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36悲喜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36悲喜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长长叹了口气,“曾经看过一句话,除了回锅肉更香,什么再来一遍,都不会是以前那个滋味,我和我的前女友,刚好应了那句话。

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离我而去,已经成了扎在我心上的一根刺,稍有不顺心意的事情,那根刺立刻就会跳起来,提醒我,她曾经的背叛。

我们总是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们分分合合,吵了大半年,终于都累了,彻底分开……这时候,我想起了她……”

夙汀州看向身边的女人。

坐在她身边的女子,安静的像一副仕女图,眉眼清淡,目光迷茫,不眨眼珠的盯着对面香炉内升起来的袅袅青烟。

夙汀州看着女子,缓缓开口:“我开始想念她,或者说,自从我们分开,我从未停止过思念她。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忽然明白,我爱的人,其实一直是她。

在她面前,那种烦躁不安的情绪,不过是种自卑。

因为太喜欢,所以患得患失,总觉得自己在她眼中,不够美好,因此抗拒自己喜欢她这个事实。

自从她离开后,她夜夜入我的梦,我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

我开始发了疯的找她,后来我终于在一家医院,找到了她。

医生说,几个月前,她刚刚在医院生过一个孩子,但孩子是早产,身体不好,医生问我,有没有按时给孩子体检,孩子发育是否正常。

我一下懵了,算算时间,那个孩子是我的,我竟然在她怀孕的时候,和她分手,离开了她。

我很自责,请了最好的医生医治他,直到她从昏迷中醒来。

我迫切的询问她,孩子在哪里,可她那时,已经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他握着林早的手,怜惜的目光,描画林早的眉眼,“她不哭不闹,安安静静,可以自理,每天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漂漂亮亮,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与我交流。”

温雨瓷忍不住问:“这么多年,你们就是这么生活的?难道她就没和你说过一句话?”

“没有,”夙汀州摇头,潮湿了眼眶,“我时常想,这大概是我的报应,我太自私,太卑劣,所以,命运也毫不留情的惩罚了我,后来,因为公司发展需要,我的全家移民澳洲,我和她之间,平平静静过了这二十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我一直以为,这一生,我注定无子无孙,却没想到,我还能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转眼,目光落在夙辰脸上。

夙辰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淡定,淡淡说:“所以……我还是无法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被遗弃在路边,对吗?”

他神情清淡,心内,却早已翻江倒海。

父亲,母亲,对他来说,都是很遥远的字眼。

昨晚,顾少修与他长谈之后,他一夜没睡,睁眼到天亮。

他已经是成年人,不再渴望父母的庇护和疼爱,他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遗弃在路边。

是不是,他和谢云璟一样,是个不被人祝福的私生子。

还是和多年以前,他看过的某个故事一样,他的母亲是被坏人强爆,才勉强生下他,生下他之后又恨他,将他遗弃在路边。

他想过无数个可能,他这辈子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件事情。

如今,他终于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却还是没办法知道答案。

“不,”夙汀州看着他,轻轻摇头,“孩子,我派人多方查证过,他们说,你母亲很疼爱你,将你照看的很好,只是有一天晚上,你母亲趁你睡着,出去买东西时,被坏人盯上,拖到了暗巷里……”

“你说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夙辰,双手骤然在身边收紧,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孩子,你可以恨我,但不要怨恨你的母亲,”夙汀州含泪说:“她真的很爱恨爱你,只是,那晚之后,她的精神受了强烈的刺激,从警局出来后,一直精神恍惚,她当时,是租的房子,我千方百计找到她的邻居,探寻你的下落,她的邻居说,看着她抱着孩子出去,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而我,是在医院找到的她,找到她的时候,只有她自己,没有你……”

夙汀州悔恨交加的握住林早的手,目光凝着她苍白如雪的脸,“没人知道她抱着你离开租住的房子后,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遗失,她又为什么会昏倒在路边,被送进医院,这些年,我费了许许多多的人力物力调查这件事,却始终没人找到答案……”

他有看向夙辰,眼泪滑出眼眶,“天可怜见,终于让我们找到了你,你怨我恨我,都是我咎由自取,我毫无怨言,我只想告诉你,爸爸妈妈都很爱你,当年如果我知道你的存在,我一定不会放你妈妈离开,我会好好照顾你们,好好疼爱你们,丢了你,你妈妈如今变成这样,都是命运对我的惩罚……”

夙辰像是被抽空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般,一直坐的笔直的身体,渐渐委顿下去。

他眼珠转动,茫然的目光,落在林早的脸上。

这就是他的妈妈。

这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这就是他父母之间的故事。

为什么听起来那么遥远呢?

除了听到林早被坏人拖到暗巷那句话时,心脏狠狠疼了一下,就再也没什么其他感觉了。

这些年,他无数次想过,如果有天,他和父母重逢时,会是怎样的情景。

他设想过无数次,也许是热泪盈眶,也许是抱头痛哭,也许是大声指责,也许是悲痛抱怨,却没想过,会像是此刻这样平静。

爸爸妈妈,原本应该是世界上最亲切的字眼,可是,在他心目中,却远不如身边坐着的大哥,真实鲜活。

他在原地呆坐了许久,晃晃悠悠站起身,脸色苍白的看向顾少修,“修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顾少修点头,“让司机送你,自己不要开车。”

“是。”夙辰点了下头,再没看夙汀州和林早一眼,头也不回的开门离去。

夙汀州张张嘴巴,想要叫住他,声音却哑在嗓子里,终究没有叫出口。

顾少修说:“夙先生,不要介意,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他需要时间接受。”

夙汀州冲他点了点头,歪头看了会儿身边的林早,又扭回头看他,“顾少爷,如果可以,我想去拜祭一下令堂大人,当年如果不是她将我和早早的孩子带回顾家,他也许早已经……”

说到此处,夙汀州心中悸然,不敢再说下去。

顾少修轻笑,“夙先生是长辈,叫我少修即可,家母就葬在离这里不远处的凤凰山,如果她知道阿辰如今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她一定会代阿辰开心。”

“少修,”夙汀州有意与顾少修交好,亲切喊他的名字,“你是阿辰的大哥,也是他最尊敬的人,如果你不嫌弃,叫我一声叔叔,以后我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了。”

“好,夙叔叔,您放心,阿辰心软重感情,即便他一时想不通,但只要你肯花点耐心和时间,他一定会接受您。”

“谢谢,”夙汀州站起身,又扶着林早小心翼翼的站起,“那就麻烦少修引路,带我和早早去拜祭一下你的母亲,我和早早要当面向她拜谢,当年她救我们儿子的恩德!”

顾少修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派人开车,和夙汀州、林早,一起抵达凤凰山。

令顾少修没想到的是,夙汀州竟然在他母亲的墓前行了大礼。

他跪在顾念的墓碑前,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林早站在他身边,静静看着,神情淡如青烟,眉目安然,无喜无悲。

拜祭完顾念,顾少修命人将二人送到酒店,他和温雨瓷,回到顾家别墅。

洗去一身风尘,吃了点东西,顾少修去了夙辰房间看夙辰,温雨瓷躺在床上玩儿手机。

半个多小时后,顾少修推门进来,温雨瓷放下手机,抬头看他,“怎样?他情绪还好吗?”

“还好,”顾少修在她身边躺下,揽过她的身子用力亲了一口,“任谁知道这些,心里也不会好过,总需要一段时间接受。”

“再怎么说,他都比明阳强多了,”温雨瓷长长叹口气,“明阳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来让他捐肝,然后他就知道了他母亲是被他父亲气死的,再然后,就是他爹也服毒自杀了,这个世上,就只剩下一个和他同父异母,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妹妹了,你说,这世上还能有谁比他更惨吗?”

顾少修轻轻拍拍她,“好了,别再替明阳忧心了,他不是还有你吗?有你这个贴心的好妹妹,是他不幸之中的万幸!”

“嗯,”温雨瓷侧了侧身子,偎进他怀里,又是一身叹息,“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明阳和夙辰的身世,应了那句话,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世事无常,人心叵测,只有想不到,没有发生不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