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22你什么意思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22你什么意思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他盯着孟真的脸看了半晌,将白色的床单,扯过他的头顶,无力的挥了挥手臂。

护士冲他点点头,推着孟真离开,他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转过身,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明阳。

明阳的脸色依然很差,双膝上盖着一张毯子,漆黑清澈的眼睛如一汪清泉,静静凝望着他。

那个发起怒来刺目的如同灼灼烈焰的女孩儿,站在轮椅后面,一脸防备的盯着他。

“小夕,”他走到明阳面前,在他膝边蹲下,手掌搭在他的膝盖上,仰着脸,苦涩的目光凝着明阳的脸,“对不起,小夕,相信我,欠你的,我都会还给你!”

“还给我?”明阳低笑了声,“我的外公,我的妈妈,我孤单寂寞的童年,我卑微苦痛的成长,你要怎么把他们还给我?”

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利剑,插在孟桥的心上。

是的,他拿什么还?

别人家的孩子,都在温暖幸福的家庭中成长,有慈爱宠溺的母亲,有严厉却呵护的父亲。

他呢?

他给了他的小夕什么?

他的眼睛酸涩的厉害,眼泪止不住的滑出眼眶。

他身子前倾,跪坐在地上,双手抱住明阳,“小夕,让爸爸抱抱……最后一次,让爸爸抱抱。”

明阳不动,没有推开他,冰冷漠然的身体,却丝毫没有因为被久别重逢的父亲拥抱,而快乐欣喜的意味。

孟桥知道,他有今天,完全是自作自受。

他只能说对不起,连原谅我这三个字,都没资格说出口。

他用力抱了明阳一下,猛地站起身,擦了把脸,绕过明阳往前走。

走了几步,他倏地停住脚步,回身对温雨瓷说:“温小姐,谢谢你对小夕的维护,我很感激你,他身边能有你这样的姑娘,是他的幸运,谢谢你!”

他冲温雨瓷深深鞠了一躬,转过身,大步离去。

明阳身子后倚,倚靠在靠背上,虚弱的闭上眼睛。

温雨瓷绕过轮椅,在他身前蹲下,双手握住他的双臂,“明阳,别伤心,你还有我啊!你还有我,还有爸爸,还有麦琦、顾远修、夙辰、谢云璟,他们都是你的家人,以后的人生还很长,你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明阳睁开眼,扯了扯嘴角,伸手摸了下她漆黑柔顺的发。

是的,还好他还有她。

他是不幸的,却也是幸运的。

这十一年,她无私的陪伴他,照顾他。

如果没有她,他早已暴尸荒野,尸骨无存了。

至于好日子……

他好想他的外公和妈妈啊,这辈子,他还会有什么好日子吗?

又在医院住了一周,经过樊清予的批准,温雨瓷带着明阳出院。

回到温家别墅,明阳好好泡了个澡,温雨瓷特地给他从里到外,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服,代表着他与过去诀别,开始他的新生。

孟真死了,孟桥再没露面,明阳不提,温雨瓷也不会提起,就仿佛孟桥这个人,从没出现过。

明阳出院,变成了心智正常的男人,温家上下喜气洋洋,温雄尤其高兴,吩咐厨房多做饭菜,中午他要和明阳喝几杯。

明阳出院第二天,温雨瓷接到了孟桥的电话。

孟桥说,他在云城云顶山,明阳母亲的墓前,想见明阳最后一面。

听到最后一面四个字,温雨瓷心里一沉,冷声说:“孟桥,你别乱来,你欠了明阳那么多,别想一死了之!死算什么本事?你应该好好想一想,该怎么补偿明阳才对!”

“来不及了,”孟桥声音苦涩,“温小姐,我知道,我欠小夕太多了,这辈子,我还不清了,下辈子,我给他们母子当牛做马,赎我今生的罪孽,温小姐,拜托你,让小夕来见我最后一面,让我最后再看他一眼,这辈子,我再无所求了!”

温雨瓷皱眉,“什么叫来不及了?你做了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要问了,温小姐,”孟桥哀求,“看在我终究是小夕生身父亲的份儿上,拜托温小姐,带他来看我一面,好不好?”

温雨瓷吁了口气,“好吧。”

“谢谢你,温小姐,云城云顶山,山顶墓地,我等你们。”

孟桥再三道谢后,挂断电话。

温雨瓷拿着手机,愣了会儿神,轻轻吐了口气,出门去了明阳的卧房。

敲门进去,把孟桥的话和明阳说了,纤手搭在他的肩上,“明阳,我们去见他一面吧,好不好?”

孟桥口中的最后一面,让温雨瓷有些不好的联想,她怕明阳不去,会留下一生的遗憾。

明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温雨瓷开车,两人去了云城,云顶山。

云顶山在云城郊外,位置虽然偏僻,环境却极好。

青山绿水,虫鸟啾啾,走在其中,心都静了许多。

两人爬到山顶,明阳记得母亲墓碑的位置,很轻易就找到了孟桥。

孟桥跪坐在明阳母亲的墓碑前,几日没见,头顶上多了许多花白的头发,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墓碑前,洁白的百合已经有些打蔫,墓碑前的香炉里,香灰已经堆的落在了香炉外面,可见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凄然的目光,落在明阳脸上。

“小夕……”他张开干裂的唇,冲明阳伸手,“到爸爸这儿来,让爸爸抱抱你。”

明阳在他身后一两米处停住脚步,站着不动。

他咧了咧嘴,目光空茫,像是落在了明阳脸上,又像是落在了不知名的远方,“小夕,我知道,你恨我,从你记事起,我就不是个好父亲,虽然从来没打骂过你,但也从来没关心过你,可是,你肯定早就忘记了,爸爸也曾疼爱过你,你八个月时发高烧,爸爸半夜两点起床,开车载你去医院,护士给你打针,你哭的喘不过气,爸爸不忍心看,你在屋里哭,爸爸偷偷躲在走廊里掉眼泪……”

他喘了口气,眼里浮现泪光,“如果你没有沈昭慧,如果没有那张亲子鉴定的纸,爸爸会是世上最好的爸爸,你不知道,爸爸有多爱你妈妈,多么爱你,为了你们,哪怕是让爸爸立刻去死,爸爸也甘之如饴,可是……可是……”

“可是,你却逼死了妈妈,还派了人去杀我!”明阳冷冷说:“如果不是瓷瓷,我已经死了,你不会发现那张亲子鉴定是假的,不会发现我其实就是你亲生儿子,我妈妈会含冤九泉,我会死无全尸!”

“是,这是报应,是报应,”他仰头,看着明阳的脸,神情凄然到不能自持,“沈昭慧已经死了,我给你妈妈报仇了,我也会死,我要去地下向你妈妈认罪,小夕,等我死了,你就别再恨我,留在温小姐身边,快快乐乐的过日子,遗嘱我已经留给了律师,孟氏全都留给你,我所有的财产,所有的钱,全都留给你,律师是你妈妈的朋友,看到那份遗嘱时,他很开心很开心,你放心,爸爸从杨家夺走的,现在全都还给你、全都还给你……”

他神情开始有些恍惚,语无伦次。

温雨瓷情不自禁往前走了一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沈昭慧已经死了?什么叫你也会死?你把话说清楚!”

“沈昭慧已经死了,我杀了她,”说这句话时,孟桥的表情竟然十分平静,“这个时间,佣人应该发现她的尸体了,佣人会报警,警察会来抓我,可是没用了,来不及了,我不会进监狱,因为我要去地下,去陪素云……”

他转过身,膝行几步,抱住杨素云的墓碑,脸颊贴在墓碑上,厮磨冰冷的墓碑,“她一个人在地下,孤单太久了,她一定想我了,我要去陪她、去陪她……”

他闭上眼睛,声音渐渐低缓,苍白的唇边,缓慢的溢出鲜艳的血丝。

“服毒?”温雨瓷猛地冲过去,在他身前蹲下,晃他的胳膊,“你是不是服毒了?你怎么这么傻?我叫救护车!”

“没用了……”孟桥睁开眼睛,挑着带血的唇笑,“我算好时间了,看到你们走过来,我才把药塞进嘴里,现在就算神仙来了,也没办法阻止我去见素云……”

“为什么?”温雨瓷愤怒的猛的推他一下,“你凭什么死?你死了,谁来补偿明阳?谁去弥补你犯下的那些过错?你知不知道,他不想你死,他想你活着,疼爱他,支撑他,保护他,他想要家,要亲人,不想要你冰冷的尸体,冷冰冰的墓碑,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也许吧?”孟桥动动身子,后背倚在墓碑上,仰脸看向远天,“下辈子吧,下辈子,希望我们还做父子,我疼他一辈子,这辈子,我要去陪素云了,我好想她、好想她,这些年,我几乎天天梦到她……谁也不知道,当年,我进孟氏,第一眼,我就爱上了她,她温柔,漂亮,她冲我笑时,我暗暗想,只要她能一直这样笑着,让我为她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可是后来,后来,我为什么就变了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