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16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16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明阳又问:“你知道我是怎么受伤的吗?”

温雨瓷摇头,“不知道。”

明阳苦涩的垂下眼眸,“我怀疑,我是被我爸和我继母暗害……”

温雨瓷愣了下,下意识反驳,“这不可能!”

虎毒不食子,即便继母有可能害他,他亲生父亲又怎么会……

明阳疲惫的闭着眼睛,哑声说:“瓷瓷,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我……”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温雨瓷见他脸色憋的通红,一连串咳嗽怎么也止不住, 急的她用力拍他的后背,“算了,你先把身体养好,那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他咳了好久才勉强止住咳嗽,温雨瓷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喝了一些,扶他躺下,“乖,我看着你,你睡会儿,不管什么事情,都没你的身体重要,我们先把身体养好,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明阳也觉得身体疲累至极,听话的闭上眼,时间不长就昏昏沉沉睡过去。

温雨瓷在他身边守了一会儿,听他呼吸匀称,睡的很沉稳,悄然起身,出门去找樊清予。

她想多了解点有关孟桥的情况,只可惜,樊清予不在,打他的手机,也无人接听。

这位樊大专家是最傲娇的,他不想让人找到的时候,谁也别想找到他。

温雨瓷没找到人,出门买了些东西,又到樊清予的办公室转了一圈,依然没人,无奈之下,只能回到明阳的病房。

脑袋里乱糟糟的,想的头疼。

明阳还没醒,她又在明阳床边坐了一会儿,还是心神不宁,干脆拿着手机到了里间,给谢云璟打电话。

谢云璟的电话很快接通了,“嫂子?”

“是,谢云璟,你帮我个忙,”温雨瓷小声说:“你找个可靠的人,帮我查查孟桥的底,我想要份他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谢云璟疑惑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算是吧,”温雨瓷说:“我听明阳的口气,好像和他爹关系不太好。”

“好,你等着,包在我身上,保证又快又准!”

准不准,温雨瓷不知道,但的确很快。

一个小时后,温雨瓷接到一份孟桥的简单资料,然后有关孟桥和孟家的资料,一份接一份的传到她的邮箱里。

明阳还在沉睡,温雨瓷窝在沙发里,研究孟桥的资料。

孟桥,男,五十三岁,云城知名富商,妻子杨素云,是云城名媛,与孟桥育有一子,名唤孟夕。

孟夕八岁时,杨素云因病去世,半年后,孟桥再娶,继室王友玲。

王友玲带进孟家一子,名唤孟真,当年五岁。

据查证,孟真是孟桥与王友玲的私生子。

孟桥与王友玲婚后又育有一女,名唤孟娇。

孟桥与原配杨素云,夫妻之间感情淡漠。

孟夕十五岁时,带一保镖,前往凤凰山祭拜葬在凤凰山上的外公外婆。

孟夕于那天失踪,其后资料空白。

孟桥第二子孟真,放荡形骸,品行不端,两个月前,与人打架斗殴,肝脏破裂,于三日前,找到知名专家樊清予,将其子转入樊清予手下治疗。

孟桥之女孟娇,娇生惯养,跋扈任性,品行不端。

再往下看,就是介绍的孟家的资产以及孟桥的在云城的权势、地位、以及人际关系。

温雨瓷粗略看了一遍,总结成一句话来说,就是孟家很有钱,非常有钱,如果明阳不是流落在外,那么现在明阳也是云城叱咤风云的豪门少爷。

还有一点,孟桥和徐承志一样,是靠岳父起家。

杨素云的父亲,也就是明阳的外公,原本是景城名流,明阳外公成年后,逐渐把资产移往云城,并且在云城站稳脚跟,成为云城当地,数一数二的富户。

明阳的父亲孟桥,原本是明阳母亲杨素云的助理,两人不知道是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还是怎样,杨素云放弃许多追求她的豪门公子,选择了出门寒门的孟桥,令许多人跌破眼镜。

婚后,杨素云很快怀孕,将公司的权利逐渐交给孟桥,自己在家中养胎。

几月后,生下长子孟夕。

三年后,杨素云的父亲病逝,杨家的公司由孟桥接手。

孟夕八岁时,杨素云因病去世。

杨素云去世第二年,孟桥将杨家公司全面清洗,改杨氏为孟氏。

孟夕十五岁时,神秘失踪,孟家封锁消息,没有媒体报道,没有立案侦查。

温雨瓷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扔在一边,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顾少修说的没错。

家庭幸福的孩子,全都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被抛弃在路边的,身上怎么可能没什么心酸的故事?

可是,这样的故事,依旧是她不愿意接受的。

她多希望,她的明阳,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多年前的生死未卜,只是一场意外。

多年之后,他的父亲听闻他尚在人世的消息,父子重逢,欣喜若狂。

可从资料上看,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明阳的父亲孟桥,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温雨瓷烦躁的闭上眼睛,倚在沙发的椅背上,脑袋里一团乱麻。

这时候,好希望顾少修能陪在她身边,陪她说说话,给她出出主意。

好想他。

真的好想他。

明阳昏昏沉沉睡了一夜,第二天,精神好了一些。

温雨瓷陪他说了会儿话,一上午很快过去,吃过午饭,趁明阳午休的时间,她回家拿些换洗衣服。

回到温家别墅,洗澡换了衣服,陪了温雄一会儿,她开车往回走,顺便在路上买了些东西。

她拎着东西走到门边,推门往里走,一条腿刚迈进去,随着一声怒吼,一个东西猛的擦着她的额头飞过去,砸在她身后的墙上。

“滚!我不是说了吗?让你滚!我这辈子……”明阳吼道一半,看到走进来的人是温雨瓷,一下愣住。

暴怒之下,他随手抓过身边的水杯扔了过去,水杯的杯沿贴着温雨瓷额头飞过,留下一道刺目的血痕。

“瓷……瓷瓷……”明阳因暴怒而通红的脸色,一下变得雪白。

温雨瓷看着明阳,脑海中来来回回都是他血红着眼睛,额筋蹦起,睚眦欲裂的模样。

那不是她认识的明阳。

她心里一阵发慌,扔了东西,转身就走。

“瓷瓷!”明阳挣扎着下床,踉踉跄跄追过去。

温雨瓷走的很快,明阳费了好大力气才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瓷瓷,你别生气,我不知道是你,我……”

温雨瓷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她不是生气。

她没有生气。

她只是很伤心。

她想象中的明阳,不是这样的。

他眼中的痛苦、仇恨、暴怒,那样那样的明显,像一把尖刀,狠狠狠狠的刺入她的心脏。

她心目中的明阳,不是这样。

她的明阳,应该忠厚、温暖、明亮。

可刚刚她看到的,分明是一个被仇恨染红了眼睛,浑身染血的魔。

她说不出的伤心,说不出的难过。

如果清醒让他这样痛苦,那还不如像以前那样。

虽然糊涂懵懂,至少简单快乐。

“瓷瓷……瓷瓷……”明阳叫了她几声,见她不应,纤细的身体微微哆嗦着,以为她在伤心生气,双腿一软,竟在她身后跪了下去,“瓷瓷,我给你道歉,我发誓,我不是对你,我……”

温雨瓷意识到什么,骤然回头,看到他跪在自己脚下,猛的回身,跪坐在他对面,用力抱住他,“明阳,你这是干什么?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对我,我只是很伤心、很伤心……”

“瓷瓷……瓷瓷……”明阳痛苦的紧紧拥抱她,闭着眼睛,喃喃叫她的名字。

“明阳……”温雨瓷将他从地上扶起,搀扶着他,“我们回屋再说。”

这样一折腾,明阳的身体看起来更加虚弱,温雨瓷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搀扶到床上,扶他倚在床头,给他倒了杯温水,“我是太冲动了,可你怎么也那么傻……”

明阳低下头,喝了几口水,闭上眼睛,“看你转身走了,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

“我又没惹你,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扔我,我生什么气?我就是看你刚刚那副样子,觉得特别伤心。”特别伤心,特别心疼,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她……不想要那样的明阳。

“瓷瓷……”明阳似乎失去了其他的语言能力,翻来覆去,只是叫着她的名字。

温雨瓷在他床边坐下,握住他的手,“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明阳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的说:“孟桥……孟桥刚刚来过了。”

温雨瓷怔了下。

他竟然直接称呼他自己父亲的名字,他叫那个男人孟桥,而不是爸爸。

明阳转眼看她,目光凄苦,“瓷瓷,你知道他来找我干什么吗?”

看着他气苦到像是随时都要落泪的神情,温雨瓷的心脏一点点紧缩,“他说什么?”

“他让我,给孟真做肝移植!”明阳气的浑身发抖,“他闯进来,什么都没说,拿了一纸协议,让我签字,给孟真做肝脏移植!”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