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三卷 : 603哭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三卷 : 603哭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许程勃是个富二代,同时也是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

他在云城的富二代里,不算太坑爹的,管着家里的几家公司,做的有声有色,成绩不错,他老爹一向以这个儿子为荣。

他相貌英俊,风度翩翩,聪明有头脑,要非说他有什么缺点,就是疯流好色。

但有钱的男人好铯不算毛病,任谁说起来,也只是笑笑而已。

他经营这家酒吧,一方面是爱好,另一方面就是给自己网罗美女。

无聊时到酒吧来转几圈,看到合胃口的女人,就让酒保给那些女人送上高度数的鸡尾酒。

女人喝两杯就醉了,他趁虚而入,把女人带回房间。

女人喝醉了酒,大多人事不知,由着他玩弄,他爽够了之后,穿衣服走人。

女人醒了之后,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躺在床上,即便心里什么都清楚,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敢张扬。

这种办法,总能让他找到新鲜的女人,又不惹一丝一毫的麻烦,屡试不爽。

可总在河边走,总有湿到鞋的时候。

今天遇到的温雨瓷,是让他最欲罢不能的一个。

可偏偏的,她不是一个人。

她身边有朋友,而且,她的朋友不喝酒。

如果是以往,许程勃不会把温雨瓷当做目标。

因为商徵羽清醒着,如果他硬把温雨瓷带到后面去,也许会给他惹上麻烦。

可有人冲冠一怒为红颜,也有人为了红颜秒变白痴蠢蛋。

他看到温雨瓷,就挪不动脚步了,智商全被浆糊糊上,脑袋一热,不管不顾的就把温雨瓷往后面带。

心想着,反正温雨瓷喝醉了,人事不知,大不了给她朋友几个封口费,以他许家的本事,还怕搞不定两个小女人?

再不行,让他负责也行。

这么漂亮的女人,他愿意试着处一段,如果性格合适,就干脆娶了。

他睡自己未来的老婆,谁敢说什么?

他想的挺美,话里话外,以温雨瓷的男朋友自居,嘴里温柔哄着,伸手去抓温雨瓷的胳膊,想再把温雨瓷带进怀里。

哪知道,他的手刚一碰温雨瓷的胳膊,就被温雨瓷反手抓住手腕,一个过肩摔甩过肩头,狠狠将他拍在地上。

温雨瓷膝盖下落,抵在他的后背上,抡起拳头狠狠砸下去,“让你再打明阳!让你再占我便宜!打死你!打死你!”

酒吧的保安连忙涌上来,想把温雨瓷扯开,还没靠近温雨瓷,就被司徒凛然的两个手下拦住。

司徒凛然皱眉冷冷吩咐商徵羽,“把她扯开!”

“司徒大哥?”酒吧内灯光幽暗,商徵羽的注意力又全放在温雨瓷身上,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司徒凛然,连忙听他的话,抓住温雨瓷的双臂,将她从许程勃身上扯开,“瓷瓷,别打了,我们回家了,瓷瓷……”

“徵羽!”温雨瓷被打够,就被商徵羽扯开,用力挣扎,委屈的控诉:“他欺负我!”

看了眼已经被温雨瓷打的面目全非的许程勃,商徵羽额上滑下几道黑线……到底谁欺负谁呀?

她死死拽着温雨瓷不撒手,怕温雨瓷把许程勃打个三好两歹,会被警察抓起来。

温雨瓷挣了几下没挣开,眼圈儿红了,嘴巴扁了扁,泫然欲泣,“你也欺负我……”

商徵羽:“……”从她认识温雨瓷那天起,温雨瓷就是意气风发,骄纵任性的天之骄女状,她从没见过温雨瓷这种小女儿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温雨瓷又挣了几下,还是挣不开,猛的扑进商徵羽怀里,搂住商徵羽的脖子大哭:“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她呜呜咽咽,哭的十分伤心。

商徵羽哭笑不得,只能拍着她的后背哄她,“我不欺负你,别哭了,乖,我们回家……”

眼前这样的温雨瓷,让司徒凛然那张八风不动的面瘫脸,也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这还是那个神采飞扬,骄纵跋扈的小辣椒吗?

简直重新刷新他的世界观!

温雨瓷正哭的伤心,她的手机响了,她不管不顾,搂着商徵羽的脖子继续哭。

商徵羽怕是明阳找她,找不到着急,只好一手抱着她,一手摸出她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不是明阳的名字,而是“老公”,这是……顾少修打过来的。

商徵羽划开屏幕,抢先说:“是顾少吗?我是商徵羽,我和瓷瓷在蜜色酒吧,瓷瓷喝醉了……”

酒吧内虽然很吵闹,可商徵羽和温雨瓷的距离太近了,手机那边的顾少修,清晰的听到了温雨瓷的哭声,蹙起眉,“她哭了?”

商徵羽无奈的解释,“顾少您别担心,她不是伤心,就是喝醉了!”

“夜色酒吧对吗?”顾少修看了眼开车的顾晓,顾晓冲他比了个手势,他收回目光,沉静说:“拜托帮我看好她,等我五分钟,我去接她。”

商徵羽挂断电话,已经被温雨瓷晃出一身大汗。

温雨瓷不依不饶的搂着她的脖子边哭边晃她,她只好哭笑不得的继续柔声哄她。

被打的眼前金星乱转的许程勃,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温雨瓷和商徵羽,冲酒吧的保安怒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们给我抓起来!”

这蜜色酒吧是他的地盘,他在他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人打成了猪头,传出去,他还怎么在云城继续混?

他的保安听到他的命令,再次朝温雨瓷和商徵羽冲过去。

“你!”司徒凛然向许程勃的方向跨了一步,冷冷开口,“想坐牢吗?”

司徒凛然站在许程勃面前,仿佛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川,带着森寒凛冽的威压,让许程勃喘不过气。

“什、什么?”许程勃结结巴巴问。

司徒凛然朝身后看了眼,他的助手取出一张金色名片,递进许程勃手里。

“玄然律师所首席律师……司徒凛然!”念完名片上的字,许程勃本就冒了冷汗的额头,冷汗淌的更欢。

原本,他是不知道司徒凛然这个名字的。

可自打孟氏换了老大,孟桥的儿子孟夕,接任了孟氏董事长的位置以后,司徒凛然这个名字,和孟夕一起,在云城渐渐变得响亮起来。

许多人盯上了处于动荡期的孟氏,许多公司趁机或者毁约、或者投机倒把,想占孟氏的便宜。

司徒凛然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孟氏。

经他手所打的官司,干净利落,稳赢不输。

还有许多公司,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放弃了和孟氏对簿公堂的打算。

他是好交际的性格,朋友很多,朋友聚会时,孟夕和司徒凛然的事情,他们都是当做传奇讲的。

如今这个传奇,就活生生的站在他对面。

他忽然觉得双腿发软,四肢哆嗦个不停。

他家虽然在云城有些底子,但他毕竟做的是龌龊事,第一怕警察,第二怕律师。

他脑袋转的很快,恭恭敬敬把名片递还回去,低声下气的赔笑:“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认错人了……”

他一边道歉,一边倒退着往外退。

见司徒凛然没什么反应,他转过身,飞快的跑了。

酒吧的保安见老板脚底抹油跑了,面面相觑后,也悄无声息的退了。

危机解除,商徵羽松了口气,拍拍温雨瓷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我带你回家。”

看着商徵羽守护的姿态和温柔的表情,听着商徵羽对温雨瓷耐心的柔声轻哄,司徒凛然的目光,在商徵羽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

他是顾少修公司律师团的首席律师,明阳接手孟氏之后,急切需要能让他完全信任的律师和律师团。

顾少修让他把他律师所的几名律师介绍给了明阳,然后他也在孟氏最动荡的时候,在孟氏坐镇了一段时间。

因为明阳的关系,他认识了商徵羽,知道商徵羽是温雨瓷的同学,是温雨瓷介绍商徵羽来孟氏工作的。

他是工作狂,对女人一向没什么兴趣。

对他来说,找老婆也是一项工作,要像工作时,一样的干净利落。

看到对眼的就是追,追到了就恋爱订婚,结婚生孩子。

而对于他看不上眼的女人,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而商徵羽,以前见面时,属于那种让他看不上眼的女人。

如果不是他拥有超强的记忆力,他根本就不会记得他还认识一个叫商徵羽的女人。

在他眼中,她太普通了,不会像当初的温华筝一样,让他瞬间就眼前一亮,起了追求的念头。

可今天再见到,看着她守护的姿态,听着她温柔的轻哄,他沉寂了许久的心弦,忽然像是被什么轻轻撩动了下。

爱情,从来不是他生活中的全部。

所以,没有追求到温华筝,只给了他成就感上的打击,并未令他有伤心的感觉。

他的目标,一向明确,快狠稳准,他觉得温华筝可以做他的妻子,他就使出浑身解数,接近温华筝,追求温华筝。

可一旦温华筝已经和夙辰确定了未婚夫妻的关系,她不可能再成为他的妻子,他便飞快的对自己喊停。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