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暖暖、暖暖的大结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734章暖暖、暖暖的大结局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宝宝在医院又观察了几天,一切都好,医生终于准许出院。

谢清翌身体好,虽然泡了凉水,却并没生病。

温雨瓷为了救他,虽然早产,宝宝却总算平安无事。

一切有惊无险,温雨瓷带着宝宝回家的时候,顾战杰命人在大门外放了十几串鞭炮庆祝。

虽然在他私心里,他还是想再要个重孙子,可当他看到小小软软的宝宝时,心里一下喜欢上了,爱不释手。

顾少修给他的女儿取名顾清芽,这位顾家唯一女孩儿,一下成了顾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

三年后。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气候和暖,阳光明媚。

这天周末,恰逢谢云璟生日,左右无事,图个喜庆热闹,谢云璟约了几个朋友,到家里来烤肉。

最开心的,就是家中的孩子们。

今天六个小家伙儿都没去上学,再加上谢云璟的朋友们带来的孩子们,顾家别墅,格外热闹。

顾家别墅的后花园里,除了种了些花花草草,为了让孩子体验到亲眼看着果子生长成熟的乐趣,还种了几十株果树。

所有人坐在树林边的草坪上,守着烤肉的摊子,沐浴着温暖明媚的阳光,说说笑笑,悠闲惬意。

在他们身后,一个胖墩墩的小男孩儿,使劲儿跳着,去够树上的果子。

可是,他太矮太胖了,跳了几次,连果子的边儿都没碰上。

他又气又累,一张圆滚滚的小脸儿涨的通红,额上冒了汗,气的狠狠踹了树干两脚。

麦琦端着两盘生肉从他身边经过,他指着麦琦大吼:“你给我站住!”

麦琦端着肉片停住脚步,温和的问:“小杨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圆滚滚的杨东胜,指着麦琦,趾高气昂说:“你给趴下,我要踩着你的背,去够树上的果子!”

“这……”麦琦愣住。

他也结婚了,妻子是顾家别墅司机家的女儿。

他的妻子,是个高级白领,研究生毕业,长的又漂亮,为人精明干练。

他直到今天,都想不明白,他妻子为什么嫁他。

如果不是他妻子锲而不舍的倒追他,做梦他都不敢想,自己会娶到那么好的老婆。

如今,两人也有了爱情的结晶。

现在,他不但是顾家的佣人,还是一个父亲。

他的儿子,此刻也正在和那些孩子们一起玩耍。

如果,让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趴在地上,被人踩在脚下,他会作何感想?

“这什么这?”杨东胜气的不行,跺着脚吼他,“你还不快点?”

“你敢冲我麦叔叔瞎叫唤!”顾云霄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把将杨东胜推倒在地上,骑在他的身上,扬起小拳头,“揍你!”

“霄!”顾温玉拿着一本书,从一棵果树后绕过来,轻声叫了一句。

顾云霄的拳头,不情不愿的停留在半空,冲杨东胜恶狠狠的晃了晃,“再敢欺负我麦叔叔,打的你满地找牙!”

“霄!”顾温玉又叫了一句。

顾云霄冲杨东胜使劲儿哼了声,从杨东胜身上站起来。

杨东胜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声音里带了哭腔,“你们欺负我,我要去告诉我爸爸!”

他拔腿要跑,被顾云霄拦住。

顾云霄在他眼前,晃了晃小拳头,“敢去告状你试试!”

杨东胜被顾云霄的气势震慑住,大颗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

“霄!”顾温玉把顾云霄拨到自己身后,问杨东胜:“你爸妈没教你礼貌吗?麦叔叔是长辈,你可以让他抱着你,去摘树上的果子,可是你不能让他趴在地上,你没有资格侮辱他!“

“可他是下人!”杨东胜抹了把眼睛,理直气壮的说:“人分三六九等,我是上等人,他是下等人,他就该让我踩!”

“你才是下等人!”顾云霄在顾温玉身后气的乱蹦,掳胳膊挽袖子,“揍你!”

顾温玉无语,回头瞪他一眼,“霄!”

什么时候他宝贝弟弟,才能不把“揍你”两个字挂在嘴边儿上。

顾云霄见顾温玉瞪他,低头戳手指,小声嘟囔:“就是他的错嘛,麦叔叔才不是下等人!”

顾温玉见他不乱蹦跶了,不再理他,转眼看向杨东胜,“你说人分三六九等,那你与我相比,我肯定是上等人,你是下等人,你该趴下,让我踩在你的背上,摘果子吃!”

“……!”杨东胜睁大眼睛惊悚了。

的确,虽然与麦琦相比,他占了很大优势,可是与顾温玉相比,他什么都不是。

来顾家之前,他妈妈还特意叮嘱过了,要和顾家的少爷小姐们搞好关系,千万不能和他们打架,不然爸爸妈妈会很害怕很为难。

他怕给他爸爸妈妈招惹上麻烦,也怕顾温玉一生气,把他家的房子汽车全都收走了。

可他也不想趴在地上,让顾温玉踩,那样别的小朋友们看到,会笑话他。

他越想越害怕,吓的小圆脸儿刷白,往后退了几步,倚着树直哆嗦。

顾温玉看着他,淡淡说:“杨东胜,你记住,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你怎样对待别人,别人就会怎样对待你,只有你尊重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你听明白了吗?”

杨东胜战战兢兢的点头,“听明白了!”

顾温玉问他,“人与人之间,是分三六九等的吗?”

“不是,”杨东胜把圆滚滚的小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我要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我。”

“很好,但愿你能记住!”顾温玉的视线掠过他,落在麦琦身上,“麦叔叔,麻烦你帮东胜摘几个果子。”

“好!”麦琦笑着将手中的肉片交给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服务生,帮杨东胜摘了几个又大又红的果子,“小杨少爷您拿好,记得要洗过才能吃,不然吃了会肚子痛。”

“谢谢麦叔叔!”杨东胜抱着果子,对麦琦嗫嚅了一句,低着头跑开了。

顾云霄站在树下跳,“麦叔叔,我也要吃果子!”

“好,”麦琦弯腰抱起他,“麦叔叔抱着霄少爷,霄少爷自己摘!”

“好!”顾云霄乐的在他怀里拍手,指指树林深处,“我要摘那棵树上的,那棵树上的果子大!”

“好!哪棵树都可以!”麦琦抱着顾云霄走远,顾温玉踱步到树后的一块大石旁边,坐在大石上低头看书。

微风轻拂,他头顶的树叶哗啦啦的响。

他静静低着头,斑驳的阳光落在他玉白无瑕的脸上,宛若一幅巧笔难描的静美画卷。

远处,顾少修和温雨瓷并肩而立。

温雨瓷笑盈盈盯着自己的大儿子看了会儿,歪头看顾少修,“我们玉越来越有你的风范了!”

顾少修笑着摇头,“我倒是觉得他太少年老成了,我宁愿他像霄一样,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打人时,就掳起袖子来说揍你!他一直这么安安静静的,总让我觉得心疼。”

“你是联想到过去的你了吗?”温雨瓷握住他的手,仰脸看他,“你想太多了!霄和过去的你,怎么会一样?我们夫妻恩爱,家庭和睦,霄和芽芽,都爱死了这个哥哥,把他当偶像崇拜,从小到大,他收获到的爱,比你年幼时,要多百倍千倍,他和以前的你,怎么会一样?”

“也对!”顾少修望着儿子,轻轻笑开,环住温雨瓷肩膀,轻轻摩挲,“我是不是老了?心肠越来越柔软,总是轻而易举的就为玉和霄他们心疼,尤其是咱们芽芽……”

他们的女儿顾清芽,因为早产的关系,从小身体就不好,体弱多病,明明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性格却文静乖巧的像猫咪。

温雨瓷轻轻摇摇头,“是啊,我也担心咱们芽芽,不知道像谁,那么文静,胆子那么小,身体又不好,我现在就开始害怕,将来她嫁人时,我要怎么办,等她出嫁时,我非哭死不可!”

“会好起来的,”顾少修摩挲她的肩膀,“有我们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微风轻拂,阳光晴好,身上晒的暖暖的,连同心里,也暖洋洋的。

温雨瓷情不自禁将身体偎依在他身上,轻声说:“是的,一切都会好好的……”

顾少修歪头看她,温柔笑着,抚摸她的头发,“我会就这样一直看着你、看着我们的孩子,直到我们真正变老……”

“会的!”温雨瓷握住他的手,踮脚轻轻吻他,“我们会一直这样,一天一天,慢慢变老……”

——我是萌萌的番外分割线——

若干年后。

清云国际大厦。

顾清芽的内线响起,听筒中传来谢清翌霸道冷厉的声音,“顾清芽,来我办公室!”

“好的。”清芽拿着话筒的手,情不自禁轻颤了下。

走到谢清翌办公室门前,她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慌乱的心情,敲门进去,“翌哥哥……”

“称呼我的职位!”谢清翌扬手将一份文件扔在顾清芽脚下,清冷的眸中燃着隐忍的怒气,“这就是你交给我的东西?”

清芽心中更加慌乱,弯腰将文件捡起,看了一眼,是她刚刚交给谢清翌的资料报表,她整整一天的劳动成果,“我……”

“我什么我?”谢清翌冰冷的声音夹着冷怒打断她的话,“拿回去重做,今天交不出让我满意的报表,明天就不用来了!”

清雅攥紧手中的报表,低头轻轻应了声,“好。”

她冲谢清翌微微弯了弯腰,关门出去。

回自己格子间的路上,各种各样的视线投在她身上。

鄙夷、不屑、怜悯、同情。

清芽咬唇忍着,坐回自己的位置,打开文档,重新做那份报表。

她知道,她不优秀。

小时候,眼馋家中的哥哥们上学,别的孩子七岁上一年级,她五岁就磨着妈妈给她报了名,为的就是可以和心爱的哥哥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

比同班级的孩子们小两岁,她学的很吃力,几乎没什么玩儿的时间,每天都埋头在书本里,性格越来越内向。

大学毕业,她不顾所有人反对,来了谢清翌的公司,给谢清翌当秘书。

她知道,她是传说中的空降部队、关系户,凭她这点本事,根本不可能进入谢清翌菁英的秘书部。

可她抵挡不了这种诱祸。

她从懂事起就喜欢谢清翌,一晃喜欢了这么多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做他的秘书,每天坐在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只要他一出门,她就可以见到他。

可她太没用了,他交给她的工作,无论她多么努力,永远做不好。

她忍下心里的酸楚,逐字逐行的研究她的报表。

不吃不喝,几个小时过去,终于将所有报表重新和对了一遍,抬眼看看时间,已经午夜十二点多,所有的同事都走了,只有谢清翌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他是在等我吗?

顾清芽冰冷的心里,升起一股希望的暖流。

她将报表又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敲响了谢清翌的房门。

“进来!”谢清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寒石般冷硬。

“总裁!”她走到谢清翌身边,用最标准的职场礼仪,微微弯腰,将报表双手呈过去。

谢清翌将报表接过,蹙眉看了一遍,显然并不满意,却隐忍未发,将报表啪的一声扔在一边。

清芽等了一会儿,见谢清翌没有说话,轻轻说:“总裁,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谢清翌盯着手中的另一份文件,漫不经心的嗯了声,没有抬头。

清芽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深深看了他一眼, 转身离开。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磨磨蹭蹭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渴盼着他能走出来,对她说:“很晚了,一起走。”

可是,足足十几分钟过去,谢清翌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一点动静都没有。

清芽失望了。

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钟。

她不再抱有任何奢望,拿起自己的东西,开门离去。

汽车开到楼下时,清芽一层层数上去,属于谢清翌办公室的那盏灯,始终亮着。

清芽唇角弯起抹苦涩的笑,踩下油门,开车离开。

回到她和谢清翌的公寓,坐在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的屋子里,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谢清翌也没吃。

她自己还好,谢清翌却有严重的胃病,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但他忙了一天,晚上不吃东西,明早肯定又要难受。

她打起精神,打开厨房的灯。

这是一间跃层公寓,房间宽敞豪华极为精致,普通人即使努力一辈子,也买不到其中一间。

这并不奇怪,谢家如今是京城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京城一切都由谢清翌打理,这间公寓正是谢家名下的房产,距离她和谢清翌办公的地点极近。

处于黄金地段的跃层公寓,公寓外风景极好,这在京城极为难得,清芽十分喜欢。

而这厨房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清芽一手置办,打扫的十分干净,虽是厨房,走进去,却能让人有赏心悦目的感觉。

摒弃心中不快,清芽熬了一锅养胃的粥。

时间太晚,吃别的东西不好消化,喝点养胃的热粥最舒服。

粥熬好,清芽盛出一碗,却没什么胃口,小口小口逼着自己喝完,谢清翌还没回来。

好在,紫砂锅是保温的,她将紫砂锅和碗筷放在显眼的地方,又在谢清翌的房门上给他留了字条,这才回屋去睡。

谢清翌回来时,已经两点多钟。

一进屋,立刻闻到粥的香气,目光一扫,在客厅显眼的位置,看到紫砂锅和碗筷,他立刻锁紧了眉。

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安排的生活,一点都不喜欢。

以清芽的能力、资历,都没有资格进入他的秘书部,可这是他父亲的命令,他不能违抗,清芽成了他公司里唯一的特例。

他最讨厌这种走后门的关系户,在他看来没那个本事就不应该占据这个位置,这是对他公司的侮辱,也是对其他秘书的侮辱。

可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他能冲所有人说不,却不能忤逆他老子。

惹恼了他的老子,打断他的腿,绝不是说说而已。

而清芽,是家中所有长辈的心肝肉,谁惹她流一滴泪,家里的长辈就能让那人流一桶血。

那是一种十分恐怖偏执的爱,恐怖偏执到连他这个孤僻偏执的人都难以理解。

不过,也不难解释清芽为什么这样受宠。

他的父亲是顾家的养子,清芽的祖母原本只有清芽父亲一个儿子,后来收养了他的父亲,和他的二伯。

清芽父亲、他父亲、再加上他的二伯,兄弟三个一共生了五个儿子,却只有清芽这一个女儿。

守着清一色的臭小子,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才盼来这么一个小公主,家中长辈的心情可以想象。

而且清芽是早产儿,生下来孱弱的像只小病猫儿,从小体弱多病,动不动就生病住院,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不舍怜惜,恨不得将她供在心尖儿上,连看都不让别人看一眼才好。

可他却不喜欢清芽,大概他和顾家三个孩子命里犯冲,几个孩子从小在一个屋檐底下长大,他和清芽的二哥见面就掐,清芽却着了魔一样缠着他。

家里那么多兄弟,清芽大学毕业却空降了他的秘书部,还住进了他的公寓,让他心中反感到了极致。

打开紫砂锅,清粥的香气扑鼻,他却没有一点胃口,啪的一声将锅盖扔了回去,回了自己卧室。

第二天,清芽起晚了。

不知道怎么了,有点感冒,早晨根本没听到手机闹钟响,从床上坐起来时,脑袋昏昏沉沉的,像塞了沙子。

看了眼时间,她顿时傻了。

还有两分钟就要打卡,就算她现在肋生双翅飞过去都来不及了。

谢清翌最讨厌别人迟到,上次二号秘书只是迟到三十秒,就被勒令辞职走人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出门,赶到办公室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她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她的身上。

鄙夷、不屑、幸灾乐祸,或者同情。

她有些难堪,迈哪只脚都不知道,抬眼间,却看到三号秘书许颜蒂在翻她的东西。

她快步走过去,“师姐,你怎么动我东西?”

清芽虽然老实好脾气,但毕竟是娇生惯养着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有很多千金小姐的小脾气,比如说,她特别不喜欢别人动她的东西。

许颜蒂与她同一所大学毕业,她一直称呼许颜蒂师姐。

但许颜蒂喜欢谢清翌,所以公司暗传与谢清翌有什么不正当关系的顾清芽,就成了许颜蒂的眼中钉肉中刺。

许颜蒂一直看她不顺眼,冷嘲热讽不用说,工作中时不时还要给她使些绊子,但以往都是暗着来。

清芽没想到,她今天只是晚来了一会儿而已,许颜蒂居然翻她的东西。

许颜蒂是美艳佳人,长的好,能力佳,清高孤傲,目中无人。

听顾清芽质问,她用一种极为鄙夷不屑的目光看向顾清芽,“顾清芽,我昨天放在办公桌上的项链不见了,昨晚你最后走的。”

她只说了过程,没说结论,可听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说顾清芽拿走了她的项链。

清芽气愤的涨红了脸蛋儿,“许颜蒂,你别血口喷人,我最后走的,不能证明你的项链就是我拿的。”

许颜蒂轻鄙的呵笑,“顾清芽,咱们这秘书部,个个都是凭本事吃饭的人,只有你一个,是凭脸蛋儿吃饭,像你这种女人,浅薄又虚荣,为了钱什么都肯干,我的项链丢了,你又是最后走的,你自己说,我不怀疑你怀疑谁?”

“你……”清芽气的发抖,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这件事,是她理亏。

的确,她不是凭本事进来的,她是走后门进来的关系户,所以在这秘书部,别人永远看低她一眼。

“无话可说了吧?”许颜蒂走到她面前,冲她伸手,“把项链还给我,那是我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是倾城珠宝的限量版,卖了你也还不起!”

许颜蒂是许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他哥哥是谢清翌的同学,她毕业之后,不进自家的许氏,却应征成了谢清翌的秘书,其中深意,不言自明。

给谢云翌当秘书,许颜蒂与清芽的目的一样,都是谢清翌。

她们不同的是,许颜蒂是凭自己的本事应聘进来的,而清芽是凭关系空降的。

只这一点,就足以让清芽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

可是,若要说她的项链,卖了清芽都还不起,她就大错特错了。

整个倾城国际都是清芽家的,这世上,还没有她顾清芽买不起的珠宝。

许颜蒂咄咄逼人,清芽也不肯退让,大声说:“我没有拿你的项链,你不要血口喷人!”

“像你这种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的女人说的话,谁肯信?”许颜蒂一直看清芽不顺眼,这次好容易逮到机会,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你们在干什么?”清冷如雪的声音响起,谢清翌的房门打开,面无表情的谢清翌出现在众人眼前。

“总裁,”许颜蒂微微咬了下唇,露出十分委屈的样子,“顾清芽偷了我的项链,不肯承认。”

清芽气急反驳,“既然我没承认,你怎么就认定你的项链是我偷的?”

“因为整个秘书部,只有你会做出这种不要尊严、不要脸面的事!”许颜蒂振振有词。

心爱的项链丢了,她又是心疼又是气恼,一时间控制不住,没了往日的分寸。

再加上她哥哥是谢清翌的朋友,她自认在谢清翌面前高人一等,难免有些放肆。

“你……”清芽不是擅长口舌的人,被她的气的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谢清翌冷冷扫了两人一眼,眸光转向一号秘书,“补发三个月的工资,全部辞退!”

一号秘书脸上露出一丝轻不可见的笑容,微微颔首,恭恭敬敬的应着,“是,总裁!”

许颜蒂没想到谢清翌会丝毫不顾她哥哥的面子,竟要将她解雇,不禁大惊失色,失声叫道:“清翌哥……”

“我没有妹妹!”正要转身离开的谢清翌,猛的转回身,如利剑般森寒的目光落在许颜蒂身上,令许颜蒂生生打了个哆嗦,“谁给你资格叫我的名字?”

他的话,不但让许颜蒂颜面尽失,也让清芽犹如一桶冰水泼在身上,透骨的凉。

他没有妹妹?

他没有妹妹,那她是谁?

一时间,无数说不清的情绪涌上清芽心头,令清芽浑身发抖。

“站住!”她忽然出声,喝住已经转过身去的谢清翌。

谢清翌脚步僵了下,眉间锁着几分不耐,回头看她。

“谢清翌,”从小到大,顾清芽第一次连名带姓称呼他的名字,她受伤却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他,“告诉我,你没有妹妹,那么……我是谁?”

她知道谢清翌脾气孤僻古怪不合群,她知道谢清翌不喜欢她、对她没感觉、不爱她,她也知道谢清翌和她两位哥哥水火不容,不喜欢她的哥哥们,甚至不喜欢整个顾家。

但是至少、至少他们还是亲人不是吗?

至少还是一起长大的兄妹不是吗?

可是今天,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没有妹妹。

他没有妹妹,那她顾清芽是谁?

叫了他十九年清翌哥哥的顾清芽是谁?

谢清翌冷冷看她,“昨天,你还是我的秘书,但今天,不是了!”

清芽难以置信的看他。

昨天,她还是他的秘书。

但今天,她已经不是了。

难道,在他心里,她仅仅是个秘书?

是个不要颜面、不顾自尊,死皮赖脸非要赖上他的秘书?

心中涌上无数难言的情绪,令她死死盯着谢清翌,眼睛一瞬不眨。

忽然,她轻轻吁出一口气,微微点头,“秘书?原来我只是你的秘书,很好!”

她忽然迈步朝自己的办公桌走过去,从自己办公桌经过时,拿起自己常用的水杯。

杯子里还有昨天喝剩的半杯清水,她手掌抄起水杯,脚下步子没停,径直走到谢清翌面前,扬手将水泼在谢清翌脸上。

哗的一声水流声后,谢清翌的头脸尽数被泼湿,水滴顺着他额前的碎发滴滴答答落下,与此同时响起的,是几位秘书、特助的惊呼声和吸气声。

清芽啪的一声将水杯摔在一边的办公桌上,眼睛盯着谢清翌,唇角弯起一抹讥嘲,“谢清翌,如果我只是你的秘书,我对你这样不敬,会是什么下场?断手还是断脚?”

谢清翌任水滴顺着自己的额发滴下,一言不发,冷冷看她。

清芽徐徐笑开,将自己嫩白的双手伸到他眼前,“我的双手就在这里?你敢断吗?你敢吗?”

谢清翌仍不说话,只是眉间缓缓锁紧。

清芽死死盯着他,看着他冰冷淡漠、一成不变的神色,清芽心中燃烧的怒焰,一寸寸凉了下去。

何必呢?

用这种办法,证明她在他心目中的不同,多可笑,多卑微?

即使他不敢断她双臂,也只是不敢而已,不是不舍。

她将双手放下,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拿出早已打好的辞职信,回手扔在谢清翌脸上,轻轻一笑,“谢清翌,请你记住,是我炒了你,不是你炒了我!”

辞职信早在半月前打好,只是舍不得他,迟迟没有递出去。

舍不得、舍不得,就是这三个字,让她吃了太多太多苦。

如今,终于可以舍得了。

她没再看谢清翌,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到她与谢清翌的公寓,这个原本被她当做家来打理的地方,今天看来却如此陌生。

垂着头,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她记起妈妈曾对她说过的话。

妈妈说,痴情也要有一个时间,给自己规定一个期限,期限内是痴情,期限外就是自甘下贱。

她想,如今,她的期限到了,事到如今,她该放手了,她顾家的女儿,不能自甘下贱。

轻轻吐出一口气,像是将积压在心底所有过往,都从这口长长的气息中喷吐出去。

从今天起,顾清芽再也不是傻傻爱着谢清翌、不图任何回报的顾清芽了。

我的清翌哥哥,再见。

她掏出手机,想了会儿,拨通夙鸣的电话,“夙鸣哥哥,你在忙吗?”

“没有,”夙鸣温雅爽朗的笑声传入清芽耳中,“芽芽,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夙鸣哥哥,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情。”听到夙鸣亲切爱怜的声音,清芽的心情好了许多,毕竟在整个顾家,只有谢清翌这一个异类,其他几个哥哥,都是拿她当眼珠儿宠的。

“什么事还用的着商量?芽芽只管说,就算鸣哥哥做不到,也要去给你找个能做到的人来。”夙鸣对这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妹妹,一向爱护有加,有求必应。

“鸣哥哥,我想从清翌哥哥这里搬出去,搬到你那边去住,你方便吗?”夙鸣的父亲和谢清翌的父亲一样,也是她祖母的养子,而夙鸣的妈妈,是她妈妈的堂妹,她与夙鸣之间有血缘关系,住到夙鸣家去,最合适不过。

“好啊,”夙鸣虽有些意外,却还是一口应下,甚至还有点惊喜,“芽芽要来住,我欢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方便?我们家的小公主,可是我平常请都请不来的。”

“哪有?鸣哥哥你又笑我。”听着哥哥风趣幽默的笑声,清芽的心情渐渐变好。

“乖,什么时候过来?我现在去接你?”夙鸣颇有几分迫不及待。

“现在不行,我要收拾一下,鸣哥哥明天有时间吗?”清芽问道。

“当然,随叫随到,明天你在家等着,我去接你。”

“谢谢鸣哥哥。”

挂断夙鸣的电话,清芽又情不自禁轻轻吁了口气。

目光从房间里掠过,每一件东西,每一样摆设,都是她当初精心挑选回来的。

如今,她就要离开了。

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即使下定决心,依旧伤感怅然。

她从懂事时就喜欢的清翌哥哥……她就要离开了。

她开始默默的收拾东西。

她的东西很多,一次肯定带不走,她决定先带走些证件之类重要的东西,其他的慢慢回来拿。

她身体不好,收拾一会儿便累了,头晕沉的厉害,自己摸了摸,似乎有些低烧,吃过药,昏昏沉沉睡过去。

再醒来时,到了该做晚饭的时间。

她没给谢清翌打电话,自顾自做了两人的晚饭。

回忆过去,她就像个深闺怨妇,每天傍晚下班回来做晚饭,却不知道谢清翌是不是回来吃。

除了家里的哥哥姐姐,她没什么朋友,她的世界,好像就守着谢清翌一个人。

开始时,她会提前给谢清翌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可后来,她发现,即使问了也白问,即便他说了回来吃饭,也可能临时有应酬,她一等等到十一二点,也不见他的身影。

后来,慢慢的,她开始习惯,不再给谢清翌打电话,每天都做两人的饭菜,如果谢清翌回来,他们就一起吃,如果谢清翌不回来,她就将剩下的饭菜放进保鲜盒,明天带去公司当她的午饭。

就这样,也挺好。

她静静的择菜洗菜,做了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坐在桌边吃饭。

令她意外的是,饭吃到一半,门响了,谢清翌回来了。

以往,她会很欢快的迎过去,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即便他手中没东西,她也会跑过去,殷勤的递上拖鞋。

可今天,她没动,依旧坐在餐桌边,安安静静吃饭。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