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好温柔啊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797章好温柔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上次清芽流鼻血后,他特意去请教了一位老中医。

老中医教给了他这个止鼻血的办法,力道和手法他都反复演练过,驾轻就熟。

果然十分有效果,这次清芽没在像上次那样,血流不止,几分钟后,鼻血止住,清芽精神虽然又有些萎靡,但比起上次,好了许多。

见清芽鼻血止住,谢清翌抬眸看了那个店员一眼。

刚刚还气急败坏冲着清芽大吼的店员,被谢清翌冷眼一扫,顿觉脊背发凉,腿肚子转筋,额上冒了一层冷汗。

她们这是高端画店,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她刚才之所以敢吼清芽,是因为清芽今天只穿了一身普通的休闲服,扎着高高的马尾,像个还没出校门的大学生。

清芽很漂亮,打从清芽转到这边她就已经注意到清芽。

她研究清芽良久,认定这是个绘画专业的大学生,听到心仪的画家到这边来办画展,买票进来参观。

但也仅限于参观而已,像她这种穷学生,也就只能看看,这里的画,哪一张她也买不起。

清芽之所以引起她注意,是因为清芽太漂亮了。

但她注意到清芽的时候,谢清翌已经到走廊外面去打电话,她没看到谢清翌。

如果她刚刚看到了谢清翌,她绝对不敢对清芽大呼小叫的那么嚣张,还把清芽推倒在地上。

她接待过许多客户,有钱的和没钱的,有身份的和没身份的,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这谢清翌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豪门少爷,而且是相当不好招惹的那种,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骇人的寒意,只看上一眼,就让人浑身发凉,心惊胆战。

而他环抱那个女孩儿的动作、看向那个女孩儿的目光,无不说明那女孩儿是他特别重要、特别心爱的人,而她……竟然刚刚将那个推倒在了地上。

看到谢清翌冰冷的目光向她扫视过来,她头皮发麻,双腿打颤,结结巴巴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谢清翌只是冷睨她一眼,掏出手机,“石宇,上来。”

清芽讶异的抬眼看向谢清翌,“翌哥,你不是说石宇今天没时间吗?”

谢清翌将清芽抱入怀中,淡淡说:“他现在又有时间了。”

清芽:“……”这人说起慌来怎么连眼睛都不眨?

石宇很快进来,进门看到谢清翌怀中脸色惨白的清芽,和谢清翌染血的外套,皱眉,“少爷,怎么了?”

“买下这家店,全部!”谢清翌淡淡吩咐。

“是,少爷。”石宇浅浅颔首。

虽然谢清翌语气很清淡,但是他从小跟在谢清翌身边长大,对谢清翌太了解,此刻,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从谢清翌身上散发出来隐忍的怒气。

这次,少爷是动了真怒。

“还有……”经过那个将清芽推倒的店员身边时,谢清翌冷睨了她一眼,“辞退她!”

“是,少爷。”石宇颔首应着。

谢清翌抱着清芽,大步离开。

车上,清芽脑袋昏昏沉沉,打不起什么精神。

回到谢清翌的公寓,她洗漱了下,回屋睡下。

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了,精神好了很多,她穿鞋下地,觉得好饿,出门找东西吃。

刚推开卧室的门,石宇的声音便传进她的耳朵里,“少爷,那间画廊包括那家画廊内的画,已经全部买下,除去那个把芽芽小姐推倒的店员,其他店员和那家画廊的店长,都愿意留下为我们继续工作。”

“嗯,”谢清翌淡淡应着,“合同拟好了吗?”

“拟好了,我带过来了,只要芽芽小姐签个字,立刻生效。”石宇恭声说道。

“什么呀?”清芽走出去,好奇的问:“什么东西我签个字,就立刻生效了?”

“芽芽小姐,是那间画廊,”石宇笑着抬眸看她,“你不是很喜欢吗?少爷将它买下来送你了,只要你签过字,那间画廊还有那里面所有的画,就都是你的了。”

“真的?”清芽忽闪着眼睛,又惊又喜。

“当然是真的,合同我已经带来了,”石宇将合同和纸笔递给清芽,指了指最后一张合同的最下面,“芽芽小姐在这里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了,以后那间画廊还有里面所有的画,就都归芽芽小姐所属了,芽芽小姐可以想什么时候去看,就什么时候去看。”

“真的吗?太好了!”清芽在沙发上坐下,乐滋滋的拿起笔,刚想在文件上签字,又想起什么,仰脸看石宇,“石头,你们没强买强卖吧?逼着人卖东西犯法!”

“当然没有,”石宇笑着说:“那位画家的确不缺钱,这画廊和画他也是不想卖的,后来我们托关系,找到少爷一个朋友,他曾欠过少爷那个朋友一个人情,于是就卖给我们了,芽芽小姐放心,他是心甘情愿卖的,不会有人找您的麻烦。”

“哦,”清芽低下头,盯着合同看了会儿,又歪头看谢清翌,“翌哥,你怎么突然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刚刚被惊喜冲昏了头脑,没来得及多想。

现在冷静下来,她一下想起,这画廊里面,只是一幅画就价值不菲,现在是一间画廊再加上整间画廊的画,那得多少钱?

谢清翌淡淡瞥了她一眼,“生日礼物?”

“……啊?”她去年的生日早过了,今年的生日还没到,这算哪门子的生日礼物啊?

更何况,从小到大,他从来没送过她生日礼物啊?

她站着发呆,谢清翌看着她蹙眉,“进去休息!”

她的脸色白的让人心疼,跑出来做什么?

“啊……啊?”清芽回过神,“我饿了,找点东西吃。”

谢清翌看向石宇。

石宇立刻说:“芽芽小姐,您想什么,我去给您买。”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自己做点就行了。”清芽一边说,一边朝厨房走去。

她刚走两步,就被谢清翌的长臂勾回去。

谢清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环住她的肩膀,将她带着转了个身,押回了卧室,“老实躺着。”

将她按倒在床上,手掌抚上她的额头,微微俯身看着她,“想吃什么?”

清芽:“……喝、喝粥就行了。”

“紫米粥还是荷叶粥?”谢清翌看着她的眼珠又问。

清芽结巴,“荷、荷叶粥。”

谢清翌用手捂住她的眼睛,“休息,粥来了叫你。”

“哦。”清芽闭上眼睛,听到谢清翌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远去,她才重新睁开眼睛。

刚刚,她的清翌哥哥……好温柔啊!

眼眸如水,仿佛倒映了星光,温柔的一塌糊涂。

她从来不知道,冰冷如千年不变的雪山的谢清翌,居然可以那样的温柔。

想到有一天,这样的谢清翌,会属于另外一个女人,清芽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拧着劲儿的难受起来。

她躺了一会儿,精神太差的原因,又迷迷糊糊睡过去。

等再醒来,天已经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响。

她穿鞋下地,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谢清翌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膝上的文件。

“翌哥,”她叫了声,谢清翌回头看她,“我的粥呢?”

谢清翌将文件放下,“去洗手。”

清芽洗净手回来,谢清翌已经将粥给她从保温桶中倒出来,见她走过来,给她拉开椅子。

“谢谢翌哥。”清芽坐下,两碗粥下肚,顿觉有了精神,回头看去,谢清翌又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文件,仿佛刚刚从没动过。

唉。

她的清翌哥哥,让她越来越看不懂了。

一下忽然变的好温柔、好绅士、好让难以置信。

吃过饭,她要去洗碗,一直专心致志看着文件,头也没抬的谢清翌忽然说:“放那里,石宇收拾。”

“不用,粥碗很好洗,冲一下就行。”清芽还是自己去洗碗,一边往厨房走,一边暗暗佩服她家清翌哥哥……太惜字如金了!

如果是正常人,刚刚那句话,应该是这样说:芽芽,碗放在那里就行,一会儿石宇会过来收拾。

可她家清翌哥哥七个字就搞定了:放那里,石宇收拾。

真是……冰山的楷模,惜字如金的典范!

把碗筷刷洗干净,她回到卧室,刚想再躺下,手机响了,摸过看了眼,是苏逸尘。

她在屏幕上轻轻划了下,“喂,逸尘?”

“我在你住的公寓外面,你马上出来。”苏逸尘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温柔,极冷极淡。

“嗯?”清芽疑惑,“逸尘,怎么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马上出来,我等你!”苏逸尘声音刚落,通话猛的断了。

“逸……”听到听筒里传来的盲音,清芽看着手机,莫名其妙。

苏逸尘这是怎么了?

听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换好衣服走出卧室,谢清翌依旧在客厅里看文件。

“翌哥……”她叫了谢清翌一声,“逸尘在外面等我,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谢清翌抬眸看她,目光幽深,一言未发。

清芽不是请示,只是通知,说完之后,换鞋出去。

谢清翌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倒了杯红酒,朝窗边走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