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哪里疼?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哪里疼?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在这部剧中,江心语和男主角的对手戏比较多,拍摄的还算比较顺利。

因为要补之前落下的戏份,所以主角拍摄完毕后,便把她的戏集中在一起拍了几场。

连续拍了五场,导演让演员休息,江心语下场后,看着坐不在远处的林琳,终于找到机会走到她身旁,主动和她打招呼,“林琳。”

“心语,真的很抱歉,我之前接这个戏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接替的人是你,如果知道,我一定不会接的。”林琳站起身拉住她的手略有些激动的说道。

“不,该说抱歉的是我,其实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的……这不关你的事,这次确定是我违约在先……我只是没想到导演还能让我继续演下去,害你现在……”江心语没想到林琳竟然会这样想,心里对她的愧疚更浓了。

“那是因为你演技很棒啊,我刚刚在这边看着,都觉得你演的很有灵魂呢,其实你也不用抱歉啦,导演也没有开除我啊,只是给我分配了一个其他的角色,我是新人,只要能演就已经很知足了。”林琳淡淡的笑了笑,继续拉着她的手说道,“我还想向你请教一下如何演戏呢,我都演不好。”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江心语听她这么说,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你想学我可以教你,我那有几本老师送我的书,明天我拿给你。”

“好啊!心语,有你在就好了,我之前一个人在这里,谁都不认识,我真的有些害怕,现在好了,我们两个在一起可以互相帮助了。”林琳微笑着看着她,一脸的真诚。

“你放心吧,这里的人都很好的。”江心语也笑了。

副导演叫她准备下一场戏,江心语和林琳说了一下,便转身去准备了,林琳继续坐了下来,目不转晴的看着远处的女孩。

“cut!非常好,准备最后一场戏,演员准备!”导演喊了一声。

江心语匆忙的换了一身衣服走进片场,秦汉和舒仪已经就位了,之前一直没出现的风凌菲也出现在了片场,还有之前江心语见过的男二号云豪。

风凌菲眼神冰冷的扫了一眼刚换好衣服出来的江心语,目光移向别处不再看她,舒仪则是嘲讽的望着她,秦汉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谁也没看,饰演男二号的云豪的目光一直紧盯着江心语,嘴角扬起一个饶有兴趣的弧度。

江心语看了即将要拍的这场戏,是一场五个人的戏,女二号舒仪为了男主角来找风凌菲算账,男二号为了女主角和秦汉大打出手,伊薰恰好在现场,为风凌菲挡下了泼向她的水。

这场戏因为人多,所以拍摄并不顺利,总有人出错,舒仪一次次的把一桶水泼向江心语,这时大家才发现,她的额头上竟然有伤。

导演看着受伤的江心语,心中忍不住赞赏,这个女孩还算聪明,知道把自己的伤口挡住。

每一次江心语被泼湿,都要重新吹干头发,换衣服,而她额头上的伤口也因为沾了水开始泛疼了。

NG了五次后,江心语被冻得整个人都在发抖,虽然现在温度不低,可是这次的拍摄是在一家商场内,商场的空调温度开的很低。

“导演,这场戏改天再拍!”秦汉看江心语的状态实在不好,忍不住转身建议。

“哟,心疼了……我们秦大帅哥也知道怜香惜玉啊!导演,我明天没时间,约了拍广告的!”舒仪就是故意想报复江心语,自然不会同意秦汉的话。

秦汉双手插着裤兜,英俊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秦大哥,谢谢你,我可以的。”江心语换重新做好了造型换好了衣服走出来说道。

导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最后一次,再不过就改天再拍!舒仪你也注意一下,你也不是新人了!”

“我也没办法啊,这水这么重,我提着都费力,还要泼出去,出错也难免啊。”舒仪声音娇弱的说道。

导演烦躁的挥了挥手,懒得管她们之间的恩怨。

最后一次拍摄,总算过关了,江心语大病初愈,听到导演说停的时候,她抱着手臂立刻蹲下,身体不停的发着抖,沁凉的水珠顺着她的长发,下巴,衣服不停的滴下。

“心语,你还好吗?”秦汉紧张的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江心语的脸色惨白的吓人,她勉强的对着他笑了笑说道,“秦大哥,我没事。”

“我陪你去换衣服。”秦汉担心的扶着她,想要带着她离开。

“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去换就可以了。”江心语笑着推开他,转身走向更衣室。

江心语知道秦汉自出道以来就没有任何的绯闻和副面新闻,他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打拼到了今天的位置,她不能连累到他。

“唉……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啊!”云豪讽刺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江心语来到更衣室,拿过一条毛巾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面擦着头发,今天拍的几场戏在不同的地点,所以十分的耗费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简单的擦了几下,她疲倦的站起身走到镜子前拨开了自己额前的发丝,皱眉看着额头上的伤口,好像又发炎了,又红又肿。

江心语正要转身去换衣服,更衣室的灯突然灭了,更衣室内瞬间一片漆黑。

她被吓了一跳,心跳几乎都要停止了,她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毛巾,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江心语强迫自己冷静,也许只是停电了,应该很快就会来电的。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等了足足有一分钟,电也没有来,更衣室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所以一点光亮都没有,江心语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毛巾,几乎都要哭出来,她从小就一直特别的怕黑!

门外突然有些响声,江心语的胸口再次收紧,“咔嚓”一声响声过后,然后是一连串的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女人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谁?是谁在外面?”江心语紧张的问道,可是这里安静的可怕,只有她的声音在不停的回响。

没有人回答她,江心语终于彻底的崩溃,她尖叫一声,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想要拉开门才发现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她用力的拍打着房门,害怕的喊道,“有没有人啊!快来开开门,有没有人!”

江心语哭喊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人来救她,她害怕的捂着自己的耳朵,身体慢慢的滑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一串沉重的脚步声,商场内的灯也在那一瞬间亮了起来……

凤易寒看着面前被锁住的更衣室,大步上前,大手拉住那把锁,一个用力,便把锁给硬生生的拽开了。

他快速的把锁摘下来扔到一旁,打开了房门,第一眼便看到了里面的女孩,他的胸口猛然的抽痛了一下……

江心语坐在角落中,她全身都是湿的,因为恐惧她把自己缩在角落当中,小小的,弱弱的,可怜极了,凤易寒胸口的痛意在不断的加剧着,他快步走到江心语的身边,小心的伸出手去碰她……

“啊……不要碰我,走开!”江心语像是失控般的尖叫起来,手用力的捂着耳朵,不听也不看,这样她就不会害怕了。

“语儿,是我!”凤易寒坚定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江心语颤抖着,不敢置信般的慢慢的抬起对看向他,下一秒,她长长的睫毛缓缓的垂落了下去,瘦弱的身子倒向一旁。

凤易寒连忙伸手抱住她,他快速的将她从地上抱起,大步离开了这个狭小的房间。

冷……

这是江心语唯一的感觉,她知道有人抱着自己,那个人的胸膛好温暖,她不停的贴向他,希望可以在他身上汲取温暖。

直到身子被拉开,江心语立刻又抱住他,她不要放手,放开他,她一定会被冻死!

她好害怕,她怕黑,怕冷……

凤易寒看着她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已的身上,无奈,只能抱着她一起进了浴缸。

洗了一个热水澡,凤易寒觉得差不多了,便把她从水中捞出来,用超大的浴巾把她整个人都包裹好,确定没有露在外面的部位,抱着她走出了浴室。

凤易寒连湿衣服都没换,便小跑到楼下拿了药箱回到卧室,他先是替她额头上的伤口消毒上药,这才拉起她的小手,她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握着,他只用狠心的用力的掰开……

掌心的伤暴露在他的眼前,原本结好的痂已经完全脱落,她整个手掌都不红红的,应该是拍门造成的,伤的轻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粉色的嫩肉,伤的重要的地方还往外湛着血……

凤易寒强忍着胸口的疼痛,拿出药膏替她处理伤口,许是弄得疼了,江心语缓缓的睁开眼睛,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细细的说道,“疼!”

她的声音十分的柔弱,带着几分委屈,听在凤易寒的耳朵里,让他的心又麻又痛,他紧张的将她抱了在怀中,问道,“哪里疼?”

【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