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爱情是什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972章爱情是什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爱情是什么?

爱情就是明明她已经被逼上了绝境,前面是磨刀霍霍的刽子手,后面是一望不见底的悬崖,她却仍旧舍不得逼他。

她不再挣扎,乖乖伸出手掌,“扎吧,我不闹了。”

护士赶紧过来,给她重新消毒。

针头穿透的血管,令她皮下出血,整个手背都变得青紫,护士找不到血管,一连扎了两针都没扎进去。

何青盟眉头锁的死紧,抬眼看护士,“换人。”

他不喜欢说话,言简意赅,但护士也听懂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先生,她的血管实在太难找,即便换人也是这样,我们医院太忙,抽不出别人,让你女朋友忍一忍,我们再试试。”

何青盟死死攥着代可的手腕,冰冷的目光如聚光灯一样盯在护士脸上。

他带给护士的压力太大,护士还没扎,手就软了,最后挫败的放下针头,“我去喊我们护士长。”

她也算技术比较好的护士,平时比较自负,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不愿换人,不然自己面子上过不去。

但她实在受不了何青盟带给她的压力,只能妥协, 把护士长找来。

护士长找准血管,一针见血,将针头粘好,很温柔的嘱咐,“小姑娘,再怎么生气,也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肺炎很严重,如果不好好治疗,容易落下病根,三十岁前你找病,三十岁后病找你,你吃苦受罪的时候在后面。”

代可烧的脑袋昏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实在没精力答话,清芽帮她道谢:“谢谢您,您费心了。”

护士长叮嘱了几句,转身离开。

清芽打开保温桶,帮代可盛了一碗,坐在代可身边,舀了一勺,送到她唇边,“小可,多少吃一点,不然身体受不了。”

代可虽然没什么胃口,可许久没有进食,胃里空荡的难受,粥送到唇边,她张嘴吞了一口,何青盟将粥碗和汤匙接过去,“我来。”

何青盟半揽着代可,一勺一勺喂她粥,清芽觉得也许两人希望二人世界,悄悄退了出去。

她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两人再吵架,这才离开。

下午,她烧退了,医院说可以出院回家治疗。

虽然住的是最好的病房,但毕竟不如家中舒服自在,听说可以出院,清芽松了口气,收拾自己的东西。

临走前,她去和代可道别。

大概是心情影响身体,代可原本是平时极少生病的人,这一病起来,来势汹汹,怎么也压制不住。

一连高烧了两天,液体一挂就是十几个小时,却始终没办法退烧。

医生说,肺炎就是这样,让他们不要急,慢慢治疗,至少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

清芽问代可有没有想吃的东西,下次她来探病,帮她带来,代可看了眼陪在清芽身边的谢清翌,对清芽说:“芽芽,你让五哥先出去,我有话对你说。”

不等清芽说话,谢清翌先对清芽说:“你们聊,我出去等你。”

谢清翌关门出去,代可拉清芽在床边坐下,低声说:“芽芽,我想求你件事。”

清芽握紧她是手,“小可,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

“我想让你帮我回去求求温玉大哥,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帮我把我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拿出来,”代可说:“我的户口本和身份证都被扣在我爷爷手里,没有户口本和身份证,我什么都办不了,我知道温玉大哥法子多,你帮我求求他,让他帮帮我,青盟那边……”

她咬咬唇,眼里噙了泪,“我实在不想再逼他,他太可怜了,那么小就没了妈妈,他爸爸又待他那样,以前我妈说过,爱情里,谁先认真谁就输了,我承认我爱他比他爱我深,可我没办法,他已经很可怜了,而我至少有很幸福的家庭,有疼我的爸妈和哥哥,我想把我的爱分他一点,我不能再逼他,如果连我也不心疼他,那这世上一个心疼他的人都没了……”

她哽咽着,说的语无伦次,清芽听的一知半解,“小可,你要身份证和户口本想干什么?”

“去和他登记结婚啊,”代可说:“这辈子,我只嫁何青盟,如果他们逼我嫁别人,我就去死,可哪怕我死了,我的墓碑上也要写何太太,除了何青盟,我谁也不嫁。”

清芽想了想,点头,“好,我让大哥帮你想办法,可是小可,你要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是情爱的事,即使我大哥,也未必有办法。”

“不会,”代可摇头,“只要温玉大哥肯帮我,温玉大哥一定有办法,我只担心,我们两家是世交,我家是我爷爷说了算,爷爷毕竟是长辈,我担心温玉大哥碍于我爷爷的身份,不方便插手,可是……”

她有些绝望的抬眼看向清芽,“芽芽,如果你们再不帮我,就没人能帮我了,我不想让爸妈哥哥被爷爷迁怒,可我更不想嫁给阮景澈,我只想嫁给何青盟,我想嫁给他,照顾他,他已经很可怜,如果娶了别的女人,别的女人欺负他怎么办?万一他娶个像他爸爸一样的白眼狼怎么办?这世上再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他了,我想自己照顾他,我想给他一个家,给他生几个宝宝,给他很多狠多爱,让他开朗起来,每天都看到他笑……”

她闭着眼睛,呢呢喃喃说着,仿佛已经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境里。

门忽然推开,何青盟走进来。

代可睁开眼,美丽的大眼睛,盛满泪水,温柔又无助的望着他。

何青盟走到她身边,俯身,手掌贴上她的额头,“小可,不用去求任何人……我答应你……”

代可猛然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何青盟轻轻抚她的头发,“你朋友说的对,爱比恨重要,为了已经改变不了的仇恨,让深爱我的人痛苦,不值得……”

他更低的俯下身子,亲吻代可的眉心,“小可,我也爱你……”

代可猛闭眼,搂住他的脖子,泪如雨下,抽抽噎噎说:“如果你觉得太委屈,那我们就不改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也许会有点不甘愿,可是……”何青盟搂紧她的身体,“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这世上,没什么比一颗真心更珍贵。

她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为他妥协。

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儿,愿意为他做到这样,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忍辱负重,替她卸下她的伤,她的痛,由他替她来背负。

大概是成长经历的关系,何青盟的性格很冷,很孤僻,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代可自说自话,剃头挑子一头热,上赶着照顾他,和他说话,陪伴他。

这是何青盟第一次说这样感性的话,他说,为了她,什么都值得。

代可闭紧眼睛,眼泪流的更加快,这一次,却是幸福的泪水。

有他这句话,不管她曾经付出过多少,全都值得了。

清芽看的鼻子发酸,眼眶发热,回过头,捂着嘴巴深呼吸了几口,见何青盟和代可谁都没注意她,悄悄退了出去。

等在外面的谢清翌见她眼圈儿发红,将她揽进怀里,“怎么了?”

清芽吸了吸鼻子,笑着将脸埋进他怀里,笑着说:“只是忽然觉得,爱情太可爱了,这世界太可爱了。”

只有你不拒绝爱,才能得到爱。

何青盟是个值得代可依靠的人,她有预感,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几天后,清芽痊愈,拎着营养品去医院看望代可。

代可的烧已经退了,咳嗽也轻了,再输两天液体,就可以出院。

她精神明显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笑意,清芽问到何青盟,代可轻轻叹气,“青盟他爸爸前几天来看过我,他说,他是真的悔悟了,他得了绝症,时日不多,如今弥留世上,唯一想得到的就是何青盟的原谅,他说,他不是不爱青盟,毕竟青盟是他的亲生骨肉,只是他当年太年轻,太骄傲,他是靠青盟外公发家的,总觉得青盟和他妈妈的存在,是他的耻辱和污点,可现在,他快死了,他夜夜噩梦,梦到青盟的妈妈满脸是血,凄厉幽怨的看着他,他食不下咽,睡不安枕,临死前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青盟能原谅他,回到他身边,他这辈子就这两个儿子,他希望这两个儿子能一起送他离开,等他死后,他的两个儿子能做手足,互相帮助,而不是手足相残。”

清芽吁了口气,“总的来说,就是何青盟这父亲太自私,太不是东西,既然他想得到何青盟的原谅,那他直接去求何青盟,把公司还给何青盟 ,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何青盟改姓氏,让你和何青盟这样痛苦?”

代可摇头,“芽芽,你把青盟的痛苦想的太简单了,青盟的痛苦和对他父亲的仇恨,岂是他父亲几句哀求,和那间已经风雨飘摇的公司可以弥补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