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这是什么?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802章这是什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说他懂了。

他懂什么了?

莫名其妙!

清芽回到谢清翌的公寓,虽然已经累到不行,但还是打起精神进了厨房做饭。

最近,谢清翌晚上极少应酬,每晚都回来吃饭,她也尽量按着食谱给谢清翌做调理脾胃的饭菜,她要尽快把谢清翌的胃给调养好,这样哪天她离开了,谢清翌才能不频繁的犯胃病。

到底是没什么力气了,她没做太复杂的,只是熬了养胃粥,炒了一样谢清翌做喜欢吃的小菜。

她饭菜刚做好,谢清翌准时到家,洗手换衣服,两人面对面坐下吃饭, 清芽吃的很少,一副病恹恹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吃到一半,谢清翌忽然放下筷子,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伸手覆上清芽的额头,“不舒服?”

他掌心微凉,贴上肌肤的感觉十分舒服,清芽身子瞬间僵硬了,有些结巴,“没、没有,下午出去玩儿了,玩儿太久,有些累了。”

先是打拳击,又溜了两三个小时的冰,从小到大,她第一次一下这么多的运动量,身体和精神都有些吃不消。

谢清翌看她一眼,收回手掌,没再说话,低头继续吃饭。

吃饱饭,她要进厨房洗碗,谢清翌淡淡说:“放那里,石宇会来洗。”

“不用了。”清芽心说这位少董大人谱也是摆的忒大,石宇放到外面去,那是年薪百万的超级菁英,在她家这位亲爱的哥哥这里,既是买饭工,也是洗碗工,太大材小用了。

所以说,洁癖是病,得治。

如果不是他有洁癖,家里请几个保姆佣人,她多轻松?

不过话说回来,她自己也不喜欢家里有外人,熟悉的人还行,如果是不熟悉的人,她也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做饭洗碗都不是重活儿,她自己应付的来,而且很多时候,对她来说,做饭做菜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她很喜欢,只是今天有些累了,才觉得有点吃不消,以往从不会这样。

两个人的锅碗很好刷洗,她胡思乱想着,很快洗净放好,回了自己房间。

洗完澡,躺在床上,她几乎连过程都没有,闭上眼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她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身边坐着一个人。

她吓了一跳,可也只是瞬间而已,她就反应过来……这人,是谢清翌。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知道,反正她就是知道,坐在她身边这人,一定是谢清翌。

心很快安稳了,她动都没动,睁着惺忪的眸子看谢清翌,“翌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没事,”谢清翌淡淡说:“看你有没有发烧。”

清芽这才注意到,谢清翌的手掌正覆在她额头上。

她累极了,睡的很死,如果不是谢清翌将手掌放上她的额头,她在睡梦中感觉到,她根本不会发现谢清翌进来了。

“哦,”清芽迷迷糊糊应了声,“我没事,没觉得不舒服。”

谢清翌收回手,目光落在她放在枕边的手腕上。

玉白的藕臂之上,一道清晰的划痕,血色的划痕在水嫩莹白的手臂上,格外清晰刺眼。

他抓起她的手腕,放在台灯下细看,微微蹙眉,“怎么弄的?”

“什么?”清芽将手臂举到自己眼前,皱眉想了想,“糟了……该不会是被小黑弄的吧?”

“小黑?”谢清翌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清冷的眸光中带着明显的疑问。

“哦,是秦风养的那条狗,”清芽说着,坐起身子,“我记得今天早晨我逗它玩儿时,它不小心抓了我一下,当时我挺开心的,没往心里去,而且它那么小……”

清芽盯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翻来覆去的看。

应该不是小黑弄的吧?

它那么小,只是轻轻抓了她一下而已,怎么就破了呢?

“怎么这么不小心?”谢清翌原本清冷的脸庞,一下变得冷厉。

清芽看了他一眼,嘟了嘟唇,“它可能和我还不太熟悉,俘敌和猎奇从来都不会弄伤我……”

“俘敌和猎奇都是经过专业训犬员训练的犬王,这世上的狗,有几只能比的了它们?”谢清翌站起身,拿过清芽的衣服,“起床,换衣服。”

清芽不解,“干嘛?”

“去打狂犬疫苗!”丢下这六个字,谢清翌大步出去,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清芽身子抖了下,扁起嘴巴。

他生气了!

好奇怪!

她不过是被狗抓了下而已,他怎么气成那样?

她没换衣服,穿着睡衣下地,将门打开一条缝 ,把脑袋从缝隙里钻出去,“翌哥哥,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明天再去好不好?现在人家已经下班了,而且只是晚一天而已,死不了人的!”

“不行!”谢清翌冷冰冰的将她的请求驳回。

狂犬病可以致命,且无药可医,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被抓伤咬伤之后,用最快的速度注射狂犬疫苗,严重时注射狂犬免疫球蛋白,只有这一个办法,不然万一发病,只有死路一条。

他也知道,耽误几个小时,问题不大,清芽不会那么倒霉,就死在这几个小时上,可他却等不了。

只是牺牲几个小时的睡眠而已,无论如何他也要在最快的速度为清芽打上疫苗。

只有打上疫苗,将发病的可能完全杜绝到掉,他才能安心。

清芽见他态度十分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撇撇嘴巴,关好门。

换好衣服出去,她看了眼谢清翌,“你别和我一起去了,让石头陪我去吧,明天你放他假,让他休息。”

谢清翌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好,打了疫苗再回来,怎么也得两个小时,折腾完这两个小时,谢清翌就睡不了多长时间了。

她和石宇都能请假,谢清翌这当老板的,没事还好,有事就得必须出现,不管是会议还是签合同,有很多事情只有他办得了,别人没法儿替。

谢清翌看她一眼没说话,拿起车钥匙出门。

清芽无语,这人的脾气……简直了!

谢清翌开车,载清芽到了京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车刚停下,石宇快步迎过来,帮清芽打开车门,照顾她下车,又朝驾驶室走去。

谢清翌没等他伺候,径直下车,石宇说:“少爷,我全都安排好了,您带芽芽小姐进去就行了。”

一见这架势,清芽全都明白了。

原来石宇早就来了,提前安排好了一切,她进去之后就可以直接打针了。

她知道,这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医院不同,晚上是没人值班的,应该是她换衣服的时候,谢清翌给石宇打了电话,让他找人把工作人员给喊了过来。

清芽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想到,谢清翌居然是个这么能折腾的主儿,以后她再也不敢这么不小心了,照顾小黑的时候,一定仔细着不让它抓到。

石宇前面带路,直接将清芽带到了狂犬疫苗接种室。

不知道石宇去找的什么关系,工作人员虽然是凌晨一点多被叫回来的,却一点不耐烦都没有,特别热情客气。

工作人员看了清芽的伤势,用肥皂水给清芽仔仔细细冲了几遍,又用碘伏消毒,然后打开冰箱,拿出狂犬疫苗。

谢清翌看着他放在桌上的疫苗,忽然问:“这是什么?”

工作人员热情的笑着回答:“这是狂犬疫苗,一共四针,今天打两针,每个手臂各一针,一个星期后打第三针,再隔两个星期打第四针,一共需要二十八天才能全部注射完毕。”

谢清翌冷冷说:“打蛋白。”

“啊?”工作人员愣了下,随即笑开,“按照顾小姐手臂上的抓伤来看,只打疫苗就可以,不用打蛋白,打蛋白第一个是价格比较昂贵,第二也会比较痛,所以我不建议注射。”

清芽立刻可怜巴巴的看向谢清翌。

她知道,狂犬免疫球蛋白有一部分是注射在伤口周围,疼的要命,比打肌肉疼多了,谢清翌不会这么残忍吧?

谢清翌看着工作人员,脸色清寒如水,冷冷重复一遍,“打蛋白!”

石宇有些奇怪,问工作人员:“蛋白和疫苗有什么区别?”

工作人员有些无奈的解释:“蛋白是立刻产生抗体,疫苗是打完之后一个月的时间产生抗体,但狂犬病的潜伏期一般比较常,绝大部分都超过一个多月,所以只要不是确定被疯狗咬到,或者伤口很深、再或者靠近头部,我们一般不推荐打免疫球蛋白。”

石宇消化了一下他的意思,问:“你的意思是说,打了蛋白,万无一失,打了疫苗,还有发病的可能性?”

“对,”工作人员点头,“但那种可能性极小极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按照我们的规定,像顾小姐这种情况,只需要注射狂犬疫苗就可以,注射免疫球蛋白没有必要,而且……”

石宇终于听明白了,急切的挥挥手,“停停停!不用再说了,我们要百分百保险的,听我们少爷的,赶紧的,先打蛋白!”

石宇终于明白他们家少爷为什么那么坚持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