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 454瓷瓷,别乱说话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豪门暖婚蜜爱第十卷 : 454瓷瓷,别乱说话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知道了,”温雨瓷点头,“不过现在有些地方的习俗也太过了点!”

她掏出手机,从网上找出几张图片给温相田和温雄看,“结婚是人一辈子的大事,你们看,那些人把新郎弄成了什么样子?要是到那天他们把瑾哥哥往这方面整,我肯定不答应。”

温相田和温雄凑过去看,几张照片都是网友上传的结婚时的场景。

新郎被扒了上衣和裤子,只穿了一条内|裤,额头上被用黑笔画了个大大的“王”字,身上脸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抹的黑漆漆的。

脖子上套着个绳子,身上也套着绳子,正在拉一辆汽车,他身后的汽车上还坐着几个人,手里拿着鞭子,笑的呲着满嘴的牙。

温相田连连摇头,“以前我看也就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比如让新郎新娘咬个糖块儿什么的,现在怎么弄成了这样?”

温雨瓷收起手机,昂昂下巴说:“伯父你放心吧,我最讨厌别人弄这个了,到那天,我就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瑾哥哥,谁要敢扒他衣服,往他脸上抹东西,我就先把他衣服给扒了!”

“又胡说!”温雄笑着轻斥她,“你一个丫头家, 怎么说话呢?”

温雨瓷俏皮的吐吐舌尖,“这样好了,我让少修找几个身手好的,在暗中偷偷跟着我们,谁要敢扒我瑾哥哥的衣服,就让他们把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给拖出去。”

温雄想了下,点头,“这办法还可行。”

温雨瓷愣了下。

其实她这句话也是说笑的,没想到温雄会赞同。

她很快笑起来,看来他爸这个当人家叔叔的,也怕自己侄子吃亏呢!

她笑着看温相田,“伯父,您放心,我觉得灵兰那边应该不会闹的太过,再说我们迎亲去好多人呢,顶多让他们作弄一下,不会有危险的。”

温相田点头,“闹新郎是习俗,只要不过分,咱们入乡随俗,只要别发生危险就行,像那新闻上讲的就太惨了,喜事变丧事,新郎的父母差点疯了。”

温雨瓷满口答应着,“伯父放心,我一定多用心,好好看着,不会有事。”

将温相田和温华瑾送走了之后,温雄特意和温雨瓷一边喝茶,一边讲了些有关婚嫁习俗的事,温雨瓷用心记了,打算到网上百度一下,看看司徒灵兰那边有什么特定的习俗。

还有,这两天要抽时间和司徒灵兰见一面,让她好好教育教育她那些送嫁的伴娘们,千万不要闹太过分。

接下来这几天,温雨瓷最常跑的地方就是温相田家里。

结婚是大事,忙不完的琐事。

温华樱怀着孕,温相田夫妻俩宝贝的紧,怕她动了胎气,什么都不让她碰,温雨瓷就成了家里跑前跑后的主力。

很快,到了温华瑾结婚的日子。

因为司徒灵兰的家距离景城太远,当天去司徒家接亲肯定来不及,所以头天温华瑾先将司徒灵兰接来了景城,安排司徒灵兰和所有来送嫁的人住在了俪宫酒店。

第二天,温华瑾到酒店接司徒灵兰到教堂举行婚礼,婚礼完成后,把司徒灵兰送回温家老宅换衣服,吃对面饺子,两人再回到酒店向宾客敬酒。

而司徒灵兰那边的宴席,摆在三天后司徒灵兰回门时。

婚礼前一晚,温雨瓷住在温相田家,晚上和温华樱睡在一起,姐妹俩说了很多体己话,说起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很晚才睡着。

心里装着事,第二天早早就醒了,温雨瓷睁开眼睛,看到温华樱还在熟睡,知道她怀着宝宝,觉比较多,没吵醒她,轻手轻脚下地出门,帮着李淑芬忙里忙外,直到吉时到了,和迎亲的队伍一起出发。

一路很顺利,最后在俪宫酒店,司徒灵兰所住的房间被拒之门外。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每个接亲的队伍都会迎接这种善意的“刁难”,谁也别想轻轻松松就接走新娘子。

说明来意后,门内的伴娘开始要红包,这边的伴郎一边顺着门缝往里面塞红包,一边起哄,吆喝着拿人手软,让里面的美女赶紧开门。

门内传来伴娘们嘻嘻哈哈的笑声,其中有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大声说道:“我们灵兰可是我们圈子里最漂亮的,如今好好一朵鲜花儿就要被人采了去,要请新郎先表表决心才行。”

温华瑾的合伙人路桥大声笑着说:“既然新娘愿意嫁给新郎,那肯定是新郎已经表过无数次决心了,那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美女你就别瞎操心了,不如赶紧开门,让哥哥看看你俊不俊,你一开门,说不定咱俩看对了眼儿,这又是一对天赐良缘!”

他这番话说的温雨瓷立时无语。

这家伙可真是个不靠谱的,让他来当伴郎,他跑来调|戏人家伴娘,这要是把人家惹恼了,她堂哥待会儿还有好果子吃吗?

好在对方不是个不识闹的,只是呸了他一声,继续吵吵着让温华瑾表决心。

温雨瓷轻轻晃了下温华瑾一下胳膊,示意让他说话。

温华瑾关键时刻比那个路桥靠谱多了,扬声说:“我是温华瑾,我来接我的新娘司徒灵兰,我发誓一辈子对她好,尽我最大努力让她幸福,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以温华瑾的性格,只会说些中规中矩的话,想听带着惊喜的段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里面的伴娘又吵吵着让温华瑾唱歌,温华瑾唱了一首《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歌喉温柔深情,字正腔圆,挑不出丁点儿毛病。

其实闹新郎的乐趣在于,伴娘这边闹,而新郎那边讨价还价,但到了温华瑾这儿,让干嘛干嘛,中规中矩,一板一眼,虽然圆满,但总少了那么点儿闹的乐趣。

伴娘又想了几个刁难温华瑾的花招,温华瑾都一一照做,可那些伴娘还是嘻嘻哈哈的笑着,不肯开门。

有个和温雨瓷一起来接新娘的,温华瑾本家的妹妹,有些不满,敲敲门说:“姐姐们,差不多就行了,你们别忘了,这门无论如何是要开的,你们现在这么不依不饶的,待会儿见了面,我们这边的伴郎也不是好打发的!”

温雨瓷一听这话就不对劲,这接新娘只有哄的,哪有要挟的?

果然门里面就不愿意了,门倒是开了,温华瑾众人在几个人高马大的伴郎簇拥下一涌而进,进去是进去了,几个伴娘往司徒灵兰面前一拦,有个扎着高马尾,大眼睛,尖下巴,一看就特别泼辣的伴娘问:“刚刚那话是谁说的?反正我们也做好被闹的准备了,现在趁着还没出这个门,我们先过瘾了再说。”

刚刚说那话的小妹妹年纪不大,十**岁,刚考上大学,第一次迎亲,一见这阵势有点傻,下意识就看向身边的温雨瓷。

那伴娘就笑嘻嘻的问温雨瓷:“你说的?”

温雨瓷没办法否认,总不能把那个妹妹推出去,说不是我说的,是她说的。

她只能笑着说:“开个玩笑而已,姐姐们别介意。”

同时从身后伴郎手里拿过一把红包,塞进那个伴娘手里,“姐姐们行个方便,吉时快到了,别耽误了我哥哥和我嫂子举行婚礼的时间。”

“哥哥嫂子?”那伴娘笑嘻嘻看她,“原来是小姑子!前几天刚在天涯上看到一篇关于极品小姑子的帖子,极品小姑子就是婚姻的搅屎棍,既然你和你哥哥一起来接新娘了,也表个态吧,要对我们灵兰好,不能欺负我们灵兰,更不能破坏她们的感情。”

温雨瓷觉得这姑娘真心有病,她盼着温华瑾和司徒灵兰好还来不及,除非神经病了才会去破坏他们的感情。

但这会儿新娘还没接走,人家是老大,好歹人家还没拿鞋油往温华瑾脸上抹呢,人家说什么是什么。

温雨瓷立刻笑着应了一声,“我一定会对我嫂子好,不会欺负她,请几位伴娘姐姐放心。”

那伴娘嘻嘻哈哈说:“这不行,这样说太没诚意了,最起码得发个誓什么的,比如什么如果以后敢欺负我们灵兰,就车轧马踩,天打五雷轰什么的。”

温雨瓷一下知道这姑娘肯定是介意刚刚那个妹妹在外面挑衅的话,在这儿报复她呢,只是看她嘻嘻哈哈的笑着,分明就是开玩笑的样儿,温雨瓷也不是个玩不起的,而且她以后肯定不会欺负司徒灵兰,也不拿这个当回事,当真举起右手来,“行,我发誓,我以后……”

她只说了几个字,就被温华瑾回头制止住,“瓷瓷!”

温雨瓷笑着冲他眨眨眼,“没事。”

反正她又不是亲妹妹,虽然和伯父家感情很好,和温华瑾感情也一直亲厚,但到底不是亲的,以后不会在一个家庭里过日子,她和司徒灵兰又合得来,是特别好的朋友,以后发生冲突的几率比彗星撞地球还小,她一点也不介意发这个誓。

温华瑾却很严肃,“瓷瓷,别乱说话。”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豪门暖婚蜜爱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豪门暖婚蜜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婚蜜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婚蜜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