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779章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清芽看着谢清翌发愣,谢清翌微微挑了挑眉,“怎么了?”

“没事没事。”清芽回过神,喜出望外,立刻跳上谢清翌的背,两腿夹住他的身子,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谢清翌背着清芽,沿着海岸线,缓缓向前走。

此时已经很晚,海边无人,只有海风徐徐,树叶沙沙,偶尔有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轻快悦耳的哗哗声。

刚开始时清芽身体有些僵硬,渐渐适应,干脆趴在谢清翌肩头,脸颊贴着他的脖颈。

她闭上眼,心中从未有过的幸福。

小时候,几位哥哥都背过她,唯独谢清翌没有。

长大后,即使哥哥们也没再背过她。

她知道,她长大了,即便是亲哥哥也不方便背她,以后除非有特殊情况,能背着她玩儿的,只有她未来的恋人、丈夫。

不过现在,她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她只是想圆自己小时候一个梦想。

过了今晚,她的清翌哥哥,也是背过她的哥哥了。

谢清翌走的很慢,背上的清芽觉得身体一晃一晃,不知不觉便有了睡意,不知何时,竟睡了过去。

谢清翌背着清芽走了很久,忽然脚下一疼,他皱起眉,停住脚步。

因为是在沙滩上走,鞋子里很快进了沙子,他很早前就脱掉了鞋子,如今脚底传来痛意,肯定是沙子里有玻璃之类的东西,扎进了脚下。

他微微蹙眉,想将清芽放下查看,叫了声芽芽,身后无人应声,他回头看了眼,清芽已经闭着眼睛,睡颜恬静,唇角微微翘着,似是在做什么好梦。

他唇角也情不自禁勾起,托着清芽身体的双手又紧了紧,没再叫清芽,就这么忍着脚下的痛意,一步一步朝度假村走去。

在他身后,滴滴血色在沙滩上漫开,很快被流沙掩埋,消失不见。

回到度假村,他将清芽放在床上,脱掉鞋袜,盖好毯子,凝眸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睡的很安稳,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洗过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倒了杯酒,他给石宇打了个电话,让石宇送医药箱过来。

石宇拎着医药箱急匆匆赶过来,进门就问:“少爷,谁受伤了?”

“没事,”谢清翌淡淡说:“脚底扎了东西。”

石宇走上前,将医药箱放在身边,单膝跪地,将谢清翌受伤的脚放在他的膝上。

时候不大,石宇用镊子在谢清翌的脚底夹出一块碎玻璃,他死死皱眉,“少爷,这……”

“没事,”谢清翌打断他的话,“别让芽芽知道。”

“是,少爷。”石宇不再多问,给他继续处理伤口,消毒、上药、包扎。

处理完之后,他拿出一支针剂,“少爷,扎的太深,需要打破伤风。”

谢清翌点了下头,神色淡漠,丝毫不以为意。

石宇将针剂打开,给谢清翌注射在左臂上,一切做好后,他带着医药箱退出去。

谢清翌倚在沙发背上,缓缓啜着酒,想着清芽趴在他背上时,甜美的睡颜,唇角浮现隐隐笑意。

比起肉体上的疼痛,他更讨厌灵魂的寂寞。

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在沙滩上,脚底是痛的,心灵却是满足而平静的,就像他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以往所有的空虚寂寞都被填满,生命是圆满的,再无所求了。

第二天,秦风醒了,想起昨晚的事,立刻像炸了毛儿的兽儿一样,怒气冲冲的打电话查那帮人的底细,发誓要将那些家伙统统玩儿死。

他极聪明,记忆力极好,记住了昨晚八个人的所有特征,通过他的描述,他的手下很快确认了那八个人的身份以及帮派,就在他掳胳膊挽袖子,准备带人去大干一场时,他的属下却告诉他,昨晚袭击他和清芽的那八个人,如今都在公安医院,已经被警方控制。

而那八个人,分属三个帮派,那三个帮派不知为何,昨晚发生火拼,死伤无数,幸存者有的匿名逃跑,有的被其他帮派吞并,今天已经分崩离析,不复存在。

秦风听到下属的汇报,拿着手机发愣。

不是吧?

他运气怎么这么好?

那帮龟孙子得罪了他,他还没亲自下手呢,那帮人就自己窝里反,自己把自己报销了。

这下好了,省的脏了他的手,他秦大少爷可真是命好。

他却不知道,这不是他运气好,这一切,都是石宇的杰作。

谢清翌下令用老规矩处理掉那些人,石宇很快便查到那八个人的身份和帮派。

石宇最爱看的戏码就是狗咬狗,所以他先用挑拨离间的计策,勾起那三个帮派之间的争斗,令那三个帮派反目成仇,然后他在后面推波助澜,将事情闹大。

只不过一夜功夫,在黑道上也算能数得上名号的三个帮派,如风流云散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就是得罪清芽的代价!

秦风打电话时,清芽正坐在他床边给他削水果。

今早从睡梦中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想起昨晚她趴在谢清翌背上睡着了,不禁有些懊恼。

好容易才磨着谢清翌背她一次,她却没出息,睡着了,没能好好感受一下,真是悔死了。

不过想到昨晚是谢清翌将她背回房间的,她又觉得甜蜜,起床后唇角一直高高挑着,任谁看一眼,都知道她今天心情极好。

秦风讲完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接过清芽递过来的水果,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说:“昨晚那帮龟孙子不知道被谁解决了,也好,省的少爷我出马,脏了少爷我的手。”

清芽抿唇笑笑,没有说话。

她自然知道这是谢清翌吩咐石宇干的,像那种害群之马,清理一个算一个,对那种人渣,她多到泛滥的同情心,都懒得施舍他们半分。

清芽不想让秦风知道她与谢清翌之间的关系,没再和谢清翌联系,好在秦风刚吃完水果,就接到他老爸打来的电话,催他回公司去。

秦风的几日游变成了一日游,虽然满心不情愿,但他老爸说,如果他不回来,就派人把他抓回去。

秦风虽然平时吊儿郎当像是个不靠谱的,但实际上相当孝顺,他老爸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就罢了,现在被他老爸知道了他身在何处,他不想真被老爸派人来将他拎回去,只能悻悻离开小岛。

他带着清芽前脚刚迈进办公室,他老爸秦政后脚就跟了进来。

秦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脚没正经的搭上办公桌,清芽皱皱眉,“少董?”

秦风看了清芽一眼,撇撇嘴巴,悻悻的将脚放了下去。

他平时怎么吊儿郎当都没事,但清芽特别反感他将脚放在桌子上,每次他只要双脚一往桌子上搭,清芽就用这种表情看着他,叫他少董。

在清芽那种皱眉不语的目光中,每次他都要败下阵来,乖乖把脚放下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秦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秦风有时候可是连他的话都不听的,可这个小丫头,只是叫了他一声“少董”,秦风就乖乖把脚放了下去。

这可不是他那个好像永远都过不了叛逆期、永远喜欢和人对着干的天才儿子!

他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清芽,清芽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古怪,回头看过去,刚好对上秦政审视她的眼睛。

清芽吓了一跳,立刻回过身,将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微微低头,叫了声:“董事长。”

“顾……清芽?”秦政回忆了下,好像记得秦风信新任贴身秘书叫顾清芽。

“是,董事长。”清芽轻声答道。

“嗯,”秦政点点头,“不错。”

不错?

不错什么?

清芽沉默着,没有做声。

秦政又打量了清芽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到秦风桌前。

秦风像个和家长斗气的小孩儿一样,懒懒盯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看也不看秦政一眼。

“你个臭小子,和老子摆什么谱?”秦政探身给了秦风一记爆栗。

秦风摔了手机,猛的站起来,啪的一拍桌子,“还不是你为老不尊?凭什么你那份工作也让我做?我都给你做了,你干什么去?”

“不孝子!”秦政又给了他后脑一下,“你老爹我上了年纪,最近腰酸背疼腿抽筋,你能者多劳,替我做点怎么了?你老爹我养你这么多年我容易吗?乌鸦还知道反哺,羊羔还知道跪乳呢,你难道连畜生都不如?”

“你?上了年纪?”秦风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使劲哼了一声,“上次还有人说你是我大哥呢,你那时怎么不说你上了年纪?”

秦政啪的又是一记爆栗,“废话少说,明天我和你妈去看画展,我那份工作你全包了!”

“我知道了!”秦风忿忿:“我肯定不是你和我妈亲生的!”

“嗯,我也这么怀疑过,”秦政上上下下打量秦风几眼,“没理由我儿子比我这当老子的还聪明能干,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清芽:“……”她好像知道她们家少董大人为什么这么不正常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