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再给你一次机会【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一卷 : 倾城一遇 再给你一次机会【求月票】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南宫白夜倒是满意的扬了扬唇,花交到江心语的手上,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江心语惊呼了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她想让他带自己离开,可是没想让他抱自己离开啊!

“凤总,后会有期!”南宫白夜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了一眼对面表情阴沉的可怕的男人,转身便走。

“等等!”凤易寒抬起头看着南宫白夜的背影,最后目光落在了江心语的侧脸上。

“江心语,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要和这个人走吗?”凤易寒的声音很轻,如果仔细听会听到他的声音中竟然透着一丝痛楚。

江心语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把目光移到南宫白夜的脸上,说道,“我们走吧!”

凤易寒看着南宫白夜把江心语放到车上,幽灵般的跑车飞快的离开,嚣张的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凤易寒的黑眸就像是迅速结冰的湖面,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冷!

他转身,拳头狠狠的砸在一旁的车子的玻璃上面,那厚重的防弹玻璃被他生生的砸裂了,鲜红的血迹顺着碎裂的痕迹蜿蜒而下,形成了一个血色的蜘蛛网。

江心语坐在车上,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怀中抱着的薰衣草上面,南宫白夜侧头望了她一眼,问道,“怎么?后悔了?”

江心语微微怔住,随即摇头,她怎么会后悔!

凤易寒曾经对她做过的残忍的事,她一件都没办法原谅,更何况他现在是有女朋友的……

而她也有着对夜琛的承诺。

她和他再也不可能了……

“我一会儿有工作要做,你来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事!不过你这个私人助理当的还真是不负责任,也不知道联系你的老板!”

“我都有工作要做啊,你不是说过,我可以正常做自己的工作。”

“……”

南宫白夜把江心语送到片场便离开了,他和她约好下午会来接她,晚上陪他出席个宴会。

今天没有舒仪的戏份,所以她没有过来,倒是风凌菲在片场。

江心语本想和她打声招呼,可是还没开口,风凌菲怨毒的目光便狠狠的向她射了过来,江心语还未说出口的话哽在喉咙当中。

今天的戏拍的还算顺利,没有一条是因为江心语NG的,但是江心语几次和风凌菲对视,她的目光都充满了怨恨,江心语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她还以为通过上次的事,风凌菲和她的关系已经缓和一些,看来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江心语和风凌菲,秦汉拍了一场三人的戏份,导演喊停,风凌菲转身便走,江心语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她叫了一声,“风小姐。”

风凌菲的脚步顿住,回头看向她,冷淡的问道,“有事?”

“我没什么事,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

“江心语,你没傻吧?你该不会以为我上次帮了你,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吧?”风凌菲双手环胸,脸上满是讽刺。

“……”

风凌菲走到她的面前,她的唇突然贴近江心语的耳朵,二人看着很亲密,但风凌菲说的话却让江心语的心瞬间冷了大半。

“实话告诉你吧,让你演这个角色是我跟导演提议的!不然你以为江导为什么会让你一个临时演员来演戏?至于我为什么让你来演……我不过就是想让修罗知道,离开了我大哥,你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风凌菲慢慢的离开她,眼神鄙夷的看着她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块垃圾一般,她高傲如女王般转身离开……

“站住!”江心语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喊了她一声,风凌菲嗤笑了一声,转身冷睨着她,江心语慢慢的走近她,眼神淡漠,学着她的样子拳近她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早晚有一天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依然可以做到最好!”

江心语说完,唇离开她的耳畔,表情坚定的望着她,风凌菲冷笑一声,“就凭你?江心语,你除了依靠男人,你还有什么本事?如果论心机,谁也比不过你!把每个男人都当成垫脚石,你为了回我大哥身边,不惜利用修罗,你是真是我见过的最婊的女人!”

江心语眉心一皱,下意识的问道,“关修罗大哥什么事?”

“你……修罗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敢在这里装无辜!”风凌菲想到还未脱离危险的修罗,真恨不能杀了面前这个臭丫头。

“你说什么……修罗大哥他……死了!”江心语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气血都在倒流一般!

“你!修罗都要被你害死了,你竟然还敢咒他!”风凌菲只感觉胸口堵了一口闷气,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公众形象,她真想上去撕烂她这张嘴。

江心语听完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的意思是修罗大哥没死,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凌菲没等她再多说,已经愤然的转身离开。

江心语脑子很乱,风凌菲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话,修罗出事了。

这个想法就像一只大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心脏,江心语来到一旁,紧张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修罗的号码,可是手机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江心语不死心,足足打了三遍,才泄气般的放下手机,一颗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

修罗的病房内,凤易寒看着修罗手上的来电显示,直到那个名字彻底的灭掉,他才冷漠的将手机放了回去,他又看了一眼床上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男子,转身大步离开了。

中午的时候,江心语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江心语咬着筷子接通了手机。

“你好,江小姐,我是凤总的律师,我有些事情需要和你谈。”对方礼貌的说道。

江心语赶到咖啡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三点还要赶回去拍戏,她气喘吁吁的跑进咖啡厅,此时里面只有一位客人。

江心语快步走向店里唯一的客人,那名男子已经站了起来,男子长的很白净,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看起来非常的斯文。

“江小姐您好,我是凤总的代表律师,这是我的名片。”男子把一张名片递到江心语的手上。

江心语看着上面的名字,‘张律’,她对着礼貌的说道,“张律师,您好。”

“江小姐请坐。”张律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人同时坐了下来。

“江小姐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我不渴,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我赶时间。”

“这样啊,服务员,麻烦这里上杯温水。”张律想的倒是周道。

服务员把水送了上来,江心语谢过了对方,张律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说道,“江小姐,您的时间宝贵,那我就直说了,我这次来是代表凤总向您讨要两笔债务的,不知道您对这两笔债务有没有什么异议呢?”

江心语握着杯子的手倏的收紧,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真当事情临头,她还是觉得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但是她心里也清楚,现在她和凤易寒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他向她要债,天经地仪。

江心语强忍着心痛,木然的摇了摇头,“我没有异议。”

“那就好,这是两笔债务的明细,您还需要过目吗?”张律手上拿着一张表格。

“不需要了!”江心语淡淡的回答,握着杯子的手越来越紧。

“据我所知,您现只有一个值钱的账户,里面有十亿人民币!您的手上目前还有江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市值在一亿人民币左右!这两项加起来,您一共拥有的全部资金是十一亿人民币,您欠我的当事人凤易寒先生十亿美金还有五百万人民币,折合人民币是八十亿五百万!减去您手上所持的十一亿人民币,您还欠我的当事人六十九亿五百万人民币,对于这个数字,您有什么异议吗?”张律非常专业的问道。

江心语听了他的话,突然抬起头来,唇瓣有些苍白的说道,“账户上的钱我可以全部给你……可是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不可以不要拿走!剩下的钱……我……我会想办法还他!”

张律非常坚定的摇头,“江小姐真的很抱歉,这个我做不了主,必须我的当事人同意才行!”

凤易寒……

江心语握着手抔的手指指节已经泛白,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几乎把唇瓣都咬出血来,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哥哥的希望,是她拼了一切才替哥哥夺回来的,难道就这样再拱手相让吗?!

那她之前的所有付出和努力岂不是是全都白费了!

“不如这样,您可以考虑一下,或者找我的当事人当面协商一下。”张律师给出了建议。

“协商?”江心语仿佛听不懂他的意思一般,黑眸中全是困惑。

“如果我的当事人同意江小姐保留江氏集团的股份,自然就不用再动用那部分了,您可以再想其他办法去偿欠我当事人的债务。”张律师解释的清楚直白。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有月票的亲向雪砸来吧,急求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