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 第952章送你礼物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二十卷 : 第952章送你礼物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心中猛的涌起一股愤怒,她疾步跑过去,劈头盖脸的质问:“你来干什么?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逼她离开,让她孤身一个人,外面世界那么乱,那么复杂,她也许会被人欺负、也许会被人猥亵,也许会被人强爆,会客死异乡,会死无全尸,到时候你就会满意了对不对?到时候你就会连做梦也会笑醒对不对?你痛恨意蓝的爸爸,你痛恨她的妈妈,可你想没想过,你和他们有什么分别?都是心狠手辣,心眼小有歹毒的坏人,你是坏人!”

清芽并不擅长骂人,一痛哭骂,骂的牛头不对马嘴,语无伦次。

冷长空冷冷皱眉,“你为什么总在咒她?”

“你胡说,我没有!”清芽擦擦脸上的泪,恶狠狠啐了一声,“懦夫!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见你一次骂你一次!坏蛋!小人!”

冷长空开始还被骂的又气又恼,看到清芽哭的像个耍赖孩子的样子,又哭笑不得起来。

清芽是和石宇一起来的,石宇等在外面,见清芽迟迟不出去,寻了过来,见清芽站在冷长空对面,哭的眼泪婆娑,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冷长空。

冷长空一张冰冷的面孔现出裂缝,无奈的回望过去,“别看我,我一根手指都没动她。”

“坏蛋!小人!”清芽又骂了两声,抓住石宇的胳膊,“我们走,回去让姐夫和翌哥哥和他绝交,一辈子都不要理他!”

石宇又看了一眼冷长空,和清芽一起离开了。

冷长空也缓步走出大厅,看着一架架铁鸟腾空而起,心中怅然若失。

不知道那一架,坐着她?

一个女孩儿,孤身在外,四处游历,确实很危险。

想到清芽说的那些话,他再次哭笑不得。

不知道是不是该形容为童言无忌,清芽说起话来真是丝毫不避讳,什么都敢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连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他无时无刻不再想她,不是吗?

清芽说的没错,他是个懦夫,明明爱着,却不肯承认。

跨出那一步明明很简单,只要说一句,意蓝,我们在一起好吗,可他偏偏做不到。

他久久伫立在原地,看着一架又一架银色的铁鸟,飞离地面,离他远去。

心脏最柔软的地方,那个清甜可爱的女孩儿始终都在,她会甜甜软软的叫他哥哥,她会用幼小瘦弱的身体替他抵挡拳脚,可是为什么,他们就是没办法在一起?

晚上,谢清翌回家时,看到清芽的眼睛又红又肿,他知道冷意蓝今天离开京城,明白清芽为什么哭成这样,无奈的拿了冰块,将她揽在怀里,给她冷敷眼睛,“怎么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哭。”

清芽扁扁嘴巴,“我也不想哭,就是忍不住怎么办?”

谢清翌知道,就是因为家里她最小,从小被宠坏了,担不起风雨,受不了打击,这辈子也只有当温室花朵的命了,好在他够强大,有什么风雨都能替她挡了。

吃过晚饭,清芽早早睡了。

过了几天,宿舍里搬来了新同学,是个巴掌脸、尖下巴、大眼睛、短头发的漂亮女生,自我介绍叫时小拾,性格活泼开朗,很好相处。

冷意蓝遵从诺言,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给清芽发来照片。

只是短短几天,她像是晒黑了不少,但站在蓝天白云下,她笑的格外开朗灿烂。

每次看到她的照片,清芽总会愣一会儿神,想象着她游历归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转眼又到了周末,周五晚上,清芽刚洗完澡,想要睡了,手机响了,她摸起来看了眼,居然是好久不见的秦风打来的。

她接通电话,秦风的声音沙哑的她几乎听不出来,喂了好几声,秦风才在那边笑起来,“别喂了,我就是秦风,感冒了,嗓子哑了。”

清芽坐在床沿,拿干发巾擦着头发,皱眉问道:“怎么感冒了?”

秦风满不在乎的说:“人吃五谷杂粮,总要生病不是?我都好久没感冒了,感冒一次不是很正常?”

“也对,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流感比较多,你该多注意点才对。”大概是小七的手艺好,她作息又规律,身体比以前好了许多,她倒是很久没病过了。

“现在注意已经晚了,”秦风懒懒说:“芽芽,明天你有时间没?”

清芽说:“有啊,明天我周末,有时间,你有事吗?”

“有事,”秦风说:“明天你来公司照顾我一天,我馋你泡的果茶了,你给我带点来。”

“我留给你的那些喝光了?”

“喝光了,”秦风说:“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好吗?你那一罐果茶够做什么的?”

原本打定主意,尽量与她少见面,既然注定没有结果,不如断个干净利落,可大概是生病了比较脆弱,他着了魔的想见她。

“好的,没问题,明天我给你送去,”清芽问:“你生病了还要去公司?”

“没办法,”秦风叹气,“我老爸也生病了,比我还严重,正在挂水,我不但要去公司,还要连我老爸那份工作一起做,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那你多喝水,早休息,明天见。”

挂断电话,清芽吹了吹头发,下楼去了厨房。

果茶是她按照妈妈教她的办法自己配的,妈妈是从一个老中医那里学来的,每天少喝一点,可以补充维生素,提高抵抗力,对身体很好。

只可惜她家几位哥哥们都不嗜甜,除了她每天喝一点,那几个大男人没一个捧场。

她找出原材料,按照分量,配了两大玻璃罐果茶,装在包装袋里,全都弄好,才上楼休息。

第二天,她带着果茶,开车来到秦政国际。

敲门进去,秦风正裹着毯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阿嚏。

他一连打了十几个阿嚏,抽了面巾纸擦完鼻涕眼泪,随手一丢,清芽低头一看,地上一地的面巾纸,一片狼藉。

清芽将果茶放在他桌子上,回身想去找笤帚簸箕,秦风叫住她,“不用你管,你老实待着。”

秦风按下内线,叫了一个秘书,让她把地面收拾干净,秘书颔首称是,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在秦风看不到的角度,嫉妒的白了清芽一眼。

清芽很无辜。

现在她是客人好吗?

主动干是情分,不做谁也没资格指责她。

秘书将地面打扫干净,转身离去。

清芽洗净手,给秦风泡了一大杯果茶,放在秦风的面前,“怎么裹着毯子,很冷吗?”

“很冷,”秦风一连又打了三个大大的喷嚏,“一直在发烧,吃退烧药都退不下去,真是日了苟了。”

清芽皱眉,“身体不好就不要来公司了,难道你一天不干活公司会倒?”

“能不来我当然不会来,”秦风苦着脸说:“可公司新上了一个项目,正是当紧的时候,我不来我爸就要来,我来总比他来要好吧?我就做一上午,中午回去休息,下午就不过来了。”

清芽无奈,“怎么觉得你这当少董的比外面要饭的还可怜?人家要饭的生病了还能找个地方躺着休息休息呢。”

秦风扫了她一眼嗤笑,“这话也就你这智商能说得出来!我生病能住高干病房,要饭的能吗?”

清芽白他一眼,“还能和我斗嘴,说明烧的还不厉害,你继续。”

秦风叹气,“算了,不和你吵,你在一边儿等着,等我忙完这阵,你送我回去,我脑袋晕的厉害,开不了车了。”

“行。”清芽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拿出手机刷手机。

秦风喷嚏连天,不大功夫面巾纸又扔了满地,清芽看了都替他难受。

他对着电脑一阵忙活,总算干完了,拿起外套穿在身上,“走吧,送我回去。”

清芽站起身,扫了一眼他的电脑,“你这状态工作有质量吗?”

“那当然,”流感病毒也没能挡住秦风一如既往的拽,“我可是天才,对于天才来说,工作就是萝卜青菜,闭着眼都能咔嚓咔嚓,这算什么?”

清芽摇头,她见秦风知道心疼老爸了,还以为他成熟了呢,其实还是老样子。

清芽将秦风送回家,秦风站在驾驶室外,扒着车窗看她,“跟我进去,我有东西送你。”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进去你就知道了。”

清芽随秦风走进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清芽问:“你爸妈不在?”

“我妈陪我爸打点滴去了,我爸心脏不太好,我妈不放心让他在家输液,怕万一有个意外,来不及急救。”秦风带着清芽去了他的卧室。

这还是清芽第一次参观除了家里哥哥们之外的男人的卧室,还算整齐,没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脏衣服脏娃子满处乱堆。

秦风看穿了她的心思,“是不是觉得我的卧室挺干净?”

清芽点头,“嗯,还行。”

虽然和谢清翌那个超级洁癖没法儿比,但是对于一个男生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