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 484早该给这一巴掌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十卷 : 484早该给这一巴掌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第二天,吃过早饭,众人都离开别墅,该干嘛干嘛去了。

温华筝昨天玩儿累了,今天没起。

温雨瓷倒了杯红酒,拿着她的设计图,坐在客厅吧台的高脚椅上,等温华筝起床之后一起吃早餐。

这依旧是一套私人定制,是一个父亲给女儿定制的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分别是手链、项链、耳坠和公主冠,手链、项链、耳坠已经完成,只剩下公主冠。

公主冠也已经设计出初稿,但她总觉得哪里看着不满意,蹙眉盯着设计稿,脑海中不断晃过各种想法,又被自己一一否定。

她一手摩挲着红酒杯的杯身,一手拿着公主冠的初稿,看的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她身后响起脚步声她都没有听到,直到身后来人将一本杂志扔过来,她吓了一跳,苯能的往后一躲。

她人倒是躲开了,杂志摔在红酒杯上,酒杯被打翻,红酒洒出来,瞬间打湿了她的全部设计稿,她惊叫一声,慌忙将设计稿拿起。

已经晚了,几张设计稿都被红酒打湿,泅出难看的印子。

她唰的回头,怒目而视。

夙辰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眉眼间顿时有几分难堪。

温雨瓷气急,抓起他扔过来的杂志,狠狠扔在他身上,“顾夙辰,你发什么疯?”

夙辰没料到自己一时冲动闯了祸,气冲冲闯进来的那股气势,在打湿温雨瓷设计稿的那一刻,一下弱了。

他抿了下唇,将掉在地上的杂志捡起,翻到其中一页,递给温雨瓷看。

温雨瓷用力一把将杂志从他手中扯过去,扫了几眼,啪的一声摔在他脚下,挑眉看他,“你觉得这是我做的?”

夙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缓缓说:“嫂子,我希望你知道,那天我和吕绿娅说的话是真心的。”

温雨瓷皱眉,“什么话?”

夙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晰说:“顾家的家产不是我们三个的,是修哥一个人的,我只是顾家的养子,没有资格继承顾家的财产,而且顾家收养我时,没有办理收养手续,说的更直白些,我和麦琦一样,只是顾家的下人,不是顾家的少爷,家产完全是修哥的,不会有我的份。”

听他说完,温雨瓷气的发抖,“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设局,骗你说那些话,为的就是让你放弃顾家的继承权?”

夙辰淡淡说:“嫂子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都是我的真心话,顾家把我养大,已经是无以为报的恩情,我从没觊觎过顾家的任何财产。”

“你……”温雨瓷第一次被人气到语塞,扬手一个巴掌甩在他脸上,又拿起酒杯甩手将红酒泼了他一脸,跳下高脚椅转身就走,“你随便!”

已经忘记多久没这样生气过了,生气之中夹杂的是懊恼和委屈。

爱屋及乌,她爱顾少修,所以爱这家里每一个人,她希望他们都可以好好的,可以得到最完美的生活和爱情,这样她爱的男人才可以圆满,没有遗憾。

可这只喂不熟的白眼狼,居然怀疑她!

怀疑她教他说那番话,是为了逼他表明心迹,逼他放弃顾家的财产!

她承认,这的确是个好办法、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但她对天发誓,她从没那么想过!

那个该死的混蛋,喂不熟的白眼儿狼!

她上楼,温华筝下楼。

两人打了个照面,温雨瓷眼睛都气红了,温华筝讶然,“姐,你怎么了?”

温雨瓷没好气,“被疯狗咬了一口!”

她脚步不停的跑上楼,温华筝探头往楼下看。

夙辰面无表情的站在吧台旁边,脸上的酒渍仍在往下流,多少有些狼狈,但那额前被红酒打湿的碎发,映着苍白的面颊,竟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一滴红酒挂在他的下巴,摇摇晃晃,似坠未坠,温华筝看的眼睛直了。

夙辰感觉到有人注视,抬头看望她的方向,他的目光落进她的眼睛里,深幽而郁痛的目光,像什么东西在温华筝心上狠狠撞了一下。

温华筝像是正在偷东西被抓到的贼一样,猛的跳起来,转身跑上楼了。

她一口气跑到温雨瓷的房间,砰砰砰敲门,“姐、姐姐!”

温雨瓷正坐在飘窗上喝酒消气,听到温华筝敲门,跳下飘窗,过去开门,“小筝,怎么了?”

看到温雨瓷,温华筝跳乱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重复了一遍温雨瓷的话,“怎么了?”

对呀,她这是怎么了?

刚刚明明是想下楼吃饭的,结果和夙辰对视了一眼,她就像做贼一样落荒而逃。

这可不是她温华筝一贯的作风。

别说她没做什么亏心事,就算她做了亏心事,落荒而逃的也从来不是她呀,她逃什么?

温雨瓷被她可爱的样子逗笑,弹了她额头一下,“我问你怎么了,你重复我的话干嘛?”

“呃……”温华筝眨眨眼,挽着她的手臂往屋里走,“我没重复你的话,我是特意来问姐姐你怎么了,刚刚看你很生气很委屈的样子,眼睛都红了。”

“没事,被疯狗咬了一口。”想到夙辰,温雨瓷几乎有些咬牙切齿。

“是夙辰吗?”温华筝拉着温雨瓷坐在飘窗上,很享受的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又回头看温雨瓷,“姐姐,他怎么惹你了?”

“别提那个白痴!”居然敢怀疑她居心叵测,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以后她要是再管他的事,她就是猪!

“姐,你就告诉我嘛,他到底怎么你了?我去给你出气!”温华筝晃着她的胳膊撒娇。

温雨瓷不想让温华筝知道什么“财产之争”,简直被人笑掉大牙,避重就轻,“我刚刚坐在吧台边画图,那混蛋扔了一本杂志过去,打翻了红酒杯,把我的图全给毁了。”

温雨瓷后悔了。

当时不该用酒泼他,该直接给他几个耳光才对,混蛋!

温华筝睁大眼,“为什么?他不是一直很尊敬你?”

“尊敬我?”温雨瓷无语的看她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啊,”温华筝歪头看她,“我觉得夙辰哥哥和云璟哥哥都挺尊重你的,这是女孩儿的感觉,表面上的东西能骗人,但感觉是不会错的。”

“大概吧,”温雨瓷耸耸肩膀,“不过顾夙辰那家伙是个痴情但缺心眼儿的男人,一旦遇到有关他前女友的事,他就会变的特别敏感,特别白痴,特别欠揍!”

温华筝消化了下温雨瓷话中的意思,“夙辰扔过去的那本杂志上,登着有关他前女友的消息?”

“嗯,”温雨瓷又倒了杯红酒,懒洋洋的倚在墙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抿着,“他前女友是我见到过的最没品的女人没有之一,而顾夙辰呢,是我所见过的最痴情的男人里面最笨的那个。”

温雨瓷将水晶和夙辰之间的事粗略讲了一遍,温华筝托着下巴,听的很入迷,完全当成了温雨瓷在给她讲一个精彩的故事。

温雨瓷说完之后,郁闷的叹口气,“刚刚顾夙辰扔我的那本杂志,上面刊登的消息,是说的水晶为了钩引夙辰,约夙辰去酒店那件事,那件事只有我、水晶、夙辰,三个人知道,现在被登到了杂志上,夙辰想当然的就以为是我泄密给杂志社的。”

温华筝眨眨眼,“所以他就生气了?”

温雨瓷点头,没好气的哼了声,“白痴!”

温华筝想了想,“这肯定不是姐姐做的,当然也不会是夙辰哥哥做的,那……是水晶自己做的?”

温雨瓷慵懒的扯扯嘴角,“大概是吧。”

温华筝不解,“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要抹黑自己,说自己钩引夙辰哥哥,那岂不是很丢脸?”

“示弱吧,”温雨瓷抿了口红酒,漫不经心的说,“顾夙辰那个白痴看起来冷冰冰的,可是最心软,尤其是对自己爱过的女人,尤其心软,她大概是想先把自己抹黑,再跑到夙辰这里来博同情,现在她父亲死了,未水楼阁她说了算,钱财地位都有了,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大概只有顾夙辰了。”

“有道理,”温华筝点头,“好卑鄙。”

“不提他了,那种白痴,活该娶个水晶那样的老婆,被虐一辈子,”温雨瓷揉了下温华筝的脑袋,“还没吃饭吧?去吃饭,吃饱饭我带你出去玩儿。”

“嗯,好。”温华筝跳下飘窗,一阵风一样跑下楼。

夙辰还在客厅里,正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摊开的杂志发愣。

听到脚步声,夙辰抬头,温华筝冲他吐吐舌尖,跑进了厨房。

温华筝将给她预留的早餐热了热,刚吃了没几口,有保镖在门外敲门。

夙辰冷冷吐字:“进!”

年轻高大的保镖抱着一大束蓝色妖姬进来,“辰少,这是有人给温华筝小姐送来的鲜花。”

夙辰心念一动,微微蹙眉,“谁送来的。”

“鲜花公司的人,花上没有卡片,我……”

保镖的话还没说完,温华筝从餐厅走出来,“送我的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