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卷 : 675急中生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四卷 : 675急中生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是妹妹!”小家伙儿唰的回头,漆黑的眼珠看向他,很认真的说:“是妹妹!”

“好好好!”代旭立刻举手投降,“是妹妹!一定是妹妹!”

深夜,聚会散后,顾少修带温雨瓷和儿子,回了温家别墅。

回到卧室,三人分别洗完澡,躺在床上时,已经快十二点,按道理讲,小家伙还没两岁,到了这个时间,早该困的睡着才对。

可小家伙儿的眼珠依然漆黑安静,看不出一点倦意,一板一眼刷牙、洗澡、吹头发,把每晚睡前必做的程序做完,才躺到顾少修和温雨瓷中间。

闭上眼,他很快睡着,温雨瓷亲亲他,拍抚了他一会儿,才将他放到婴儿床上去。

她摸过手机,随意浏览了会儿,看了会儿八卦和社会新闻。

最近景城有些不太平,有个高智商的罪犯报复社会,在商场、车站、游乐园等公共场所,安装炸掸,已经连续有五人死于爆炸,几十人受伤。

温雨瓷看着画面上,爆炸的场景,和死伤者的惨状,唏嘘不已。

心想着,最近贺星辰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这样重大又恶劣的事件,想必上面会限期破案。

如果在期限内破不了案,负责的领导就要被追责。

贺星辰是景城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若要追责,他首当其冲。

如果不是时间太晚了,温雨瓷真想打电话问候一下贺星辰。

只是她这通“问候”,真心实意确实有点,但到底没幸灾乐祸多。

当然,她绝对不是不盼望着贺星辰早日破案,只是单纯的觉得,如今的贺星辰一定在焦头烂额,很好玩儿而已。

至于那个丧心病狂的罪犯,当然是越早点抓住越好。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顾少修也洗漱完,在她身边躺下。

“在看最近的爆炸案,”温雨瓷把手机递到他眼前,让他看了眼,“我在想,最近我那位姐夫,日子一定不好过。”

“嗯,”顾少修随口应了声,在床头桌上拿起一叠文件,一边翻看,一边说:“这种案子,举国关注,他压力一定很大,那个罪犯,智商极高,而且极富有反侦察能力,一个追,一个逃,逃的那个,如果钻进一个老鼠洞里,躲着不出来,追的那个,就会很被动,毕竟,景城这么大,又有很多无人涉足过的荒山野岭,藏一个人,太容易了。”

“嗯,有道理,”温雨瓷凑过去看他手中的文件,“看什么呢?”

“别提了,”顾少修有些无奈的摇头,“外公一个老战友,在郊外建了一栋慈善性质的老年公寓,让我去参加剪彩仪式。”

“剪彩?”温雨瓷一下来了兴致,“是那种一排人站在一起,一人拿一个剪刀,在红绸上剪一下的那种剪彩吗?”

顾少修点头,“是!”

温雨瓷歪头看了他一会儿,咯咯笑,“那一定很好玩儿!”

大名鼎鼎的京城第一少爷啊!

和一排人一起站在高台上,拿着剪刀剪绸缎,那场面,一定很喜感!

顾少修敲她额头一下,“幸灾乐祸!”

温雨瓷偎进他怀里,笑盈盈仰脸看他,“我刚刚看过天气预报了,明天天气很好,我带儿子去看你剪彩,好不好?”

顾少修又在她额上敲了下,“你是去看我剪彩,还是去看我的热闹?”

他以前从没参加过这种活动,只是这次,一来对方是顾战杰的战友,实在推不开,二来是公益性活动,觉得参加一下也无妨,就应了下来。

但是一想那种场面……一定很怂吧?

温雨瓷咯咯笑,“就是想去看看你嘛!反正在家里闷着没事做,我和儿子去陪你,多好!”

顾少修揉揉她的脑袋,“你开心就好!”

“一言为定!”温雨瓷伸手关灯,飞快的亲了他一下,用毯子把自己裹好,“晚安!”

第二天上午,顾晓开车,顾少修带着温雨瓷和小家伙儿,一起赶往郊外。

虽然公寓建在郊外,但因为主办人有钱有权,地位高,财大气粗,剪裁的会场,装饰的十分豪华气派。

会场就设在老年公寓的活动大厅里,在最前面搭了一个一米多的高台,上面铺了红毯,四周摆放了数不清的鲜花,看上去,不像剪裁仪式的现场,倒像某国际品牌的品牌发布会。

剪裁仪式十点十六分正式开始,十点钟,顾少修被专程接待他的人,让进贵宾厅。

顾少修想让温雨瓷和小家伙儿陪他一起过去,被温雨瓷拒绝。

进了贵宾厅,都是顾战杰的战友和景城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要端着架子寒暄,想想就累心,温雨瓷敬谢不敏。

她要陪儿子留在外面玩儿,顾少修把顾晓留在外面照顾他们。

十点十六分,仪式正式开始。

主办方请了许多人,主席台下,人山人海。

温雨瓷挤在人堆儿里看热闹,心情格外的好。

她抱了小家伙儿一会儿,顾晓怕她累,把小家伙儿接到自己怀里。

顾晓一米八五的个子,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一般,小家伙儿在他怀里,视野更广,空气也更好。

温雨瓷站在顾晓身边,抓着小家伙儿的手,兴奋的给小家伙儿讲解会场里的东西。

小家伙儿一指主席台,“爸爸!”

温雨瓷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

果然,参加剪彩的人,全部站到了主席台中间。

在一群或白发苍苍或腆着啤酒肚的中老年中,清隽俊逸的顾少修,尤其引人注目。

看顾少修云淡风轻的站在最中间的位置,左面是中年发福的市委书记,右面是白发苍苍的顾战杰的战友,场面果然如她想象的那样喜感,她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顾战杰的战友,站在话筒前,开始发言。

这时候,温雨瓷的视线,忽然被一个从主席台后,迅速走出的高大男人吸引。

那个男人,穿着会场工作人员的灰色工装,带着同色系的灰色帽子,脸上戴着口罩,帽檐压的很低。

他往会场出口处走去,走出没几步,被几个迎头走向他的年轻人围住。

为首的一个年轻人,掏出一个证件。

离的太远,温雨瓷看不出是什么证件,但凭直觉,她觉得应该是警官证。

她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一下想起昨晚在手机上看到的爆炸事件。

难道……被围住的那个男人,是那几起连环爆炸案的凶手?

想到此处,她的心,一下砰砰的剧烈跳起来,大脑飞快的运转。

如果,他真的是那几起连环爆炸案的主犯,那刚刚,他穿着工作人员的工装,从主席台后面出来,那代表了什么?

她紧张的盯着被几名年轻人包围的那个人,几人激烈的争执几句,那人夺路想跑,被几人挡住。

几人撕打起来,那人的手,几次往衣兜里摸去,都被人挡下。

温雨瓷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

他衣兜里装着什么?

为什么他不急着逃命,而是频频把手摸向自己的衣兜?

难道……

她的目光,转到主席台中间的顾少修身上。

想到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她脑袋一下嗡了一声,叫了声少修,奋力往前挤。

无奈,此刻顾战杰战友的发言已经结束,礼仪人员正在往台下抛洒红包。

底下的人,一窝蜂一般往主席台下挤,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温雨瓷的声音就像一粒石子消失在海潮中,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她被卡在人群中间,寸步难行,她着急的朝主席台挥舞手臂,大声喊顾少修的名字。

顾晓抱着小家伙儿,跟在她身边,见她的表情一下变得焦虑急切,挤到她身边问:“少夫人,怎么了?”

“不知道,”温雨瓷心跳极快,呼吸急促,“只是忽然有种很不详的预感。”

她一边觉得自己脑洞开的太大,想的太多,一边又心神不宁,害怕的厉害。

顾晓:“……为什么?”

温雨瓷没空搭理他这么多为什么,忽然想起什么,摸出手机,拨打顾少修的电话。

顾晓一手抱着顾温玉,另一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手机,冲温雨瓷大声说:“少夫人,少爷的手机在我这里。”

温雨瓷:“……”

她收起手机,继续往前挤,目光急切的看向台上的顾少修,一边大喊顾少修的名字,一边冲他用力挥舞手臂。

此时此刻,顾少修的目光,也在搜寻着温雨瓷和顾温玉。

无奈场中人实在太多,又因为抢红包,潮水一样攒动,他的目光在会场中来回梭巡了几下,才看到温雨瓷在急切的冲他挥手。

他冲温雨瓷笑笑,温雨瓷急的跳脚,大喊让他下来。

顾少修微微蹙起眉,不知道温雨瓷的表情,为什么那样焦虑急切。

他很想冲到她身边问一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是,红包派发完之后,立刻就是剪彩仪式,端着剪刀的礼仪小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他此刻下台去,实在不合时宜。

他正在犹豫的时候,看到温雨瓷忽然高举起左手,右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往左手掌心用力一挥,一股刺目的血色,迅速从她掌心中弥漫开。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