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浑身都在颤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744章浑身都在颤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要知道,谢清翌有严重到便态的洁癖,他的私人用品向来不许别人碰,更别说坐在他床上吃零食打游戏!

她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芽芽,你怎么在翌少爷的床上吃东西,被翌少爷看到,你有的苦头吃了。”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耻辱。

清芽可以称呼谢清翌为翌哥哥,而她,却只能称呼谢清翌为翌少爷。

只是这一个称呼,天差地别。

清芽吐吐舌尖,麻利的将零食收起,包装袋丢进垃圾桶毁尸灭迹。

她又跳下床,将床铺整理干净,回头冲舒心宁说:“心宁,你别告诉翌哥哥,他没千里眼,不会发现的。”

“你呀!”舒心宁宠溺又无奈的笑笑,像个宽容的姐姐。

清芽冲她做个鬼脸,“心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舒心宁去外地公干,已经有一段时日了。

“我昨天回来的,我也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昨天回来,听说你和翌少爷闹翻了,怎么现在又……”她回来后,发现谢清翌的秘书换了好几个,尤其是特权秘书清芽不见了。

她找了相好的秘书问了问,那个秘书把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最后以很肯定的语气说,清芽一定是谢清翌包羕的情儿,现在玩儿腻了,被谢清翌一脚踹了。

舒心宁自然知道清芽到底是谁,但她不会说。

她十分享受这种众人皆醉她独醒,别人被蒙在鼓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内幕的感觉。

对清芽的离开,她满是庆幸和幸灾乐祸。

而且听那个秘书说,清芽泼了谢清翌一杯水,以她对谢清翌的了解,谢清翌绝对轻饶不了这样侮辱他的女人。

即使因为那个女人是清芽,他不好做的太过分,但至少,谢清翌不会再喜欢清芽,一定会将清芽列为最厌恶的女人。

可现在是怎样?

风传被扫地出门的清芽,不但出现在谢清翌的休息室里,而且还大喇喇的坐在谢清翌的床上,吃零食,打游戏,这犯的可都是谢清翌的大忌!

面对舒心宁的询问,清芽哦了声,“我和翌哥哥是兄妹嘛,兄妹哪有隔夜仇?”

舒心宁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嫉妒。

为什么清芽就这么好命,可以和谢清翌做兄妹,而她和谢清翌,只能做主仆!

不过,唯一让她欣慰的是,谢清翌一直十分讨厌清芽,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讨厌,掩都掩不住。

而对她,却十分照顾、十分爱护。

谢清翌和她之间的关系,亲密的连顾家其他几位少爷都比不了。

比如这休息室,除了她,谢清翌从不许外人进来。

至于清芽,怕是她又仗着自己是顾家的千金大小姐,死皮赖脸硬闯进来的。

就像当初清芽来谢清翌这里当秘书,谢清翌眼中的厌恶连她这个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她还是厚着脸皮来了。

不过,清芽越是这样不懂事、越是这样死缠烂打,谢清翌就会越加的讨厌她,她就越是有好戏可看。

这样想着,她心里又泛起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

清芽起身倒水喝,舒心宁看她在这里一行一动,自由自在,毫无拘束,就像是在自己家里,心里那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又没了,泛起一种极端不舒服感觉。

可以进谢清翌的休息室,她一直当做她独有的特权,是她最引以为傲的事,现在这特权被打破了,她不再是独一无二,她心中涌起一股不甘和愤怒,强酸一样腐蚀着她的心脏。

偏偏的,她又没有资格拒绝。

可恨的,她没有资格拒绝!

因为,她只是谢清翌的特助,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是。

可恨的什么都不是!

清芽喝了半杯水,摸出手机,“我问问翌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一起去吃饭,给你接风。”

她给谢清翌打过电话,冲舒心宁甜甜的笑,“翌哥哥说他已经到楼下了,马上回来。

她刚想把手机收起,忽然发现手机坠上的珍珠不见了,“糟了,我的珍珠呢?”

她的手机坠是她二哥送她的生日礼物,二哥知道她不喜欢戴首饰,特意请人为她打造了那个手机坠,珍珠是紫色的,包裹在铂金之中,十分漂亮,清芽特别喜欢。

她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开门出去找,“心宁你自己坐,我看看是不是掉在翌哥哥办公桌上了。”

谢清翌出去后,她帮他收拾了一下桌面,不知道是不是那时掉的。

她出门去找她的手机坠,舒心宁也跟在她身后出去,“芽芽,还是我帮你找吧,翌少爷不喜欢别人乱翻他的东西,被他看到,又该发你脾气了。”

“没事。”清芽没听出舒心宁话里的优越感,只当她是好意,回头冲她笑了下。

清芽在谢清翌的桌子上来回翻找,舒心宁不再阻止。

她忽然想,刚刚清芽不是说谢清翌就要在楼下,马上就上来了吗?

刚好让谢清翌撞见清芽乱翻他的东西,以谢清翌的脾气,一定会更加厌恶清芽。

她转身到茶水间给谢清翌泡咖啡。

谢清翌的茶水间只有她能进,谢清翌的私人用品只有她能碰,这也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清芽找不到珍珠,十分着急,那是私人定制,世上只此一枚, 一来是心爱之物,再者是二哥的心意,如果弄丢,自己心疼,还对不起二哥。

她在办公室、休息室来回翻找,遍寻不到。

谢清翌进来时,清芽正在翻谢清翌桌上的文件。

那些文件都是谢清翌走后,她给规整到一处的,她记得期间她接过一次电话,不知道是不是那时珍珠掉落,不小心夹了进去。

舒心宁听到门响,知道谢清翌就要进来,此刻的她端着刚泡好的咖啡,就站在清芽身边,听到脚步声,她没抬头,而是温温柔柔的对清芽说:“芽芽,别再翻了,当心把翌少爷的文件都翻乱了……啊……”

清芽听她在身边说话,猛的直起身子,却不小心撞在她身上,滚烫的咖啡洒在舒心宁身上,烫的舒心宁一身尖锐的惨叫。

“啊……对不起……对不起……”清芽见咖啡几乎尽数泼在舒心宁身上,手忙脚乱,拿起桌上的文件就给舒心宁拍打。

“不要!”舒心宁惊叫,一把抢过去:“那都是翌少爷最重要的文件!”

清芽的脸色一下白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怎么样,烫到哪里了?”谢清翌走到舒心宁身边,止步询问。

“没事、没事,”舒心宁忍着钻心的疼,冲谢清翌露出一抹隐忍的笑,“翌少爷,你别怪芽芽,她不是故意泼我咖啡,她是没看到。”

谢清翌点头,“我知道。”

谢清翌冰霜般清冷,没有一丝表情,更没有发怒的迹象,舒心宁有些失望。

“还有这些文件……”她抖了抖文件上的咖啡滴,“芽芽是太关心我,一时情急才……翌少爷千万别怪她……”

谢清翌没理会她手中的文件,抓住她的手腕,看她烫的红肿起泡的手,皱起眉,“怎么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自己抹点药就行了。”在谢清翌握住她手腕的那一刻,舒心宁的身子像过电一样狠狠一震。

他的手指有些凉,十分有力,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从他指尖传到她肌肤上的力道。

她知道,谢清翌有洁癖,十分严重的洁癖,他在外面,极少与人握手,非握不可时,他会找机会,反复洗手。

可现在,他居然主动抓住了她的手腕,这代表了什么?

她激动的灵魂都在颤栗,如果知道烫伤自己,可以换来他这样的举动,早多少年她就这样做了。

“别逞强,女孩子的手很重要,”谢清翌不容分说,扯掉她手中的文件,“跟我走,我送你去医院。”

谢清翌转身就走,舒心宁又惊又喜的跟在他身后。

她此刻心中的感觉,就像饿了许多天的乞丐,天上猛的掉下一桌满汉全席,而且只准许她一人享用,那种激动飞扬的心情,简直到了天堂。

谢清翌手刚碰到门把手,忽然听到身后唔的一声,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

他下意识回头,见清芽捂着鼻子跑进了卫生间。

他心中一跳,像是意识到什么,电光火速的扭头,朝卫生间跑去,“芽芽,怎么了?”

他的声音,慌乱而急切。

刚刚还要带她去医院的人,瞬间在她眼前消失,舒心宁如同被迎头一盆冰水泼在身上,顷刻间浑身冰凉。

谢清翌冲进卫生间,看到清芽正打开水龙头,在水管下清洗鼻子。

刺目的红色落入谢清翌的眼中,让谢清翌猛的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冲过去,抓住清芽的肩膀,“芽芽?”

这已经是最近几天,清芽第二次流鼻血。

虽然清芽说没事,但看着原本应该在血管中流淌的血液,从她的鼻腔中汩汩流出来,他心中涌起强烈不详的预感,让他浑身都在颤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