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50有时太杀风景了有没有?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50有时太杀风景了有没有?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林静一时不防,踉跄着倒退了几步,猛的跌坐在地上。

“小静!”温雨瓷冲进来,把手里拎着的东西丢在一边,蹲下身去扶林静,“怎么样,摔到哪里没有?”

“没事。”

温雨瓷扶她站起来,皱眉看商徵羽,“徵羽,小静抽时间来看你,你怎么能和小静动手?”

“我不用你们来看我,你们都出去,都出去!”商徵羽情绪失控,流着泪大喊:“你们都出去,我不用谁来管我,我就是不想活了,让我死了算了!”

“你胡说什么?”温雨瓷眉头皱的更紧。

“我没胡说!”商徵羽哭的撕心裂肺,“反正我爸妈死了,我弟弟也死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用你们来管我,你们都出去,让我死,让我死好了!”

“商徵羽,你闹够了吧?”温雨瓷同情她一天之内没了三个亲人,一直忍着她,如今见她这副模样,一下来了火气,猛的将她从床上拉下来,“走,你跟我走!”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商徵羽用力挣扎。

“要死你别死在这里!”温雨瓷冷冷说:“这里是医院,每天都要花钱的知道吗?要死死远些!”

商徵羽身上还穿着病号服,温雨瓷全不理会,径自将商徵羽拽出病房楼。

林静追上来,抓住温雨瓷的胳膊,“瓷瓷,你带她去哪里?”

“你别管,她不是要死吗?我送她和她爸妈死到一起去!”

温雨瓷拖着商徵羽上车,把车开到商徵羽父母的墓地,又将商徵羽拽下车,一下掼倒在她父母的墓碑前,“你不是要死吗?有本事你一头撞死在他们的墓碑上!等你死了,以后清明年节,人家爸妈坟上,都有人扫墓祭奠,就你爸妈这里,冷冷清清,一点香火都没有,他们养你二十多年,活着你没孝顺他们多少,死了连个上香烧纸的人都没有,到那时,你就满意了!你就痛快了,我说的是不是?”

温雨瓷用的力气很大,商徵羽重重摔在水泥地上,脑袋磕在墓碑上,一阵剧痛。

她怔怔抬头,看着墓碑上父母的照片,猛的放声大哭。

温雨瓷眼睛也红了,背过身去偷偷擦泪。

林静走过来,轻轻环住她的肩膀,也早就哭的满脸是泪。

没人不同情商徵羽,可是同情又怎样?

她的亲人已经没了,这是已定的事实,不管她怎么消沉、怎么自暴自弃,她爸妈都不会活过来了。

商徵羽哭的声嘶力竭,瘫软在墓碑前,温雨瓷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好了,我们不是不允许你伤心,可你不能就这样垮了,你死了,你爸妈就能活过来吗?你要是活着,还能经常来给他们扫扫墓,烧些纸钱,你要是死了,他们能得到什么?”

商徵羽好容易才止住哭,哽咽着说:“瓷瓷,对不起……小静……对不起……”

“算了,”林静握住她的手,“这个时候,谁会怪你?你自己好好的就行了,不然的话,你对得起谁?你爸妈在地下也不会安心!”

折腾了这一通,商徵羽像是想通了,决定回家去修养。

回到医院,洗漱了下,换上自己的衣服,让温雨瓷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给她办理完出院手续,温雨瓷和林静,一起把她送回家里。

打开家门,只看了一眼,商徵羽又是一阵痛哭。

温雨瓷和林静都很无奈,却也只能由着她。

这是个必经的过程,就像刮骨疗伤一样疼,只能期盼时间可以渐渐淡化她的伤痛。

看看时间,已经傍晚六点多,商徵羽想给温雨瓷和林静做点吃的,打开冰箱,很多东西都过期了。

在橱子里找出几袋方便面,她问温雨瓷和林静,“吃泡面行吗?”

温雨瓷和林静同时点头。

她煮了几包方便面,三人围桌吃了。

人就是这样,当你觉得你已经掉进绝境里,爬不出来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人生一点希望都没了。

可当你勇敢的迈出第一步,就会发现,其实,努力些,坚强些,前面还有无数种可能。

把碗筷收拾了,她对温雨瓷和林静说:“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谢谢你们!”

她冲二人深深鞠了一躬,温雨瓷扶起她,“徵羽,你有什么打算?回去上课吗?如果你想复学的话,以后的学费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替你交。”

“不了,”商徵羽摇头,“我不想再回去读书了,我想找份工作。”

以她现在的心境,就算再回到学校,也未必学的下去,倒不如找份工作,可以养活自己,也可以攒些钱,一点点把欠温雨瓷的帐还了。

温雨瓷拍拍她的手臂,“那你好好想想,有需要我的地方,再给我打电话。”

商徵羽点点头,把她和林静送出门外。

晚上,躺在顾少修怀里,她许久没说话。

顾少修敲了一会儿电脑,把电脑放在一边,揉她的头发,“怎么了?睡着了?”

“没有,”她仰脸看他,“我只是在想,当初,我幸亏遇到你……因为遇到了你,我爸爸才从昏迷中醒过来,不然的话,如今的我,和徵羽一样,无父无母,家只能叫房子,不能叫家,徵羽的悲痛,我感同身受,只是我比她幸运,我遇到了你,你拯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人生。”

“这是我的荣幸。”顾少修轻笑,低头吻她。

她眨眨眼睛,冲他温暖又俏皮的笑,“你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吗?”

“嗯?”顾少修注视她,“想什么?”

“我在想,你救活了我的爸爸,让我当牛做马报答你,我也是愿意的。”

“傻瓜!”顾少修笑着敲她额头一记,“这么漂亮又可爱的丫头,当牛做马多浪费?还是当老婆,物尽其用!”

“呸!”温雨瓷啐他,“你才是物!”

“你说自己是牛马就行,我比喻你是物就不行了?”

温雨瓷:“……好吧,当我没说!”

“当你没说不行,”顾少修关灯压上,“我现在,要物尽其用了……”

“我抗议!”温雨瓷狠狠咬他一口,“你这是侮辱!”

“哦,那算我失言,我让你说回来好了。”语气像好好先生,动作却像饿了几天的狼。

温雨瓷:“……”怎么觉得说回去也是她吃亏?

第二天,她从沉睡中醒来,难得顾少修还躺在身边。

她侧了个身看他,他也醒了,两人的眼睛对上,顾少修勾唇,“醒了?”

温雨瓷将掌心贴在他的脸上,“你怎么没去晨练?”

“看你最近瘦了,一会儿和你一起起床,带你去补补,”顾少修握住她的手,“你呀,这爱管闲事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觉得你这个做设计师的,比我这几家公司的BOSS还忙。”

“也不是我爱管闲事,是闲事总爱来找我,”温雨瓷说:“我和徵羽之间,虽然感情上不及小静和明欢亲厚,但我家出事时,她对我很好,现在她遇到了事,身边又没什么可靠的人可以,我没理由不管她。”

“你呀,”顾少修揉揉她的脑袋,“还睡吗?不睡我们起来吃饭去,我让麦琦给你熬了当归人参乌鸡汤,你看你,瘦的下巴像整过容的!”

“当归人参乌鸡汤?”温雨瓷闷笑,“这么补,你不怕我喝了会流鼻血?”

“流鼻血也不是喝汤喝的,是我身材太好了!”顾少修坐起身,唰的脱掉睡衣。

温雨瓷大笑,捶了他肩头几下,扑上去抱住他。

顾少修常年健身,身材自然是极好的,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让温雨瓷最满意的是,他身上不是那种看起来特别硬的肉块,而是十分匀称的肌理,摸上去很硬,看上去却很舒服。

他的皮肤也很好,不是女孩儿那种牛奶的丝白,而是一种很健康的白色,摸上去,手感丝毫不输女孩儿。

抱着他结实有力的身体,温雨瓷怦然心动,低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下。

看着自己咬出来的月牙儿,温雨瓷仰脸看他,“疼吗?”

顾少修宠溺看她,笑着摇头,“像是让猫儿舔了一下。”

温雨瓷又用力咬了一口,“疼吗?”

顾少修还是笑着摇头。

看着自己这次咬过的地方,颜色没有褪去,而是渐渐变成一圈儿青紫,温雨瓷知道,这次自己咬重了。

她在齿印上轻轻吻了下,抱紧他,脑袋枕在他肩膀上,“这是我的特权,我觉得自己好幸福!”

只有她,才有权利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迹。

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从身体,到灵魂。

顾少修笑,“被你一个有洁癖的人,咬了两次一整晚没洗过的身体,我也觉得自己好幸福!”

温雨瓷:“……”这男人,有时太杀风景了有没有?

不过,他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

虽然与顾少修相比,她绝对算不上有什么洁癖,但是,如果不是顾少修,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这一口,她是绝对咬不下去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