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卷 : 511你胡说,不可能!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一十一卷 : 511你胡说,不可能!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不是那个意思,”顾少修低笑,“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顾少修又有家了。”

“嗯,我懂,”温雨瓷更深的偎进他怀里,“我也是,从今以后我们两个人,都有家了。”

“乖!”顾少修伸手关灯,一下一下,怜惜吻她。

虽然今晚已经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但是洞房花烛夜,给了他们许多新鲜的刺激和感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改变,可在两个人心里,都分明的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与以前不同了。

更深了些、更浓了些,彼此之间,已经渗入对方的血液和骨髓,今生今世,再不会分开了。

婚礼第二天,按照京城当地的习俗,顾少修带着温雨瓷飞抵景城,去拜祭他的母亲顾念。

两人买了一大捧百合,步行上山,将百合放在顾念墓前,两人并肩跪在顾念的坟前,给顾念磕头。

徐延杰被捕,正式立案,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尹美慧惨死,徐延杰被抓,徐承志原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雪上加霜,一下病倒在床,连顾少修的婚礼,都没能参加。

顾少修静静注视着墓碑上顾念的照片,凝视半晌,又重重磕了几个响头,扶着温雨瓷站起来,“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顾少修脱下外套,裹在温雨瓷肩上,环着温雨瓷的肩膀下山。

按照景城习俗,新娘结婚后,第三天回门时才能回娘家,下山后,温雨瓷没回温家别墅,又和顾少修一起,飞回京城。

飞机刚刚落地,顾少修接到一个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挂断电话,轻轻吁了口气,偏头看身边的温雨瓷,“父亲的情形不太好,我去医院看看他。”

温雨瓷握住他的手,“我陪你。”

这会儿,她还没从拜祭顾少修母亲的那种伤感沉静的心情中缓过劲儿来,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他分开。

顾少修沉吟了下,点头,“好!”

两人赶到医院,徐承志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面容看起来又苍老了许多。

顾少修走过去,轻声叫:“父亲!”

徐承志睁开眼睛,“少修,你来了。”

“是,父亲,”顾少修见他想起身,拿过一个抱枕,垫在他的身后,“您觉得好点了没?”

“好?”徐承志苦笑,“哪里会好?”

“我来时问过医生,医生说,父亲的病,只要静心休养,没有大碍。”顾少修缓声安慰。

“静心休养?”徐承志又是一声苦笑,“只要想到延杰随时有可能会判死刑,我又怎么能静心休养?”

顾少修拿过水果刀,坐在他床边,给他削水果,眼眸微微垂着,专注着看着手指间又红又大的苹果,没有做声。

徐承志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转眼看屋顶,沉沉叹气,“少修,你说,我有今天,是不是都是报应?”

他背叛了他的结发妻子,害他的结发妻子,郁郁而终。

他得到了什么?

尹美慧确实很美很媚,活色生香,令他情迷不已,可想到她的背叛,想到她外面养着的男人,想到死去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的骨肉的徐延冲,每想一次心里就痛一下,每一下的疼痛都不亚于一柄钢刀狠狠的插在心脏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痛的那样分明。

还有徐延杰。

不管徐延杰怎样对他,那都是他的种,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儿子,可他却一次又一次想害死他这个父亲,如今更是深陷囹圄,随时有性命之忧。

最可悲的事,他竟狠不下心不管他的生死,不能眼睁睁看他自生自灭。

他活在这世上一辈子,徐延杰已经是他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他不想看他死,他也不能看他死。

顾少修静静削着苹果,仿佛没听到他的声音,拿着水果刀的手,又静又稳。

“少修,”徐承志叫了顾少修一声,从身边拿过一叠资料,“我知道,倾城国际,如今大部分已经在你掌控之中,你把倾城国际,经营的也很好,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只想颐养天年,公司的事情我不想再管,这是倾城国际所有的核心资料和机密文件,我全都交给你,我只希望你……”

他的话没说完,被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他皱了皱眉,把资料放在膝上,拿起电话,“喂?……你说什么?”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猛的坐直了身体,大吼起来,“你胡说!不可能!不可能!你胡说……”

他爆吼一声,猛的将手机狠狠砸在对面墙上,指着顾少修,“你……你……”

他的手指剧烈哆嗦着,忽然猛的低头,捂住心口,身体剧烈痉挛,瘫倒在床。

“父亲?”顾少修倾过身子去扶他,温雨瓷用最快的速度按响床头铃。

片刻之后,大群的医生护士涌入病房,为徐承志急救。

顾少修和温雨瓷被护士客气的劝到了门外,两人隔着病房的玻璃窗,看着病房里一阵人仰马翻的急救。

十几分钟后,一个医生开门走出来,摘下口罩,十分歉意的说:“我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顾少修的眼睛始终盯着病房内徐承志一动不动的身体,一动不动。

医生叹口气,垂头走了。

温雨瓷陪着顾少修站了一会儿,握住他的手,“进去看看吧。”

顾少修似乎从冰冻中回过神,和温雨瓷一起走到徐承志床前。

徐承志的脸上已经蒙上白色的床单,顾少修将床单轻轻掀开,露出徐承志苍老的面容。

他曾恨过他,尤其是当母亲孤零零一人躺在病床上,消瘦的身体仿佛可以清晰的看到每根骨头,而徐承志却在外面和女人翻云覆雨,咒骂母亲命太长的时候,他恨不得狠狠一刀捅死他。

可是此刻,看他闭着眼睛,冷冰冰躺在床上,那些恨意,不知不觉间便消弭无痕了。

不管怎样,毕竟是他的生身父亲,人死如灯灭,有什么仇怨,此时也不想再去计较了。

过了会儿,顾少修的手机响了。

温雨瓷见他站着不动,没有接电话的意思,从他身上摸出手机,划开接听键。

她自报家门后,对方告诉她一个消息,徐延杰与同监房的人发生争斗,被那人活活打死。

温雨瓷想到徐延杰死前接的那通电话,得到的大概就是这个消息。

她挂断电话,仰脸看顾少修,“徐延杰死了,和同监房的人斗殴,被那人失手打死。”

“嗯,”顾少修淡淡应了声,想到徐承志死前哆嗦着手指指着他,愤怒的说“你”,大概误会,徐延杰是他杀的。

“不是我做的。”他轻声解释。

“我知道。”温雨瓷握住他的手。

顾少修侧身抱住她,“我怕你误会。”

温雨瓷反手拥抱他,“我不会。”

顾少修低头轻轻吻了下她,没再说话。

徐承志和徐延杰死于同一天,顾少修要操持他们的葬礼,第二天没办法陪温雨瓷回门。

好在温雄从不在意这些俗礼,嘱咐温雨瓷这几天要好好照顾顾少修,等顾少修情绪好些,再回景城看他。

徐承志和徐延杰下葬后,一切归于平静。

大概是太过劳累,休息不好,再加上心情沉郁,顾少修染上风寒,大病了一场,高烧不退,剧烈咳嗽,险些并发肺炎,输了五天液体才逐渐退烧。

温雨瓷寸步不离得守着,每天汤药补品,源源不断,无微不至,悉心照料。

好容易等顾少修身体痊愈,带温雨瓷回到景城看望了温雄。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拿着画册商量去哪儿度蜜月。

一本画册没翻完,顾少修手机响了,和对方聊了几句之后,他挂断电话,有些郁闷的捏捏眉心,然后无奈的偏头看看温雨瓷,“我们的蜜月怕是要再推后。”

“没关系,”温雨瓷笑笑,“是代旭?”

刚刚顾少修接电话没避讳她,她听懂一些,好像是代旭在海外新投资的项目出现了问题,一时拿不出主意,找顾少修商量。

“是,”顾少修抓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叹息了一声,“代旭在澳洲新上的项目出了问题,明天我要陪他过去看看,看一下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他这次在澳洲几乎投进了代家一半的身家,若是出了纰漏,不说倾家荡产,也得伤筋动骨,我必须帮他一把。”

“朋友之间,本该这样,”温雨瓷轻笑着说:“你尽管去,我们的蜜月,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乖!”顾少修揉揉她的头发,轻叹一声,“真是多事之秋,我们的婚礼明明是挑的黄道吉日,怎么会出这么多事。”

温雨瓷笑笑,将他的手掌抓到唇边亲了亲,“这样才好,最起码,我们结婚了,这是天大的好事,你心里再不痛快,想想这件事,心情也会好点,对不对?”

“好吧,”顾少修轻叹,捏捏她的脸蛋儿,“也只能如此了,你乖乖在家等我,等代家的事情办好了,老公回来,好好补偿你。”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