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卷 : 第695章丢死人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四卷 : 第695章丢死人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就这样,一天一个进步,飞快的成长着。

六个月时,已经坐的很好,可以坐在床上,摆弄玩具。

和顾温玉喜欢拆玩具、装玩具不同,他只喜欢拆玩具,不喜欢装玩具。

任何玩具到了他手中,全都拆的稀巴烂,然后丢在一边。

小哥哥顾温玉,自从他会拆玩具开始,就有了工作,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把他拆散的玩具,帮他组装起来。

让温雨瓷最好笑的是,她和顾少修的这个二儿子,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怕,唯独怕顾温玉。

和别人玩儿时,总是张牙舞爪的小霸王样,到了顾温玉眼前,张牙舞爪的小霸王立刻秒变温顺小羊羔,咧着没牙的小嘴儿,鼓着白嫩嫩的腮帮子,冲顾温玉讨好的笑。

温雨瓷有时会忍俊不禁的想,是不是顾温玉拽他小丁丁的那一下,在他心里树立了当哥哥的威信,让顾云霄到了顾温玉面前,就立刻变得服服帖帖。

她把这件事当笑话和顾少修讲,顾少修反过来笑她,说宝宝那么小,怎么可能记得住?

只是小小孩儿都喜欢比他大一些的孩子,这是孩子们的天性,大概是顾云霄怕哥哥不陪他玩儿,才会在哥哥面前表现乖乖的。

顾云霄是个一时也闲不住的性格,会走路比顾温玉还要早一些,还没十一个月,就会独自走路,没几天,就能摇摇晃晃走的飞快。

周岁时,他已经可以在院子里追着大黑猫一圈圈儿的乱跑。

给他过完周岁生日,顾家别墅,来了一个温雨瓷已经许久没见到的朋友——梅疏影。

梅疏影和温雨瓷是大学同学,关系很好,只是梅疏影工作特殊,常年在世界各处飞来飞去,她们已经多年未见了。

转眼间,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而梅疏影,几个月前,与一个新锐画家传出绯闻,又在一个月前,宣布退出演艺圈。

她如今已经是演艺圈的影视天后,身价惊人,她在如日中天时,宣布息影,退出演艺圈,令许多人唏嘘不已。

众多媒体,围追堵截,希望可以挖到她忽然在最红的时候隐退的内幕,温雨瓷没想到,她居然飞来景城,来顾家别墅看望她和孩子。

梅疏影一见温雨瓷,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紧紧抱着她,久久不松开。

“瓷瓷,羡慕死你了!我还没结婚,你孩子都生两个了,你还让不让我活?”她抱着温雨瓷半真半假的调侃。

“你不是已经有了意中人了吗?”温雨瓷笑着拍拍她,“说起来,我和你那位绯闻男友还是旧识,怎么样?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让我儿子去给你们当花童!”

梅疏影的绯闻男友,叫路泽迁,是位新锐画家。

他母亲也是一位画家,他遗传了母亲的天赋,从小到大,获奖无数。

温雨瓷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景城人。

她和路泽迁不熟,和路泽迁同父异母的哥哥,却熟的不能再熟了。

路泽迁的哥哥,是路放尧,和温雨瓷一起长大的世家哥哥。

而路泽迁,是路家私生子、路放尧同父异母的弟弟。

路放尧的父亲和母亲,是家族联姻,感情虽说不是如胶似漆,但也相敬如宾。

直到路父的晴妇和私生子曝光,路放尧才知道,自己心目中完美无缺的父亲,居然在外面藏了外室,还生下了私生子。

都说红颜薄命,这句话,应验在路泽迁母亲的身上。

路泽迁的亲生母亲,是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长的貌美,又有才华,不过二十几岁,就已经是享誉国际的知名画家。

只可惜,她身体不好,生下路泽迁没几年,就因病去世。

路妈妈不知道是真的贤淑大度,还是因为对路父没有深爱,所以也没有因爱生恨,对路泽迁虽不说视如己出,但也没有虐待排斥。

吃喝用度,都和路放尧一模一样。

路放尧却接受不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总觉得他这个所谓的弟弟,代表着他父亲对他母亲的背叛,代表着路家的耻辱。

从小到大,路放尧和路泽迁没少打架,温雨瓷经常能看到他们俩把彼此打的鼻青脸肿。

两个人就像是上辈子的冤家,见了面先是面红耳赤,紧接着便是拳脚相加。

再后来,路泽迁外出求学,离开了路家,大学毕业没多久,就成了享誉国际的知名画家。

温雨瓷已经很久没见过他,再见到他的名字时,就是梅疏影传出绯闻的时候,梅疏影的绯闻男主角,就是那位疯流倜傥的年轻画家路泽迁。

温雨瓷笑问:“当时不是高调承认恋情,闹的沸沸扬扬,一副被爱燃烧,不顾一切的样子吗?怎么忽然分手了?”

“那混蛋劈腿了!”梅疏影撩了下头发,躲开温雨瓷的目光,低头逗弄宝宝。

“劈腿了?”温雨瓷惊讶,“为什么?”

“我哪儿知道为什么?”梅疏影低着头说:“原本已经谈婚论嫁了,他忽然就和他大哥的女人搞在一起了,我一气之下甩了他一个耳光,就和他分了。”

“他大哥的女人?”温雨瓷更加惊讶,“放尧哥?”

“是啊,他同父异母的大哥,路放尧!”

“呵!”温雨瓷笑了,“这可是热闹了,他敢和放尧哥的女人乱来,放尧哥没宰了他?”

“那我就不知道了,”梅疏影漠然说:“和他分了之后,我觉得做什么都没劲,就息影了,我想四处转转,散散心,涨涨见闻,这些年,我忙工作忙的像陀螺,不分白天黑夜,累的要死,原本干劲十足的,可忽然就一下找不到目标了,你这里是第一站,等在这边玩儿够了,我想出国看看。”

“好奇怪哦!”温雨瓷点着下巴,抬眼看天,“路泽迁为什么和放尧哥抢女人?他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玩儿这种幼稚的把戏?诶……”

温雨瓷碰碰梅疏影的胳膊,“他不是去年才在景城开了一家画廊吗?敢抢放尧哥的女人,他不怕放尧哥一把火把他的画廊给烧了?”

“爱烧烧呗,又不关我的事!”梅疏影不情不愿的说:“哎,瓷瓷,我拜托你,别再和我提他了好吗?倒胃口!”

“你呀,你就口不对心吧!”温雨瓷戳了她太阳穴一下,“世界那么大,你哪儿都不去,眼巴巴跑我这里来,难道不是想和人家重修旧好的?少拿这副鬼样子糊弄我,小心我真就不搭理你这茬了,让你一肚子话,闷烂在肚子里,气死你!”

“谁说我是为了他回来的?”梅疏影白了她一眼,嘴硬:“我是土生土长的景城人好吗?人是故乡好,月是故乡明,我在外面跑来跑去跑了这么多年,好容易息影不干了,有点空闲,你还不许我回来看我爹娘啦?”

“哦,”温雨瓷点头,“你非这么说,那就算了,原本我还想帮你打探打探消息来着,既然你不感兴趣,那就算了。”

“温、雨、瓷!”梅疏影抬头,狠狠剜她一眼,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温雨瓷嬉笑,“行啦,放不下人家就放不下,他劈腿他丢人,丢人的又不是你,你怕什么?”

“我怎么就不丢人了?”梅疏影咬了下唇,恨恨说:“人家都劈腿了,我还放不下人家,这不是贱吗?这么贱了,还不丢人?”

温雨瓷微微皱眉,“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和路泽迁之间,虽然不像和路放尧之间那样熟悉,但也是从小就认识的。

她印象中的路泽迁,并不是那种疯流花心,不负责任的渣男,更不是那种会去抢自己大哥女人的男人。

虽然他和路放尧之间不对付,但据温雨瓷所知,他从未做过任何真正伤害路放尧的事。

他上高中的时候,曾经有个路放尧的对头拉拢他,想让他暗地里配合,一起算计路放尧,结果反过来让他狠狠教训了一顿。

他离开景城,外出求学时,更是很有志气的放出话去,路家的一草一木都是路放尧的,他路泽迁这辈子分毫不取。

他连路家的家产都不和路放尧抢,怎么可能和路放尧抢女人?

这令温雨瓷百思不得其解。

“哪有什么误会?”梅疏影撇撇嘴巴,“我可是亲眼撞见的!不但我看见了,路放尧也看见了,兄弟俩为了个女人,大打出手,丢死人了!”

温雨瓷皱眉,“他们俩打起来了?”

“你觉得呢?”梅疏影哼了声,“自己弟弟,和自己没过门的妻子卿卿我我,我要是路放尧,给他几巴掌是轻的,早把他大卸八块了!”

“路泽迁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温雨瓷嘀咕,“你们两个感情不是挺好的吗?他怎么一下就盯上放尧哥的女人了?”

“谁知道他抽什么羊角风!“梅疏影不耐烦的挥挥手,“好啦,你放过我,咱们不提他,烦死了!”

温雨瓷耸耸肩膀,“不提就不提,只要你不嫌闷在心里难受,我无所谓!”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