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一片严寒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1032章一片严寒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尤清影低声说:“我奶奶的病不能拖了,医院说,这几天一定要做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做手术的钱,还差十几万。”

“尤清影,你还要不要脸?”夏末茶看着他冷笑,“十几万就让你跟在我身后,摇尾乞怜,我真想知道,这世上那么多男人,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尤清影低着头,拳头垂在身侧攥的死紧,默不作声。

他也想知道,这世上,那么多男人,夏末茶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他。

他自认不是无情的人,可他生性内向,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和夏末茶是在大学毕业典礼上认识的,夏末茶对他一见钟情,主动追求了他。

他对夏末茶说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两人交往了几个月后,他奶奶心脏病住院,心血来潮,说要办场喜事冲冲喜,一向对奶奶言听计从的他,就稀里糊涂的把夏末茶娶回了家。

哪知道,他第一天把夏末茶娶回家,他奶奶第二天就摔断了腿,自那以后,他奶奶就对夏末茶视为扫把星,把夏末茶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动不动就挖苦奚落,没有一点好脸色。

他还有个堂弟,与他的笨嘴拙舌不同,他堂弟聪明伶俐,一张嘴仿佛抹了蜜,一开口就能把他奶奶哄的心花怒放。

他的奶奶,便一直偏疼他那个能说会道的堂弟。

等他和夏末茶结了婚,夏末茶也连带的受了牵连,一家人对她也冷言冷语,没什么好脸色。

最初时,夏末茶没什么反应,孝敬公婆,伺候他奶奶,对他一家人的冷嘲热讽既不反抗,也什么怨言,就像电视里演的那种温柔驯顺,逆来顺受的那种传统好媳妇。

夏末茶对他也很好,事无巨细的照顾他,把一切做妻子能给他的,全都给了他。

可他生性木讷,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从没对夏末茶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对她的喜欢和关心。

他的家人看在眼里,以为他不喜欢夏末茶,对夏末茶的不喜和责难,变本加厉。

夏末茶一直是沉默的、隐忍的,尽心尽力的讨好着家里的每一个人,希望可以融入他的家庭里,直到那一天,她爷爷病重,她的家人打她手机打不通,打家里的座机,让她快点回去看她爷爷最后一眼。

接电话的人,是他奶奶,他奶奶出去打麻将,深夜回家,刚好电话响了,一听是找夏末茶的,没等对方把话说完,随手就把电话挂了,还把电话线顺手拔下。

他有睡觉关机的习惯,夏家找不到人,只好派人来接,可路上一来一回的功夫,等夏末茶回到夏家时,夏爷爷已经去世了。

夏家人哭着告诉夏末茶,夏末茶进门的前一刻,老人撑着最后一口气,眼睛使劲盯着门口,一动都不动,直到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夏爷爷是睁着眼睛走的,死不瞑目,别人怎么都合不上夏爷爷的眼睛,直到夏末茶把手掌盖在夏爷爷的眼睛上,夏爷爷的眼睛才闭上。

夏末茶跪在爷爷遗体旁,哭的肝肠寸断。

夏爷爷的葬礼举行完毕后,夏末茶立刻和他提出了离婚。

看到夏末茶把离婚协议摆在他眼前的那一刻,他是震惊的。

他从没想过,夏末茶会主动和他离婚。

他知道,夏末茶爱他,非常爱他。

因为深爱他,所以愿意在他那个水深火热的家中生活,忍受他奶奶和他婶婶的冷嘲热讽和鸡蛋里挑骨头的责难。

他以为,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和夏末茶,都会白头到老。

可是,他想错了,夏末茶居然要和他离婚。

他是个木讷被动的人,明明心里舍不得,可想到是他尤家对不起夏末茶,他没有挽留夏末茶的勇气,沉默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离婚之后的夏末茶,变了一个人一样,变的异常冷漠强势。

如果用游戏里的词语形容,就是夏末茶“黑化”了,变得冷酷绝情,像个手起刀落的刽子手,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搞垮了尤家的公司,让尤家的公司破产。

尤家所有的不动产抵债,他从养尊处优的尤家大少爷成了负债累累的穷光蛋。

他的婶婶,带着堂弟住进了出租屋。

他的奶奶,因为受不了打击,第二次心脏病发住院。

而他,被夏末茶胁迫,当了她的“秘书”。

说是秘书,其实就和奴隶差不多,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还要动不动就承受夏末茶没来由的怒气。

夏末茶对他,像是恨之入骨,不管当着多少人面,张嘴就骂,伸手就打,一点脸面都不给他留。

可他没恨过夏末茶,他只是怕她。

夏末茶和他离婚的这些日子,他经常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睡着以后,也会梦到以前和夏末茶在一起的日子。

明明他和夏末茶之间没什么甜蜜的回忆,每天过的日子就像白开水,淡而无味,平淡无奇,可是他就是把每个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晰。

他是尤家的长子长孙,父母早逝,跟着奶奶长大。

自从家里有了堂弟之后,他就再没得到过奶奶的关注。

奶奶的注意力,全都在聪明可爱的堂弟身上。

沉默的他,总是被忽略的那一个,家里没人注意他,关心他。

可夏末茶不一样。

他娶了她,她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

每天把他要穿的衣服搭配好,挂在衣架上。

他咳嗽一声,就要关心的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他喝醉了酒,不管多晚,她都会给她煮醒酒汤。

他是感激夏末茶的,感激她对他那么好。

夏末茶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比他的亲人对他还好,可他太木讷了,太不懂情趣了,他不知道怎么回报那份好。

还有他家人对夏末茶的苛责和冷嘲热讽,他已经默默承受了十几年,已经练就了铜皮铁骨,早就不在乎那些了。

可他忘了,他不在乎,夏末茶在乎。

他根本不了解夏末茶,不知道夏末茶在没嫁给他时,是个从没受过一点委屈的娇娇女。

是夏末茶对他的爱,支撑着她忍受着尤家对她的责难和冷言冷语。

她不想他因为她而为难,不想他夹在中间受夹板气,不想因为他的家人,影响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

可是,就算是再深厚的爱,只出不进,也会消磨干净。

尤家人天长地久的苛责和错待,尤清影的冷眼旁观和不言不语,让夏末茶的心一天比一天冷。

夏爷爷的死,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沉积在心底许久的积怨,终于一下子爆发。

在夏末茶一波又一波势不可挡的报复中,尤家人才知道,夏末茶的爸爸的确只是个大学教授,夏末茶的妈妈的确只是个家庭主妇,还有夏末茶本人,也的确只是个公司职员,可夏末茶的哥哥,却是国外某知名企业的创始人,是个身价过亿的传奇性年轻富豪。

离婚之后,夏末茶做了他哥哥国内分公司的执行总监。

夏末茶无疑是有能力的,两年之间,不但把尤家整垮,还把夏家的分公司的净利润翻了几翻。

夏末茶成了京城有名的女强人,他却成了负债累累的丧家犬。

可笑的是,在他的亲人眼中,他成了尤家的罪人。

他们觉得是他娶了一个“扫把星”,才导致尤家破产。

他的奶奶、婶婶、堂弟,一边把他当仇人一样冷眼相待,一边理直气壮的问他要钱,买吃的,买穿的,买药,付住院费。

他哪里有钱?

夏末茶放出话去,谁敢帮尤家,谁就是和她作对。

夏末茶背后是她的哥哥夏盛放,熟悉夏盛放的人都知道,他与顾家五少是至交好友。

在京城,哪个敢自寻死路,去找与顾家人有关的人的晦气?

没人肯帮他,所有人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他根本找不到工作,穷的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走投无路时,他只能去找夏末茶。

夏末茶让他给她当秘书。

他知道,夏末茶是故意羞辱他。

可他除了这一条路,已经无路可走。

他只能选择留在夏末茶的身边。

夏末茶对他非打即骂,最初的那几天,他几乎天天带着伤回家,不是额头被东西砸破了,就是脸被扇肿了,可他那些亲人们,没有一个人问他一句怎么了,他到底遭受了些什么,他们只会伸手问他要钱。

那时,明明是七月酷暑,他的心里却一片严寒。

他以为他会被夏末茶逼死,可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他居然就这么一天天的在夏末茶的打骂和羞辱中活下来了。

一晃眼,两年多过去了。

他的奶奶、婶婶和堂弟对他的怨言,不但没少,反而越来越多,每天抱怨他没出息,天天跟着夏末茶,也不知道把人哄开心些,至少把他们以前的房子要回来,不必一家人挤在那间又脏又破的烂房子里。

他们似乎忘了,在他和夏末茶的整个婚姻里,他除了漠视了尤家人对夏末茶的苛待,他没做过一分一毫伤害夏末茶的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