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34另一件事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34另一件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谢云璟刚想说话,被嘴里的东西呛到,拼命咳嗽起来。

温雨瓷大笑,“看吧,连老天都看不过眼要收拾你了,让你再胡说八道,该!”

明阳连忙拿了饮料递给谢云璟,谢云璟喝了几口,在嘴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吃饭。

温雨瓷歪头看身边的明阳,“怎么样?累吗?还习惯吗?能坚持下来吗?”

明阳点头,“能!”

谢云璟撇嘴,“瞧瞧这差别待遇!刚刚凶的像母老虎,现在又温柔的像猫儿!我招你惹你了?你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好歹我也忙了一整天了好吗?我今天比明阳干的活还多呢好吗?不信你问明阳!”

明阳点头,端起酒杯,冲谢云璟举杯,“阿璟,这次多亏了你,我敬你一杯!我嘴拙,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我只能许诺,日后你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一定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这怎么说的?刚刚还家庭聚会呢,怎么一眨眼功夫变绿林好汉的聚会了?”谢云璟端起酒杯痞笑,“哥们儿别客气,咱们谁跟谁?有兄弟在,包你在云城横着走,谁敢给你使绊子,哥们儿挺你!”

谢云璟左手捶了自己肩头几下,右手举杯一口干了。

明阳也仰头,将杯中酒一口喝光,又满上,冲顾少修举杯,“少修,我也敬你!”

他实在不擅言辞,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表达自己此刻心中激荡的情感,将这第二杯酒,送到唇边,一饮而尽。

孟桥死后,留给他的,是无边无际的茫然和寂寞。

他不知道,在这世上,他还剩下什么。

他只能用超出身体负荷的工作麻痹自己,让自己像个陀螺一样,不停的转,不停地转,让塞满脑子的工作,取代那些迷茫和寂寞。

可今晚,一踏进客厅,看到明亮的灯光,闻到饭菜的香气,他忽然觉得温暖起来。

四个人,围桌而坐,桌上摆放的是温雨瓷亲手做的家常菜,耳边听着谢云璟没正经的痞笑和调侃,他空茫的心,一点一点溢满。

他忽然明白,他太苛求自己。

他自怨自艾,总是想,他没家了,没了妈妈,连那个不曾疼爱过他的爸爸都没了。

可此刻,看着身边人的笑脸,他忽然想通了。

这就是他的家,他们,都是他的家人。

他们都是这世上最可爱的人,一腔热血,一身赤城,只要他真心以对,他们,会是他永远的家人!

你一杯,我一杯,喝到最后,谢云璟和明阳都喝多了。

谢云璟闭着眼睛,拿着筷子,敲着桌沿,粗声粗气的唱江湖行,大气磅礴的歌词配上他潇洒不羁的豪气,听起来,竟颇有些荡气回肠的韵味。

听着听着,明阳也大声唱起来,温雨瓷笑着摇头,起身收拾碗筷,进厨房洗漱。

顾少修酒量大,喝的又少,还算清醒,帮她收拾餐具。

她站在盥洗台边洗刷碗筷,他斜倚在一边,含笑看她,“平时不是最讨厌我喝醉酒吗?怎么今晚不管他们了?”

“最近他们压力大,喝点酒,释放一下压力也不错,”温雨瓷低着头,冲洗着手中的瓷盘,“你不行,你喝醉了酒就发疯,会伤害到我切身的利益,所以我一定要看好你!”

“哦?”顾少修走到她身后,环住她的纤腰,下巴抵在她肩头,薄唇在她耳珠上厮磨,“我喝醉了酒,会怎么发疯?”

温雨瓷咯咯笑,撩了一串水珠,回头泼他,“你走开!你自己怎么发疯你自己知道!”

顾少修压在她身子上,压得她腰肢弯向身后,他结实有力的身体,紧贴着她的。

温雨瓷推他,“你够了,明阳和谢云璟还在外面呢!”

“有什么关系?”顾少修唇瓣摩挲她的唇,闭上眼睛,“老婆,我好想你!”

温雨瓷的心醉成一潭醇酒,不再推搡他,环住他的腰身,甜甜的笑,“你怎么了?昨晚不是已经折腾过半夜了,今天怎么还这么肉麻?”

“半夜怎么够?”顾少修亲她,“我想把你整个吞下去,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你够了!”温雨瓷被他哄的整个人都酥软了,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乖!再等我五分钟,我把这里收拾利索了,我们就回房休息。”

“等不了了!”顾少修弯腰将她抱进怀里,大步往外走,“不是有佣人吗?我老婆做饭是给他们献爱心,不是给他们当佣人的!”

顾少修将温雨瓷抱出厨房,完全不管谢云璟敲着桌子大笑,也不管明阳诧异的目光,直接把温雨瓷抱回卧房。

第二天,温雨瓷终于彻底弄明白了小别神新婚的意思。

不但甜蜜腻歪胜过新婚,那个男人的不知节制也胜过了新婚。

她记得那个男人说,过了蜜月期就会节制的,那她现在是不是在过第二个蜜月期?

她由衷觉得,那个男人这一次比第一次的蜜月期,更疯狂,更无度,真是够了!

她发誓,以后他去哪儿她都要跟着,一来不用饱受相思之苦,二来这小别胜新婚她真是消受不起啊消受不起!

两日后,夙汀州抵达云城,顾少修携温雨瓷亲自接机。

又三日,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夙辰是夙汀州的亲生骨肉。

云城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夙汀州拿着亲子鉴定书,泪流满面。

哭了许久,夙汀州擦干眼泪,抬眼看坐在他对面的顾少修:“我想见见他,可以吗?”

他回国已五日,顾少修始终没让他见夙辰。

“当然,”顾少修点头,“我在云城的事情已经办妥,明天要回景城,阿辰目前也在景城落脚,夙先生可愿移驾景城?”

夙汀州用力点头,“只要能让我见到他,去哪里都行!”

“好,”顾少修站起身,“明天我回景城,先安排一下,后天你和阿辰在景城应天茶馆见面,夙先生可有异议?”

“没有!”夙汀州也站起身,“我现在就安排他的母亲登机,后天,我带他的母亲一起见他!”

顾少修微愣,“阿辰的母亲还活着?”

“是,”夙汀州微微点头,“是我的错,没照顾好他们母子俩,虽然他母亲还活着,可是……”

夙汀州沉沉叹息,满脸苦涩,没再说下去。

顾少修浅浅一笑,“我相信很多事,夙先生更愿意亲口告诉阿辰,我不打扰了,告辞!”

顾少修带着温雨瓷离开,一出酒店,温雨瓷就问:“你怎么不问他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夙辰为什么会被人丢在路上?既然他和夙辰的妈妈现在还在一起,那他们两个,怎么会把儿子弄丢了?”

“问什么?不过是段伤心事,”顾少修牵着温雨瓷手,慢慢往前走,“见了阿辰,他总要把那些事情,原原本本告诉阿辰的,何必现在让他多说一遍?”

温雨瓷摇摇头,“你们男人真奇怪,一点好奇心都没有的,我就不行,如果是我,先从头到尾,问个清楚再说。”

“是啊,”顾少修浅笑,“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所以,你看报摊上买八卦杂志的,还有朋友圈里刷八卦消息的,永远都是你们女人!”

“怎么?瞧不起女人啊?”温雨瓷歪头看他,“瞧不起女人,今晚不要和女人一起睡,睡沙发去!”

“不是瞧不起,”顾少修笑着摸摸她的脸蛋儿,“是男人有男人的特质,女人有女人的特质,你自己想想,我要是拥有一身女人的特质,你还会喜欢我吗?”

温雨瓷噗嗤一声笑了,“嗯,我就是最佩服你的大将之风,挺好的!我全当追电视剧了,是好是坏,反正后天就大结局了。”

顾少修环住她的肩膀,目光悠然望着远方的朝阳,“会好的,我会看着你们,让你们每一个人,都好好地!”

“嗯,”温雨瓷点头,“管他夙辰的爹娘怎样,不管他们怎样,反正夙辰还有我们,还有这个家,不管夙汀州告诉我们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乖!”顾少修宠溺的揉她的脑袋,“娶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也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我也是,”温雨瓷全然不顾他们还站在大街上,偎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回想当初,她温洛寒逼得无路可走,一时冲动,走到他眼前,问他可愿娶她。

只是一时脑热做出的决定,却让她收获了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她爱顾少修,爱整个顾家,她会如他一样,好好守护他,也好好守护他们家中的每一个人!

第二天,他们回到景城。

当天,吃过晚饭,顾少修把夙辰叫进书房,单独和他谈了有关夙汀州的事情。

温雨瓷坐在客厅里吃苹果玩儿手机,兄弟俩在书房谈了大半个时辰,夙辰先从书房出来,神色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