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卷 : 第698章她怎么坏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四卷 : 第698章她怎么坏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小家伙儿心疼了,可怜兮兮的看着顾少修,希望他无所不能的爸爸,可以抢救他怀中的泥娃娃。

看着儿子期待又汪了眼泪的眼睛,顾少修温柔的揉揉儿子的脑袋,笑着安慰他,“没关系,爸爸帮你!”

“是,少爷!”顾晓发动汽车,朝陶艺馆驶去。

顾少修带着儿子去了陶艺馆,温雨瓷跑向梅疏影在电话中告诉她的贵宾间。

竹兰厅,门开着,温雨瓷在门板上敲了两下,迈步走进去。

路泽迁坐在沙发上,梅疏影蹲在他身前,正用消毒棉签,擦他嘴角的伤。

碰的疼了,路泽迁忍不住“嘶”了声,梅疏影停手,抬眼看他,“很疼?”

路泽迁偏偏脑袋,满不在乎的说了声:“没事!”

梅疏影埋怨道:“你和你大哥,就不能好好说话?见面就拳脚相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对方的杀父仇人呢!”

“谁当他是大哥?”路泽迁哧了声,“我才没有那种白痴大哥!笨蛋、白痴、蠢货!”

梅疏影没好气的用棉棒在他受伤的嘴角用力按了下,“你就嘴硬吧!你不当他是大哥,你管他的事干嘛?他愿意娶谁娶谁就好了,用你指手画脚,好处没捞到,惹一身的臊!”

“哎呦!”路泽迁疼的一个激灵,狠狠瞪了梅疏影一眼。

梅疏影没好气的瞪回去,“活该!怎么没打死你!”

“诶!二位!”温雨瓷笑吟吟敲了敲门板,看着他们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看这样子,全武行已经结束了,真可惜!”

“温雨瓷!”梅疏影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剜她一眼,“你还说风凉话!你没看到刚刚他们俩的架势,差点没把我吓死!”

温雨瓷知道,她所言不虚。

虽然她没亲眼所见,但看屋子里一片狼藉,一件完整的东西都没了,就知道刚刚那哥俩打的有多激烈。

她笑盈盈看向路泽迁,“嗨!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路泽迁忍疼站起身,冲温雨瓷伸出右手。

温雨瓷与他浅浅握了下,笑着看他,“什么时候回景城的?怎么也不告诉我声,给你接风!”

路泽迁挠挠脑袋,“你和那白痴关系好,和我没什么来往,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温雨瓷知道,他口中的“白痴”指的是路放尧。

的确,从小到大,她一直和路放尧、宗俊熙几个走的近,和路泽迁之间,虽然没帮着路放尧欺负过他,但也没什么交情。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温雨瓷笑看了梅疏影一眼,“如今不是不同了吗?你现在是我好朋友的男朋友,为你接风是应该的!”

“好了瓷瓷!”梅疏影白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打官腔了?净说这些没用的,你还是帮我想想办法,劝劝这头犟驴,让他以后别见了面就和他大哥打,拳脚不长眼睛,万一哪天,打死一个可怎么好!”

温雨瓷笑看她,“你们俩和好了?不分手了?”

“我……”梅疏影看了路泽迁一眼,有些扭捏,“我们两个,其实就是误会,是那个心机表算计泽迁,泽迁和她,并没什么爱昧。”

“哦?”温雨瓷饶有兴致的看她,“什么意思?”

“哎呀!”梅疏影有些不好意思的挽住温雨瓷的胳膊,含含糊糊说:“简单来说,就是他大哥找的那个未婚妻,是个绿茶表,表面上看温柔漂亮,清新脱俗,实际上,内心肮脏的很,泽迁怕他大哥被那个绿茶表骗,找那个绿茶表去摊牌,让那个绿茶表离他大哥远些……”

“不对!”路泽迁气冲冲打断梅疏影的话,梗着脖子说:“谁说我是怕那白痴被那女人骗?他爱被谁骗被谁骗,他要是被人骗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谁会管他死活!”

“你不嘴硬能死啊?”梅疏影歪过头去吼他,“你要不是怕他被那个女人骗,你干嘛眼巴巴的上门去找那个女人,让人家离他远些?要是他娶了那个心机表,你开心还来不及,你在一边看热闹不就行了,你干嘛管这闲事,被人家打成这幅摸样?”

“我……”路泽迁被噎住,过了会儿,才瞪着眼睛说:“我就是看那个女人不顺眼,和那个白痴没关系!”

“呵呵!”梅疏影冷笑,“你觉得那个女人是心机表,路放尧是混蛋,那你就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心机表配混蛋,岂不是绝配?你干嘛非要横插一杠子,惹一身的麻烦?”

“我、我、我……”路泽迁我了半天,梗着脖子一挥手,“我开心!我愿意!”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来吵去,温雨瓷好像听懂了,笑眯眯问梅疏影,“他怕放尧哥被那个女人骗,找那个女人去摊牌,然后呢?”

“然后就被那个心机表给算计了!”梅疏影愤愤说:“那个女人知道路放尧要去找她,听到路放尧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的时候,故意扯着泽迁倒在沙发上,弄的像是泽迁趴在她身上,要对她图谋不轨似的,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叫救命,路放尧闯进来看到泽迁压在她身上,她在泽迁身子下面拼命挣扎,以为泽迁想要欺负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打,两人关系原本就不好,这下更僵了,刚刚我和泽迁在这里吃饭,刚好遇到路放尧和那心机表,那个心机表一看到泽迁,就吓的往路放尧怀里钻,好像泽迁要把她怎么样似的,路放尧那个白痴,冲上来就给了泽迁一拳,两人就又打了一场!”

“哦!”温雨瓷点头,“那个女人叫什么?她怎么坏了?”

“那个女人叫杜文琳,作风不好,”梅疏影说:“泽迁开画廊,有几个好朋友,都是年轻有为的年轻画家,杜文琳给泽迁那几个朋友,当过人体模特,不穿衣服的那种,如果单单是为艺术献身,泽迁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她,问题是,她给那些画家当裸摸,裸着裸着就裸到床上去了,那女人爱慕虚荣,把身体当做赚钱的本钱,和路放尧在一起之后,大概是觉得吊到了大鱼,一改往日的作风,像是改邪归正了,可作风这种事,大部分都是烙印在骨子里的,路放尧要是娶了她,脑袋绿的可以当绿灯了,泽迁真是为了他好,只可惜,他不领情,把泽迁打个半死!”

梅疏影心疼的看了眼路泽迁脸上的伤,路泽迁不服气,哼了一声,“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行了你!”梅疏影白他一眼,“你有话就不能好好和他说?干嘛非要动手动脚的?明明他比你能打好吗?你都要破相了,人家脸上伤到一点了没?”

“我……”路泽迁在再次被她噎住,弄了个脸红脖子粗。

温雨瓷被他逗的忍俊不禁,拳头挡住嘴巴,依然笑出声来。

“你个幸灾乐祸的!”梅疏影给了她肩膀一拳,嗔她:“叫你来,是让你给出主意的,不是让你来看热闹的,瞧你笑的!”

“这个好说!”温雨瓷笑盈盈说:“我去找放尧哥谈谈就行了,放尧哥不是油盐不进的人,只要把事情和他说清楚就行了,放尧哥很聪明,不会栽在一个绿茶表的手里。”

“你想的还真简单!”梅疏影哼了声,“让我看,他那位大哥,现在完全就是一个陷进爱情之中,不能自拔的白痴蠢蛋,你没听说过情难自禁吗?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

温雨瓷笑着摇头,“疏影,你会这样说,是因为你太不了解他了,像他们那些豪门子弟,和我一样,从小都是看着宫心计长大的,最讨厌的就是这些阴谋算计,尔虞我诈,放尧哥喜欢的,是善良温柔,清新脱俗的杜文琳,如果善良温柔,清新脱俗的杜文琳,只是一层伪装,伪装下面,是一颗肮脏龌龊的心,那放尧哥恶心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继续喜欢她?”

“可是我们都和他说清楚了啊!”梅疏影气呼呼说:“刚刚我和他解释过了,杜文琳是个坏女人,泽迁是为了他好,才会去找杜文琳,可他已经被所谓的爱情迷住了双眼,根本不相信我的话,只相信那个杜文琳的,泽迁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如果不是泽迁非要管他的事,我才不管他,就让他娶那个绿茶表好了,晚上头顶冒绿光也不关我们的事,活该!”

“你们身份不对!”温雨瓷笑看了路泽迁一眼,“他们两个都打成这样了,你觉得他还会相信你的话?”

梅疏影扁扁嘴巴,“那你就这么自信,他会相信你的话?”

“会信吧?”温雨瓷心里忽然有了点优越感,笑着说:“我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知道,我不会害他,还有,不是还有句话,叫事实胜于雄辩,我费点心思,去找找证据不就行了?”

梅疏影眼睛一亮,“你是说,杜文琳给泽迁朋友们当人体模特时,画的那些果照?”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