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你醒不过来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我怕你醒不过来了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凤凌菲跌坐在地上,眼睛看着前方,她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肝肠寸断,笑得全身颤抖,笑得眼泪狂流,最后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她真的好累好痛,她知道自己应该死心放弃了,多少次,他对她的残忍无情,她以为自己会对他死心,可是……她做不到,她真的做不到!

这个男人就像一棵大树,长在她的心里,繁茂的枝叶将她的心全部盛满,他的存在,就是她活下去的信念……

要她放弃,也许只有到她死的那一刻吧。

病房内。

昏迷中的女孩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她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好像经历着世间最痛苦的事一般,惨白的唇中不停的发出喃喃呓语……

“少爷……不要……少爷……啊!”

江心语突然尖叫一声,猛的睁开了眼睛,一双黑眸睁得大大的,黑眸中有着深深的恐惧。

“心语,你醒了。”

耳边传来温柔的女声,江心语的目光看了过去,便看到安芷媛正在床边担忧的看着她。

“芷媛姐。”

“你身体很虚弱……”

“凤易寒……他怎么样了!”

江心语的思绪回到脑海,她的黑眸剧烈的收缩,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黑眸中全是紧张和惊慌。

“你别担心,少爷已经脱离危险了!就在隔壁的病房休息。”安芷媛轻轻的握住她的手。

“我要去看他!”江心语立刻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无论安芷媛怎么拦都拦不住。

无奈,她只能扶着现在连路都走不稳的女孩来到隔壁房间。

病房的门打开,江心语由安芷媛搀扶着走了进来,她的眼睛越过屋内的人,直接落在了凤易寒的脸上,他躺在那里,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被子,脸色苍白,眼睛紧紧的闭着,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垂落着,就像一个睡着的孩子般安静。

江心语挣脱开安芷媛,踉跄的来到凤易寒的床边,紧张的看着昏睡中的男子,她已经完全没办法呼吸了,恐惧袭上心头,让她纤瘦的身体忍不住轻颤起来。

“他为什么还没醒?”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别担心,绮罗想让寒多休息一会儿,给他用了一些安定的药物。”霍西扬安慰着她说道。

霍西扬和尹君天的想法不同,他并不认为凤易寒遇险全都是江心语造成的,反而如果没有江心语,恐怕凤易寒连命都没了。

“你先出去吧!你在这影响少爷休息!”战绮罗冷淡的看了她一眼。

“不要!不要赶我走!我不会再出声……我不会打扰到他的,我想守着他。”江心语紧张的看向她,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无措的看着她。

“我是医生,你们必须听我的话!”战绮罗不悦的说道。

“呵呵,医生了不起啊!以权谋私,真不要脸!心语,我们不走!凤易寒醒来最想见的肯定是你!”安芷媛走到江心语身旁心疼的扶住她,这个丫头脆弱的让她心疼死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敢欺负她!

真当心语好欺负吗!

“你说谁不要脸!”战绮罗气愤的扔下手中的笔,愤怒的瞪着安芷媛。

“看来不但不要脸,脑子还不太好使!我就是说你怎么样!”安芷媛高高的扬起下巴,长长的马尾甩在脑后,看起来桀骜又帅气。

霍西扬看着如同母鸡一般护着江心语的女人,虽然她说的话十分的粗鲁,但现在看在他的眼里,竟然十分的生动可爱。

“你找死吗!”战绮罗脸色变得难看,一抬手,一把飞刀便向着她的脖子飞了过来。

安芷媛只看到一道寒光向自己闪了过来,她虽然会些功夫,但也绝对不能和战绮罗这样从小受过严格训练的专业杀手级别的保镖比,而且二人的距离极近,就在安芷媛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只手敏捷的接住了那只匕首,霍西扬眼神凌厉,一个反手,那把手术刀又向着战绮罗飞了回去,擦过她的耳畔,几缕长发飘落下来!

“芷媛姐,你没事吧?”江心语也被吓了一跳,紧张的看着同样被吓得脸色惨白的安芷媛。

“我没事!”安芷媛愤怒的瞪着对面穿着白大褂的女人。

“战绮罗,如果不是看你今天救了寒,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霍西扬的表情难看至极,手指着对面的女人,安芷媛是他的人,就算有错,也轮不到别人来管,更轮不到外人来欺负。

更何况在他看来,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安芷媛看着霍西扬表情紧绷严肃的样子,突然很想哭,她连忙移开目光不再看他,搂着江心语的手紧了又紧。

“是她先无礼的!”战绮罗的眼睛通红,也知道自己刚刚太冲动了,但是从小到大,还真没人敢这样骂过她。

一直沉默的站在一旁的尹君天突然走过来,手大力的握住了江心语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扯了过去,说道,“你马上离开这里!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哥的面前了!只有你消失了,我哥才不会再有危险!”

尹君天现在固执的认为,凤易寒遭遇的所有危险,所有伤痛全都是江心语一个人造成的。

关心则乱,他太乎凤易寒了!

可是他却忘记了,当初凤易寒昏迷半年,是因为他用江心语去换了被绑架的沈念慈,他的想法对江心语太不公平。

“不!我不要走!我要等他醒过来,你不要赶我走。”江心语哭了出来,拼命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臂,可是怎么也挣不开他。

安芷媛想要解救江心语,可是一时无从下手。

江心语被拖到病房中间,她焦急的回头看向床上的男人,眼泪如雨点般往下落。

“尹君天!你发什么疯,放开她!”霍西扬过去抓住了尹君天的手腕,用力的捏,尹君天手臂倏的一麻,一下子松开了江心语。

安芷媛立刻接住了差点摔倒在江心语,江心语难过的哭着,安芷媛心疼的搂紧她,眼神愤怒的看向尹君天。

“你干什么!哥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尹君天红着眼睛对着霍西扬大喊!

“全都给我闭嘴!”

一道虚弱但依然带着威严的声音从病床上传来,所有人都怔住了,江心语甚至忘记了哭泣,猛的转头看向病床。

凤易寒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眼睛凌厉的扫过屋内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在江心语的脸上。

他看着江心语傻傻的样子,向她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还不过来!”

安芷媛这个时候也默默的松开了江心语,江心语的眼泪掉得更加的疯狂,她立刻飞奔向凤易寒,长发扬起,她飞扑到床边,抱住凤易寒像个孩子一般失声痛哭……

凤易寒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他抬起手抱住她飞扑过来的身体,她的眼泪落在他的皮肤上,灼痛着他的心脏,他有些笨拙的轻拍她的后背,劝道,“别哭了。”

“呜呜……你终于醒了!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怕你醒不过来了。”江心语紧紧的抱着他,用力再用力,将他勒的都有些痛了。

凤易寒听着她的哭声,虽然心疼,但嘴角还是微微的扬了起来,手轻抚着她的长发,心底一片柔软,真是个小傻瓜,好想好好的亲亲她,抱抱她。

她也受伤了,好想检查一下她的伤。

但是……

其实他早就醒了,他强忍着睁开眼睛抱着她的冲动,就是想知道,他不在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欺负她的!

“不要哭了!我有事需要处理一下。”凤易寒轻声在她耳边劝道。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努力的止住了哭声,轻轻的松开他,目光和他炙热的眸光撞在一起,她才察觉自己失态了。

她连忙直起身子,刚要站到一旁去,凤易寒却突然拉住她,又把她拉进怀中,还是没忍不住隔着纱布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凤易寒的目光看向屋内的众人,第一个便是战绮罗,战绮罗一下子紧张起来,握着病例本的手紧了又紧,紧张的叫道,“少爷。”

“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我不需要你的治疗,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回你的部队去,没我的命令,永远不许离开那里!”凤易寒的声音冷的吓人。

霍西扬的眉头皱了皱,尹君天低着头,心都忍不住开始发抖……

战绮罗眼睛通红,她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少爷,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凤易寒冷冷的看向她,冷声问道,“你错哪了?”

“我……”战绮罗一时语塞,虽然心里不服气,但她不想一辈子都待在那个部队里,她更想跟在凤易寒身边效力,她只能咬牙说道,“我……我不该对江小姐无礼,更不该对她有偏见!”

“看来你还是知错!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凤易寒的语气十分的严厉,带着十足的压迫感,让屋内的每个人呼吸都不敢太用力,生怕惊扰到他。

“少爷,我真的知错了!”战绮罗突然跪爬到江心语的面前,诚恳的向她道歉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