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24怎么,你信不过我?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24怎么,你信不过我?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夙辰:“……”但凡有一点办法,他就不想和他这个嫂子说话,太虐了!真的!

温雨瓷笑,“夙辰,你知道小筝为什么和你冷战吗?”

“为什么?”这正是夙辰最想知道的。

“因为她吃醋了啊!”温雨瓷耸耸肩膀,“至于她为什么吃醋,你不会还要问我吧?”

“嫂子,你是说……你是说……”

“夙辰,”温雨瓷叹气,“我知道你笨,但是呢,人笨一点没有关系,听话就行了,你听我的,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送一束玫瑰给小筝,俗点没关系,写上你的大名就行了。”

“可是……”夙辰拧眉,“我怕这样死缠烂打,会让小筝困扰。”

温雨瓷继续叹气,“夙辰少爷,至少你要弄明白一件事,不喜欢的人天天送花,那才叫困扰,喜欢自己的人送给自己花,那叫甜蜜好吗?”

“是这样?”

“怎么?”温雨瓷挑眉,“你信不过我?”

“不是,我只是觉得……”

他话说了一半,一辆汽车急速驶进来,在他们不远处停下,温华筝推开副驾驶的门,蹦蹦跳跳下车,跑到温雨瓷跟前,挽住她的胳膊,“姐姐!”

“小筝,”温雨瓷含笑看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啊!”温华筝笑嘻嘻的晃着她的胳膊,“今天不是周末吗?我刚刚去看伯伯,伯伯说你从云城回来了,只不过来了这里,我们前后脚擦肩而过,我等不及想见你,就追到这里来了。”

“等不及想见我?”温雨瓷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夙辰,“你确定,你等不及想见的人是我?”

温华筝听出温雨瓷话中的意思,不依的晃晃温雨瓷的胳膊拉着长声叫:“姐……”

温雨瓷又瞥了夙辰一眼,“怎样?你有话和某人说没?如果没话,我可要走了。”

“我就是来找你的,才不是来找什么不相干的人!”温华筝嘴硬。

温雨瓷也不戳破,拉开汽车的门,“走吧,坐我的车,我带你去逛街。”

“好吔!”温华筝欢呼一声,抬脚刚要上车,又一辆汽车驶过来,在她们身前不远处停下。

几人同时朝那辆汽车看过去,车门打开,司徒凛然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迈步下车。

冷寒如雪的人,抱着一束艳红似火的玫瑰,极度违和。

像司徒凛然那样的男人,应该提剑走来才是,可他偏偏捧着一捧玫瑰。

艳红似火的玫瑰,很俗气的颜色,却是爱情最明确的代言人。

“哦,我忘了跟你说,”温雨瓷歪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夙辰,“小筝最近每天都能收到一束玫瑰,就像那一束一样。”

温雨瓷指了指,司徒凛然怀中的玫瑰。

夙辰:“……”

司徒凛然走到温华筝面前,将玫瑰递向温华筝,“小筝,要出去?”

“对,”温华筝低头看了眼玫瑰,咬了咬唇,轻声说:“司徒大哥,我很感谢你能喜欢我,这让我很感动,但是……很抱歉,我拿你当我哥哥一样,我对你……真的没感觉……”

“我明白,但是……”司徒凛然冷冷瞥了一眼夙辰,“我不会放弃!”

他抓住温华筝的胳膊,将玫瑰花塞进温华筝怀里,骤然转身,开车离去。

温华筝盯着怀中的玫瑰看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看向夙辰。

夙辰以为她有话说,朝前走了几步,“小筝……”

温华筝忽然抬手,狠狠推了他一把,“讨厌鬼!离我远点儿!烦死你了!”

狠狠推了夙辰一把,她转身跑掉,上了温雨瓷的汽车,夙辰一头雾水,张口结舌。

温雨瓷掩唇笑咳了几声,看着夙辰,眼中尽是戏谑的笑意,“讨厌鬼!离我远点儿!明明喜欢我,就是不表白,连个礼物都不送,烦死你了!”

温华筝满脸通红,不满的回头嗔叫:“姐!你说什么呢?”

“我?”温雨瓷笑着回眸看她,“我在说实话啊!”

温华筝:“……姐姐你欺负人,不理你了!”

温华筝满脸羞红,伸手想关车门,夙辰紧走几步,将车门按住,“小筝?”

“你干什么?”被温雨瓷说破心事,温华筝又羞又囧,目光游移,不敢看夙辰的眼睛。

“小筝,”夙辰低头,从自己左手腕上,褪下一条手腕,“你知道,我是孤儿,我是被念姨,从路边捡回来的,念姨捡我回来的时候,除了衣服,我身上,只有这条手链,这是这世上,唯一真正属于我的东西,我想把它送给你……”

“你……”低头看向夙辰手中的手链,温华筝心跳忽然加速,一张俏脸,更加嫣红。

夙辰拿过温华筝的手,把手链戴上温华筝纤白的玉腕,摩挲了几下,“不是很贵重,希望你不要嫌弃。”

温华筝将手腕从他手中抽回去,右手攥住左手的手腕,红着脸招呼温雨瓷,“姐姐,你还等什么?还走不走啦?我都等急了!”

“好好好,马上走。”温雨瓷笑着上车。

夙辰站在原地,注视着温雨瓷开车离去,谢云璟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小美人走了?”

夙辰回头,白了他一眼。

谢云璟摇头叹息,“报应啊报应!你看,我对咱们嫂子好,她的闺蜜上赶着追求我,你对她不好,报应就来了,她弄个小美人儿来惩治你,现在虐心,以后虐身,有你好受!”

“闭嘴!”夙辰狠狠瞪他。

谢云璟耸耸肩膀,转身欲走,夙辰忽然问:“阿璟,你说,怎么才能让一个女孩儿,像我喜欢她那样喜欢我?”

“这还不简单?”谢云璟一脸轻松,“哄女孩儿嘛,无非就那几招,送鲜花巧克力衣服首饰,放烟花看星星,烛光晚餐后趁着月色散散步,我和你说,现在少爷我有了欢儿,收心了,不然的话,那个小美人儿,我分分钟拿下!”

“你说什么?”夙辰挑眉,冷眼看他,“你再说一遍试试!”

“不说了!”谢云璟嬉笑,“凭什么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你让我说,我就偏不说!”

夙辰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转身想走,谢云璟将手搭在他肩上,“辰哥,别人教的法子,治标不治本,你自己不从过去走出来,谁也帮不了你,很多时候,人要学着,自己放过自己,只有你自己真正把过去放下了,才有资格爱与被爱。”

他拍拍夙辰的肩膀,晃晃悠悠的走了。

夙辰呆怔在原地,一时动弹不得。

与水晶之间的恩怨纠葛,磨光了他对爱情所有憧憬和热情。

他期待爱与被爱,可又怕终有一日,眼前火红的玫瑰会失去颜色,又像上次一样,凋零为满地的枯枝败叶。

谢云璟说的没错。

他一直将自己包裹在厚重的壳里,不肯主动朝前迈步。

怕受伤,怕失望,怕眼前美好的一切,犹如漫天烟花,短暂的绚烂后,便会化为灰烬。

可是,不去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

如果不去勇敢的试一试,他连烟花绚烂盛放的那一刻都看不到。

连一瞬都得不到,又何来永远?

想到这里,他豁然开朗,像是一下子卸下了什么重负,一身轻松。

计较太多,就是失了初心。

可那个美好的女孩儿,值得他初心以待。

他长长吁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精心挑选一些食材,煲了一锅汤,然后上楼,刮刮胡子,洗了洗澡,换上一身新衣服。

镜子里的男人,五官英俊,精神抖擞,漆黑的眼睛中,一团宝石般的光彩。

这样的男人,才是配得起温华筝的夙辰,而不是那个被爱情消磨光了所有热情和激情的男人。

他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下楼将汤盛进保温桶,开车出门。

路上,他给温雨瓷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和温华筝已经回了温家别墅。

他把车开到温家别墅门口,把温华筝叫了出来。

温华筝跑到他面前,奇怪的看着他手中的保温桶,“这是什么?”

“我给你煲的汤,”夙辰将保温桶递过去,“我惹你生气了,这是祛火的。”

温华筝的俏脸浮起一抹嫣红,“无缘无故的,送我这个干什么?”

“小筝……”夙辰垂眸,看到他的手链系在温华筝皓白的腕上,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下,他忽然上前几步,用力将温华筝揽入怀中,“我喜欢你!”

他低头,脸颊紧贴着温华筝柔软的发,“小筝,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温华筝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脸红心跳。

温雨瓷说的对,她对夙辰,早就动心了。

只不过,夙辰是根木头,不解风情,木讷的要命,又不会哄人,她自有她的矜持,夙辰不主动,她也站在原地不动。

而且,夙辰和水晶的过去,始终让她忌惮。

她有情感洁癖,她想象中最完美的爱情,是她与她的他,是初恋,彼此之间都是对方的第一次。

可夙辰,曾有过水晶。

而且,他曾为水晶付出那么多,可见确实深爱过。

万一有天,水晶回头来找他,他再动摇了怎么办?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