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罚酒三杯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770章罚酒三杯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姐姐都这样说了,清芽只能缴械,乖乖说了声好。

刚好第二天下午,谢清翌给她打电话通知她,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这样清芽就不用担心晚饭的事情了。

傍晚,苍月上楼来接她,盯着她打扮了一下,载她一起离开,驶往帝美佳酒店。

帝美佳酒店顶层大厅,灯火辉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衣衫鬓影,放眼望去都是衣着讲究的帅哥美女,做工精致的西服、曳地的晚礼、璀璨耀眼的珠宝,比比皆是。

苍月一进门,立刻有几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少爷小姐和她打招呼,无数惊艳的目光落在她们姐妹俩的身上,不过片刻工夫,就有四五个公子哥儿凑过来,向苍月打听清芽来历。

苍月统统回答三个字:我表妹。

对清芽的身世来历绝口不提。

顾家在京城是第一世家,古老而神秘,只有少数几个家族,知道顾家内部的事情。

而清芽性格腼腆内向,深居简出,认识她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清芽不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就像一只味道鲜美的小绵羊被无数匹饿狼盯着。

她找了个琉璃灯找不到的角落里坐下,她更喜欢这种晕黄的灯光,朦朦胧胧的,人与人之间离的稍远一些就看不真切,比较有安全感。

苍月和熟识的朋友打了圈儿招呼,找到清芽,在她旁边坐下,递给她一杯果汁,“你呀,特地带你来介绍给我朋友们认识 ,一转眼的功夫你就躲这边来了,幸亏我足够了解你,不然简直找不到你!”

清芽笑笑,“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太吵了。”

“正因为你不喜欢,才带你来习惯一下,你太内向了,你爸妈和你那些爱妹成痴的哥哥们把你保护的太过分,你二十岁了,该学着长大了!”苍月对她那些堂哥们,简直不想吐槽。

全天底下绝找不到第二家像他们那样疼妹妹的,如果不是自家哥哥,她真要称呼他们便态。

“嗯,姐姐说的对,我就坐在这里,好好学。”清芽喝了口果汁偷笑。

坐在这里能学到什么?

苍月无语,戳了她太阳穴一下,“服了你!”

两姐妹正说笑着,忽然热闹的大厅静了一瞬,原本三五成群的人们,忽然非常有秩序的左右一分,让出一条通道,喧闹的声音在一瞬间寂然下去。

姐妹俩有些奇怪,探头望去。

人流左右分开,空旷处,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

他身材修长英挺,五官精致绝美,肌肤如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烟火气,似由月宫踏云而来,浑身都泛着凉气儿,清清冷冷,仿若冰雪雕成。

他眼神漠然看着前方,目光清淡,仿佛世间一切都与他没什么关系。

看到他,刚刚还大声寒暄的人群一下寂静下去,眼中露出或羡慕或敬畏的神色。

清芽一下有些兴奋,拽拽苍月的衣服,“姐姐,是翌哥哥!”

“看见了,我眼睛没瞎!”苍月没好气的白了清芽一眼,又戳了她脑袋一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一看到那家伙,魂儿立刻没了。”

清芽委屈的扁扁嘴巴,“我哪有?”

“你哪儿都有!”苍月曲起手指弹她的脑袋,“没出息!”

清芽被赤果果的鄙视了,按捺住冲过去和谢清翌打招呼的冲动,乖乖坐在苍月身边,不敢动弹。

苍月这才满意了,“乖!这才对,无视那个混蛋!谁让他无视了你那么多年的?把他的无视成倍还给他!”

清芽皱皱鼻尖,人虽然没过去,目光却是瞟了过去。

谢清翌清清冷冷的抬步往里走,所到之处,认识他的人都恭恭敬敬颔首打招呼:“谢少!”

那些人都退的很远,造成一种谢清翌鹤立鸡群的感觉,只有两个年轻人,端着酒杯穿过人群迎过去,一左一右搭上谢清翌的肩膀,“五哥,你来晚了,罚酒三杯!”

清芽又兴奋起来,“是杭哥和允哥!”

代允和元名航都是清芽世叔家的哥哥,他们的父亲和清芽父亲关系极好,当然,和谢清翌的父亲关系也极好,和谢清翌、清芽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和亲兄妹差不多。

在顾家,顾温玉排老大、顾云霄排老二、夙珏是老三、夙鸣是老四、而谢清翌年纪最小,是老五,代允和元名航比谢清翌年纪更小一些,所以称呼谢清翌五哥。

“知道了!”苍月漫不经心瞥了一眼,“这慈善晚会是代家开的,不然你以为谢清翌那闷搔男怎么会来?”

“姐姐!”清芽娇嗔的看了苍月一眼。

苍月冲她粲然一笑,“我就叫了,怎样?闷搔男闷搔男闷搔男,谢清翌是个闷搔男!怎样?你咬我?”

清芽:“……”她这个姐姐总鄙视她长不大,可看看眼前这个苍月,到底是谁长不大?

见清芽一副无语的样子,苍月心情好极了,一把抓住清芽的手腕,“走,姐姐带你去拿好吃的,今儿这里是代家的主场,我们等于半个本家,不用客气,只管吃个够本!”

清芽中午没吃饭,这会儿确实饿了,跟着苍月到了放食物的长条桌旁拿东西吃。

苍月刚往餐盘里当了两块点心,就被熟识的朋友叫到了一边去和另外几个朋友打招呼。

她不放心的回头看看清芽,清芽冲她做了个放心的手势,示意自己拿了食物就会躲到角落里吃,哪里都不去,苍月这才走了。

苍月被朋友强行拽走了,清芽继续往餐盘里装东西。

装好之后,她回身刚要走,被人拦住去路。

“顾清芽,你怎么在这里?”许颜蒂拦住清芽的去路,眼睛里惊讶与恨意夹杂。

因为清芽,她被赶出了谢清翌的公司。

而且,直到今天,她哥哥送她的项链她也没有找到,对这两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在这边遇到清芽,她有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

“许颜蒂?”在这里遇到许颜蒂,清芽也十分意外。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怎么就遇到这么讨厌的人了呢?

许颜蒂身边还站着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打扮的珠光宝气,千娇百媚。

见许颜蒂神色有异,她好奇的问许颜蒂,“颜蒂,这是谁呀,你朋友吗?”

“就凭她?”许颜蒂鄙夷的看着清芽,满眼不屑,“她也配!”

那位娇滴滴的小姐,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不是你朋友啊?那是谁?”

“一个不要脸的情儿!”许颜蒂鄙视的看着清芽,扯着那位娇滴滴的小姐往后退了两步,“她是做世上最不要脸的那种职业的,我们离她远点,以免被她传染到什么脏病!”

清芽被她这样明目张胆的侮辱,小脸一下红了,“许颜蒂,你别血口喷人!”

许颜蒂哼了声,又对身边那个打扮的千娇百媚的朋友说:“她不但是个情儿,还是个偷儿,我哥哥送我的那条项链就是被她偷去了,不要脸!”

“哦!”那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脸上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就是她呀!”

她上上下下将顾清芽打量了几遍,嫌恶的皱眉,“长成这样,一看就是做那种营生的,真不要脸!”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全天底下所有漂亮女人都是冤家。

清芽长的如此漂亮,如果站到人堆儿里去,一定把她和许颜蒂都比下去,那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情不自禁就把清芽当成了她的敌人。

她嫉妒清芽,许颜蒂把清芽说的越不堪,她心里越是高兴,她也随口附和了两声, 贬低了清芽,才能抬高她的身价。

清芽不会吵架,被她们两个一唱一和,气的小脸煞白。

她吵不过她们,只能安慰自己,狗咬了自己一口,她不能再咬回去,夺路想走,结果被许颜蒂一把抓住手腕。

许颜蒂用力将她拽了回来,恶狠狠瞪她:“顾清芽,我的项链呢?把我的项链还给我!”

清芽被她拽的一个趔趄,手中的餐盘顿时掉了地上,哗啦啦清脆的瓷盘碎裂声响起,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清芽用力推开许颜蒂,自己也因为反作用力,狠狠撞在长条桌上,疼的她差点惊呼出来。

“芽芽小姐!”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石宇出现在她身后扶住她,低低叫了他一声。

他今晚一直在暗处,保护谢清翌的安全。

听到这边有异常,眼睛扫过来,见是清芽被人欺负,立刻现身,出现在清芽身边。

坐在暗处的谢清翌和代允、元名航也朝这边看过来,见到撞在长条桌上的清芽,眼中都是惊讶。

“是芽芽?”代允惊讶的看向谢清翌,“芽芽怎么来了?她不是最不喜欢这种闹哄哄的场合了吗?”

代允见到清芽,下意识以为清芽是和谢清翌一起来的。

谢清翌冷冷摇了下头,表示清芽不是与他一起来的。

元名航站起身,有些急促的说:“先别说那个,芽芽好像被人欺负了,先过去看看再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