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你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果然是你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少爷!”

几个人匆忙的赶了过来,看着自家少主压着一位女孩正在亲热,一时也不知道该进该退。

江心语听到声音猛的反映过来,用尽全力将身上的男子推开,有些恼怒的对着轻薄了自己的男子扬起了手。

南宫冥夜的手下见状立刻掏出枪来对准了江心语,南宫冥夜的胸口莫名的一紧,强忍着腹部的剧痛,冷声喝道,“住手!”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下一秒高大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江心语被他一扯,又是一个踉跄,摔下的时候,恼怒的想要甩开他,目光却落在他的手腕上,顿时如遭雷击……

男子的手腕上平时都会戴着一只价值不菲的手表,可是今天那支手表不见了,他的手腕空空如也,可是上面却有一个珍珠形状的纹身,那一颗紫色的珍珠,在他白皙的手腕上,看起来格外的漂亮,就好像真的一般……

江心语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她死死的盯着那颗珍珠纹身,目光慢慢的上移,最后落到男子的脸上……

胸口一阵阵强烈的翻滚,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大颗大颗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她突然疯了一样扑向已经倒地的男子,抱住他痛哭失声……

夜琛,果然是你!

这颗珍珠是你送给我的,除了你我有第三个人知道!

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找我了!

天空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周围的人看着自家少主被一个陌生的美少女抱住,那女孩看起来非常的狼狈,长发凌乱,脸上也沾了泥水,白色的长裙被血染红,有许多地方已经破了,抱着自家主子哭得撕心裂肺……

现在,大家也没空去管这名女孩的来历,也没时间去问她为什么会哭得这么伤心,这么难过,几个人上前七手八脚的想要将二人分开,南宫冥夜的手却是紧紧的抓着江心语不放,无奈,几个人只能把昏迷的南宫冥夜和痛哭流涕的女孩一同带走了。

……

中心公园的广场上。

凤易寒看着腕上的手表,时间距离他和江心语通完电话已经过了十几分钟,天空下着的雨将他的头发衣服都已经淋透了。

他想离开去找她,可是想着她那句,‘马上就到了’便只能坐在那里不动了,生怕她来了,自己离开会错过。

雨越下越大,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凤易寒握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收紧,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

车上,南宫冥夜一直紧握着江心语的手,江心语同样紧紧的反握住他的手,南宫冥夜的手下自带了医生,上车后便开始为他处理伤口,子弹打中了腹部,必须尽快将子弹取出来。

许是伤口被弄疼了,南宫冥夜再次醒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江心语的脸上,江心语激动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他,哭着叫道,“夜琛!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找我。”

南宫冥夜听着她抱着自己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但是他现在无暇多想,腹部的伤让他非常的痛苦。

“小姐,您先不要哭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少爷的伤。”一旁的人提醒。

江心语这才反映过来,虽然不舍,但还是放开了躺在小床上的男子,南宫冥夜眉头微皱的看着她,脸颊红红的,已经被泪水湿透了,晶莹剔透的泪珠还在不停的往外涌,长长的睫毛无辜的垂落着,漂亮的黑眸中饱含着复杂到疼痛的情绪,消瘦的肩膀因为哭泣一颤一颤的,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少爷,现在必须先替您把子弹取出来,可是出来的太急,没带麻药。”管事的人额头上已有冒了汗。

“不需要麻药,取吧。”南宫冥夜凝视着江心语,淡淡的开口。

“是!听少爷的,马上取弹!”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医生立刻戴上手套,拿起了工具,开始为南宫冥夜取腹部的子弹,不是不能等,可是多等一分就多一点危险,对方的目的显然是要置他于死地,如果对方在子弹上动了手脚……

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医生的动作,南宫冥夜感觉就像有一把刀钻进了他的身体在不停的翻搅着,额头上的青筋爆出,那种疼让他有种灵魂出窍的错觉,仿佛身体内的魂魄已经飞出他的肉体,额头上的汗凝聚成一大颗一大颗的水珠,不停的往下落。

握着江心语的手不断的收紧,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他捏碎了,疼得她不停的颤抖着……

眼看着他似乎要昏迷过去,江心语不顾疼痛,小手轻抚上他的脸颊,心疼的在他耳边呢喃着,“夜琛,你撑住,你一定要撑住……”

她的额头轻轻的抵上他汗湿的额头,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替他痛,泪水继续在脸上肆虐,滴落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他的唇边,他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南宫冥夜猛的睁大了眼睛,他的手突然松开握着她的手,大手扣住她的后脑,用力的吻住了她。

江心语没有推开他,她一直在哭,心痛的几乎没办法呼吸了,这一刻,只要能够减轻他的痛苦,别说是吻她,就是要她的命,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给。

伴随着“叮”的一声响,子弹终于被取了出来,医生确定了子弹上并没有被动手脚,人们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医生开始麻利的为他缝合,止血……

江心语感觉着扣着自己后脑的手的力道一点一点的减弱,就连南宫冥夜吻她的力道都越来越弱,他的手臂垂落下来,江心语猛的抬起对,紧张的握住他的手,转头问身后的人,“他怎么了?”

“小姐请放心,少爷没事,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昏倒应该是失血过多所致。”管事的人认真的解释着。

江心语听完,这才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她看着面前男子的脸,又哭又笑……

他没事就好!

小手颤抖的轻抚上他的脸颊,江心语心痛如绞,手指轻轻的抚上他手腕上那颗紫色的珍珠,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不记得自己了!

他在自己的手腕上纹上这颗珍珠,一定是知道自己即将失去记忆,怕自己也不认得他。

她不敢想,当他得知自己会忘记她时,他该有多么的痛苦难过,才会想出这么个方法……

夜琛,无论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记得你,这次换我来守护你!

车子驶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地,南宫冥夜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他的表情十分的痛苦,可见他有多么痛。

通过电子扫描,原本完好的一面墙壁慢慢的打开,车子驶进去后,墙壁又慢慢的合上,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这里依然是一个废弃的工地。

车子开进去后,又向前开了一段距离,便进了一个电梯,电梯运着车子直接到了十层,南宫冥夜被人抬了出去,江心语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地方,看起来就是一个没完工的毛坯楼房。

因为南宫冥夜一直握着她的手,她只能一直跟着他,他被抬上担架,管事的人不知道使用了什么仪器,墙上打开了一扇门。

手下抬头南宫冥夜走进那扇门,江心语看着这边奢华精美的装潢,这才明白什么叫别有洞天。

把南宫冥夜送回他自己的卧室,医生又为他扎上了液,这才退了出去。

江心语坐在床边,这时,她才让自己安定了下来,没被握着那只小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她转头对着站在一旁的管事说道,“麻烦您帮我拿一条用湿水浸湿的毛巾过来,我想给他擦擦脸。”

“小姐,您可以离开了。”管事的人不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江心语一愣,不解的看着他,“可是,夜琛还受着伤!”

“小姐,我想您是认错人了,我们少爷是南宫家的大少爷,根本不是您口中的夜琛!今天少爷本是出去办事,突然遇袭,我们赶到的时候,您又在现场,我不得不怀疑,您有可能和凶手是一伙的。”管事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害他!”江心语突然激动的起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

“这点,在没得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不能妄下结论!但现在,为了少爷的安全,您必须离开。”管事的态度非常坚定。

“你……我不走!”江心语不想再和他多说,她好不容易才确定南宫冥夜就是夜琛,她怎么可能轻易离开他。

而且,他身边的这些人是好是坏,还不一定呢!

可是江心语的话音刚落,南宫冥夜卧室的门便被打开了,外面走进两个黑衣保镖,管事的人对着那两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立刻走了过来,“得罪了!”

二人上前拉住了江心语,南宫冥夜即便是昏迷着,也一直握着江心语的手,管事见状立刻走过来,抓住二人的手腕用力的分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