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 492你要害你唯一的弟弟去死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十卷 : 492你要害你唯一的弟弟去死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那是她从西藏游玩时买回来的,小巧精致,爱不释手,一直放在桌边的抽屉里。

她扔掉刀鞘,反手将藏刀横在自己脖子上,紧盯着温洛寒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冲着他怒吼:“滚出去!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碰一根手指!”

温洛寒自己也难受的厉害,但见到眼前这一幕,心脏紧张的几乎停跳了,他慌张的举起双手,往后退了几步,眼中是痛悔交织的神色,“瓷瓷,你别激动,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吃饱饭原本在沙发上陪爸爸聊天,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就在你的卧室里……我不会碰你一根手指,你冷静……冷静……”

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身形趔趄,踉踉跄跄,显然和温雨瓷被下了相同的药,手脚都使不上力,但他的症状要比温雨瓷略轻一些。

至少他可以活动,温雨瓷的双腿双脚却像瘫痪了一般,完全使不上力气。

温洛寒一边解释,一边往后退,一直退到门边,他伸手去开门,开了几次,房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他用力敲门,门外无人应答,他掏出手机,给沈澈打电话。

他不傻。

相反的,他不但不傻,而且十分聪明。

这里是温家别墅,温雄不会这样算计自己最宝贝的女儿,所以,能做手脚的只有一个人,他的大哥沈澈。

电话很快接起,沈澈有些意外,“洛寒?”

听他的语气,像是在惊讶这时候,温洛寒竟然还有心情和时间给他打电话。

按照他的计划,温洛寒现在不是应该已经和温雨瓷颠鸾倒凤了吗?

“大哥,开门。”温洛寒咬牙切齿道。

沈澈更加惊讶,“这么快?”

温洛寒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你先开门!”

沈澈沉默了会儿,“好!”

片刻后,房门被打开,沈澈走了进来。

见两人都衣衫完好,没有任何**过的痕迹,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洛寒,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好好把握?”

“大哥!”温洛寒压抑着声音怒喝:“你怎么能这样做?”

温雨瓷却问:“沈澈,我爸爸呢?你如果敢伤害我爸爸,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放心,”沈澈耸耸肩,“你爸爸是我弟弟未来的泰山老丈人,我怎么会把他怎样,我只是给他下了点安眠药,让他安睡一会儿而已。”

温雨瓷咬牙切齿,“沈澈,你好卑鄙,我爸拿你当子侄,当晚辈,你却在我家里用这种龌龊的手段,你好卑鄙!”

“我也是没办法,”沈澈将手插进裤兜,一拍轻松淡然,“在外面,各路人马盯你盯的太紧,我没机会下手,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在你家里,反而没人怀疑,更好下手。”

温雨瓷压抑着血脉中几乎将她涨破的爆裂感,粗重的喘吸着,眼睛通红,“只可惜,算计这么久,你也是白费心机,我不会让你得逞,我宁可死,你也不会得逞!”

“何必呢?”沈澈挑了挑眉,“我一片好心,没有任何恶意,你和洛寒是青梅竹马,天生一对,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们两个可以破镜重圆,重新在一起。”

“不可能,”温雨瓷双手撑着地冷笑,“就算我死,也不可能!”

“死了当然不可能,活着不就可能了!”沈澈用力推了温洛寒一把,温洛寒趔趄着往前冲了几步,差点摔在温雨瓷身上,扶住墙壁,才稳住身子,他挑眉看着温洛寒,“洛寒,你还等什么?只是你最好的机会,也是你唯一的机会,你爱她,连梦里叫的人都是她,如今她近在咫尺,难道你不想拥有她?”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温洛寒难以置信的看着沈澈。

“当然知道,”沈澈回望他,“我冥思苦想这么久,才想出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好办法,她是你唯一想拥有的女人,如今我给你创造了这个机会,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给我勇敢一点,好好把握,只要今天你和她做成了好事,我有办法让她跟你一生一世。”

“什么好办法?”温雨瓷冷笑,“拍下我们亲热的视频吗?”

沈澈神情一僵,像是被温雨瓷说中了。

温雨瓷冷嘲的笑,“连你弟弟和女人亲热的视频你都要拍,你还真是便态!”

沈澈无所谓的耸肩,“白猫黑猫,可以逮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便态不便态不重要,可以帮我弟弟达成平生唯一的夙愿最重要。”

温雨瓷积聚力气,重新举起藏刀,横在脖子上,“你不会得逞……我宁可死!”

沈澈轻蔑的瞥她一眼,目光落在温洛寒脸上,“不用听她虚张声势,她现在连杀鸡的力气都没有。”

“她有,”温洛寒痛苦的看着他,“她说的出,便做的到,现在不死,事后她也会死,我爱她这么多年,如果想得到的是一具尸体,不管使出什么办法,我早就得到了,我一直痛苦,一直隐忍,难道就是为了用这种卑劣的方法得到我最心爱的女人?”

沈澈挑挑眉毛,“洛寒,你要考虑清楚,这样的机会,你只有一次,放弃了,这辈子你和她再没任何可能。”

温洛寒低吼:“就算没有可能,我也要她好好活着!你让开,放我们出去!”

“不可能!”沈澈的目光忽然变的一片冰冷,“我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只得到这仅此一次的机会,失去这次机会,我再没可能算计她一次,你要娶她……你必须娶她!”

说完之后,他伸手抢过温洛寒的手机,又往前跨了一步,想去抢温雨瓷手中的藏刀,温雨瓷手上一个用力,鲜血顿时顺着她雪白的脖颈流下。

温洛寒一声怒吼,积聚全身的力气,狠狠撞在沈澈的身上。

沈澈被他撞的一个趔趄,他自己也摔倒在地,冲着沈澈大吼:“你想逼死我吗?你是不是想逼死我?”

他眼睛血红,五官狰狞,癫狂了一样。

沈澈稳住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发狠道:“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到底能坚持多久!”

他转身离开,房门咔嚓一声在外面上锁。

温雨瓷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视线渐渐模糊,血管又疼又胀,整个身子像是要爆炸掉。

她闭上眼睛,痛苦的申吟:“顾少修……顾少修……顾少修……”

温洛寒被这几个字狠狠的刺激到,痴痴看了温雨瓷一会儿,忽然扑过去,将温雨瓷手中的藏刀抢下。

温雨瓷猛的睁开眼睛,稳着自己的神智,冰冷看他,“你想干什么?”

温洛寒惨笑,“你放心,就算我自己死,我也不会让你死。”

温洛寒扬刀,狠狠插入自己的肩膀,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他可以忍,但他没忍,他就是要让门外的沈澈听到。

他知道,沈澈没走。

他不会走。

他就在门外听着。

鲜血瞬间顺着刀口流出,染红了他半边身体,温雨瓷目瞪口呆。

他颤抖着手腕,用了几次力气,才将藏刀从肩头拔出。

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力量,倚着墙壁滑落在地上。

门外,一丝动静都没有。

温洛寒唇角浮起一抹惨笑,再次扬手,又是狠狠一刀,插进自己的大腿。

温雨瓷听到利器刺破皮肉的声音,“噗”的一声,声音轻微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却偏偏尖锐刺耳,惊心动魄。

她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温洛寒又是一声惨叫,没有丝毫隐忍掩饰,痛苦到似乎连灵魂都在扭曲的声音。

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刀子再次被拔出,鲜血流了一地。

温雨瓷摇头,“够了……够了……”

温洛寒冲她凄然一笑,第三刀,用力戳进了自己掌心。

这一声的惨叫,声音已经嘶哑。

虚弱的身体没办法承受这种痛,藏刀脱手,他倚在墙上,粗重的喘吸。

温雨瓷冲着房门大吼:“沈澈!你进来!你进来!你想让他死吗?你是不是想亲眼看他死!”

三处的伤口都深可见骨,手掌上那一刀,直接将整个手掌穿透,温洛寒可以感觉到,他的生命在随着汩汩流出的血液缓慢流逝。

以前所有的不甘、所有的遗憾、所有的痛悔、所有的自责和内疚,仿佛都随着血液的流逝,一点一点从他的体内流逝。

他的心情,竟前所未有的平和。

他歪头,喘吸着,看着温雨瓷,温柔的笑,“瓷瓷,我错了,我已经错过很多次,我不会再错一次,我不会再伤害你,永远不会……我宁可自己死……”

在温雨瓷的记忆中,他从没冲她露出过这样温柔的笑容。

温雨瓷看着他,不知从哪里涌上来的眼泪,唰的一下涌出眼眶。

他笑的越加温柔,视线迷离,眼中却是说不出满足,“可以看到你再次为我哭……真好……”

温雨瓷再次哽咽的大喊:“沈澈!你这个畜生!你要看着他死吗?就为了一个柳茵茵,你要害你唯一的弟弟去死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