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你又摆什么威风?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983章你又摆什么威风?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想到那一幕他就心肝颤,能不招惹清芽,他尽量不招惹。

虽然心里不爽,但看到清芽瞪眼了,他只能勉强忍了,不耐的摆了摆手,“讲讲讲!”

谢清翌看了一眼强装镇定的柯宁琬,唇角微勾,继续说:“自从柯家二小姐的身世曝光之后,柯家母女三人,在柯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就连柯大小姐自己,也沦为笑柄,在上流社会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更是失去了自己心仪已久的男人,心生不忿,久而久之,她受不了这种落差,将她所遭受的不公,怪罪在她红杏出墙的母亲和丢尽柯家脸面的妹妹身上!”

“你胡说什么?我没有!”柯宁琬猛的拍桌站起,怒目瞪向谢清翌,“谢大少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想让我嫁给珏,但是我请你不要随便污蔑我的名声,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妹妹没了,妈妈也没了,我在这世上已经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你怎么还可以……”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声音,眼里含了泪。

夙珏脸色也沉下去,冷冷看着谢清翌,“老五,我刚刚已经和你说过了,她很快就要成为你们的嫂子,你们说话给我客气点!“

谢清翌唇角勾出一抹冷嘲的弧度,“三哥,娶老婆是大事,不能只看皮囊,不看内心,我是在帮你,我不会害你。”

夙珏脸色铁青,冷声道:“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我的人生大事我自己做主,你给我收起你的好心!”

“好,”谢清翌浅浅勾唇,“那等你见过一个人,若你还坚持这样说,我和芽芽立刻就走,你的事,以后我们再不插手!”

夙珏皱眉,“什么人?”

谢清翌淡淡唤了声:“石宇。”

石宇推门而入,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孩儿。

柯宁琬看到那个女孩儿,眼中有些警惕,有些疑惑,不知道谢清翌把那女孩儿找来做什么。

石宇对那女孩儿说:“郭小姐,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郭梅梅点头,“我叫郭梅梅,是柯夫人的贴身女佣,柯夫人生病的时候,她的饮食起居,都是由我照顾。”

夙珏皱眉看谢清翌:“你叫她来干什么?”

石宇对郭梅梅说:“坐在你们大小姐身边那位,是我们家三少,你知道些什么,你尽管说,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郭梅梅点头,“二小姐的身世曝光之后,老爷对夫人小姐态度越来越恶劣,很少回家,夫人的情绪很低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一天,大小姐请了一个医生回来,给夫人检查了一下身体,当时那医生说夫人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保持心情畅快,经常出去走走就可以。”

“可是第二天,大小姐拿了许多药回来,告诉夫人,都是一些调节神经的药物,吃了那些药之后,有助于睡眠,自从二小姐的身世曝光后,夫人经常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吃了大小姐拿回来的药,十分管用,夫人睡眠好了很多,只不过,精神越来越差,神志恍惚,经常忘事。”

郭梅梅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原本我并没怀疑什么,那些药瓶上面,确实写的是调节神经的营养药,可是有天,我照顾夫人吃药时,却发现药瓶上的标签有被换过的痕迹,原本不容易被发现,是我不小心把药瓶弄湿了,上面的标签一着水,掉了下来,就露出了瓶身上一个印子……”

听到这里,柯宁琬的双手不可抑制的抖了起来。

她以为,她做那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可万万没想到,其实早就被人发觉了,只是那人没有告诉她而已!

她心脏剧烈的跳动,整个人一下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

她不知道郭梅梅还会说些什么,她到底知道多少?

郭梅梅继续说:“药瓶上原本的标签,比被人换上去的标签要小一圈,如果不是药瓶上的标签不小心被我弄湿,脱落下去,根本不会有人发现,瓶身上的标签被人换过,我很奇怪,是什么人把药瓶上的标签换过了,后来,夫人越是吃药,身体越差,每天都不思饮食,昏昏欲睡,我就偷偷从药瓶里偷了几粒药,拿给在医院当护士的朋友看,问她们那是什么药……”

听到这里,柯宁琬已经是脸色惨白,心惊肉跳。

她不知道,郭梅梅竟然在私底下探究过那些药的真实成分。

她心慌意乱,冷汗一层一层的冒,身体情不自禁抖着。

夙珏看了她一眼,心底发寒,沉声问郭梅梅:“然后呢?”

“然后,我朋友看了之后告诉我,我拿给她的那几种药,根本不是什么调节神经的营养药,而是治疗抑郁症的药物,这种药,副作用极大,症状就是和夫人一样,嗜睡健忘,而大小姐……”郭梅梅看了柯宁琬一眼,想了一下才说:“我这样说好了,药瓶上的标签,写着要一次两片,一日三次,可我的朋友告诉我,药瓶里实际上装的那种药,服用方法是一次一片,一日一次,我朋友说,这种药,一天一次,一次一片,长时间服用就会有极大的副作用,而夫人,是按一次两片,一日三次吃的,后果可想而知……”

夙珏再也听不下去,猛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向柯宁琬:“你……”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柯宁琬没料到这件事情会有人知道,一时乱了阵脚,眼泪迅速落下,她用凄楚的表情掩饰着慌乱的心情,抓住夙珏的胳膊,痛哭着说:“珏!那是我亲生母亲啊!我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对我自己的亲生母亲怎样!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听我解释!”

夙珏脸色缓和了些,“你说!”

柯宁琬大脑飞快的转动,选择着最可以令人信服的理由和词语,用痛苦的啜泣声拖延时间,哭了一会儿才缓缓说:“珏,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个佣人手脚不干净,偷我妈妈的东西,被我狠狠处罚过,我看她可怜,才没有辞退她,却没想到,她恩将仇报,联合你的弟弟妹妹,一起来污蔑我!珏!你好好想想,那不是别人,那是我生我养我,最疼爱的亲生母亲,我宁可自己死一百次一千次,我也舍不得伤害我母亲一丝一毫,我怎么可能丧心病狂的去害她?”

夙珏最爱做的,就是由己度人。

遇到事情,他喜欢换位思考。

的确,如果是他,他就算自己死一百次一千次,也舍不得伤害他母亲一分一毫。

他神情又缓和了一些,点头,“你继续说。”

“我无话可说了,”柯宁琬凄然摇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来说去,不过是你弟弟妹妹讨厌我,不想让我嫁给你,才会找这么多的理由来污蔑我,陷害我,如果让我背负上陷害我亲生母亲的罪名,那我还不如现在就跳楼死了,还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们不会,”夙珏冷声说:“应该是你们家的女佣记恨你教训过她,我的弟弟妹妹,绝对不会栽赃陷害你!”

柯宁琬有些尴尬,低下头,小声说:“是,是我一时激动,说错话了。”

夙珏这个男人虽然心肠软,耳根软,好哄好骗,但他对他家人是百分百的信任。

她只能尽力把自己说的可怜,绝不能往谢清翌和清芽身上泼脏水,不然只会引起他的反感。

“我没有!”郭梅梅涨红了脸分辩:“我从没偷过任何人的东西,我说的都是实话!”

“没关系,”石宇说:“我们相信你。”

夙珏皱眉瞥了石宇一眼,“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石宇刚要告罪,清芽坐直了身子瞪夙珏,“三哥,你又摆什么威风?我就爱听石头说话!石头,你继续说,我爱听!”

石宇笑笑,没有说话。

夙珏以手掩额……话说当妹妹的难道不是该听当哥哥的话吗?他这当哥哥的怎么这么没地位?

谢清翌冲石宇使了个眼色,石宇点头,将郭梅梅请了出去。

郭梅梅出去之后,又进来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长相清秀,十分斯文。

石宇对夙珏说:“这位是孙医生,给柯夫人开药的人。”

看到孙医生,柯宁琬脸色一阵白过一阵,手心直冒冷汗,双腿发软。

石宇对孙医生笑笑:“孙医生,您知道些什么,全都说出来就好,今天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情,都与您无关。”

“好,”孙医生点了点头,斯斯文文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陈述我知道的事实,柯大小姐说她母亲病了,让我去给她母亲看病,我看过之后,发现她母亲只是精神压力太大,只要注意休息,调整一下心态就好,我并没给柯夫人开药,几天后,柯大小姐又找到我,她说她的母亲病情加重,让我开些镇静凝神的药物给她母亲服用,她详细向我讲解了她母亲的症状,我听起来完全是抑郁症的症状,于是我提出让她带我,再去给她的母亲诊病。”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