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 481一山更比一山高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十卷 : 481一山更比一山高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温雄这样一解释,温雨瓷完全想起来了。

温相田的亲生弟弟叫温相林,在京城读大学时,和一个大家闺秀相恋,那位大家闺秀出身名门,是家中独女。

谈婚论嫁时,那位大家闺秀的家中没有任何条件,既不要车,也不要房,只要求温相林入赘,以后两人生的女儿可以姓温,但儿子必须姓女方的姓。

在往前追溯十几年,入赘在景城这个地方,还是奇耻大辱,尤其是对温相田这种倔强死板的人来说,入赘简直就是连老祖宗的面子都丢没了。

他要是当爹的,肯定会打断温相林的双腿,把他锁在家里不让他出门,可他只是当大哥的,没那个权利。

劝不听温相林,只能和温相林撂下狠话,如果他敢入赘,以后就再不是温家人了,一辈子也别想回温家老宅,一辈子也别认他这个大哥,他和他们温家的祖宗,都丢不起这个人!

温相林挣扎良久,最后还是服从了爱情,入赘女方,第二年生了个儿子,随了女方的姓。

温相田知道消息后,大醉一场,又大病一场,从那以后再没人敢在他面前提有关温相林一家的消息。

温雄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递给温雨瓷看,“这就是你小筝妹妹,时间差不多了,你抓紧时间去,你妹妹第一次来景城,人生地不熟的,你别让她等。”

“哎,知道了。”温雨瓷将温华筝的照片,从温雄手机上传到自己手机上,开车出门。

接人的过程很顺利,人头攒动的旅客中,温雨瓷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温华筝,挥手叫她的名字。

温华筝站在人流中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她身上,眼睛一亮,立刻朝她跑过来。

温雨瓷打量自己的妹妹,觉得不愧是温家的基因,长的真漂亮。

温华筝穿了一条黑色背带裤,里面是白色T恤,身后背了个双肩背包,头发很长,夹着几缕金丝编成麻花辫,绕过肩膀,随意垂下,几乎到了腰间。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大眼睛漂亮似水晶,像是会说话般,闪动着灵动狡黠的光芒,如果用八个字形容她就是:活泼可爱,精灵古怪。

她跑到温雨瓷面前,兴冲冲问:“你是瓷瓷姐姐吗?”

温雨瓷点头,笑着张开双臂,“欢迎你来到瓷瓷姐姐的地盘!”

温华筝兴奋的笑着与她用力拥抱了下,温雨瓷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走,带你回家。”

两个同样漂亮,不同味道的女孩儿手牵手走到停车的地方,一路收获不少人惊艳的目光。

温华筝坐上副驾驶,一路看着窗外的风景,特别兴奋:“我爸没骗我,景城果然很漂亮,比京城漂亮多了。”

“景城是轻灵秀美,京城是磅礴大气,各有各的好处。”温雨瓷一边开车,一边与她说话。

“好吧,”温华筝看着窗外的景色叹口气,“大概是从小就住在京城,再美的景色也看烦了,还是觉得这里比较漂亮,而且这里是我的家乡呀,我这次回来可是背负着很神圣的使命回来的!”

“哦?”温雨瓷饶有兴致的歪头看她,“什么神圣的使命?”

温华筝转回头与她对视,“我要帮爸爸和伯伯重归于好!”

她装模作样叹口气,“我爸肯定是老了,最近总看着以前的老照片叹气,我妈说他想家了,所以让我考景大,让我回来和伯伯打好关系,等我和伯伯打好了关系,就能给爸爸当说客,说服伯伯让爸爸回家。”

“哦,原来是这样。”温雨瓷点了点头。

可以听得出,温相林夫妻感情不错,可见不是所有入赘的男人,都生活的没尊严没地位。

她和温华筝说话间,经过一个路口,为了方便温华筝看车窗外的景色,她的车开的并不快,可是从路口拐过来的一辆商务车,还是砰的一声撞在了她的右前方,撞的她的汽车猛的一震。

幸亏她开的不快,她和温华筝的脑袋才没撞到前玻璃上。

等她回过神,看清楚撞上的车时,顿时怒了。

尼玛,这是上辈子有仇吧?又是他!

她气冲冲开门下车,冲到商务车前,用力拍打车窗。

与上次一样,车窗打开一条缝,从车缝里赛出一张银行卡,一张名片。

温雨瓷不接,继续用力拍打车窗。

僵持了会儿,温雨瓷的手掌都拍疼了,车内人才降下车窗,露出司徒凛然那张扑克脸。

温雨瓷火气蹭蹭往上冒,“司徒凛然,我到底哪得罪你了?你这么和我过不去?你是不是每天什么都不做,每天就猫在个路口,随时准备冲出来撞我?”

司徒凛然不耐烦的皱眉,“我没喝酒、没服禁药、没违反交通规则,意外交通事故不犯法,我承认我负全责我赔偿,你还想怎样?”

温雨瓷:“……”她心疼呀!

这是顾少修送给她的第一辆车,她平日里爱惜的不得了,还没新鲜够呢,就被他一车脑袋给撞了,她不想要赔偿,她想揍人好吗?

“我还有事,修完车给我打电话。”司徒凛然径直将银行卡和明信片扔在温雨瓷脚下,车往右倒,方向盘猛打,甩屁股就要走人。

温雨瓷看看脚下的银行卡和名片,现在不是想揍人,而是想砍人了!

这时温华筝已经走到温雨瓷身边,刚好看到司徒凛然用一种十分冰冷欠扁的表情,将名片和银行卡扔在温雨瓷脚下。

她飞快的取下背包,从背包中拿出一把类似手枪的东西,举枪瞄准。

砰的一声后,司徒凛然的右后车胎爆了,噗嗤一声泄气,汽车被迫熄火。

还好,他还没来得及跑到路中间,不然这么在路中间猛的停下,非得发生车祸不可。

温雨瓷被温华筝手中拿的东西吓了一跳,“小筝,你这是什么?”

“放心吧姐,”温华筝笑盈盈摆弄了下手中的东西,“这是我和大哥一起弄来玩儿的,是玩具,不是手枪。”

温雨瓷“……”看外形,这明明是把手枪好吗?

两次撞车都稳坐钓鱼台的司徒凛然终于被逼下了车,他先走到后面看了眼自己的车胎,弯腰从车胎上拔下一个三棱形的东西,然后大步走到温雨瓷和温华筝对面,将那三棱形的东西举到温雨瓷和温华筝面前,“这是什么?”

温华筝已经麻利的将她的“玩具”装回了背包,水灵灵的大眼眨了几眨,一脸无辜的看着司徒凛然手中的东西,“对呀,这是什么?”

司徒凛然:“……你居然使用这种违禁品弄坏我的车,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他语气冰冷,但特狂特傲,威胁的意味十足。

温雨瓷哼笑了声,给温华筝解释:“他是律师,律师界不败的神话,擅长刑事案。”

温华筝看着司徒凛然,甜甜的笑,“大哥哥,你知道我外公是干什么的吗?他是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你知道我三外公是干什么的吗?他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你知道我小姨父是干什么的吗?他是政法大学最受欢迎的教授,啊……这样说起来……”

温华筝用纤白漂亮的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巴,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上下打量司徒凛然,“我记得我小姨父总说自己有两个得意门生,一个擅长经济案,一个擅长刑事案,都是入行至今,无人打败过的神话,不知道他那两个得意门生里,有没有你呀?”

司徒凛然嘴角抽了。

难怪人说,踢人踢多了,总会踢到铁板,好像今天……他踢到铁板了。

他个子高,温华筝个子矮,温华筝微微仰着头,笑|眯|眯看着他,“看你这表情,你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喽?回头我都和小姨夫说说,成绩好不是真的好,人品好才是真的好,所谓教书育人、教书育人,说明教书最重要的是育人,其次才是育才,大哥哥,你说是吧?”

司徒凛然:“……”话都让她说了,他还说什么?

温雨瓷见他那副欠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除了扑克以外的表情,心里真是爽翻了。

温华筝歪头看温雨瓷,“姐姐,你说怎么办?”

温雨瓷将车钥匙一把塞进司徒凛然手里,“给我修车!修好后送到我家去,这是你应该做的,我就不和你说谢谢了!”

说完之后,她抓着温华筝的手,拦了辆计程车,上车离开,只留下一个风中凌乱的司徒凛然。

计程车后座上,两个小丫头击掌庆贺。

温雨瓷用力抱了温华筝一下,“亲爱的你真是太合我胃口了,这次住下就别走了,我给你找个好人家,你就在这边嫁了吧!”

把拽的像二五八万似的司徒大律师噎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温华筝也挺有成就感,笑的得意洋洋,像只骄傲又狡黠的小狐狸。

温雨瓷向出租车司机报出一个地址,“小筝,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不过到了那儿之后,你别提刚刚糗了司徒混蛋的事。”

温华筝不解,“为什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