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我对你是可有可无的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971章我对你是可有可无的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还没进房间,就听到代可的大哭声:“你还来干什么?你反正也不管我死活,你要眼睁睁看我嫁给你大哥,我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小可,你别激动,你的液体……护士!护士!”何青盟大吼着推开门。

清芽连忙冲进去,按了下床头的呼叫铃,转眼再看代可,针头从血管里滑出来了,鲜血从血管中汩汩流出来,染红了一大片床单。

代可惨白着脸色,一边哭泣一边大声咳嗽,清芽连忙帮她拍打脊背,“小可,你还在发烧,情绪不能这么激动,你别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代可撕心裂肺的哭:“我爷爷要拿我的终身大事去报恩,我男朋友为了自己要眼睁睁看我嫁给他大哥,反正这世上也没人疼我,没人在乎我,就让我死了算了!”

“小可,你别这样说……”清芽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安慰她,好在话说了一半,护士闯进来了,给代可换了输液器,想给她重新输液。

代可情绪激动,用力将护士推开,“我不要输液,我不要治疗,让我嫁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还不如让我死了,让我烧死算了!”

清芽无奈,看向站在门边的何青盟,“何青盟,你劝劝她,她听你的。”

何青盟站在门边,一动不动。

“何青盟,你怎么这么冷血?”代可泪眼婆娑,失望的看他,“平时都是我顾着你,我让着你,你就不能让我一次?难道你真要眼睁睁看我嫁给别人?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我?是不是我对你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一点都不重要!”

何青盟漆黑的眼睛黯如深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淡淡说:“不是。”

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他牵挂的,能让他心动的,只剩下一个代可。

她是个聪明阳光的女孩儿,表面上大大咧咧,实际上感情细腻心肠软, 如他所说,以前他们在一起,都是她照顾他,她让着他。

每当他们在一起时,她总会用崇拜又怜惜的目光看他,她像阳光一样照耀着他晦暗的生命,他从没怀疑过她对他的爱,他也深深喜欢着她。

可他的世界里,不可能只有爱情。

他成长的经历,太过惨痛。

父亲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表演家,在他和妈妈面前表演着好男人的角色。

就在他和妈妈一直以为自己活在鲜花中,活在天堂里的时候,那个本应是他可以依靠的男人,给了他们母子致命一击。

父亲掏空了外公留给他们母子的公司,瞬间翻脸,将他关在屋子里,棍棒相加,打的他遍体鳞伤,以此逼迫妈妈和他离婚。

为了保护他,妈妈无奈之下签下离婚协议书,母子俩净身出户,外公留给他们的全部财产,全被父亲侵占。

那时他们才知道,他们眼中的好丈夫、好父亲,其实早有青梅竹马的爱人,还有一个被誉为天才的儿子。

他和他的母亲,不过是他的跳板,他获得财富和地位的工具。

他们母子被赶出去不久,他妈妈就积郁成疾,郁郁而终。

他由阮青盟改随母姓,改为何青盟,发誓此生要夺回外公的财产,将父亲踩在脚下。

父亲大抵是怕他报复,什么都没留给他们母子,生活所迫,他一边上学一边打工。

他的父亲虽然不是东西,却遗传给他一副好用的头脑,除去咖啡店那份小时工,他还在网上帮一些游戏工作室做些手游创意,每年收入不菲。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

他毕竟还太年轻了,想报仇,至少十年之后。

可最近他却听说,那个负心的男人已经不行了。

他还没来得及惩罚他,岁月给了他惩罚,他得了绝症,不久于人世。

而他外公的公司里,还有许多外公的老部下,当年就对他的所作所为愤愤不平,被他父亲用铁腕政策压下,如今他命不久矣,外公那些老部下蠢蠢欲动,公司岌岌可危。

他父亲做梦都想把公司传给阮景澈,让阮景澈接手他的公司,只可惜,他出卖感情和尊严才得来的公司,阮景澈不屑一顾。

在阮景澈的眼中,只有他的绘画。

没有办法,他父亲把主意打在了他的身上。

不管怎样,他终究是他的种,留给他,总比便宜了外人强。

他父亲找到他,提出他只要认祖归宗,改姓阮,叫他一声父亲,他就把公司传给他。

可他怎么能同意?

他永远记得他父亲骤然变得狰狞的面目,记得他为了逼她妈妈在离婚同意书上签字,将他锁在屋子里打的遍体鳞伤,任妈妈在门外怎样撕心裂肺的哭求,他都无动于衷。

他慈祥可亲的父亲,在一夜之间,因为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儿子,变成了残忍到令人恶心的恶魔。

他甚至绝情到让他们母子净身出户,除了一栋外公留下的老房子,什么都没留给他们。

他最疼爱他的妈妈,因他而死。

他永远没办法原谅他,就连做梦,他都梦到他跪在他脚下,凄惨求饶。

没遇到代可之前,他这辈子只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打垮他的父亲,让他在他妈妈的墓碑前,磕头赔罪,乞求原谅。

直到遇到代可,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心动,什么叫做爱情。

她不算是温柔体贴的女孩儿,相反的,她任性骄纵,唯有在他面前,她才温柔体贴,百依百顺。

在外人面前,她明明是只小野猫儿,可一到他身边,他就变得像他的母亲,温柔温婉。

他原以为此生不会有爱情,可爱情这东西,譬如春风,譬如朝露,来时无声无息,即便自己也不能掌控。

他爱上了代可,他暗暗发誓,他会好好照顾她,疼爱她,他会做世上最好的男人,不让她有他母亲那样的经历。

可他没想到,现实这样狗血,他还是令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这样痛苦。

可他怎能接受他父亲的要挟?

他能力尚弱,羽翼未丰,他还没有能力让他父亲向他认错求饶。

他的父亲反过来,用代可要挟他。

要么,让代可嫁给阮景澈,要么,他认祖归宗,成为阮青盟,让代可嫁给他。

他看不得代可哭泣痛苦,可他更没办法原谅他父亲,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阮青盟。

在他的生命中,阮字代表着欺骗,代表的仇恨,代表着屈辱。

代可因为他的不肯妥协而痛苦,而他又何尝不痛苦?

代可听他简简单单吐出两个字,不是,怒气再一次迸发,“不是?怎么不是?分明就是!你只在乎你的仇恨,只在乎你自己,你从来都没替我想过,既然你爱我,为什么不能尽你最大的努力保护我,就算为了我,你改成姓阮又能怎样?就算你不姓阮,也改变不了你是阮家的种的事实,不然为什么人家不找别人去做儿子,偏偏来找你?”

“小可,你别动……”她情绪一激动,针头穿透的血管处,血流的更快,根本止不住,清芽问护士要了棉签用力给她按住, 鲜血还是极快的浸透棉签,滴落在床上。

清芽急的不行,抬眼看何青盟,“她还是病人,还在发着高烧,你就不能先哄哄她,让护士先把液体给她输上?”

何青盟迟疑了下,走过去,将代可的头搂进怀里,低头,轻轻吻她的发顶,“小可……”

他的声音喑哑而无奈,蕴含了太多沉重和悲哀。

感受到他的体温,他的怀抱,代可停止了挣扎,抱住他,放声大哭,“何青盟,我不要嫁给任何人,我只要嫁给你,他们如果逼我,我就去死,我就去跳楼,就去卧轨,总之除了你,我谁都不嫁!”

何青盟无言以对,只能更紧的将她揽进怀里,瘦长的手掌,用力按着她的脊背,似乎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

代可哽咽着说:“青盟,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我能给你爱,给你家,给你漂亮可爱的宝宝,仇恨能给你什么?除了痛苦,什么都给不了你!“

何青盟抱着她,一言不发。

清芽忍不住也说:“何青盟,你再仔细考虑一下,恨真的比爱重要吗?为了已经改变不了的仇恨,伤害这样深爱你的人,真的值得吗?”

何青盟看她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清芽无奈,冲护士使了个眼色,护士笑着走过来,“我们先把液体扎上好吗?消炎药放时间长了,容易发生过敏反应,对身体不好。”

何青盟在她身边坐下,一手搂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伸到护士眼前,“咱们先把液体输上。”

“我不要!”代可用力挣扎,“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要输液,让我烧死算了!”

何青盟皱眉,低低叫了声,“小可……”

那低沉喑哑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魔力,钻入代可的耳朵,让她的心脏狠狠一疼。

她猛的回头看他,他漆黑目光中的痛意,令她一下心痛的无可收拾。

“青盟……”她翕动着嘴唇叫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无力的闭上眼睛。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