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一言为定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904章一言为定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耐着性子将最重要的工作做完了,他站起身,“芽芽,陪我出去走走,我心里好乱,静不下心。”

“哦,”清芽看出他心情烦躁,关切的问:“怎么了?遇到棘手的事情了?”

“嗯。”秦风拽着她的胳膊出门,闷闷不乐。

“什么事,说来听听,也许我可以帮你。”也许她就要离开秦政国际了,秦风是她最重要最珍贵的朋友,如果有机会,她一定帮他。

秦风郁闷摇头,“算了,谁也帮不了我。”

清芽说:“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是心情垃圾桶,即使帮不了你什么,你发发牢骚心里也会好过一些。”

秦风侧眼看她,她脸颊瓷白,眼眸清澈,是他见过最干净最漂亮的模样。

他扭回头,小声嘟囔:“我的烦恼就是你说你考了研究生就会离开我,我不想你离开。”

清芽讶然,随即笑开,“就算我考上研究生,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啊,秦风,我从小到大都没几个朋友,你是我最重要、珍贵朋友,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

秦风看着她,心中说不出的苦涩……他想要的,不止是朋友啊。

可是,他却不敢说。

他怕她说了,她现在就会辞职,他连最后这段日子也留不住了。

而且,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不希望她烦恼。

他只能将这份感情深埋,装作,只是朋友。

“芽芽,你能答应我件事吗?”秦风别过眼,看另一边,拼命眨眼,眨掉眼睛里的酸涩。

“什么?你说,只要的能做到,我一定做!”清芽郑重保证。

“如果哪天……你失恋了,你一定第一个告诉我,好不好?”秦风很认真的看着她说。

清芽愣了下,然后啼笑皆非的捶了他肩膀一下,“秦风,哪有你这样的?我才刚订婚,你就盼着我失恋,你怎么就不盼我点好呢?”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秦风慌忙解释,“芽芽,我的意思是说,女孩儿很脆弱,万一哪天你失恋了,一定很希望有人在身边安慰,我希望在你最需要朋友,最需要有人帮助的时候,能第一个想到我。”

“好,”清芽笑着点头,“一言为定,虽然我很确定,我永远不会失恋,但是我答应你,以后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时候,我第一个找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如果你有了困难,也要第一个通知我,就像上次一样,虽然我没办法帮你做什么,但是至少我能听你发发牢骚,你心里会舒服一些,你说对不对?”

“好,”秦风伸出小指,“一言为定!”

清芽甜甜一笑,勾住他的小指,“一言为定!”

她喜欢秦风,他那样善良,那样干净,她愿意做秦风的守护神,如果秦风日后有难处,她一定竭尽全力帮他。

车上,她问秦风,“去哪儿?”

秦风说:“影视基地,我哥们儿今天杀青,我去捧场。”

清芽瞥他一眼,“怎么又去影视基地?”

上次影视基地的半日游,对她来说,绝对是次惨痛的经历,如果可以,一辈子她都不想再靠近那个地方。

“你放心吧,这次我一定看的你死死的,我要是再把你看丢了,我就是猪,不,我是猪狗不如!”秦风信誓旦旦发誓。

“好吧。”清芽勉强答应。

以后他们不会有太长的时间在一起,能顺着他的时候,清芽尽量迁就他。

到了影视基地,秦风抓着清芽的手腕,果然寸步不离。

其实秦风想抓清芽的手,但是他有贼心没贼胆,抓手腕,隔着衣服,手心还一直冒汗,他以前泡妞的胆子一旦到了清芽这里,就全都喂了狗。

他拖着清芽到了一个外景地,他来晚了,转了半天没找到人,和清芽一起站在路边,掏出手机给他朋友打电话。

他打电话,清芽漫不经心四下扫视四下的风景,两人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道怨毒的视线,如吐信的毒蛇一般,阴毒的盯着清芽。

她见秦风和清芽都没有注意身后,悄悄朝他们靠近。

他们站在路边,头顶是做道具用的麻包,麻包像小山一样,摞在他们头顶的竹排上,用绳子紧紧系着。

他们身后那人,悄无声息的走到他们身后,将系着麻包的绳子解开,麻包轰然坍塌,像秦风和清芽头上砸去。

“小心!”秦风最先反应过来,用力向清芽扑去。

清芽被他出一两米远,倒在地上,而秦风整个人都被砸在麻包下面。

清芽摔的眼前一黑,她努力睁大眼睛,扭头朝后看去,密密麻麻的麻包杂乱无章的堆成小山一样,早就没了秦风的踪影。

“秦风……”她嘴唇翕动,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起身,想爬到秦风所在的方向去,只可惜,她一用力,浑身一痛,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昏了过去。

她醒来时,入目的是一片洁白,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紧张又欣慰,“芽芽,你醒了?”

“翌哥哥?”短暂的怔忪过后,意识回笼,清芽一把抓住谢清翌的手臂,“翌哥哥,秦风怎么样?”

她情绪激动,想要坐起,只一用力,顿时一阵剧烈的头晕目眩,浑身疼的像是要散架一般,又摔回床上。

“没事,他没事,”谢清翌连忙按住她,“芽芽,你别激动,秦风把你推倒时,你脑袋摔在地上,有轻微的脑震荡,医生嘱咐,让你静养,秦风没事,等你好些,我带你去看他。”

“他真没事吗?”清芽握住谢清翌的手,“翌哥哥,你别骗我。”

“我当然没有骗你,”谢清翌抓着她的手,温柔笑笑,“你自己想,剧组里做道具用的麻包,能有多重?他很好,你先卧床休息,等你好些了,我立刻带你去看他。”

“嗯,”见他说的肯定,清芽心里稍稍安定了下些,有些内疚的看向谢清翌,“翌哥哥,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麻烦。”

她真是个名副其实的麻烦精,三天两头的进医院,谢清翌已经很忙了,她不但帮不上他的忙,还总连累他照顾她,她真不知道,她除出了添麻烦,还能为谢清翌做点什么。

“傻瓜,”谢清翌摸摸她的脑袋,“上次我喝酒开车,在医院躺了那么久,不都是你照顾我的?还有,我有胃病,是你精心照顾我,我的胃病才减轻了许多,我才照顾你几次,哪有你照顾我比较多?何况夫妻之间,就是要互相扶持,哪有互相嫌弃的,你说对不对?”

“嗯,”清芽点点头,脸颊在他手心蹭了蹭,“翌哥哥,你真好。”

“乖,我喂你吃点东西,你继续睡,医生说你要多休息。”粥一直在保温桶里温着,医生说清芽暂时不能吃其他食物,只能吃流食,谢清翌喂清芽喝了点粥,照顾她躺下。

他陪着清芽,清芽很快睡去。

他又在清芽床边坐了一会儿,房门被轻轻推开,石宇出现在门口。

谢清翌给他一个噤声的眼神,悄然起身,无声无息的出去。

“怎样?”他声音冷的仿佛可以冻结一切,目光亦冰寒冷冽。

“是……舒心宁做的。”石宇低下头,显然不愿意面对这个答案。

谢清翌冷笑,“她还真是大胆!”

“也是巧合,”石宇补充道:“那天她同学的剧杀青,邀她去探班,她无意中发现了芽芽小姐和秦风,又刚巧那堆麻包在芽芽小姐和秦风的头顶,大概她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发现,哪知道……还是被我查到了。”

石宇声音很低,他不愿面对这个结果。

舒心宁做了这种事,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舒心宁居然走上了这条路,他为她惋惜。

谢清翌看了他一眼,冷笑,“怎么?心软了?”

“不是,少爷,”石宇摇头,“我只是觉得可惜,可惜她走错了路,如果她能豁达一点,她可以有很好的人生,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有阳光大道可以走,她偏偏要走不归路。”

谢清翌冷冷看了他一眼,“人人都像你这样豁达,监狱就可以少建几所了。”

石宇沉吟了一会儿说:“少爷,这件事公了怕是很麻烦,我们只有证人,没有证据,很难定她的罪,可若是私了……”

滥用私刑,在顾家,被长辈知道,少不了一番皮肉之苦。

谢清翌淡淡说:“先不要动她,调她去财务部,然后……”

谢清翌语气清淡的说了一番话,石宇听的瞠目结舌,“少……少爷……”

谢清翌淡睨他,一言不发,石宇垂下头,“是,少爷,我明白了。”

石宇暗自叹息。

他早该知道,顾家人若想惩治一个人,总会有天衣无缝的办法,合情、合理、合法,就可让那人,无路可逃!

石宇离开,谢清翌转身,进了房间,清芽还在沉睡,谢清翌在她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凝神看她。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