来就走,根本不知道自己对她造成了多大的痛苦。

“好痛。”安芷媛痛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涌。

“哪里痛?让我看看!”

霍西扬虽然有过生经历,但是他的经验实在不足,根本不懂这件事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更不知道要顾及到对方的感受。

安芷媛的经历更是少的可怜,如果对方不是他,安芷媛一定这辈子都不想和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在她眼里,跟谋杀没什么分别……

霍西扬想了想,立刻掀开被子,去看她的下面,安芷媛立刻尖叫起来,不停的往后退,“啊!哥你干什么,走开,不要看!”

“我看看哪里受伤了!”霍西扬一把扯过她的腿,安芷媛这么剧烈的一动,差点没痛昏过去。

安芷媛气急,一脚将他踢到地上,红着脸跳下床逃进了浴室。

霍西扬坐起来的时候,只看到她逃进浴室的背影,他坐在地上,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很痛,他站起身走到安芷媛的化妆台,背对着镜子照了一下,他紧实的后背上布满了抓痕……

安芷媛收拾好出来的时候,腿都在打颤,但是她尽量不表现出来,但心里却纠结的要死,他这到底算什么?上次怪她给他下药,还对她喊打喊杀的,现在又没人给他下药!

卧室内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满室的狼藉,安芷媛的心就好像一下子空了一般,她走到床边,一下子坐到了床上,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一般。

他就这样走了?

甚至一句交待都没有?

她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安芷媛木然的站起身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衣服回到床边,脱下身上的浴袍刚准备换上,卧室的门便突然被人推开了,她被吓了一跳,连忙拿起衬衣挡在自己的身前,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不请自入的男人,紧张的眨了眨眼睛,问道,“哥,你还有事吗?”

霍西扬已经洗好澡,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他看着站在床边的女孩,手中搂着一件衬衣遮盖着自己,一头发长还湿着,披在肩头,他的喉咙又是一紧……

该死的,怎么每镒一碰到这个女人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呢!

霍西扬走进来,关上门,转身上锁,安芷媛被他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哥……”安芷媛惊呼出声,立刻就要反抗。

“闭嘴!不要再叫我哥了!如果我是你哥,小西算什么!你把他当成什么了!”霍西扬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安芷媛的手紧紧的抓着衬衣不说话,因为紧张,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睫毛垂落遮住了她眼中的慌乱。

霍西扬突然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床上,安芷媛被吓得脸色惨白,尖叫一声,她扬起睫毛,慌乱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已蹲下身,手上多了一管药膏。

“哥,你要干嘛?”安芷媛被他碰的地方,烧烫的就像着了火一般,那种感觉只有这个男人能给他。

当然,也没有别的男人敢碰过她!

“上药而已,叫那么大声干嘛?”霍西扬有些生气的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勾引。

“不用,我没事。”安芷媛立刻就要反抗,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心啊。

她以为自己真的开放到什么都不在乎的地步吗?!

“你最好乖乖别动,不然我不知道会对你做什么。”霍西扬冷声威胁。

安芷媛被他一吓,果然不敢再动了,霍西扬挤了药膏,给她上了药。

一股清凉感袭来,原来火辣辣疼的地方果然缓解了不少。

安芷媛手依然紧握着自己的衬衣,但是他一直在推她,她腰上已经没了力气,直接躺在床上,霍西扬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安芷媛想起来已经不可能了,腰太痛了,她结巴的说道,“我腰上没力了。”

“……”

霍西扬扔掉药膏,说道,“一天三次,事后抹会减轻痛感。”

安芷媛脸红了白,白了红的,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好,只能咬紧唇不说话。

“现在给我上药!”霍西扬将一管药膏扔到了她的身上。

“啊?你也……受伤了?”安芷媛下意识的看了他的小腹处一眼。

霍西扬脸一黑,坐在床上脱掉了浴袍,露出后背上面那些抓痕。

安芷媛吃惊的看着他的后背,“这是怎么弄的!”

“你说呢!”霍西扬咬牙切齿的瞪向她。

“……”

安芷媛嘴角一抽,难道是她?难怪她洗澡的时候,指甲时有血迹,她还纳闷是哪里来的!

“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你弄疼我,我是受不了才抓你的。”安芷媛拿起药膏抱怨。

“我……我弄的你很疼吗?”霍西扬皱眉看着她,为什么宁萱就不会像她这样,她每次都只会夸他体力好。

安芷媛觉得自己的脸烧的几乎要爆炸了,她们就是在交流感受吗?

“我帮你上药!”安芷媛打开药膏,挤在指尖上,开始细心的替他的伤口涂药。

安芷媛看着他后背上横七竖八的伤痕,她都觉得疼,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忍受的!

上完药后,安芷媛把药膏的盖子拧好,说道,“哥,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霍西扬正在穿衣的手一僵,安芷媛没注意到他的变化,继续说道,“我每次都好疼的,我把你抓成这样,你一定也很疼,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那样呢?”

“安芷媛,你给我听好了!”霍西扬突然转过身直视着她,安芷媛有些紧张的看着他,霍西扬突然抓住她的肩膀说道,“我们既然是夫妻,你就有义务对我履行妻子的义务!只要我想,你就不能拒绝我,避孕药以后自己买事前吃的!”

霍西扬刚刚鬼使神差的在手机上查了查关于避孕的事,他没想到事后避孕药对女人伤害竟然这么大,而且半年内,最多只能吃一次,可是她已经吃过两次了,如果再吃……对她的身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这次……”

“我现在在安全期,不用吃避孕药了!”安芷媛立刻抬起头说道。

霍西扬听她这么说,竟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的那个沉重的枷锁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乱伦……

他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配为人!

不过,既然已经下过了地狱,那么就让他地狱中堕落下去吧!

既然已经成魔,他就没有什么顾忌的了!

“哥……你为什么要和我……你可以和宁萱……”安芷媛觉得不可思议,他想要女人,可以找宁萱,也可以找任何女人,为什么要找她?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既然这么想嫁给我,你也不能让你白娶你不是?”霍西扬觉得胸口一堵,她竟然想把自己推给宁萱,“不用你说,我和宁萱好的很,你只是个替补!萱萱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安芷媛一咽,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眼神突然变得空洞,就好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般,霍西扬看着她的表情,胸口更闷,他愤怒的站起身想要离开,安芷媛突然又拉住他,紧张的说道,“哥……还有一件事……”

霍西扬皱眉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安芷媛咬了咬唇,说道,“我……我吃药会胃痛。”

霍西扬听完,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

安芷媛站在厨房中,纠结的做着午餐,想着霍西扬最后丢下的一句话。

“你负责买避孕的工具!”

然后便愤然的离开了……

这个男人今天真的好奇怪!

他不是很讨厌她恨她的吗?怎么会突然想让自己履行妻子的义务?

“妈妈,你在想什么?有心事?”小西跑进厨房,看着妈妈傻愣愣的样子,站到洗手台前开始替妈妈洗菜。

“没有……你怎么没陪你爸爸?”安芷媛回神,脸颊滚烫,她真的有点搞不懂霍西扬了,怎么会突然想让她履行妻子的义务?

“爸爸有很多事情要做啊,他在忙!没空理我。”小西做事非常的认真,哪怕是洗菜这种简单的工作,他也会当成最重要的事来做。

因为妈妈和他说过,做每一件事都要非常的用心,因为你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你最亲近的人做的。

而他现在洗的菜,一会儿会被做成美味的佳肴,给他最爱的爸爸妈妈还有虎子吃。

“虎子呢,这几天怎么总是不见人?”安芷媛有些奇怪的问。

“虎子好像这几天身体都不太舒服,状态有些奇怪,如果他再继续这样下去,我想带他去医院看看。”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你们怎么也不告诉我一下。”安芷媛立刻擦了手,摘下身上的围裙,转身打算去卧室看看虎子。

她走出厨房的时候,霍西扬正好从楼上下来,他看着她身上那件干净的白衬衣,脑海中想起她睡觉时的呓语,他突然说道,“以后不要总穿一种风格的衣服!看着都会腻!”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